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通化封門之痛到長春圍城之殤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文文-自由法蘭西🇫🇷
校對 上傳 小鷗

圖片來自戰友原創

這兩天,吉林通化引起熱議。

從2021年1月13日開始出現疫情,截止到目前為止,中共官方報導已測出200多例確診病例。引起熱議的還不是疫情本身,是當地政府解決問題的粗暴野蠻方式:1月21日起每個小區每戶人家門口都貼上了封條,規定任何人不能出門否則刑事拘留。封門的同時,政府並未協調組織任何有效的生活物資配送(除了官媒鏡頭前表演的那幾袋花里胡哨的米麵之外)。

很多老百姓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紛紛開始通過微博、微信向外界發出求救聲,數量之眾,引人震驚,滿滿望去,不乏“嚴重緊急、彈盡糧絕”等字眼,健康人尚且絕望如此,不難想像那些需要長期服藥就醫的病患、老人、殘疾人和嬰幼兒等弱勢群體。不知道有朝一日解封,門後是怎樣觸目驚心的人道危機!

幾乎同一時期,國內網絡上幾個小戲子代孕生子、私生子認爹等閨中秘事,成功登上熱搜。痛定思痛,有人發出憤怒的質問,“一二線城市只出現一兩例甚至只是疑似就直接熱一熱二,小縣城都上百了還不上熱搜?!”

鞭子打到自己身上,疼了發出怒吼總比默默承受強,雖然有些為時已晚。但是這些同胞還是沒有明白,言論自由在國內從來沒有存在過,“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商鞅五策才是目前“熱播”的電視劇《大情(秦)婦(賦)》裡謳歌的治國不二法寶。擀麵杖子之大,不僅支撐著股市高潮迭起,也讓媒體和輿論屢屢呻吟歡呼,從而試圖掩蓋一切危機和質疑。

雖然通化市長已經出來道歉,並處理了幾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吏,但熟悉的配方和味道,讓人依然可以想像隨後會發生什麼,無非是明面整改,暗地打壓,並更加嚴格地加強網絡輿論控制,一如去年1月份處理李文亮醫生和武漢封城,一如史上處理1975年河南板橋水庫潰壩事件,2011年“7.23”動車追尾事故,推卸責任、隱瞞真相、管控輿論和篡改歷史是一套嫻熟的組合拳。

其實縱觀中共幾十年曆史,類似這次通化封門的反人類行為,不僅貫穿其在大陸統治的70年期間,甚至可以追溯到其在打天下時的更久之前,如駭人聽聞卻鮮有人知的1948年長春圍城(長春圍困戰)。

長春戰役是中共領導的“第一個大的圍城戰役”,以10萬解放軍圍困長春城內10萬國軍。

1947年東北人民解放軍抵達長春周邊,選擇圍而不攻的戰略,並提出“不給敵人一粒糧食一根草,把長春蔣匪軍困死在城裡”的口號。正式戰役由1948年5月23日解放軍對長春完成包圍開始計算,直至10月19日解放軍進駐長春而宣告結束。

在城內糧食緊張的情況下,國軍從8月1日起只准饑民出而不准再進。解放軍則按上級死命令,架起鐵絲網、壕溝,阻止平民外出,甚至打罵捆綁離開者並開槍射擊欲逃離的難民。

最終餓死多少長春百姓?台灣中華民國文化部前部長、作家龍應台在其著作《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中認為,“圍城開始時,長春市的市民人口說是有五十萬,但是城裡頭有無數外地湧進來的難民鄉親,總人數也可能是八十到一百二十萬。圍城結束時,解放軍的統計說,剩下十七萬人”,(引自龍應台原文,下同),並由此認為餓死人數約有10-65萬人。

但讓她百思不解的是,這麼大規模的戰爭暴力、人道災難,為什麼沒有像南京大屠殺一樣,在國內有無數發表的學術報告、廣為流傳的口述歷史,甚至一年一度的媒體報導紀念? !不僅她身邊的很多台灣大陸人不知道,甚至在她到長春進行專門採訪時,很多長春本地人都沒聽說過這段歷史! “到了長春,只看到’解放’的紀念碑,只看到蘇聯紅軍的飛機、坦克車紀念碑”。

而在中共官媒的報導中,這是一場偉大的勝利,“長春圍城的慘烈死難,完全不被提及。’勝利’走進新中國的歷史教科書,代代傳授,被稱為’兵不血刃’的’光榮解放’。”

參考鏈接:

  1. 《通化防疫:居民断粮 市长道歉》
  2. 《吉林通化疫情现状》
  3. 维基百科《长春围城》
  4. 龙应台《不寒而栗的历史真相——长春围城与苏军的“解放”纪念碑》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