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打個“噴嚏”, 便可以讓英國癱瘓

圖片來源:安全牛

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報導,中共和英國如果在未來爆發衝突,輸贏可能就在瞬息之間—— 而英國肯定是輸家。多年來,中共企業已經悄然佔據了英國基礎設施的核心位置,一旦中英爆發衝突,中共企業員工無論是否自願,中共將會想法設法施加手段讓員工聽命於他。

這意味著什麼呢?簡單來講,只要習近平想做,他只需輕輕按下按鈕,就能關掉唐寧街10號的燈(英國首相官邸)–更不用說擾亂英國的金融系統和癱瘓其醫院了。

也許這就是為什麼最近幾周英國政客們齊心協力來處理對中共的貿易依賴問題。這些努力可能是出於善意,但可能為時已晚。在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寫的《隱藏的手》一書中,詳細闡述了中共對西方民主的威脅。從一個不起眼的事情舉例:中共是如何慢慢接管英國的核電和電力系統的?

你肯定想知道中共的企業為何讓人如此不安?為什麼我們需要關注中共在英國的投資和企業。中共企業在別的國家也做了同樣的事情嗎?答案是肯定的。中共的企業與世界其他企業不同,因為其背負了黨賦予的“神聖使命”。來自中共國的企業精英與中共的“紅色貴族”有著很深的交集。就連18大後承諾要嚴懲貪污腐敗的習近平主席,其家族成員在海外也有數億秘密資產。

中共黨政的核心是建立在其強大的國有企業實力之上的。西方人曾天真的認為,當中國加入“全球化”市場後,民營企業會佔據上風。但事實恰恰相反,尤其在習近平上台後。例如,2016年,習近平宣稱,黨的領導是國有企業的 “根和魂”,國有企業應該 “成為執行黨意志的重要力量”。

更令人擔憂的是,次年中共人大通過了一項法律,規定所有在海外的中國公民都有義務為中共的情報部門提供協助。第七條規定:”任何組織或公民都應依法支持、協助、配合國家情報工作。”這不但適用海外中國人,更適用海外中資企業的負責人。如果中共的國安委讓華為在英國的老闆去從事一些間諜活動,他將不得不服從黨的命令。任何敢拒絕要求的人可能會被消失或送回中共國。

中共企業內部有活躍的黨委會,其中的黨委書記是整個公司最有權力的人。畢竟人家是黨的代表,其權力可以凌駕於整個董事會之上。然而,黨委會和公司董事會卻很少發生衝突和矛盾。其原因在於,習近平曾在2016年下令,中共的企業董事長和黨委書記由同一個人擔任。

以上這些都適用於國有的中國廣核集團(CGN)。該集團擁有欣克利角(Hinkley Point)在建核電站三分之一的股權,並希望參與另外兩座核電站的建設,一座位於薩福克郡(Suffolk)的塞茲韋爾(Sizewell),另一座位於埃塞克斯郡(Essex)的布拉德韋爾(Bradwell)。中國廣核集團(CGN)是典型的中共企業。直到幾個月前,該公司在深圳的董事長還是何宇,他同時兼任公司黨委書記。他在中廣核對欣克利角(Hinkley)核電站的投資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他的接替者楊長立於2020年7月被任命為中廣核黨委書記、董事長。作為企業高管,他們的目的是推進中廣核的商業利益,但作為中共的高級幹部,他們的第一要務是必須對黨保持忠誠。

在中廣核,與中共有關係的也不止何、楊二人。其中,經營英國子公司的鄭東山,也是母公司 “中共領導小組 “的成員。然而,在2017年抵達英國之前,“鄭同志”採取了預防措施,他辭去了黨內職務。即便如此,他仍將繼續為黨服務。北京方面要求中廣核(英國)採取行動,那麼它就必須按黨的要求行事——即使這可能給英國帶來災難。

中廣核英國公司最近試圖為該公司創造一個英國公眾可以接受的面孔。2019年,該集團成立了一個英國顧問委員會,成員包括英國騎士,包括Crossrail前董事長特里·摩根爵士和曾經的高級公務員布萊恩·本德爵士。就像華為的地方董事會一樣,(布朗勳爵(Lord Brown)、海倫•亞歷山大爵士(Dame Helen Alexander)、安德魯•卡恩爵士(Sir Andrew Cahn)、邁克爾•雷克爵士(Sir Michael Rake)),他們的作用實際上是幫助公司公關。

