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面對來自中共和俄羅斯挑戰的結盟政策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銀河

編輯 水星 上傳 銀河

ebsco.com

華盛頓時報1月24日報道,就在拜登總統上任幾天後,中共對臺灣的軍事壓力大幅升級,克裏姆林宮對美國幹預俄國內鎮壓抗議活動的行為進行了嚴厲的譴責。美國的主要國際競爭對手在拜登總統上任初期,便給拜登政府帶來了如何保護美國盟友和如何捍衛美國價值觀的考驗。

來自俄羅斯的挑戰

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的主要發言人對美國批評俄羅斯政府對發生在俄境內多個城市示威活動的處理做出了尖銳回應。這些示威活動是為了支持普京的批評者,反對派領袖阿列克謝•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安全官員宣布抗議活動非法,並拘留了至少3500人。

美國大使館發言人瑞貝卡·羅斯在推特上發表聲明說,美國支持“所有人和平抗議和言論自由的權利”。克裏姆林宮發言人米特裏•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指責美方的評論是不恰當的,
他指出,美國政府“對違反俄羅斯聯邦法律的行為提供直接支持,對未經授權的行動提供支持。”

納瓦爾尼被控違反了2014年的壹項欺詐和洗錢判決的緩刑條款,他將於2月2日出庭,就緩刑是否會被改判為3年半監禁舉行聽證會。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要求釋放納瓦爾尼。歐盟計劃本星期舉行會議,討論俄羅斯局勢。

普京政府在拜登上任後釋放了合作的意願,雙方在上周提出並贊同延長即將到期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 然而《華盛頓郵報》的消息報道稱,拜登對與俄羅斯關系的“重設”並不感冒。拜登下令美國情報機構對俄羅斯涉嫌幹預11月3日美國大選、俄羅斯向駐阿富汗美軍提供賞金以及俄羅斯“太陽風”(SolarWinds)對公共和私人電腦網絡的黑客行動進行全面審查。此前俄羅斯當局已否認參與上述任何活動。

白宮發言人莎琪(Jen Psaki)周四表示,“在我們與俄羅斯合作促進美國利益的同時,我們也在努力讓俄羅斯為其不計後果的敵對行為負責。”

這些言論引起了莫斯科的憤怒。克裏姆林宮新聞秘書德米特裏•佩斯科夫回復,這些天來,美國和俄羅斯更接近於成為“敵人”,而不是“夥伴”。他在俄羅斯1號廣播中說表示,莫斯科尋求與美國合作,但不會容忍華盛頓的“粗魯”或“獨斷”。

佩斯科夫補充說:“我們沒有準備好接受獨斷專行,我們沒有準備好接受粗魯,我們沒有準備好跨越任何紅線。”

來自中共的挑戰


周六中共派遣8架可攜帶核彈頭的轟炸機、4架戰鬥機和壹架反潛巡邏機進入臺灣西南部普拉塔斯群島附近的防空識別區;臺灣報道稱,周日15架中共飛機其中包含12架戰鬥機再度進入臺灣防空識別區。臺海軍事對立形勢加劇。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內德·普萊斯在壹份聲明中表達了美國對“中(共)國不斷試圖恐嚇包括臺灣在內的鄰國的模式”的關註。華盛頓敦促中共國停止向臺灣施壓,並重申了對臺灣的承諾和深化關系的願望。周日當天美國軍方表示,由西奧多·羅斯福號航空母艦領導的美國航空母艦群進入有爭議的南中國海,以促進“海洋自由”。

在川普總統執政期間,超過120億美元的武器提供給臺灣政府,包括66架F-16戰機和可以打到中共國大陸的導彈。拜登任命的政府要員,包括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已經表示,在很大程度上支持川普政府在經濟、人權和地區安全方面對中共國采取的強硬路線。

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上周的參議院確認聽證會上表示,他認可前總統川普對中共國采取強硬立場,中共政府是美國面對的最大挑戰。同時在臺灣問題上,他稱美國將堅持對臺灣的承諾,“這項承諾的壹部分是確保臺灣有能力保衛自己不受侵略。這是壹個絕對持久的承諾。”

拜登上周特意邀請臺灣駐美大使參加了他的就職典禮,這是自美國政府正式承認北京政權為中國官方政府以來首次邀請臺灣大使出席就職典禮。

臺灣立法院民進黨(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成員羅致正(Lo Chih-Cheng)在接受路透社采訪時表示,“這是在向拜登政府傳遞壹個信息”,中共國領導人顯然正試圖為華盛頓的新團隊設定壹個目標,要他們確定美國應向臺北提供多少支持。

美國的加強結盟政策

路透社1月24日報道,來自五角大樓消息,美國新任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汀在與日本國防部長的首次通話中,重申了美國對東京的承諾,稱美國會保衛東海日本與中共國有爭議島嶼主權。

奧斯汀在與日本防衛大臣岸信介(Nobuo Kishi)的會談中證實,《美日安保條約》(U.S.-Japan security treaty)第5條規定了美國對日本的防禦義務,涵蓋了在日本被稱為尖閣列島,中共稱之為釣魚島的無人居住的島嶼。

上周中共國頒布了壹項法律,授權海軍在中共國主權受到“海上外國組織或個人”威脅時可采取武裝行動。該法律被認為是加強中共對具有戰略意義的島鏈的主權主張的措施。

這是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就職以來美國和日本間的首次部長級會談,雙方討論了雙邊聯盟對“印度-太平洋地區和平與安全”的重要性。
過去四年,美國與首爾和東京的關系壹度緊張,因為川普政府要求這兩個盟國在共同防務負擔中承擔更大的財政份額。拜登就任後,將重新談判新的駐日美軍費用分攤協議。

韓國國防部長徐旭(Suh Wook)周日也應奧斯汀的邀請進行了通話, 奧斯汀“強調了美國通過美韓聯合防禦姿態和美國擴大威懾力量來保衛(韓國)的承諾”,
雙方均未提及陷入僵局的成本分攤談判或美國在韓國的駐軍計劃。韓國國防部說,兩人同意“在不久的將來”親自會面,進行更深入的會談。

不管是應對中共對臺灣的軍事威脅,還是強化亞洲聯盟以遏制中共擴張,拜登政府對中共的外交策略將影響世界格局的變化,而拜登政府是否能夠信守承諾保護盟友安危,將決定美國可否保持住“國際家長”的地位。同時面對俄羅斯是“合作”還是“敵對”的選擇,希望拜登政府可以交出滿意的答卷。

參考鏈接:

Joe Biden administration faces early tests from China, Russia – Washington Time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