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0日文貴先生直播視頻文字版

1
文貴先生:兄弟姐妹們辛苦了,這世界很熱鬧啊!現在很熱鬧兄弟啊!非常非常熱鬧。

大衛:文貴先生,戰友們都期待著您來,大家都感覺說不到點子上。

文貴先生:剛才我等了半天,大概看了幾眼。木蘭妹妹給我發鏈接,總連不上,現在聲音可以了嗎?

大衛:非常清楚,七哥。

文貴先生:好了,非常非常棒。現在華盛頓看來非常的熱鬧。首先向在後臺工作的兄弟姐妹們問好。在這個特殊的日子,大家壹年來我們都心系美國大選,可能這個世界上除了當選美國總統的家人之外就是我們了,可能就是我們貼得最近,心裏邊壹直跟他們掛在壹起、行動在壹起,非常之緊張。我跟美國朋友說:可能沒有比新中國聯邦人再心系美國大選的了。很多美國朋友都說:那妳們今天這個直播是什麽意思呢?是支持拜登呢?是支持川普呢?還是妳們要表達什麽呢?很多人都在問這個話題,而且很多美國人關心著我們新中國聯邦會有什麽樣的動作,會有什麽樣的態度。所以說妳看去年,如果說我們新中國聯邦想讓別人在乎在乎我們,那幾乎是不可能的。妳是誰呀?妳還沒出現呢。說爆料革命,爆料革命是個行動,也沒有什麽。那麽現在壹提,大家都會把我們的命運和我們的行動,跟世界上這麽大的壹個美國總統選舉放在壹起。這就是短短的從6月4日到現在,我們戰友和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形成的實力,這叫硬實力,這不是軟實力。還有壹個就是由我們千千萬萬個戰友,像閆麗夢科學家、我們路德訪談、我們博士軍團、葉釗穎女士、郝海東先生,以及今天坐在我對面的大衛兄弟、所有農場的這些兄弟姐妹們,大家共同的行動和努力的結果,我們形成了自己的硬實力。

2
那麽在今天事關人類生死、終極之戰現在出現的鏡頭,可能是我們所有的戰友絕大多數都不相信這壹幕會發生,而且世界上我相信很多人也不相信會發生;那麽包括8000萬美國人他也不相信會發生,但是它就是發生了。發生的時候我們應該怎麽看待這個問題呢?我壹直在看這些問題的時候我在想:妳說這個人類的大選,大衛兄弟妳在講的時候,人類有很多這樣那樣的大選和美國的就職儀式,但從來沒有壹個戴口罩的。這就像壹年前允許戴口罩的時候,國內的老革命說:這像戴籠套壹樣。這個畜牲界,中國人給驢呀,怕吃草要給它戴上籠套;還有我小的時候,記得東北那個牛它也戴籠套,怕牛幹活時偷吃草,就戴上籠套。妳看這人的籠套印上自己的logo,這個籠套藝術化、時尚化、個性化、國家化、權利化。什麽化都有,但是改變不了它是個籠套。這個籠套是哪兒來的呀?今天當我們看這個屏幕的時候,妳真的很難想象,所有今天決定在這裏的人當中,所有的全人類都戴著籠套;還有的不願意戴的,妳就得死。妳想過這問題嗎大衛兄弟?妳不戴妳就可能要死啊,那妳要戴籠套。戴籠套那妳要戴出妳的所謂的級別,老百姓戴點便宜的、不管用的,甚至共產黨的假的,有的甚至買不起的。人家這已經時尚化了,然後戴不戴籠套的問題已經政治化了。戴不戴籠套決定著生死的問題,這是誰幹的,共產黨!

