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0122II:在共產黨往蘇州運死屍的過程中說說裕達的奠基

編輯整理

倫敦喜莊園農場:文鞅

紐約香草山農場:蘭草(文泉)

法國巴黎七星農場:楓丹白露

篇首說明:郭文貴先生在共產黨往蘇州運屍體的過程中做了2021年1月22日文貴直播: 裕達的神奇與傳奇, 將在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再次應驗,準備著國內前線戰友的捷報 的直播,郭先生的每一次直播都蘊藏重大情報和對重大歷史事件的解讀,本次直播可以說是一次最重大歷史事件的即時宣告,本系列將根據郭先生談到的不同話題逐一上傳,以下為本系列第二部分:在共產黨往蘇州運死屍的過程中說說裕達的奠基——

2021年1月22日文貴直播: 裕達的神奇與傳奇, 將在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再次應驗,準備著國內前線戰友的捷報 時間點35:36——

說到這兒,我給大家講講,很多人讓我講講裕達國貿當初的建設奠基時候的故事,大家想不想聽啊,我看看留言啊,想不想聽啊,很神呐,很神道啊,現在死人據說正運送中啊,在人死正在往蘇州在運往蘇州的屍體過程當中,咱講講,呀這木蘭給我發資訊啊,哎呀,木蘭當年作為國航第二美女,也去過裕達吃飯,兄弟姐妹們,你們想聽吧?在共產黨在中南坑八寶山在運送屍體過程當中,咱講講裕達的故事,怎麼樣?腫麼樣?腫麼樣,兄弟姐妹們?腫麼樣?腫麼樣?呵呵,(念戰友留言)[美麗的三文魚、文敏啊,菜昆昆、天上的及時雨,天生我才必有用],現在中國老百姓還不知道發生啥事兒呐,是吧?關注蘇州,啊,關注上海、關注八寶山,啊,咱們今天啊,(念戰友留言)[帥得驚動黨,哎喲,帥得驚動党,通達無我,中南坑裡哪個掛了,跟隨戰神],一會兒不就有消息了嘛,兄弟姐妹們,想聽聽裕達的當年的奠基的故事嗎?啊,好!科學家發資訊:“關注蘇州、上海,是江掛了吧?”應該這消息是比這還好吧?科學家,如果你在看直播的話,我不是一星期前告訴你嗎?22天前我不是告訴路德嗎?大事兒即將發生,咱整點大發的吧,等等啊。你在看呢,科學家,咱在這兒對話啊,啊,科學家。好日子要來了。

我給大家講講當年裕達的這個事情啊,很多戰友並不知道河南裕達是怎麼回事,河南裕達建在當年鄭州市政府的隔壁,跟它就是一牆之隔,嚴格講,市政府和裕達國貿是一塊地,市政府當時拆遷的就叫林山寨,林山寨裡面百分之八十到九十的姓都姓郭。鄭州當年在最早的時候,甚至在這個文化大革命之前的時候,它地方上,因為這是建國以後成立的河南省會。

當時都是在洛陽開封,鄭州原來這個地方是一個像縣一樣,那麼旁邊有九個寨,九寨之首叫林山寨。林山寨裡邊全部都姓郭,幾乎就是鄭州當時,就是最早的商城之王,是我老郭家的。後來共產黨來以後,定位鄭州這個省會以後,就把林山寨切了一塊,蓋了當時最豪華的鄭州市政府。

毛澤東同志,就是兩萬五千里長征之後,這個在雙修過程當中,在毛主席語錄上批下了一段話,為什麼呢?老百姓告狀,說拆了我林山寨,你蓋了房子,老百姓把牛牽到了當時鄭州市政府的三樓,牛上去可以,它下不來了。最後這件事鬧到了中南坑,毛澤東專門有批示,叫做這個林山寨的黃牛事件、市政府,反對蓋樓堂館所。林山寨就是沒人敢惹,所以到後來,所有鄭州市政府周圍都拆遷了,最後就留下林山寨沒敢拆。在林山寨這個角裡邊又出現了一個什麼,蓋了一個角叫鄭州市國稅局。

