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過後

作者:康州盤古農場-SillyLego
編輯:康州盤古農場-Antsee-GTV

Himalaya

乞丐心態
所謂乞丐心態,是指乞丐被壹次次無償施予之後,有壹次施惠者沒給或者少給了,乞丐便覺得別人欠了自己的。文貴先生最近直播中也說到過壹位老家的村長,饑荒的年代壹次次去鄉裏為村民求糧,有壹次沒有求到,村民就圍堵到村長家門口,最後村長倒因為自責而自殺,還被村民唾罵,多少年後才有明白人為這位村長說幾句公道話。

這幾天和壹位老大哥聊天,他說路德說幾月幾號滅共,結果共產黨還在。說實話,當時我真的很生氣。第壹,路德何時說過什麽預言?路德先生在情報安全允許範圍內透露壹點可以透露的信息,聽到的戰友可以根據各自情況做些準備,大概只有偶爾看壹集路德節目的人才會這樣斷章取義吧;第二,文貴先生,路德,欠了誰嗎?欠了喝著茶、嗑著瓜子、看別人出生入死在前線戰鬥,壹場仗打得沒合了心意,就說這說那甚至開罵的這些人嗎?第三,想想哪些人是絕對不會失敗、不會犯錯的?恰是那些什麽也不做的人,因為什麽也不做,自然不存在犯錯。我跟這位老大哥說,您要不再回去聽聽?多聽幾集看看是不是理解錯了?其實對於壹些被共產黨深度洗壞了腦子的高級知識分子,想走出這種心態的確不容易。如果沒有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和文貴先生,我們這些被玩弄於權貴股掌之中的草民有幾個人知道共產黨、美國和世界是如何運作的?身邊每個人都在罵共產黨有多混蛋,但有幾個人甚至敢去想象有生之年能看到這個政黨的滅亡?眼看著衣冠楚楚的權貴、政要們對沒有發生在自己國家的人間悲劇睜壹只眼閉壹只眼,試問有幾個人有能力去為那些連名字都沒有、連數字都算不上的受害者發聲?

其實在以前,這種乞丐心態也到處都有,但在現在這種大變革時代,鮮活地壹個個發生在自己身邊,才更能意識到這種心態的可惡與可悲。打個比方來說,就好比1930年約翰·阿坦那索夫教授發明了第壹臺電子計算機,身邊有人罵街:這麽大幾個櫃子,妳讓我怎麽天天帶在包裏上班?有什麽用?開拓者在執行革命性的項目時,周圍從來不乏抱怨者。他們感覺自己想得更遠、看得更高,然後喝著熱茶、嗑著瓜子、吐槽著今天福利院的面包不夠新鮮,然後洗洗睡了。有時候我羞於稱自己是戰友:多少人在這場“全球戰爭”中冒著隨時失去壹切的風險為了心中的正義和信仰在戰鬥?我沒有犧牲自己的工作,沒有冒什麽生命財產的風險,就連休假都沒怎麽耽誤,有什麽資格去得到這些戰士們的戰鬥果實?但眼看到在這些戰士們的後方,卻有那麽多對勇士們評頭論足,還下壞使絆的人,真心很難平靜。無論勇士們付出多少,這些人始終壹如既往地品頭論足,壹如既往地事不關已,壹如既往地好吃懶做。他們很少去思考自己應該做什麽而沒做,即使偶爾想了,也不會去做,偶爾做了壹點,也堅持不下去。

2019年我參加了美國壹個規模非常大的無家可歸者再教育中心的活動,壹位老師說過壹段相似的話:給飯給錢其實並不難,因為有信仰、善良的人其實很多,對於這些生活在福利院的無家可歸的人而言,最難的其實是建立他們的內心,讓他們有自立的心態。因為很多人,要麽從小就沒有壹個家庭和教育讓他們有過自立的心態,要麽曾經歷的重大挫折(比如入獄或生死)徹底擊垮了他們對自己身份的肯定。回頭來看我們自己,絕大多數人生在墻內、長在體制中,眼見了多少民主運動被擊垮殺戮,還被所謂黨天下跨國界、跨語種繼續洗腦侵染到今天。這樣的我們,有些人身不由己在國內受著摧殘,更可悲的是能有機會進入自由民主國家享受福利的人們,在高等教育、穩定收入、外籍身份、宗教活動的裝飾下,卻仍被共產黨幽靈壹般無形的枷鎖鎖住了作為壹個人基本的善惡感,鎖住了最基本的邏輯是非判斷力,鎖住了追求真正信仰的心。