哇噻,這共產黨牛著嘞,妳看看。所以妳想想啊,這跟誰有關系?所有今天這裏的人的言行舉止全都和共產黨的病毒有關系,而且所有的這些生活方式都和中國、中共、中國人民有關系。不但這個,兄弟姐妹們,妳們還能看到壹個更加讓大家很多人都忽視的壹個問題,決定這些人的命運、決定這些人的生命和生活質量,也是中共。就是說今天我們看世界的這種最大的壹個政治儀式的時候,中國人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不管是好是壞,跟世界人類的命運如此緊密相連;從來沒有像今天壹樣,還有壹波在外面的中國人,還有在內部不敢發聲的中國人叫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與世界的命運緊密相連。然後妳看著這個真正這個鏡頭跟妳看著效果很好,妳但凡妳到過美國國會現場,但凡妳知道這個美國國會儀式,妳會覺得這裏不是淒涼,說實在話妳能看到這是人類的可悲。這麽多人戴上籠套的時候,沒有任何人敢問籠套是哪來的?也沒有任何人敢面對這個籠套的真相,甚至要和裝上籠套的人要進行勾兌、合作。是什麽樣的力量讓這些人戴上籠套以後,還不敢也不敢面對、不敢問真相的?大衛兄弟這是什麽樣的概念?人類到了什麽樣的災難時刻?它關系著妳我,關系著妳的孩子,關系著妳現在沒出鏡頭的妳太太、妳孩子,關系著全人類的命運。

世界上最有權力的地方,妳承不承認,美國都是世界上的真正的領導世界的國家、世界警察。那麽世界警察都這樣了,那妳說人類會啥樣?今天毫不誇張的說,是人類上我相信萬年來,來到地球最最最最黑暗的壹天。咱先別說這個總統的權力,也別說這個總統的職位。大衛兄弟,就說今天妳看到的這些人戴著這個人造的籠套,而且隨時可以面對生死的籠套。從這過去的兩三天來我真是,讓我在今天之前,而且很多都是咱們的好朋友。所以人類呀這個人性啊,他絕不像聖經、也不像佛祖,也不像伊斯蘭教告訴大家的,他人性是勇敢的;也不是像人們所說的、想象的人性是這麽樣的善良的——人之初性本善,還真不是。我這些天感觸太深了,但是說實在話,戰友們吶,我有很多話想跟大家說,在今天這個日子裏邊兒啊,我特別的啊,我想有壹段話給大家講壹講。妳等等啊,我的把這段,但這個效果不好,我讓他把這個備錄下來啊。

3
大衛先生:好,我們等壹下文貴先生。

郭先生:能不能備錄壹下,能不能後面兒那個給我插上U盤備錄下來,那攝像機給我錄下來,攝像機,不要錄屏,要錄那個,我現在等他準備錄下來啊。(郭先生看留言回答留言)我理發了,這個有戰友,頭兩天我在直播的時候,下邊兒說,七哥,頭發長啦,結果妳這壹瞎說,聽戰友的,理短點兒,吧唧,我讓他理九號,壹理六號,理完啦,夠短的,但是我覺得挺好看,大衛兄弟。

大衛:跟我的差不多了,七哥。

郭先生:我覺得妳那個好啊,我覺得應該像妳那個長短,但是我白頭發⽐妳多了,我現在從小盼望的白頭發終於來了。今天妳看到這個現場的時候,很多人給我發來現場的情況,很多美國朋友他們就覺得簡直是荒唐、不可思議。他們所有人都說完了,美國完了、美國完了,說美國完了。他們好多人都在現場呢,在現場的人妳想想啊,這都跟拜登團隊是非常好的、能到現場的。剛才咱壹哥們兒、將軍的管理者,我看到他已經到現場了,跟他的太太還有女兒,給我發信息、發視頻。還有咱們幾個姐妹兒、朋友說,彭斯在現場幾乎沒有人跟他打招呼,他會非常慘,非常非常慘。都不願意說實話,沒人敢說實話,知道嘛。就妳去想想,這所謂的美國好萊塢天天拍大片兒——拯救地球、拯救人類,這美國天天拍大片兒,都是正義、超人、美國隊長、然後如何如何。但是妳看看今天現場是什麽情況,就是人類的墮落,大衛兄弟啊。這真的是當時撒旦說的話,人類的邪惡和我相比,遠超出妳的想象。真是,我們今天感受到了撒旦說的對:妳們老覺得我壞,人類的壞遠超妳的想象,比我撒旦還壞呢。