結果就來了個郭文貴,郭文貴要拆掉郭家的林山寨。當時有傳言,說郭文貴是家裡邊原來是林山寨的地主,被這個弄死了,現在回來報仇要拆林山寨。當然是胡扯了。但是很奇怪,裡邊兒最大的,當時我拆遷的時候,它裡邊兒也有哥八個。郭三虎、郭五虎最厲害。反對我拆遷鬧事的最多也是郭三虎、郭五虎。後來你們聽說過,我們雙方打起來幾次,打的當時最厲害了,員警來,我們打過幾次仗,最後我被人生第一個,被封為林山寨名譽村長。我穿著白西裝,還在哪塊兒唱了三天大戲,老郭家給我唱三天大戲,這是郭文貴一生中受到的最高的職位——林山寨名譽村長,副村長、名譽副村長。

大家不知道的是,這個林山寨這個地方很邪。林山寨歷史上出現過多個歷史的傳奇的故事。所以我拆這個林山寨,拆遷故事多了去了,我過去講過一點,但是很多大事你們沒有聽過。

當時啊,拆林山寨之前,當時幾乎全國的易經協會、所謂搞風水的我都問過了,這個地方怎麼辦?所有人看過以後,這個,哎呀,這郭先生啊,你拆這個地方可了不得,市政府都惹不了,驚動了毛澤東,在這之前,驚動了當時的孫中山。啊,甚至在東北的張作霖的一個手下,這個娶了一個林山寨附近的一個媳婦,如何如何,它都大事兒,這個地方如何如何神,說這個地方啊,有神樹、有神木、有神溝,就是下邊兒有水溝。

當時我說實在話,真的是半信半疑,甚至絕大多數不相信。但是你又不信,咱們中國人吧,咱總得走走這個程式啊。最後就找了當時的一個大人物,神神秘秘的,我去武當山去請的他,來看完以後,老人家給轉了一圈,他說你想聽實話吧?想聽實話,還有當地的兩位所謂的風水大師,舉行儀式的。但是,這個老人家給我講完以後就走了,我當時真沒往心裡去。他說,這個林山寨只要你動土就得死人,只要這個林山寨這個地方你動土就得死人,而且死的都得死頭兒,如果這個頭兒不死,他家人也得死。他說這個地方有神樹,樹上住著神呢,你不要亂動,還有這下邊地下水,你不要亂動,這水這是神水,這是中原之地。他說,在開封和洛陽之間,這個溝是地下的神溝、神水,說這個地方還埋著幾個大人物,還沒挖出來呢,挖出來的時候是石破天驚之日。

我聽著這有點神乎。從哪個角度查也不行啊,後來我就從鄭州所有的歷史資料查、地理資料還查,鄭州市規劃局也幫著查,我說也沒啥了不起的嘛。

最後按照他說要舉行儀式,我說那我們就舉行儀式,開拆,最後你們知道那個傳奇的故事,最後就沒有一個人相信能把林山寨拆下來的,幾千戶。郭文貴的戰略是迅速給它拆遷、拆遷成功!拆完以後就剩下雙方正在鬧事的時候,就在裕達國貿,它分兩個塔,東塔的電梯間的地方是當時有一棵古樹——千年的古樹,當時圍繞這個古樹怎麼拆呢?怎麼把它弄掉呢?當時按照那個風水先生的說法,提前要掛上紅綢子、要拜一拜呀,然後擇辰日,然後如何請走它。

當時我的三哥在世,是當時副總兼工程負責那個拆遷。我那時剛從香港回來我記得,風塵僕僕跑到工地那兒,去看看一棵大樹。整個林山寨都拆平了,中間一棵樹。後來他們還跟我說,我們幾個副總說把那個樓往那邊移一移,讓開這個樹的位置,我說咱們再想一想吧,沒有定。結果突然間那個老樹自己著了!哇噻,那個老樹一著嚇死大家了,我們就跪下,趕緊給那個老樹磕頭。它自己著了,嘩嘩嘩那麼著,那我們也弄不滅它,那就等它著著吧,林山寨以為是我們給他燒了呢,那不可能燒嘛,我們已經找好了這個樹花多少錢請到芒山去。在這個旁邊有兩棵老樹也已經請到芒山去了,就請到了芒山現在最大的公墓所在地,剩這一個太大了,怎麼請啊?它自著了,這個事發生以後我覺得很蹊蹺。

