紅色警報119

校對 文錦

紙糊的王座,下面插滿了利劍,
脖子緊勒的,是金色的鎖鏈,
烏鴉嗅到了死亡,早已在空中盤旋,
含冤的蝙蝠,帶走了福氣在冬天。

那一天,春運還是如火如荼,
一杯奶茶搭配一個硬座長途,
誰對著陌生的誰聊了一路,
一時的過客伴隨著永久的病毒。

醫院還是有人值班,
挂號還是人海人山,
咳嗽聲你我都有聽見,
爲什麽都去呼吸科過年。

閉關、封路、不許出入,
所有人都回小區、回家、進屋,
從恐懼顫抖到大聲驚呼,
她親人病危卻只能困在陽台敲鑼打鼓。

倒下了,又倒下了,
你看到行人癱在路邊,
琢磨要去扶他還是躲遠一點,
你攥緊錢包祈禱蔬菜還夠吃一天。

冰消雪散,大地複蘇,
口罩常備,當新衣服,
媒體不報,新聞抹除,
我沒來過,不說也不記錄。

那就是不遠的1月19日,
她拉響了警報,
有人嗤之以鼻,有人用心去聽,
有人賣了假藥,有人丟了性命,
有人囤了大米,有人出了大名。

20210119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