妳看現場有些壞人,過去壹天美國政壇和軍界發生的事情,很多人妳們都是不知道的。我可以告訴大家,是背叛中的背叛、背叛中的背叛!壹直在背叛。所以說妳看到現場的時候,… ,千萬千萬要記住,人類上最可恨的就是背叛,但是我們現在看到的事情,壹切都是背叛中的背叛,這種背叛,就改變了全地球、全人類的命運。當我們爆料革命面對今天的時候請大家想想,妳最接受不了的實際是背叛、欺騙,背叛就夾帶著欺騙。背叛不壹定就是欺騙,欺騙裏邊兒壹定有背叛,或者說欺騙是主角、背叛是主角(配角),它是個主副關系。但是今天我們看到事關人類命運的時候,背叛和欺騙相互交叉,背叛和欺騙常用的手段都是宗教、神、愛、奉獻、信仰,都是這詞兒。所以當我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走到今天的時候,很多戰友真的不明白爆料革命這幾年有多難?妳看到的那幾個小人渣、小爛人的背叛,他本來就狗屁不是,他背叛不就騙點錢嘛、騙點名嘛,罵壹罵嘛。戰友們,對咱們爆料革命來講,基本上他們連放個屁都不如,沒有人記得他們。咱們爆料革命背後所承受的壹個壹個背叛,那是妳們所沒有看到的。那都是大錢,那都是大傷害,那都是大家無法承受的。大衛兄弟,說到這的時候,我相信妳能明白,當壹個革命、當壹場運動,妳要面臨真的追求我們今天滅共這種偉大運動的時候,兄弟,它可真不是那麽簡單的,它真不是說妳腦子壹熱就去搞爆料革命、滅共去了。

4
滅共這件事情真是壹點兒都不誇張,幾乎是全人類有史以來、前所未有的壹個正義運動,最勇敢的。妳看看今天在這個舞臺上的人,是影響了人類、控制了人類多少年的人,今天這些人都是這樣戴著籠套、帶著家人、牽著手,在攝像機面前還得表演。沒有勇氣,他們根本不敢面對共產主義的邪惡和魔鬼。今天中南坑的老雜毛兒們,這些人在現場在幹什麽?這些老雜毛兒看到這些人,我都能想象到這些老雜毛兒們那種傲慢——扣著腳丫子,喝著可能今天要打開80年和100年的茅臺了,真要打開了、叫純茅臺了,該喝上了。大衛兄弟,那已經沒價值了。同時在盤算著自己的私生子女和家人、還有海外的資產,怎麽弄回來;還有壹個如何來虐美國人、報復美國人。…,她就是個潑婦,她就是個罵街的,就是養了條狗啊。但是她絕對代表著主人的態度,就那種得意——那已經把美國拿下,那完全不顧,把美國侮辱的簡直是豬狗不如。就像咱們大陸的每天城管打菜販子,城管打賣糖葫蘆的,和國內的警察、派出所長所謂抓小偷、抓嫖娼,抓住小姐以後把小姐按在地上,脫光了屁股,然後要檢查檢查胸裏邊兒有沒有東西呀,檢查檢查陰道下邊兒夾沒夾這個自殺呀。派出所經常是所謂的檢查、擔心有人自殺,所以抓住小姐以後、脫光,連下體都得打開,都得拿手扣壹扣,張開嘴、摸摸胸檢查檢查。就是那種侮辱人的得意,他認為我是所長啊、我是公安、我是警察啊。就像城管打那些賣菜的老人家,他覺得絕對是我有理、我有權,我心安理得。就昨天華春瑩那種感覺,就是美國人已經被大陸人抓雞了,…,妳能想象今天的北京城是啥樣子的…反人類罪和種族大屠殺,這絕對是壹個天大的事兒。暴跳如雷,就像壹個抓雞的時候,結果這雞突然指正出來說,妳就是那個把我…哇塞,那個…這種情況下,妳能想到…就是妳能看到中南坑這個整個巨大的反差的同時,妳也能看到共產黨的得意忘形,還有受到重擊之後的暴跳如雷。

