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葉刀》早已悄悄撤下羥氯喹對中共病毒無效的文章

加拿大草原三省戰友之家    重生之鷹

校對 小溪

發稿 文錦

圖片來源: The Print

據國家檔案(National File)記者,也是地下美國播客的聯合主持人蘭克.塞爾瓦托(Rank Salvato)1月21日報道,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在去年6月5日曾發表聲明,撤銷對一份結論為“抗病毒藥物硫酸羥氯喹對中共病毒無效“的研究論文。這一聲明似乎印證了時任總統川普的說法,即:這種藥物是抗擊疫情的一線藥物。曾經受人尊敬的在線醫學雜誌《柳葉刀》撤稿後,在去年的一版中就此事向讀者道歉。《柳葉刀》的出版商說:“對於由此可能造成的任何尷尬或不便,我們向您、編輯們和雜誌讀者深表歉意。”

與目前用於治療病毒的昂貴藥物相比,廣泛用於治療瘧疾的藥物硫酸羥氯喹相對便宜,而且普遍可用。根據地點不同,羥氯喹的價格從每劑0.30美元到6.63美元不等。

圖片來源:梅斯醫學

《柳葉刀》雜誌對該研究的認可被撤銷,是因為提供數據的生存圈公司(Surgisphere)拒絕提供其用於研究的基礎信息的完全訪問權限。同行評議醫學期刊通常會進行第三方同行評議,以驗證研究結果。生存圈公司表示,他們拒絕公布研究數據,因為這違反了客戶協議和保密要求,從而引發對研究合法性的質疑。基於此,不能再保證主要數據來源的準確性,由於這種不幸的出現,作者要求撤回這篇論文。

這項已被揭穿的虛假研究得出的結論是,硫酸羥氯喹對遏制中共病毒沒有幫助。還表示,該藥物會導致心臟問題,而且似乎提高了死亡風險。這項研究立即被陷入困境的世界衛生組織(WHO)和其他團體所接受,導致用該藥物來對抗中共病毒的研究停止。

在尋求第三方同行評議的過程中,令人不安的關於研究和數據集的使用問題開始出現。《柳葉刀》的聲明稱,我們的獨立同行評審員通知我們,生物圈公司不會將完整的數據集、客戶合同和完整的ISO審核報告傳輸到他們的服務器進行分析,因為這樣傳輸將違反客戶協議和保密要求。醫學雜誌稱,第三方同行評審員無法進行獨立的私人同行評審,因此退出了流程。

如果世衛組織和疾控中心(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以及所有更關註於疫苗和新藥療法利潤率的眾多基金會和機構一起,原本早就可以從用羥氯喹對抗中共病毒的探索中獲益。那將會有多少生命被拯救,這無法估計。

評:

早在去年“1.19”,《路德訪談》中就披露了閆麗夢博士”中共病毒人傳人“的情報信息,並通過節目告知大家,常用抗瘧疾藥物硫酸羥氯喹對預防中共病毒積極有效。閆博士後來又通過網絡發表了兩篇嚴謹的科學論文,進一步論證了中共病毒是超限生物武器的事實。

然而,遺憾的是直到現在,世界範圍內沒有一個國家的政府敢於明確認定閆博士的結論,也沒有提出到中共病毒發源地——武漢P4實驗室追查病毒真相。更讓人無法容忍的是,沒有一個國家的政府在中共病毒疫情在全世界肆無忌憚快速蔓延的情況下,對於《路德訪談》中提到的硫酸羥氯喹對中共病毒有效的說法,和許多美國一線醫生(如大胡子醫生)的臨床治療驗證實例,舉行政府層面的聽證。而是以“政治正確“或”科學權威“的名義,罔顧民眾生命,聽任《柳葉刀》等”權威醫學雜誌“和福奇、譚德賽之流”醫學權威人士“,對有效藥物硫酸羥氯喹和提出並傳播此藥物有效的人,進行瘋狂的抹黑和攻擊。

《柳葉刀》雜誌撤銷硫酸羥氯喹對治療中共病毒無效的聲明,充分說明了他們是中共病毒疫情在全球大流行過程中,推波助瀾的黑手。發稿時恨不得滿世界都知道,撤稿時主流媒體故意淡化處理,給大眾留下羥氯喹有損健康的刻板印象。

雖然抹黑羥氯喹療效的假論文已撤稿多時,但多國政府還在拿已撤稿的研究結論來限制羥氯喹的使用,令無數百姓的生命健康時時受中共病毒的威脅。

這些曾經扮演了極不光彩角色,欺騙、誤導民眾,幫助中共令病毒蔓延,又妄圖洗白自己的“權威“,是何等的無恥!當人們從疫情的痛苦中清醒過來,迫切要求追查中共病毒真相時,在這場造成全球上億人感染,數千人死亡的,由中共武器化病毒所引發的生化戰爭中,作為幫兇終將難逃正義的審判!

原文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