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確診人數突破一億人,人類命運何去何從?

日本大阪方舟農場】作者:文案策劃組 校對:miumiu law

人類進入一億感染者時代

1918年2月,西班牙流感(H1N1甲型流感病毒)開始蔓延,持續到1920年4月,連續四次爆發共感染了5億人,佔當時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死亡人數估計在2000萬至5000萬之間,是人類歷史上最致命的大流行之一。這種病毒引發了細胞因子風暴,破壞了年輕人的免疫系統。 [10](PS:第一次世界大戰Jul 28, 1914 – Nov 11, 1918)

2019年12月,新冠病毒在武漢爆發。持續到今天2021年1月25日,感染總人數達到了1億人,意味著平均75人中,有1人確診。每天增長50萬人左右。目前死亡人數210萬。一年了,病毒起源還沒找到。新冠病毒一樣會引發細胞因子風暴。 (PS:中美貿易戰2018年3月22日至今)

比照以上兩次大疫情,是否感覺很相似呢?無論大家願不願意,我們都得面對現實了——人類正式進入一億感染者時代!

左圖為西班牙流感病毒,右圖為新冠病毒(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新冠病毒起源是完全不可能自然產生的,穿山甲、貉只是在背鍋

以下引用自729日《班農戰斗室War Room Ep 305-206》閆博士採訪[11],喜馬拉雅國際工作站翻譯[12]

閆麗夢博士:“這個病毒不是從蝙蝠直接傳到人身上的。這個病毒是基於一種蝙蝠病毒開發的,這個蝙蝠病毒由解放軍發現並擁有,通過人工過程在實驗室進行了修改,通過一系列的動物試驗,讓其特別針對於人類。因此這個病毒對人類的威力巨大。

科學家可以從基因序列中找出很多的證據,這就是為什麼在病毒爆發的初期,中國政府極力推遲公佈基因序列,甚至修改上傳的基因序列、上傳錯誤序列給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數據庫(NIH GenBank Database )。後來通過路德的油管頻道揭露了這些情況,結果第二天他們迅速做出了反應,蝙蝠女石正麗提交了一篇論文給《自然》雜誌,於2月3日發表的關於RaTG13病毒的論文,然後中共就控制並且影響了整個醫學界和世衛組織等。這些人開始告訴人們,這個(RaTG13)才是病毒的源頭。他們將公眾的注意力轉移到了RaTG13病毒,並在此基礎上編故事。

1月12日,他們上傳了錯誤的基因組,內含錯誤的信息,以這些錯誤信息為基礎,病毒學家和科學家就無法追溯到舟山蝙蝠病毒這一真正起源——也就是我說過的,解放軍擁有的SARS-COVID-2的病毒骨架。

就在一天以後的1月13日,泰國發現了海外的第一個病毒案例,那意味著在海外的人也能得到病毒樣本,他們也能分離病毒,人們將可以發現真假病毒序列有什麼區別。結果在1月14日,之前上傳的錯誤基因序列,在美國國家衛生院數據庫(NIH GenBank Database)中又被替換了,即第二版的基因組序列。其中還特別提到 :“此版本是被替換過的”。這種替換基因庫序列的事是很少會發生的。

從那天起,你可以從數據庫中所有已知的基因序列中,看到舟山冠狀病毒ZC45和ZXC21的基因組最接近SARS-CoV-2(新冠病毒)。

這個病毒本質上就像是增強版的SARS病毒,在SARS功能的基礎上,又增加了其他致病功能,這種產物就像是一頭牛,長出了一個鹿的頭,還有幾隻兔子的耳朵和猴子的手,它怎麼可能來自大自然呢? “

班農先生:“你是說,它不是來自大自然,是由於他們試圖透過實驗,想要找到解決SARS的方案、疫苗或治療手段而製造出的產物?還是說,它是武器開發項目,是為了製造出可以投入實際使用的武器?”

