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7000億債務危機未來如何處置?

  • 編輯:Victor Torres
  • 作者:peacelv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1月25日電/西喜社——1月22日下午收盤後,海航集團官網和公眾號的兩份公告,將海航的風險化解工作推向了新的階段。

這份公告主要傳遞了幾個信息:

壹、工作組進駐海航壹年來,保持了海航日常運營的穩定。

二、工作組通過壹年的時間摸清了海航的底數,制定了風險化解方案,並基本取得了各方的認可,風險化解方案進入實施階段,工作組的工作也階段性告壹段落。

三、接下來海航集團的執行董事長顧剛和首席執行官任清華將退出海航集團董事會,工作組則繼續做好海航的穩控管理。

這份歷時壹年制定的風險化解方案,將在2月開始進入實質性實施階段,海航的真實債務情況和債務處理方式也將正式浮出水面。

讓我們回顧壹下過去三年多來海航在處理債務上的壹些做法。

實際上,2019年的海航集團也曾入駐過“風險化解聯合工作組”,主要職責是幫助海航化解流動性危機,包括監管集團獲得新增貸款的流向,以及監管集團不得挪用航空等封閉運營企業的資金等,但對海航集團的具體經營、資產處理和人事任命等沒有決定權。

也就是說,2019年海航集團出售的資產、旗下相關航司與地方政府的重組簽約等,還都是由海航集團自己在主導。

2020年2月29日,新成立的聯合工作組進駐海航。這壹由十多人組成的工作組,來自央行、銀保監會、國開行等多個單位,組長由海南省直屬最大的國有企業—海南省發展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顧剛擔任,常務副組長由海南洋浦經濟開發區管理委員會主任任清華擔任。其他副組長則來自民航系統以及債權方的代表。

顧剛和任清華還同時被聘任進入海航集團的董事會,分別擔任公司的執行董事長和首席執行官,原海航集團的三名董事局成員出局。

工作組進駐時,海航集團內部有高達幾萬億的內部資金往來,之前每做壹個並購,都有多層的結構設置,各種交叉持股,資金隨意調撥。工作組用了幾個月的時間,調動海航集團所有財務人員來對賬,才把各種資金鏈條理清楚。

同時,工作組還與中介機構壹起,第壹次完整畫出了海航集團將近2300家企業的股權關系樹狀圖,第壹次把海航集團的資產負債情況摸清,相當於把王岐山的海航摸個透,為以後的瓜分或者蠶食做好準備。

同時也有相關報道顯示盡管海航處於風險化解之中,但是其並購交易動作亦未停止。

2021年1月20日,海航基礎公告稱,擬向關聯方收購德國海航機場集團有限公司100%股權和洋浦國興遊艇制造有限公司56.7%股權。公告顯示,協議經生效後30日內,海航基礎支付給洋浦遊艇及德國海航機場集團相關股東60%股權轉讓款,金額共計3.9億元。

同日,上交所便向海航基礎下達了問詢函,要求其補充說明交易的付款方式和資金來源,以及是否會對公司資金周轉造成壓力。截至目前,海航基礎尚未回復上述問詢函。

2020年12月18日,海航投資(000616,SZ)宣布欲耗資8.26億元,壹次性簽下關聯方四家瑕疵酒店15年的租約,拓展養老業務,受到投資者的廣泛關註。

2020年12月22日,深交所向海航投資下發關註函,要求說明在交易標的經營不佳、相關資產存在明顯瑕疵的情況下,仍與關聯方簽訂長期租賃合同的主要考慮,是否存在向關聯方輸送利益的情形,是否有利於維護上市公司和中小股東的合法權益。

據媒體報道,去年12月份,美國私募基金公司已與海航集團旗下上市公司海航科技達成協議,收購海航科技持有的英邁國際(Ingram Micro Inc.)全部股權。海航科技也在上交所發布重大資產出售預案,確認出售英邁國際的消息,交易對價以59億美元為基準計算。

海航下壹步

海航集團目前董事會成員,陳峰和其兒子在列

對於海航集團目前的資產和債務情況,尚沒有公開的披露。不過根據海航集團的發債報告,截至2019年上半年,海航集團已有7067.26億債務待償。海航集團巨大的債務如何處理,是風險化解方案中最關鍵的內容。

如果按照市場化、法治化的原則來實施風險化解方案,可能的路徑將是海航集團或債權人向法院申請進入破產重整程序,通過相關債權的減免或遞延,資產的處置,引進戰略投資者等方式,來解決海航的債務和資金問題。

所謂破產重整,是指專門針對可能或已經具備破產原因但又有維持價值和再生希望的企業,在法院的主持和利害關系人的參與下,進行業務上的重組和債務調整,以幫助債務人擺脫財務困境、恢復營業能力。破產重整程序的目標是讓企業重生,避免被清算。而破產清算的目的則是使破產企業的債權人公平受償,使破產企業歸於消滅。

目前,海航集團旗下仍有包括海航控股(600221)、天津航空、首都航空、祥鵬航空等多家航空公司,並有海航科技(600751)、海航基礎(600515)、海航控股(600221)等多家上市公司,此前,包括烏魯木齊航空、首都航空、北部灣航空、西部航空都陸續與當地政府簽署了重組框架協議,但重組實施都因海航集團的風險化解整體方案而暫停。這些航空公司未來的命運,以及上市公司的走向,都將隨著2月開始實施的風險化解方案逐步揭曉。未來的處置也會隨著中南海內部極度緊張的政治局勢演變,而發生動蕩和變化。各方角力的結果才是最終決定海航未來走向的關鍵。

相關鏈接:
https://www.time-weekly.com/post/278017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E4%B8%AD%E5%9B%BD%E6%B5%B7%E8%88%AA%E5%8F%8A%E9%99%88%E5%B3%B0%E9%A6%96%E6%AC%A1%E8%A2%AB%E9%99%90%E5%88%B6%E9%AB%98%E6%B6%88%E8%B4%B9%EF%BC%8C%E6%AD%A4%E5%89%8D%E8%A2%AB%E5%88%A4%E4%B8%BA30%E5%A4%9A%E4%B8%87%E5%85%83%E7%BD%91%E8%B4%B7%E6%89%BF%E6%8B%85%E8%BF%9E%E5%B8%A6%E8%B4%A3%E4%BB%BB-idCNL4S2GD18J

http://finance.eastmoney.com/a/202101101768701942.html

http://finance.eastmoney.com/a/202101211784285636.html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21-01-20/1604628.html

http://www.guandian.cn/article/20210105/252841.html

https://m.yicai.com/news/100925034.html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