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歌之惡

作者:玉米地大姐

(作者按:該文曾在2020年2月份GNEWS首發,當時搜集資料不全,新近增添一些新資料,重新編輯再發。)

導語:紅歌的邪惡之處,在於它的迷惑性和潛伏性,像流行感冒一樣,染上一次,終生復發,紅歌會讓受害者患上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愛上要你命的劊子手……

小時候聽過一首歌《毛主席的戰士最聽黨的話》百思不得其解,毛主席的戰士為啥要聽黨的話?感覺好像張三的媳婦最聽隔壁老王的話一樣荒唐可笑,後來有了閱歷,才明白毛主席就是黨,毛主席和黨的關系如同硬幣的兩面密不可分。中共靠宣傳起家,盜國以來更是全方面加大宣傳力度,推廣紅歌是給老百姓洗腦的重要手段之一。

縱觀中共作惡的各個歷史階段,都有紅歌為之塗脂抹粉。他們拿手好戲是將民間小曲小調改編成有利於宣傳共產黨意識形態的革命歌曲,以便達到篡改歷史之目的。換句話說,民間小曲小調被中共糟蹋個遍。

延安時期,毛澤東搞個人崇拜,有了《東方紅》,毛被唱成紅太陽。這首歌源自晉西北民歌《芝麻油》和陝北民歌《白馬調》:

芝麻油,白菜心,要吃豆角抽筋筋,三天不見想死個人,呼兒嗨喲,哎呀我的三哥哥

騎白馬,跑沙灘,你沒有婆姨呀我沒漢,咱倆捆成一嘟嚕蒜,呼兒嗨喲,土裡生來土裡爛。

抗戰時期,中共又篡改了白馬調歌詞,流氓本質暴露無遺:

騎白馬,挎洋槍,三哥哥吃了八路軍的糧,有心回家看姑娘,呼兒嘿喲,打日本就顧不上。要穿灰,一身身灰,肩膀上要把槍來背,哥哥當兵抖起來,呼兒嘿喲,家裡留下小妹妹。三八槍,沒蓋蓋,八路軍當兵的沒太太,待到那打下榆林城,呼兒嗨喲,一人一個女學生。

歷史的真相是——當國軍與日軍浴血奮戰之際,毛澤東和同夥們躲在窯洞內和女學生雙修的不亦樂乎。

另一首紅歌《咱們的領袖毛澤東》“樓萬丈呀平地起,盤龍卧虎呀高山頂,邊區的太陽紅又紅,咱們的領袖毛澤東。”這首歌曲源自隴東地區二人台小曲《光棍哭妻》:

正月里來鑼鼓響,想起我的妻兒好恓惶,年年月月是同床睡,不曉得妻兒你在哪噠里?

二月里來刮春風,妻兒丟下兩條根,生意買賣停擱定,對對的兒女誰照應?孩兒的媽媽喲! 

還有那首《南泥灣》“花籃的花兒香,聽我來唱一唱”那花籃里裝的不是花是鴉片。寫進歷史教科書的張思德,實則死於燒鴉片的窯洞坍塌,與為人民服務沒半毛錢關系。

國共內戰時期,共軍那首《三大紀律八項註意》曲調來自北洋時期的《大帥練兵歌》:

朝廷欲將太平大局保,大帥統領遵旨練新操;

第一立志要把君恩報,第二功課要靠官長教;

第三行軍莫把民騷擾,我等餉銀皆是民脂膏

這首歌詞被共產黨幾經篡改,最終變成了這樣:

革命軍人個個要牢記,

三大紀律八項註意:

第一一切行動聽指揮,

步調一致才能得勝利;

第二不拿群眾一針線,

群眾對我擁護又喜歡;

軍人前面加上革命二字,軍隊的屬性變了,國家軍隊變成了私家黨衛軍。真的是不拿群眾一針一線、群眾喜歡又擁護嗎?中共的宣傳伎倆而已。所謂的長徵就是一路逃來一路搶,八十年代軍旅作家張正隆出版一本紀實文學《雪白血紅》書中披露,初到東北的共軍四處搞破壞被當地老百姓稱為扒路軍。至於不拿群眾一針一線就是個笑話,一針一線不值幾個錢拿它乾嘛?

中共盜國初期,慷慨激昂、空洞巨集大的《歌唱祖國》傳遍大江南北。抗美援朝有《我的祖國》用“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的浪漫抒情,來掩蓋朝鮮戰場上血肉橫飛的百萬炮灰。

電影《活著》劇照

文革到來,紅衛兵高唱《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就是好》這首歌極具文革色彩,簡單粗暴什麼道理都不講,反正就是好就是好,誰說不好,必被打倒,再踏上億萬只萬腳。

當年被中共吹捧成紅色音樂家的李劼夫,將毛語錄全部譜曲,還嫌不過癮,從邢臺地震考察回來後寫出臭名昭著的那首《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

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千好萬好不如社會主義好,河深海深不如階級友愛深,毛澤東思想是革命的寶,誰要是反對他誰就是我們的敵人。

中國傳統倫理孝道被這首歌毀於一旦,李劼夫終遭報應,成了毛澤東思想的敵人,被打成林彪反黨集團分子死於看守所,直到四人幫垮臺未被平反,可見有多遭人恨。真是應了文貴先生那句話,跟著共產黨,沒有好下場。

八十年代,中共假模假樣要給老百姓點盼頭,《在希望的田野上》應運而生。《黨啊,親愛的媽媽》狗尾續貂李劼夫,將兒女對母親的親情偷換成對黨的無限愛戴。

兒歌也是中共重點染指的領域,除了硬性規定《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少先隊員之歌》等偉光正小學生紅歌曲。還炮製出假裝天真爛漫的兒歌,如那首《採蘑菇的小姑娘》:

採蘑菇的小姑娘

背著一個大竹筐

清早光著小腳丫走遍樹林和山岡

不知道歌詞作者有沒有女兒,試問天下父母誰能忍心一大早讓未成年的女兒光著腳丫走遍樹林和山岡?樹林山岡不是地毯,不擔心小姑娘扎爛了腳?這首歌詞不但違背生活常識,簡直有虐童之嫌,每次聽到這首兒歌,筆者渾身起雞皮疙瘩。

九十年代,老鄧南巡,帶來了《春天的故事》,老江搞三個代表,一首《走進時代》火遍全國:

我們唱著東方紅

當家作主站起來

我們講著春天的故事

改革開放富起來

繼往開來的領路人

帶領我們走進那新時代

高舉旗幟開創未來

這首歌最大的特點——用一首歌舔遍毛、鄧、江三朝菊花,可謂諂媚之極。後面的薄熙來要不是內鬥失勢,那首《薄熙來之歌》肯定會取代後來的《習大大愛著彭麻麻》。

紅歌的邪惡之處,在於它的迷惑性和潛伏性,像流行感冒一樣,染上一次,終生復發,不說被唱壞的廣場舞大媽。那些飄洋過海的老粉紅小粉紅,每次愛國癌發作,扛著紅旗高唱紅歌聚嘯街頭。就算你是反共者,時不時也會哼唱幾句那些耳熟能詳的紅歌。可見中毒之深,已深入骨髓。

紅歌會讓受害者患上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愛上要你命的劊子手和強姦犯,武漢封城,被困在樓內的人們,開窗唱紅歌表達心中的憤懣與不滿,何其可憐與悲哀。

新中國聯邦人肩負滅共使命,正本清源,將紅歌徹底掃進歷史垃圾堆。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聖經故事背景,哲學,生活,宗教,詩意,免費英語教學,美東時間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國志願者在美東香草山農場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塊和 chat-room與您相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