閆麗夢博士:“我已經從事疫苗開發數年了,我可以告訴你,這絕對不是為了研發SARS病毒的解決方案或疫苗。簡而言之,這就像如果你想為孩子做個玩具槍,那你肯定是要把子彈卸下來,並移除所有有害的部件,但是這個病毒版本,就像是說我現在要製造玩具槍,然後我在上面裝上刀具,非常鋒利的刀,然後在上面裝一些導彈,然後把它交給孩子們說:這就是你的玩具。”

班農先生:“因此,你是說毫無疑問地,這完全是不可能自然產生的,而是一個精心策劃項目的產物。”

閆麗夢博士:“僅根據常識判斷的話,確實如此。”

目前恢復率和死亡率

根據今天25日 www.worldometers.info  的數據計算後得出康復率為72%,死亡率為2%。死亡率比每年典型流感的0.1%的高出20倍。不過現在我們所理解的是——沒有解藥。作者認為所謂的康復,其實事實上只是轉成無症狀感染者,但體內還帶有病毒,只是檢測陰性,完全可能隨時復發。

沒有解藥——新冠病毒疫苗的開發僅僅用了11個月

從2020年1月至2020年12月期間,新冠病毒疫苗的開發僅僅就用了11個月。

2019年12月檢測到冠狀病毒後,當時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通過GISAID發布了SARS-CoV-2基因序列,引發了國際緊急關注,開始為疫情爆發做準備並加速開發預防性疫苗。 2020年1月,德國生物技術公司BioNtech啟動了“ Lightspeed”計劃,以基於已經建立的mRNA技術開發針對新型COVID‑19病毒的疫苗。

2020年12月2日,聯合王國的藥品和保健產品監管機構(MHRA)給予疫苗“快速臨時監管批准,以解決重大的公共衛生問題,例如大流行病”,根據1968年藥品法,該疫苗被允許這樣做。這是經過大規模試驗後第一個被批准用於國家的COVID‑19疫苗,也是第一個被授權用於人類mRNA的疫苗。英國是全球第一個批准國內使用的西方國家。 12月8日,來自Fermanagh的90歲的Margaret“ Maggie” Keenan成為英國第一位接種該疫苗的人。 [4]

大家都知道,疫苗開發是一個漫長而復雜的過程,一般通常持續10-15年 [5],涉及動物和人類參與測試。輝瑞(Pfizer)公司以及目前市面上的covid-19疫苗,都繞過了5-10年的安全測試期。 2020年4月20日,紐約時報曾經報導,我們人類目前為止最快的疫苗研發速度為4年,這比公眾或經濟所能忍受的社會間隔令更長。在醫學史上,很少能在五年內開發出疫苗,目前開發最快的流行腮腺炎疫苗是從1963年從名叫傑裡爾·林恩(Jeryl Lynn)的孩子的喉嚨清洗液中,分離出來的流行性腮腺炎疫苗[7]。奇怪的是,福奇博士(Dr. Fauci)預測新冠疫苗會在12到18個月內便能到貨。 [6]

(圖片來源:紐約時報[6])

最後,有個意味深長的事件。2009年,司法部曾宣布輝瑞(Pfizer)公司創下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醫療欺詐案,也創下了任何種類的最高刑事罰款紀錄——共罰款23億美元。在線網站Corporate Research Project有一份報告,詳細介紹了他們所涉及的許多欺詐。[3]

結合上述種種事蹟,大家還對疫苗的可靠性與安全性有信心嗎?如果您還覺得可以接受的話,建議您往下看:

新冠病毒疫苗接種後的死亡事件

自去年12月尾聲,各國開始推動接種疫苗。 WHO強調100%有效的疫苗,非但沒有讓人們信心滿滿,心情雀躍,反而在社交媒體和報導上頻繁傳出接種疫苗後死亡的事件。我們從網上的消息得知,死者以中老年人為主。但這些消息只是網上能搜索到的比較可靠的報導,不包括WHO、中共國和各國隱瞞的數據。以下部分事件供讀者參考:

  1. 費城神父在參加Moderna COVID疫苗試驗後死亡

Zerohedge发表于2020123日星期四

LifeSiteNews報導,一名70岁的烏克蘭希臘天主教神父參加Moderna的疫苗試驗后死亡。他接受的第一次注射是在831日,第二次注射是在101日。牧師報告第二劑後沒有嚴重症狀。死亡原因尚不清楚,目前尚不清楚他是否參與新的mRNA疫苗試驗是否與死亡有關。

  • 一名75歲的以色列男子在接種Covid-19疫苗兩小時後死亡

以色列国家新闻發表於20201228, 星期一

據以色列国家新闻報導,一名來自Beit Shean75歲男子在接受輝瑞Covid-19疫苗約2小時後,死於心力衰竭

  • 瑞士患者在接受輝瑞COVID疫苗後不久死亡

Zerohedge發表於 20201231日,星期四

瑞士卢塞恩州周三表示,该国最早接受该疫苗的人已死亡。到目前為止,輝瑞BioNTech的疫苗是瑞士唯一批准的疫苗。州尚未公佈有關接種和男子死亡之間的確切時間的任何其他細節。

  • 數百名以色列人在狂熱的接種運動中接受輝瑞疫苗後感染了新冠病毒

Zerohedge發表於 202111日,星期五

《以色列時報》報導說,在獲得輝瑞/ BioNTech注射疫苗後幾天,已有200多名以色列公民被診斷出患有新冠病毒。根據以色列時報的數據,儘管接種了疫苗,但獲得了Covid-19的人數約為240人。與此同時,坎恩公共廣播公司報導自從1220開始接種疫苗以來,以色列至少有4人在得了疫苗後死亡,衛生部說,其中三人的死亡與該疫苗無關

  • 邁阿密的一名醫生在接受第一劑輝瑞後兩週死亡

Heidi Neckelmann 發表於 202115日,星期二

“我一生的摯愛,我的丈夫Gregory Michael MD是一名婦產科醫生,他的辦公室設在美國西奈山醫學中心。” 她的丈夫於12月18日接種了疫苗,並在16天后死亡。格雷戈里·邁克爾(Gregory Michael)醫生在接種疫苗三天后,開始出現異常症狀,腳和手開始出現小斑點。由於他的血細胞計數不在正常範圍內,因此他被送入ICU。此後不久,他死于中風。她說:在我看來,他的死與該疫苗有100%的關聯。沒有其他解釋。” 她補充說:他身體健康。他不抽煙,偶爾喝酒,但只是在社交上。他鍛煉身體,我們有皮划艇,他是一個深海漁民。”

  • 葡萄牙護士在接受COVID疫苗後突然死亡

Zerohedge發表於 202115日,星期二

該患者周一被確認為41歲的Sonia Azevedo,她是兩個孩子的母親,曾在波爾圖的一家癌症醫院Instituto Portugues de Oncologia擔任外科助手。上週三,她是538名首次公開發行輝瑞-BioNTech疫苗的醫護人員之一。Azevedo在除夕夜與家人共進晚餐,但第二天早晨被發現死在她的床上。

  • 挪威首家接受輝瑞COVID疫苗劑量的療養院患者死亡

Zerohedge發表於 202117日,星期四

有報導稱一名葡萄牙護士在接受第一劑疫苗後不久死亡,挪威的兩名療養院居民在類似情況下也去世了。

  • 55名美國人接种COVID疫苗後死亡,挪威死亡人數上升至29

Zerohedge發表於 2021116日,星期六

挪威首次為75歲人群接種COVID-19疫苗,其中造成死亡29例,這使挪威的已知死亡人數增加了六倍。挪威藥品管理局在星期六對彭博社的書面答復中說,直到星期五,輝瑞/ BioNTech是挪威唯一可用的疫苗,因此所有死亡都與這種疫苗有關。大紀元時報“的扎卡里施蒂伯報導說55人在美國已收到COVID-19疫苗後死亡,根據提交給聯邦系統報告。據RT報導,至少有13名以色列人在服用輝瑞Covid-19疫苗後經歷了面神經麻痺。除死亡外,人們還報告了96例COVID-19疫苗接種後危及生命的事件,以及24例永久性殘疾,225例住院治療和1388例急診室就診。

結合已經註射疫苗人群的不良症狀,我們不難察覺,現階段接種疫苗的人群都是小白鼠。當下,病毒的來源並沒有找到,閆博士的兩篇論文也沒有得到各國政府,世界衛生組織和科學界的正面回應。世界上所有相關科學家並沒有拿出有力的反駁證據,這其實側面印證了中國共產黨就是病毒的製造者與投毒者。

為什麼說以現有速度推出疫苗可能會帶來長期隱患?