5
所以說,妳看現在戰友們還有什麽G11往南飛啊,戰友們都等待著昨天壹夜之間把誰抓捕啊。我們也能通過這個看出,我們這些人被共產黨洗腦和被共產黨統治70年以後,我們很多人身上流著共產黨的那種殘毒、幻想、不切實際的幻想,還總寄希望於別人,老是覺得天上能掉大餅;不但掉餅,還得帶著點調料,甚至還帶點兒什麽羊腿、雞腿的。兄弟,妳看我們這留言兄弟姐妹們,從過去壹星期,七哥很早就說過99%是拜登出來要當這個總統的。然後大家都在非常期盼著所謂的重雷啊、行動啊,好像抓捕啊。這個幻想,大衛兄弟,這是我們中國人身上所有這種幻想、這種不切實際。

6
所以說當我們談論這個的時候,兄弟,我們必須要想到我們戰友,過去70年為啥咱沒行動?過去70年…,我又沒犯罪我憑什麽要妳赦免?這個赦免對班農先生是獲得了人身安全,也不用到法院去被騷擾,但是班農先生選總統這終生地給結束了。這不是什麽好消息,他只要被Pardoned,不可能再去選了,甚至是身居要職是不可能的。還有戰友擔心Elliott Broidy也被赦免了。兄弟姐妹們,咱看問題咱動點腦子,人家美國川普總統不是咱的總統,人家有人家的生活圈子,人家有人家的利益圈子。Elliott Broidy跟他之間的關系、利益比咱,人家不強大壹百倍?咱壹毛錢沒給人家川普過,是吧?而且人家是當初川普總統競選的時候,是共和黨競選委員會副主席,那裏邊整過多少錢?是吧,妳去想想,我和大衛兄弟再不好,我也比跟那其他的人要好,那關鍵的時候那我肯定保大衛兄弟啊,那還用說啊?那戰友似的,妳說妳個外來者是吧,妳跟我有過共同的理想,妳郭文貴那妳跟我遠著呢,大衛兄弟我這戰友,那我肯定以戰友為主啊。郭文貴沒有偉大的說,我不要戰友…

7
所以兄弟姐妹們妳想壹想,人家Pardon Elliott Broidy,那太自然、太正常,這更體現川普總統了,是不是啊,這更體現了他這個人的文化和這個人的個性。況且Elliott Broidy跟他們家人各方面的關系,還有利益關系,那人家總統有這個權利,太正常不過了。我們竟然理所當然地,我們不喜歡川普總統就不喜歡;我們要喜歡川普總統就喜歡,怎麽可能呢?

8
我再說壹遍,我壹直說,當初對我們最大的傷害、最大的威脅是川普總統,是共和黨,不是民主黨。但是我們要牢記,我們對川普總統要保持絕對的尊敬。但是我們千萬不要摻乎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這兩黨之爭,永遠不去攻擊民主黨。妳看頭兩天我們把G-News、G-TV上哈裏斯的、當選副總統的東西給她刪除,就她旁邊的人、就她家人跟我聯系、我過去的合夥人、洛杉磯的,說“Miles,妳能不能do my favor”,他說哈裏斯跟妳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也沒仇沒怨,支持妳們滅共”。

那麽人家這麽說,咱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最起碼跟哈裏斯為敵,沒必要。連美國八千萬人都不願跟他們為敵,咱們非要跟哈裏斯為敵、我要PK妳,符合爆料革命的利益嗎?符合新中國聯邦的利益嗎?咱把她這個刪除是為了團結更多美國的朋友們,或者更多的支持我們爆料革命、滅共的人,這是戰略戰術的考慮。在這個時候只要服從、適合我們能滅共,只要他達到我們滅共的目的、有利於滅共的目的,兄弟妳說我們應不應該?兄弟對這些事情妳怎麽看,妳先說說。

