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聞】夏博義接棒大律師公會主席:我會盡力保護香港自由

蒐集:天滅中共

編撰:天滅中共

覆核:卡西歐

上傳:文粵

資深大律師夏博義(Paul Harris)今日(22日)正式上任成為大律師公會主席。昨晚當選後面對記者時,他坦言大律師公會以及香港法治面臨的嚴峻問題,期間,還特意用廣東話表明自己出任主席後,將繼續爲捍衛自由、法治而努力的決心。

大律師公會昨晚換屆選舉,現年68歲資深大律師夏博義接棒前任主席戴啟思,在無競爭下當選新一任公會主席。

(攝/劉子康 立場新聞)

夏博義是公法及人權法專家,2006 年晉身成為資深大律師,曾是「香港人權監察」的創會主席。他代理過多宗維護言論及集會自由的著名案件,尤以2005 年法輪功成員在中聯辦外示威的「楊美雲案」最具標誌性,因《基本法》賦予市民有和平示威遊行的權利,終審法院最終裁定警方拘捕法輪功學員不合法。

今晨他接受《立場新聞》專訪時,坦言在此風高浪急之時接棒,預料前景將佈滿荊棘,但會盡力而為。

夏博義:「公會憲章規定我們要捍衛法治,這就是我會嘗試的事,我非常肯定,這是我之後的主要工作。」

1、港版國安法:是恥辱,任內爭取修改

昨晚當選後,夏博義向記者表示期望任內可以與政府協商,爭取修改部分港區國安法的條文。

而對於近期警方國安處大舉搜捕民主派初選參加者及組織者的行為,夏博義批評這種做法完全不必要,是國安法損害香港自由的又一例證。並且他認為,疫情過去後,港人可能再次上街遊行,國安法並不能為香港帶來真正的平靜。

夏博義:

「你完全可以預約他們去警署接受拘捕,他們都會去的。現在這種做法看起來是故意要恐嚇人,非常令人反感「disgusting」,這無疑會將香港進一步推向警察國家。 」

夏博義更直言,國安法是恥辱「a disgrace」,國安法的設計是為了奪走香港自由,引進內地制度,這和所謂的維護公共秩序沒有一點關係。但現在要求完全撤回整部國安法不切實際,而與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協商,修改國安法下明顯與基本法或法治精神抵觸的條文,在他看來,是現時一個比較可行的方案,他亦希望能爭取與歐美多國恢復引渡協議,藉此成為政府應允的誘因。

在港區國安法中,第 14 及第 60 條是他最為憂慮的。駐港國安公署人員的行為,不受本港司法管轄干涉,意味著他們可以隨意綁架人,而不必承擔任何法律後果,更不用說打人、盜竊,入侵民居等行為。此外,還有許多條文都明顯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對香港的承諾。

夏博義:

「當有一部分人的權力高於法律,我們無法享有法治。」

2、法官獨立裁決:有信心,只要中共不干預

除了法律條文外,法庭應如何演繹條文,對國安法的危害承擔同樣的影響力,夏博義目前正代理一宗因喊口號而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的案件,由於條文沒有列明使用武力是否構成嚴重行經的定罪因素,負責審理法官李運騰未批准其當事人保釋,夏博義則認為這樣判決明顯違背了基本法所保障的言論自由。

香港法院非常習慣要就條例或基本法作解釋,但當論及國安法時,要如何權衡兩部法律,國安法與基本法,孰高孰低,則需要依靠法庭定奪。

夏博義:

「如果像現在政府的詮釋方法,你一高呼獨立就會被捕,這是很令人反感的,造成很壞的社會氣氛。」

「我最大的憂慮,並不是終審法院無法捍衛人民的利益,而是它最終仍可以被人大常委推翻。這是香港製度的一個缺點。」

他點名批評中聯辦喉舌《大公報》對法官的無理指控,相信大部分法官都能免於這些壓力,但當有人嘗試騷擾法官的私人生活、甚至他們的家人時,仍不可避免會有所影響。

夏博義更希望藉此提醒公眾,僅僅因為一篇新聞報導而去評論一宗案件是非常不智的事。

3、司法改革:目的只為破壞司法獨立

至於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曾明言香港司法機構要「改革」,建制派議員亦附議倡導成立「量刑委員會」等問題,夏博義相信這是全面整頓的開端,所謂改革,關注的並非是司法質素,改革的目的就是要破壞司法獨立,因為司法獨立是香港僅存、用來對抗當權者濫用職權的少數防禦之一。

在現時這個被極度政治化的香港,除了司法機構,大律師公會也是黨媒經常口誅筆伐的對象。當被問及會否擔心遭政治清算時,夏博義稱大律師公會本身並非政治組織,而是關注法治的專業團體,對目前法治被高度政治化感無奈,但堅定表明自己會繼續嘗試,不會輕易放棄。

最後夏博義寄語法律界同行:

「不要喪失希望,香港司法制度仍有其韌性,仍是一個值得我們捍衛的好系統。」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資料來源:

1、夏博義大律師專訪

2、夏博義大律師見記者

3、夏博義大律師簡介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