以下引用自92日《班農戰斗室War Room Ep 366》閆博士採訪[8],秘密翻譯組翻譯[9]

閆麗夢博士:“首先,我已經從事疫苗開發工作多年, 我曾在研究流感通用疫苗的世衛參比實驗室工作。並非因為我們壓根不應該相信疫苗。我的意思是疫苗當然會幫到我們,來預防在世界流行的各式各樣的疾病。但是我們要考慮倉促地生產新冠病毒疫苗,將給我們帶來比病毒本身更多的問題。

關於 SARS-CoV-2,它其實是一個 SARS-1 的升級版。

當你回去查看 SARS 疫苗的研究歷史時,你將看到,當他們嘗試使用滅活疫苗時,或只使用帶有某些 S 蛋白的任何載體,來自 SARS 病毒上的突刺蛋白。這將導致超乎人們想像的更多的副作用,其中一些被稱為抗體依賴性增強 (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 ADE),這意味著在預期之中,有由突刺蛋白產生的抗體。但是在你得到抗體的同時,將會導致一些副作用。舉個例子,例如埃博拉病毒,副作用有助於病毒進入人體,並從產生的抗體里以其他方式給你帶來有害的結果。所以,當你面對變異病毒的再次感染時,這會導致對人體的二次傷害。

倉促地研製疫苗絕對是危險的,在藥品研製中也是同樣危險的。假如一切良好的目的只是縮短時間,為了讓人們最終得到疫苗,你也需明白在從前的 SARS 試驗、疫苗試驗中存在很多備選項。當進入動物試驗時, 它們都碰到了很多問題,例如他們實際上沒有像預期那樣起到保護作用, 或者他們導致抗體依賴性增強的結果,他們都引起例如TH2 輔助細胞的活力增強。

所以基於科學事實,我們可以看到,(中共)想讓人們相信它們的疫苗有效,它們想拿疫苗做交易,因為這些國家想讓其人們得到保護對吧?但是這些疫苗,首先沒有臨床試驗提供真實數據顯示疫苗到底是如何保護人們的。

我得知甚至在北京,(人們)注射疫苗後產生心臟問題,給病人帶來不良影響。此外,根據在《柳葉刀》發表的 1 期臨床試驗數據,你可以看到嚴重副作用的比例甚至相當高,在不同劑量下達到 6%至 17%。但是當政府和所有這些科學家,如果他們真想把這個疫苗推向市場,他們會玩弄文字遊戲告訴你。例如他們會聲稱有中和抗體。這都是他們目前在 COVID-19 臨床試驗中能拿得出手的。

沒錯,對於許多疾病,當你再次遇到病原體,中和抗體可以幫你對抗病它們。擁有中和抗體是件好事,但在這裡我們應該談談抗體依賴性增強(ADE),以及由突刺蛋白產生的中和抗體。之前的 SARS 研究表明這可以帶來副作用。所以現在你明白,他們只告訴人們好的方面,他們不提壞的方面。一般民眾不會明白,政府官員也不明白。