9
大衛:謝謝七哥,我是這麽想的,就是我覺得今天就像我們昨天和戰友的實際對話,我們要想壹下我們是誰?我們是新中國聯邦,我們是爆料革命,我們有壹個自己的定位。比如說三年爆料革命七哥帶領咱們戰友把中國人和中國共產黨剝離開,把14億百姓和中國共產黨剝離開,美國無論哪個政黨,我們有我們的朋友,我們有我們的政治操守、我們目標。只要是能跟我們的目標、也就是滅共,能夠吻合在壹起的,我們都可以去合作,我們也尊重美國的各派人士、各方人士。永遠也不能失去我們的目標,那就是消滅ccp,我覺得這個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在這個冠狀病毒、ccp virus對全世界的影響下,任何人都要面對這個事實,妳們的生活、妳們的家園、我們的信仰、我們的親人、我們的生活都改變了。所以就用我們現在看到我們的傷害,形成統壹戰線,才能滅掉中共,我們才能有活的機會,才能讓自己的國家、政治有壹個安全的保障。所以我覺得無論民主黨、共和黨,我們要看到的就是我們目標、我們的努力。

文貴先生:我覺得老弟妳說的非常好。那麽另外壹個大衛兄弟,我們要看到壹個問題,就是說我們現在爆料革命確實需要壹個各方面的調整。我要強調的事情是,我堅信川普總統壹定會贏、壹定會回來,壹定會回來,不改變,這是壹個;第二個,我們尊重美國的憲法。就像昨天和前天說:“文貴Miles,妳們新中國聯邦,我們現在這個典禮符合美國憲法”。是的,這目前美國在表面的法律上,現在是拜登政府上臺。12點以前我都不說,從12點之後,他是壹個目前合法的美國政府機構。我們爆料革命待在美國,我們要對上任後的拜登按照現在的合法總統,和他現在的副總統——她在白宮待著呢,我們要對她保持尊重。首先我們爆料革命戰友們不能對她個人攻擊。

10
另外壹個,我們不能把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自己,大家現在就沖上去了,就沖到前面去,就到白宮對面。人美國8千萬人都在家待著,然後咱新中國聯邦就幾個人到對面去,喊著“我反拜登”。人家問妳:妳反的不是拜登了,是反美國了。包括美國某國家部門說:“Miles,12點以後妳再反拜登,妳就是反美國。”大衛兄弟,人家美國這說的是對的。就是說妳在12點以前,我想說啥說啥,我愛說啥說啥。12點以後他待在白宮,我們以後爆料革命戰友拜托每壹位,首先不能個人攻擊。美國目前說他是假的、偷的總統的問題,那是大家說。我們特別是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咱不能天天掛在嘴上。因為美國現在它最終是要走法律程序的,壹定會走法律程序。他們這個爭執是沒有完的,川普總統也沒有放棄。他現在交的權力是給國會,交給美國人民的權力;國會把這個權力、總統的權力,現在給了拜登。那我們,現在拜登副總統還沒有當上總統呢、還有半小時。他身邊很多人都在支持我們新中國聯邦,包括民主黨的人沒有傷害過我們壹次。就這些天,人家民主黨的人說:“我們傷害過妳Miles Guo壹次嗎?我們對妳新中國聯邦傷害過壹次嗎?”沒有。我們不和任何黨派合作,我們不和任何所謂總統個人發生任何關系。我們就是壹個原則,不摻和美國政治;只要是和共產黨勾兌的,我們就不答應,揭發、揭發到底。

未來他當上總統以後,妳家人和共產黨勾兌,我們壹定會揭發、壹定會說,不論多大風險;妳和共產黨勾兌的事兒、或者幫助共產黨強大,那麽我們堅決反對。但是要記住,對拜登總統、或者拜登總統他家人和他個人,我們不再攻擊。這在美國是有明確法律(規定)。對他是否是合法總統的問題,咱不說。我們對他所有的對共政策和幫助共產黨的事情,堅決最大聲音站出來反對。我反對妳們的個人攻擊,比如說大衛兄弟妳幹了什麽壞事了,我只說妳,我不能說妳去偷情的啥事去,那屬於個人攻擊了,是吧?只能說我和他不壹樣,我反對;然後為什麽反對,然後妳這個為什麽在那兒。但是不能去攻擊家人、人身攻擊,這是我們爆料革命要堅持的。對副總統Harris我們更要是如此。她身邊的很多人未來也壹定會和我們爆料革命站在壹起,壹定會跟我們站在壹起,而且很快也會有行動。可以說從昨天開始起,在美國誰想再和共產黨再好、再勾兌、再交易,絕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就過去壹星期來對共產黨的制裁和行動,共產黨的死亡它已經是被合法化了,被消滅它已經是合法化了,用什麽形式消滅、什麽時間消滅,只是這個問題了。誰往這上邊去給它摻和,那ISIS恐怖組織它還折騰兩三年呢,很多人還給它錢呢,很多國家還支持它呢,最後不完了嗎。這個大家不要抱幻想,它最終必將被消滅,跟ISIS壹樣、比它還慘。