地震檢驗地基
聖經中馬太福音7章24-27節中耶穌說“因此,凡是聽了我這些話而實行的人,就好比壹個聰明的人把自己的房子建在磐石上。大雨降下,急流沖來,狂風刮起,撞擊那房子,房子卻沒有倒塌,因為它在磐石上立定根基。可是,凡是聽了我這些話而不實行的人,就好比壹個愚拙的人把自己的房子建在沙灘上。大雨降下,急流沖來,狂風刮起,撞擊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並且倒塌得非常厲害。”房屋建在磐石還是沙土上,在沒有地震、洪水、風暴的日子裏是不容易看出來的。舊金山的金門大橋旁邊有壹片非常漂亮的小樓,設計很漂亮而且面朝大海,每套房子其實面積很小,但在2021年的今天,每壹套都在兩百萬美元往上。很多人知道,這壹片樓房都是在80年代大地震之後建起來的。而那壹場大地震把這附近幾乎所有的房屋都報廢了,不是因為建築質量,而是因為地下是沙土。

同樣2021年初的這場“地震”也不出意料地驗明了好多看似美輪美奐的房屋,到底建立在磐石上還是沙土上。很感恩這場地震震得夠強、夠徹底,讓沙土上的房子倒得也夠徹底。1月20號以後,馬上看出來支持爆料革命的人,誰沖著公義、誰沖著利益;誰為了滅共,誰為了利益;誰靠著信仰、誰靠著利益;誰相信上天、誰相信利益。而這個利益,說到底,信的其實是自己。信自己,抽絲剝繭掰開揉碎了,無非也是共產主義灌輸給人的“偽信仰”:相信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相信萬物萬事應該為自己服務,相信人死如燈滅,所以在今生今世就要獲取最大的利益享受最大的榮華。感恩從2020年到現在的這場大地震,讓多少自以為有信仰的信徒們,在壹浪高過壹浪的震動中,顯明了自己信仰的根基:扒開所有宗教信仰的裝飾以後,看清信的到底是什麽?是創天造地的神,還是自己?如果沒有這場地震,我不會想到原來在神和魔鬼交戰之時,會有教會默不作聲,還自我辯護、用各種活動來讓教友不去看,不去想,不去參與這場正邪較量;如果沒有這場地震,我不會想到原來自己欣賞的政治人物會為了愛惜自己的羽毛而退讓;如果沒有這場地震,我不會想到原本以“為人類科技、文明發展”為宗旨的公司不僅向施惡者下跪並直接參與作惡…… 這樣的例子這幾個月來太多了。馬太福音第7章13-14節說到“妳們要從窄門進去;因為那通向滅亡的門是大的,那條路是寬的,從那裏進去的人也多;然而,那通向永生的門是多麽小,路是多麽窄,找到它的人是多麽少。”感恩有這場地震,在驗明太多建在沙土上的房子的同時,也驗明了那些真正選擇了走窄門的人。

非凡的謀略
很感恩路德、博士軍團和文貴先生最近的直播把“地震”過後的思路理順了。把中共定為反人類和種族滅絕是爆料革命取得的裏程碑式的成果。中共習政權和中共內部的各方勢力只能朝著共產黨加劇內鬥和加劇對外輸出壓力的方向去走,必然導致與包括美國新壹屆政府在內的國際社會更多的碰撞。以共滅共的邏輯其實就這麽簡單直接粗暴殘忍,也是這個黑幫文化的本質決定的。

以賽亞書55章9節說“天怎樣高過地,我的道路也怎樣高過妳們的道路,我的意念也怎樣高過妳們的意念。”這幾天對這段聖經文特別感慨。無論是爆料革命還是各方力量,其實都在策略和利益上做出了自己團隊能判斷出的最好的選擇,不論他人對此作何評價。我們應多問自己:第壹,我們有沒有自己去“行公義”而不是喝著茶看別人,我們是不是真心“好憐憫”而不是莫不關心地去把發生在身邊的這場戰爭當作電影來看;第二,我們到底信不信在這場神和魔鬼的戰爭中,正義必然會勝?對於這個世界和我們每壹個人個體而言,這是壹場信仰的戰爭,而我們要做的選擇就是把靈魂交給正義還是邪惡:或許有些人不想選擇,或者各給壹些,但這次恐怕是沒有中間地帶的。

與信仰同行
2020年年末,在各種跨年活動中大家都急不可待地告別2020,但我們怎麽知道2021年以及今後會比2020就要好呢?動畫片《Happiness》中,作者Steve Cutts向人們展示出殘酷的人生現實:多少人像老鼠壹樣,壹生追求著別人打上”幸福”標簽的各種事物,到頭來不過被老鼠夾子釘在奴隸的案板上。而跳脫出這場Rat Race (老鼠競賽)的唯壹辦法就是把目光投向更高遠之處,選擇與信仰同行。我們依然活在人世中,做著壹件件實際的事,但我們的眼光、判斷、智慧、幸福和平安就不會被這個世界的紛紛擾擾、壹城壹池的得失而困擾,而是站上了更高的維度。

追求心中的信仰,堅持為真不破,做力所能及的壹件件小事,我們終將抵達心中的喜馬拉雅之巔 – 與戰友們共勉!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