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封城壹周年 來自武漢的回憶與拷問

圖片來源:蓋特

去年1月23日,中共病毒大流行的發源地武漢全面封鎖,封鎖持續了數月。就在封城壹周年的日子,來自臺灣的獨立記者威廉·楊(William Yang)在《獨立報》(The Independent)發表了壹篇采訪報道,題為《風暴眼裏:封城壹周年,武漢市民反思病毒帶來的代價》。

恐怖的記憶,深重的災難

31歲的武漢英語教師梁(音譯)老師說:“我還記得壹年前武漢全面封鎖的前壹天,地鐵裏壹片死寂。地鐵上沒有人發出任何聲音,空氣中彌漫著強烈的恐懼感。”

武漢市民張海(音譯)回憶,那壹天,他的父親在當地壹家醫院做完骨科手術後,感染了中共病毒。壹個星期後,他的父親就去世了。張先生告訴《獨立報》:“我仍然相信武漢當局在宣布全面封城計劃的前幾周就知道病毒的危險性。然而他們選擇在正式封城前幾天公布這個計劃使得50多萬人離開了這個城市,我壹直在想,他們中有多少人可能已經感染了冠狀病毒。”

(譯者註:實際上只提前了不到十個小時,不是幾天,而且是半夜宣布) 

封鎖生效後,武漢的公共交通全部暫停,市民也禁止出門。因為當地醫院不堪重負,沒有足夠的地方提供醫治,所以很多出現感染中共病毒癥狀的患者被要求回家。張先生告訴記者:“當時如果家中有壹人感染中共病毒,那很快全家人都會生病。這是個惡性循環,在封鎖期間設定的非人道條件下,這個惡性循環被放大了。政府本質上是在犧牲公民的健康來實現控制疫情的目標。”

表面的平靜,暗藏的危機

在壹個平常的早晨,武漢地鐵裏擠滿了趕著去上班的人。很明顯,除了臉上的口罩,壹年前陷入長達數月全面封鎖的城市,似乎如今已經從那段超現實的經歷中恢復過來。梁老師說:“現在人們都在播放手機裏的音樂,或者在地鐵上大聲說話,這和壹年前的武漢完全不同。”

經過幾個月的全面封鎖,武漢的疫情得到控制,政府於2020年4月結束封鎖。然而,從最初疫情延伸出的恐懼,依然留存在很多武漢人的心中,揮之不去。

梁老師告訴《獨立報》:“在過去的壹年裏,戴口罩已經成為壹種日常習慣,我們幾乎走到哪裏都要掃描健康碼。盡管夏天壹些商場稍微放松了掃描健康碼的規定,但自從過去幾周中國本地病例數再次上升後,他們又開始執行這壹規定。”

對武漢的許多居民來說,長達數月的與世隔絕,使他們對中共病毒在中國的再次出現有了準備。武漢32歲的陳(音譯)姓商人告訴記者:“我們知道當疫情重回武漢時會發生什麽,我們也知道政府會期望我們做什麽,我認為去年的封鎖最大的影響是讓我們為未來的疫情或其他流行病的爆發做好準備。”

隨著中國河北省、黑龍江省和吉林省的本地病例數開始上升,武漢市的人們也在加強防疫措施。陳老板說:“現在幾乎每個地方都要求市民掃描健康碼,很多小區現在已經進入半封鎖模式。我們都做好了再次封城的準備。”

梁老師說:“雖然當中國其他地方發生類似的事情時,我們會想起這段記憶,但我們很多人盡量不把它放在心上。”看來,在武漢封城壹周年之際,有人認為武漢人已經選擇擱置源於封城的負面記憶。

中共正義不張,掩蓋不止

為了 “慶祝 ”成功遏制中共病毒疫情,中共政府在武漢舉辦了壹場盛大的展覽。展廳裏擺滿了身穿危險品防護服的醫務人員模型和病床的裝置。展覽的另壹個明顯特點是中共書記習近平的大幅畫像,並配以文字,贊揚他 “果斷決策”,使中共“成功遏制”疫情。

然而,武漢的壹些人覺得很難接受中共試圖在中國各地傳播的慶祝基調。梁老師介紹:“現在,在武漢每個小區的入口處,政府都會播放強調中國政府如何戰勝疫情的宣傳。我覺得很難簡單地接受政府試圖放大的這些信息,因為我們都知道在整個過程中,中國公民不得不付出的代價。”

張海仍然認為,武漢的政府官員在疫情爆發初期隱瞞了有關疫情的信息,應該受到起訴,因為如果他們在封鎖前幾周就披露了疫情的全部規模,他認為武漢許多人的生命本可以得到挽救。

張先生說:“中共政府官員需要知道,他們應該在疫情期間優先考慮公民的生命,如果沒有人因為隱瞞疫情信息而受到懲罰,我想當中國再次遭遇疫情時,類似的事情還是會發生。”

然而,對於那些在疫情中失去家人的人來說,還有壹個未完成的任務:要求政府正式道歉。張先生告訴《獨立報》:“無論政府有多少次試圖封殺我尋求他們道歉的努力,我都會繼續想方設法為我死去的父親和其他許多在疫情爆發初期因政府的掩蓋而失去生命的無辜民眾說話,他們可以試圖指控我犯罪,或者試圖把我關起來,但這並不能阻止我為父親討回公道。我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所以他們可以放心地來找我。”

簡評

這篇采訪報道從三個當事人的角度揭示了中共病毒爆發起點武漢在封城初期的恐怖情景和武漢老百姓付出的代價,以及壹年來人心與市井發生的變化,揭示了壹些中共政府通過壓制言論自由和高調歌功頌德進行自我掩蓋的罪惡企圖。通過這篇文章可以看出:言論自由是多麽重要。沒有言論自由,就沒有壹切其他自由,人民只會被政權壹輪又壹輪的洗腦愚弄,並被奪走包括生命在內的壹切!

根據爆料革命戰友傳遞出的消息,中共病毒是來自實驗室的,並且在武漢造成的死亡人數遠遠超過公布出的數據。壹年以來,在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的不懈努力下,世界上了解中共病毒來源真相的各國高層和老百姓越來越多。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先生根據爆料革命和其他多方獲取的信息,對病毒起源提出了多項質疑,這些都需要通過徹底調查中共實驗室來解決。拜登總統上臺以來,沒有降低對於中共的高壓態勢,並且多名政要也在向中共病毒的實驗室起源學說靠攏。看來,中共對中共病毒的世界大流行是無法逃脫罪責的,絕不會像文中說的那樣:武漢市政府道個歉就夠了。等待中共的必然是世紀大審判和大追責!

原文鏈接

翻譯報道:Toohigh

校對:沙拉貓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