11
所以兄弟姐妹們,壹定壹定的兄弟姐妹們切記的壹條,從今天起,文貴拜托新中國聯邦和爆料革命戰友們。12點後念完宣誓詞,再也不要攻擊拜登當選總統和副總統他們個人和家人,這是我今天第壹個;第二個,凡是他和共產黨勾兌的,我們堅決反對;另外壹個,不摻和美國兩黨之爭。而且只要是美國憲法保護的我們就支持,憲法不保護的我們堅決反對。凡是美國和共產黨勾兌的、對共產黨好的,我們堅決反對;凡是只要它傷害共產黨的,咱都支持。這妳覺得怎樣兄弟,有啥需要補充的妳想想,大衛兄弟妳覺得怎麽樣?

12
大衛:七哥已經給我們說的很清楚了,而且我們其實能看到,就是這次美國這次的無論從大選到現在、到今天,此時此刻川普的整個的團隊還有從應對上都保持了足夠的大的克制,就是在美國的法律下。所以您給我們說的,我們完全能夠接受、完全能夠理解,就是還是我剛才提到的就是我的想法就是,永遠不要忘了我們的目標就是中共,這是咱們要去的地方。

文貴先生:好,很多戰友反應很卡啊,這個可能是人今天特別多,再壹個網絡的問題,網絡被劣質化了可能。另外壹個,我想給戰友今天在現在是紐約11:36,還有二十幾分鐘就是拜登當選總統可能就要正式就職演說,是法律上就開始結束了。我在這兒呢想給大衛兄弟和所有戰友們,分享我今天三點感受。我相信妳們能明白我此時此刻的心情,說實在話今天這感覺和這種感受對我人生這是第二次。2012年十八大和到2013年,那壹刻是我人生第壹次有這種感受。七哥真的可以說是臥薪嘗膽,我經營了二十幾年,我覺得十八大能在我的規範範圍內,讓共產黨的和平演變到就是evolution到revolution,和平演變到最後革命,把共產黨這個流氓,讓老百姓沒有死亡的情況下,從中南坑叫它變成壹個真正的法治、信仰自由、多黨派壹人壹票的黨,我是很有把握的。

但是大家後來知道,令計劃是個叛徒,令計劃是個騙子。然後他兒子就被人家給設計了、給弄死了,然後就進入了壹場革命,和今天的美國總統大選異曲同工之妙。那壹刻對我的震撼,當時是,這次沒這個感覺,當時是我在盤古酒店的頂上、直升機坪上,我聽完整個過程以後,他仨人說完以後,真的就是我覺得整個人啊,那種感覺就像冰凍了壹樣。“嚓”就壹個人到失望的時候,我不知道很多人有沒有,就到了這種悲哀的時候就“叭”整個人就要凍掉壹樣,壹下子妳就覺得整個世界妳覺得掉壹根頭發都能聽出聲音出來。妳說這個人太可怕,我長那麽大、我弟弟過世、我在看守所被槍斃那六十個人我都看了,包括放出來,從來沒有壹次我連著三、四天就是精神的不得了、睡不著覺、也不困,也沒喝咖啡。就整個人啊,就不知道咋回事兒了,聽著誰說話也聽不進去,就坐在那兒就是發呆,不知道怎麽想。那幾天那不是度日如年,沒有時間的概念。我覺得幾十年的這種希望,我覺得這壹下子,這個胡錦濤懦弱和令計劃的背叛,都取決於他們有家庭之戀、愛自己的兒子,令計劃愛他自己的兒子、自己獨大…最後叫人給幹掉了;胡錦濤就是對自己的閨女和兒子和媳婦,最後跟習達成了默契,讓權嘛,讓兒子未來進常委。整個中國最後就到了習、王手裏,中國壹到了王手裏邊,中國的文化大革命2.0壹定會發生,而且共產黨的殺掠,中國的私人企業家會走向災難,因為習、王要走的這條路的路子就是文化大革命的路子。最後我做了壹切的努力,最後我知道他們要開幹了,我再離開了。兄弟姐妹們記住,他們的失敗是因為有家人、因為有私心、因為懦弱、因為天真,還有心中沒有信仰,毀掉了壹個中國再次轉向的機會。