後來欲達國貿開始奠基,奠基的時候,另外一個風水先生他又說了一遍,他說,上次來的大師說過,裕達國貿蓋起之日,中國國家經濟各方面騰飛之時,說你郭老闆將影響這個國家的乾坤,你將富可敵國,我說從小就這麼跟我說,忽悠我,我才不相信呢,我心的話,最好能滅共啊!他說,但是這個樓如果被拆掉、被炸掉或者易主,他說,我告訴你,死皇帝,就是死最高領導人,或者這個國家的政權跌宕,甚至是垮掉。我說有這麼厲害嗎?反正這風水大師都要玄乎其玄。那時候給風水先生也就2000塊錢,我直接給他10萬塊錢,我覺得給他錢多了,弄得他有點暈,我估計是,所以說他嘮叨,他說,這個樓作為中原,因為中原佛手朝正北,香港馬上回歸,他說,這是一個定乾坤之樓,得中原者得天下,中原有佛手國泰民安。他說,動佛手者必亡,圖謀佛手者必亡。他說,這個佛手誕生的財富將無法計算,佛手將出現無數的國家棟樑和人才,這是乾坤之地。然後他跟我說,郭先生,可能是你不愛聽,你能扛住這個樓、能蓋起來、你能活著,我說的這事兒都會發生;你要扛不住,你家得遭殃。這說的我當時很膈應當時。好啦奠基了,奠基這個樓啊,蓋到大概就是地上五層的時候,當時林山寨我們打完架,最的一次又打架的時候,也最後一次還當村長之前,中央電視臺當時一個叫游衛東的叫什麼劉衛東的一個記者來採訪我們,林山寨花錢找來的,對著我在那拍什麼的,他在這之前,中央電視臺就往東塔樓那個位置去拍,拍完以後是想黑我的,後來跟著我拍,最後是我指著他說,我說當年八九六四你被抓起來如何如何,結果這哥們稱我哥們了,拿了林山寨幾十萬結果成了跟我好上了,一說八九六四我們倆說一起去了,這個哥們當時是被整慘了,那麼我也講過這個故事,後來他就變成跟我好了,他說那老郭我得好好宣傳宣傳,我得給你好好拍拍去,他就讓他的那個攝影師到現場對著那個電梯井往上拍,正在拍的時候,從上邊掉下倆人來,親表兄弟呀、雙胞胎呀,直接掉下來,就摔在了攝像機前邊,摔死倆,你說這嚇不下人,你說,哎呀,把我們也震驚了,後來又找風水大師,這咋回事兒,風水大師說你這個電梯井中間這地方只要一動就得死人,你這個應該往那移一移,你沒移,這個電梯井的中間就是那個樹的地方,他說裕達國貿最重要的要防火,他說一旦有火災,他說對你本人事業是好事兒,但是這個樓就會毀掉。

所以裕達國貿的外幕牆還有那個消防系統是花最多錢的,是中國國內唯一一個百分之百的進口的連真的是當時所有的東西除了衛生紙之外都是進口的,消防是最重要的,我們很小心,這是個第一個神奇的事情發生,奠基之後有兩個人這麼掉下來,奠基了這個事情,我們心裡很不舒服,給了他們家裡邊很大一筆錢,當封頂,裕達國貿封頂前三天,你們都知道,我的三哥過世了,我的三哥過世了,三哥是整個工程建設總指揮,過世之後你想想對我的打擊有多大,當時鄭州市委書記王友傑到現場給我們剪禮還有少林寺的方丈啊還有省的領導啊,幾乎能來的都來了,當時他們還參觀還有省長參觀,看完以後說,我介紹這外幕牆多高級,看了半天說,你這個外粉刷你這個外粉刷很高級,我這圍幕牆成了外粉刷了,就在樓封頂前我三哥過世,這當時幾乎對我太多,我們家最帥最高最英俊最強悍最健壯的三哥過世了,過世火化完以後,我的三哥就埋葬在當時移走那兩顆樹的芒山上,你說這有這巧合嗎?那顆樹當時就是我三哥移走的,而且在這個之前我三哥,我三哥過世之前,曾經跟這個風水先生見面,說這樓要封頂了,你這原來說的我弟弟的安危問題,他擔心的是我,結果我沒出事,我哥出事兒了,我們家最強大的哥出事兒了。

接上文——

郭先生0122I:在共產黨往蘇州運死屍的過程中說說裕達被拍賣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