在註射疫苗後,有許多機制可以引起副作用,例如它不能應對變異的病毒,所以不能提供足夠保護。因為它們不能識別變異的病毒。或者它們的抗體依賴性增強。在中共國的臨床試驗中我們已經獲知這些情況。他們將發表這些數據。他們承認出現了許多這樣的抗體依賴性增強。但是當我們在路德社討論這些時,他們迅速地刪除了這份報告。這些數據來自於上海方面和香港大學的金冬雁教授,但是現在政府不允許談論並刪除了這些信息。並且可能還有過敏反應或其他副作用。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總是強調動物實驗的重要性,還有 1、2、3 臨床試驗的重要性。因為這是對疫苗進行全面評估的重要程序。而且,我們已經有了羥氯喹,並且這個藥在世衛組織的網站上幾十年來都在最安全藥品的名單中,這是我們要優先考慮的, 考慮該藥進一步應用在針對像COVID-19這樣突發疾病的預防和治療方面。”

英國等地陸續發現變異病毒,病毒變異層出不窮

  • 2020年12月14日,全球第一例變異新冠病毒出現了,英國政府公佈將它命名為B.1.1.7突變株或“VOC-202012/01”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通報,B.1.1 .7突變株更易在人與人之間傳播,估計傳染性增加40%~70%,意味著該病毒傳播的人數將提高,防控難度加大。
  • 2020年12月18日南非報告發現病毒新變種,並將其命名為“501Y.V2”。據路透社報導, 501Y.V2變異使得南非國內新冠病例本月稍早飆升到單日2萬1000例以上,創下新高。南非變異具有20多種變異,用於感染人類細胞的棘蛋白也出現多種突變。
  • 2020年12月24日,尼日利亞也發現疑似新變種病毒。
  • 2021年1月10日日本在4名巴西旅客的血樣基因分析中發現了B1.1.28突變株;1月14日,巴西發現新變種新冠病毒發現了一種名為P.1的新型變異新冠病毒。
  • 2021年1月12日,德國一家醫院經檢驗證實,在其醫院爆發的新冠感染群毒株,並非來自英國、南非及巴西的版本,宣告世界又增加了一款冠狀病毒新變種。
  • 2021年1月12日,據馬來西亞詩華日報報導,爆發新冠病情的醫院位於巴伐利亞州(Bavaria)滑雪勝地小鎮加米施帕滕基興(Garmisch-Partenkirchen)。醫院有73名醫護人員及病人感染新冠病毒,其中35人的體內發現新變種毒株。 [13]

當初閆博士是如何判斷新冠病毒具有強變異的特點?

“只要從事病毒研究的專業人士,從病毒本身的特性和傳播環境就可以得出這個結論。首先這個病毒只有三萬個鹼基,屬於單鏈RNA病毒,當病毒寄宿在宿主中一方面要面對抗體的攻擊,另一方面還要繼續生存,再經歷過武漢乃至全國春運大面積感染後一定會出現強變異。”[14]

沒有找到病毒源頭,疫苗開發只能是空談

目前這個SARS-COV-2 病毒是SARS-1病毒的增強版,正在高速變異。很難造出高效的疫苗。來自於中共試驗室的更多的毒株或者不同的病毒可能被釋放出來。不能寄希望於一種萬能疫苗。

“對於一般性的傳染病,好疫苗是有用的,但再好的疫苗也不能百分百保證你不染上病毒或不受病毒傷害,何況這個病毒是實驗室製造的增強型病毒。除了SARS -CoV-2,中共還有其他種類的病原體,就像是你家鄰居向你房子噴水,而且它還會向你家噴油、或其他液體,你不去找源頭(你的鄰居),卻去找拖把、烘乾機或換下水道水管,這就像去找疫苗一樣。”

 ——閆麗夢博士[15]

根據數據分析,明年4月將到達70億人感染,病毒將使經濟崩潰

我們回顧一下新冠病毒事件與數據:

201912,中共病毒開始在武漢 “悄悄“爆發。在大紀元的採訪中,閆麗夢博士透露,她在12月31日通過中國國內的同僚了解到,當時武漢已有40人確診,非官方宣佈的27人。其中三分之一的最初病例沒有去過華南海鮮市場,所以不被確診。

20201,13日,泰國公共衛生部報告了一例從武漢輸入的實驗室確診新型冠狀病毒病例,這是在中國以外記錄的第一例確診病例。 15日,日本通報了第一例新型冠狀病毒確診病例。 21日,美國通報第一例新型冠狀病毒確診病例。 [1] 截至1月31日,世界確診總人數9,826人,其中中國內地確診9,720人,佔百分比98%,死亡總人數213。 [2]