中廣核需要盡可能多的公關。2017年,CGN的一名工程師在田納西州被判刑,因為他被指控招募美國專家向CGN轉讓具有軍事用途的美國敏感核技術。這顯然令白宮感到不安,兩年前,白宮將該公司列入了黑名單,指控其竊取了美國的核技術。就在最近,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表示,該局對為中共服務而進行的技術竊取進行了約1000項的調查。

當然,沒有任何跡象表明,中廣核有任何竊取英國核能係統相關商業機密的計劃。但仍然值得注意的是,最近一位美國高級官員警告英國政府不要與中廣核接觸,因為該公司是中共將民用核技術用於軍事目的的一部分。他解釋說,這是習近平 “軍民融合 “計劃的一部分–即打破民用和軍用之間的壁壘,允許人員和技術共享。

與此同時,中共企業在為英國供電方面發揮的作用,遠大於中廣核在核能領域的作用。近年來,他們還在英國能源供應的未來——太陽能和風能上投入巨資。中廣核在英國擁有兩個風力發電場。

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國有企業中國華能集團(China Huaneng Group)目前正在威爾特郡(Wiltshire)建設歐洲最大的電池存儲設施。隨著英國向可再生能源的轉向,電池儲能將對整個系統的穩定性至關重要。因此,由誰來建設是大家應該關心的問題。

同樣,中國華能集團董事長舒印彪也是該公司的中共黨委書記。坦白說,他肯定沒有該公司的前老闆李小鵬那麼多事,李小鵬是前總理李鵬的 “太子 “,1989年他派坦克鎮壓在天安門廣場抗議的學生,被稱為北京的屠夫。李小鵬目前仍在華能集團董事會任職,他目前是中共中央高級官員、中共中央委員、國家交通運輸部部長。

儘管如此,中共在英國發電方面的投資所帶來的安全風險,與它對英國配電系統的威脅相比,還是相形見絀。因為配電系統是指將電從電廠輸送到你家電力點的傳輸網絡。在這方面,英國正面臨巨大的風險。1990年倫敦電力局私有化時,被一家美國公司收購,後來賣給法國EDF公司,2010年被長江集團收購。這個香港的企業集團是由傳說中的億萬富翁李嘉誠擁有的。

從明面上看,李嘉誠一直與中共保持距離。他願意與中國國際信託投資公司(CITIC)合作,後者是一家大型國有企業集團,以與中共軍方和情報機構建立聯繫而聞名。一位西方情報專家寫道,中信“到處都是特工”。不管怎樣,作為中信的“長期盟友”和讚助商,李嘉誠推動了中國共產黨進軍全球資本主義:中信目前在西方各國首都擁有大量的房地產投資,包括梅菲爾(Mayfair)的一個高端住宅開發項目。此後,李嘉誠將長江集團的控制權移交給了其子李澤鉅(Victor Li),中共在長江集團的勢力進一步加大。2018年,李澤鉅被任命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委員。作為中國共產黨海外影響力運作的重要組成部分,政協將自己描述為“中國人民愛國統一戰線組織”。

在英國,李澤鉅獲得了最大的成功。他的CK集團除了壟斷英格蘭北部、威爾士和西南部的天然氣供應外,還通過一家名為英國電力網絡的公司——老倫敦電力委員會(old London electric Board)——壟斷倫敦的電力供應。它還控制著英格蘭南部和東南部的電力分配。

與中國共產黨關係密切的長江集團,負責為倫敦所有的設施供電——道路運輸系統、鐵路網絡、辦公樓、自動取款機,甚至英國央行(Bank of England)。想像一下,如果CK集團成為中共的“武器”:所有公司可能會突然陷入停滯。細思極恐,這比好萊塢科幻電影更加戲劇化。只要中共打個電話,輕輕按一下按鈕,英國大部分地區就會陷入一片黑暗。

評:這是一篇揭露中共對英國深度滲透的文章,讀完後讓人毛骨悚然。中共對英國的核電產業、發電系統、配電系統幾乎完成掌控,英國比二戰淪陷的更加徹底,因為這是無形的戰爭,如果沒有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及時的文章,大多數無辜的英國人仍將被蒙在鼓裡。二戰的德國對英國的殺傷力遠不及當今的中共,看得到的熱戰往往讓人情緒激昂,而中共是陰險版本的納粹,他會在悄無聲息中殺人,正如這次中共病毒對全世界的傷害一樣,陰險狡詐,毫無底線是中共的根本。

毫無疑問,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是一個真正了解中共的西方人。西方必須快速覺醒,擊碎中共的這只紙老虎,以免徹底淪為中共的奴隸。

原文鏈接

翻譯:文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