這真是從來我沒說過的。後來到了美國、爆料革命,到了爆料革命,我們就支持川普總統,川普本人、家庭、各個人方面都曾經對我巨大的威脅,但是後來各種原因、他身邊的人、各種關系,他是有史以來對中共(打擊最大的),但是始終沒有放掉和習的個人關系和所謂的共產黨病毒的事情,他是災難性錯誤。他這個災難性的錯誤絕對是取決於他的家人對他的影響,還有他身邊幾個人…還有川普總統身邊所謂的家人對他的影響。最後又導演了美國版的令計劃兒子,這個死人選舉、多米尼選舉、完全不信任正義的人。

13
我曾經面對面跟胡錦濤說過壹句話,我說錦濤書記,如果妳真正妳要想成為壹個中國歷史上的大家記住妳的人、壹個真正的政治家,妳要讓共產黨走向法治和民主。他說我做不到,但是我會嘗試。他說如果說十八大後,能讓源潮,源潮就是李源潮,讓源潮和薄熙來他倆要能上來的話,逐漸未來會實行黨內,那時候開始搞黨內選舉、黨內民主,過渡到中國法治獨立。最後妳看是功虧壹簣,徹底拉倒。這是中國走災難的斷頭臺,中國搞出了壹個所謂“壹帶壹路”、“2025”、“2049”、挑戰全世界,這才有病毒出來。這是當時最壞的方案出來,欺騙了川普總統。他壹切壹切共產黨的行動、對共產黨的防範、對共產黨病毒的確認,包括跟閆麗夢博士說好這最起碼五六次的見面,最後都取消;包括說定義CCP病毒都取消;包括現在把共產黨定義為種族屠殺,都是就要在下壹屆開始。他身邊的這些壞人太多了,壹個個的令計劃都起來了。說到這兒的時候,我要告訴大衛兄弟,妳去想想,如果郭文貴哪天要把我兒子、把我女兒、把我家人、什麽女婿、還是兒媳婦放到了爆料革命裏邊,妳們啥感受?我今天告訴妳大衛兄弟,妳代表鐵血五人組,妳告訴所有的戰友們,有壹天郭文貴的兒子、閨女、女兒、女婿任何其他七大妗子、八大姨加入爆料革命,妳們有任何的權力處置,包括我本人。

14
任何人類的偉大的行動如果做不到無私無我、沒有恐懼,妳壹定不會成功,這次爆料革命和滅共運動壹旦有家人裙帶卷入摻和,都是對爆料革命戰友每個人的侮辱。大家冒著生命危險就是要滅共,我們首先要放下恐懼,當妳恐懼的時候,妳什麽都沒有。沒有恐懼了妳才能無我,有恐懼怎麽可能無我呢?當妳無我的時候,妳要想得更重要的壹點,絕對不能有裙帶關系。川普總統、胡錦濤主席這兩個人類上最痛的感受的都是因為這個,背叛、欺騙、偽信仰、偽正義和過不了兒女家庭這壹關,特別是什麽妻子、還老公、什麽小舅子、小姨子,凡是家族牽扯進去的事業,壹定不是偉大的事業!壹定不是、絕對不是,因為妳有私心。我再重申壹遍,任何我家人或者什麽未來我們壹定會把共產黨滅了,無論任何情況、任何理由,我家人、老郭家的和包括跟我有血緣關系的,任何人不許參與爆料革命,任何人不允許到所有的新中國聯邦的有關的事情,這是我今天向所有戰友的公開發誓。我給妳們任何權力、任何情況下、采用任何手段,對我這壹旦有這種行為,妳們有任何合法性處置,殺之、滅之都是妳們的權力。我在這裏第二次看到了美國總統這次,我們看到總統這次大棒子來的時候,那這同樣的私心、同樣的背景,妳讓共產黨僥幸了,否則共產黨絕不會再超過六個月,最多今年壹定被滅。共產黨可能茍延殘喘多個壹兩年、三四年是有可能的,但是我堅信,它很快被滅掉,誰也擋不住。因為病毒的事情和整個香港的事件,和新中國聯邦和爆料革命喚醒的全世界的人民,以及這次美國被操縱大選的這嚴重的後果,這幾個賬它最終要算的,它只是算到什麽時候而已。所以說今天我在12:00以前,我向所有的戰友們說出我對這次美國總統大選我深刻的感受。