20202,截至 29日,世界確診總人數85,403人,其中中國內地爲首確診79,394人,佔百分比92%。死亡總人數1,383。 2月確診人數達1月的8.78倍。

20203, 截至31日,世界確診總人數750,867人,其中美國爲首確診140,640人,死亡總人數36,405。本月開始,中國的數據沒什麽更新了。 3月確診人數達2月的8.79倍。

20204, 截至30日,世界確診總人數3,090,445人,其中美國爲首確診1,003,974人,死亡總人數217,769。 4月確診人數為3月的4.11倍。

20205, 截至31日,世界確診總人數5,934,936人,其中美國爲首確診1,716,078人,死亡總人數367,166。 5月確診人數為4月的1.92倍。

20206, 截至30日,世界確診總人數10,185,374人,其中美國爲首確診2,537,636人,死亡總人數503,862。 6月確診人數為5月的1.72倍。

20207, 截至31日,世界確診總人數17,106,007人,其中美國爲首確診4,388,566人,死亡總人數668,910。 7月確診人數為6月的1.68倍。

20208, 截至31日,世界確診總人數25,118,689人,其中美國爲首確診5,899,504人,死亡總人數755,786。 8月確診人數為7月的1.47倍。

20209, 截至30日,世界確診總人數33,561,077人,其中美國爲首確診7,077,015人,死亡總人數1,005,004。 9月確診人數為8月的1. 33倍。同時本月印度也趕超巴西,成爲世界第二確診人數最多的國家。

202010, 截至31日,世界確診總人數45,487,174人,其中美國爲首確診8,852,730,死亡總人數1,186,172。 10月確診人數為9月的1.35倍。

202011, 截至30日,世界確診總人數62,391,667人,其中美國爲首確診13,082,877,死亡總人數1,457,307。 11月確診人數為10月的1.37倍。

202012, 截至31日,世界確診總人數81,485,119人,其中美國爲首確診19,346,790,死亡總人數1,798,154。 12月確診人數為11月的1.31倍。

20211, 截至25日,世界確診總人數99,829,777人,其中美國爲首確診25,702,125,死亡總人數2,140,​​306。 1月的目前的確診人數為12月的1.23倍。

如果確診人數持续呈1.3倍增長

大家可以發現到,新冠病毒確診人數目前是呈現約1.3 – 8.7倍左右的指數增長。如果我們保守使用1.3倍數估算接下來幾個月的發展,我們便會發現,今年的4月很可能便會突破2億人感染,到10月可能會突破10億人感染,明年5月可能會突破70億人感染。70億是近全球的人口!

計算方式是使用上個月的確診數字x1.3倍得出,參照下表。仅是粗略猜测,由于現實會因爲政府實行封鎖政策、疫苗的開發、各地醫療條件、地理位置等因素,結果未必會和下表一致。

左圖為實際數據,右圖為預估數字。以下为实际数字增长图表和预估数字的图表。

我們還從數據中發現,從2020年8月開始,感染人數增加數量逐漸變多,8-9月增加8百萬,9-10月增加1千2百萬,10-11月增加1千7百萬,11-12月增加1千9百萬。因為感染人數基數變大,感染比率數據看似變小,不能真正呈現出數據的真實性,實際每月感染人數卻是在告訴升高,12月增加的人數是9月增加人數的兩倍多

如果感染率保持穩定,數據圖應該是一個45度角的直線,而現在是一個倒過來看是拋物線的數據圖,證明感染人數在以自由落體方式增加。這種拋物線增長的圖形,通常代表崩潰的前兆。(反向抛物綫)

確診人數每增長一千萬所需的間隔天數在縮短

如果我們從確診人數每千萬的增長來計算所花費的天數,則呈現出以下數據。 (從閆麗夢博士所說的12月31日40例為首日開始計算)

我們可以從中發現,每增長一千萬確診人數的所需天數間隔在縮短,這說明目前疫情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緊迫。如果政府再不採取措施,及時查找病毒起源,研發真正有用的疫苗,非處方化低風險的藥物如羥氯喹等,讓人們提前預防以遏制病毒傳染,那我們全人類就會在1年半內全數確診。就如閆博士所說,“我們時間真的不多了!”。

總結:病毒將完全改變人類的生活方式,人類必須向中共政府追責

世衛組織已經認定病毒來自於實驗室。不管病毒是武毒所洩漏還是中共主動投放的生化武器,中共國政府隱瞞疫情的做法加劇了病毒的傳播速度和破壞性。為了全世界人民的生命和利益,督促中共交出病毒原始毒株,用以加快疫苗的研發都是迫在眉睫的大事。

病毒還在世界各地強勢變異,各國政府當下唯一有效的手段只能建議或強迫人民留在家中減少聚集,或是接種無效的疫苗⋯ 然而人民並不能像家畜一樣被長期圈養,人民迫切的想恢復正常的生活。這種不肯面對事實、急著給人群挨針的心理實在令人遺憾,對於政府的不滿和質疑聲日趨激烈,全球各地的抗議聲和騷亂也是此起彼伏。

希望各國政府能正視中共病毒問題,多為自己家中和療養院裡那些無辜的老人家著想,多為自己家人和人類的未來著想。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參考文獻:

[1] 世衛組織應對COVID-19疫情時間線https://www.who.int/zh/news/item/29-06-2020-covidtimeline

[2] COVID-19 pandemic cases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VID-19_pandemic_cases

[3] Justice Department Announces Largest Health Care Fraud Settlement in Its History Pfizer to Pay $2.3 Billion for Fraudulent Marketinghttps://www.justice.gov/opa/pr/justice-department-announces-largest-health-care-fraud-settlement-its-history?fbclid=IwAR35J6ztUWB-3P8OdsoLxQceUyxsVsHXnjVk6ubpYJdwvqOp4HWoOSNC-LQ

[4] Pfizer–BioNTech COVID-19 vaccinehttps://en.wikipedia.org/wiki/Pfizer%E2%80%93BioNTech_COVID-19_vaccine

[5] Vaccine Development, Testing, and Regulationhttps://www.historyofvaccines.org/content/articles/vaccine-development-testing-and-regulation

[6] How Long Will a Vaccine Really Take?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20/04/30/opinion/coronavirus-covid-vaccine.html

[7] It’s Rare A Vaccine Is Developed In Five Years. Can The World Really Pull It Off In One?https://khn.org/morning-breakout/its-rare-a-vaccine-is-developed-in-five-years-can-the-world-really-pull-it-off-in-one/

[8] War Room Ep 366 原片備份https://gtv.org/video/id=60053dbe87fabe2daf3c0906

[9] 9月2日戰斗室:閆博士起底中共倉促推出疫苗:疫苗副作用大,能產生ADE讓病毒更容易入侵人體https://gtv.org/video/id=5f5083a1daed5626f9893605

[10] Spanish fluhttps://en.wikipedia.org/wiki/Spanish_flu

[11] War Room Ep 305-306 原片備份https://gtv.org/video/id=6005248587fabe2daf3bfabf https://gtv.org/video/id=6005251987fabe2daf3bfb1d

[12] 閆麗夢博士進一步講解為什麼新冠病毒不是來自於自然界,同時她認為新冠病毒不可能產生於疫苗研發(2020/07/29疫情戰斗室)https://youtu.be/pWos7yXTYHA

[13] 《路德社》精選新聞簡訊:如果,可惜沒有如果!世界再添冠狀病毒新變種https://gnews.org/zh-hans/770804/

[14] 《路德時評》邀請閆麗夢博士“紀念”“119節目”一周年https://gnews.org/zh-hans/772918/

[15] 【10月12日】閆博士接受《NewsMax》採訪https://youtu.be/rzAA0eIPK2M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白钉
1 月 前

加速感染,再不重视人类就危险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