15
我再重申壹遍:川普總統壹定會贏,他只是哪種方式和什麽時間回來。任何人和共產黨勾兌,我們堅決反對。從現在12點以後,停止對拜登家人和拜登本人和Harris的個人攻擊。而且我堅信他的團隊會跟我們站在壹起,壹起滅共。再壹個,文貴從十八大到現在,兩次叫文貴親身經歷到了最關鍵的時刻。這裏是為什麽?有天意嗎?是天在幫共產黨嗎?絕對不是。我這些天都在想,如果當時真的是讓薄熙來和李源潮當上了共產黨,結局會是如何呢?可能比這還慘。我們得感謝上帝送來個習近平和王岐山,最起碼讓我今天看到了,共產黨的內部絕大多數人成為了爆料革命的戰友。如果李源潮、薄熙來上來,那共產黨很多人跟他們幹到底,不壹定支持爆料革命。從以共滅共這個角度和共產黨的這個能力和實力、和綁架了14億中國人這個角度上看,我們得感謝習加速師,感謝王岐山幹掉了百萬黨員和造成的對立,包括對世界的這種侵略,把他們變成了希特勒現代版。

那麽今天的美國川普總統這個事情,是不是我們失敗了呢?我恰恰的認為不是,我看到了更大的是機會,上天非常清楚,共產黨這個魔鬼要滅之前,必須讓全人類看到共產黨的危害、共產黨的威脅,否則共產黨還會茍延殘喘再有機會,或者對中國人更加血腥。這次讓美國這個國家的權力像中國壹樣,給美國再送個希特勒,送來壹場人道的威脅、國家正義的威脅,會喚醒全人類。上天安排的都是最好的、都是美麗的、都是完美的,相信萬佛萬神,給人類證明給妳看,妳們跟隨共產黨、不滅共產黨會怎樣。所以說過去的這八年、十年,讓喚醒了國內的所有的同胞、私人企業家,和共產黨內部拜習王(所賜),現在還有壹個拜登和Harris政府,會讓全人類看到共產黨的威脅,然後這兩邊合在壹起, 大家都明白過來了,全人類才能滅共。從宗教上、精神上、邏輯上,我認為這是通的。所以,我非常感激這兩次讓我的震驚、讓我感到了挫折,以及滅共事業在時間點上、在我們滅共上,好像是三年四年,好像是昨天發生這麽大事兒、今天發生這麽大事兒。但是戰友們,在歷史的長河中、在壹場偉的大運動中,它基本算不上什麽時間,這麽大的事情需要的時間它太短了、太快了。而這壹次是整個是喚醒全人類、拯救全人類,是正義邪惡的終極之戰。

16
過去幾年喚醒了,包括習王政府喚醒了黨內的人士、喚醒了中國人民、喚醒了中國的企業家。妳看看馬雲又出來表演去了,他最終跟王健壹樣、跟陳峰壹樣,死無葬身之地。最可怕的人在死之前,還讓妳表演表演,還不如王健呢,給壹下子就拉倒了。中國歷史上多少?葉簡明出來表演好幾次呢,直接扔河裏面去了,是吧。所以說兄弟姐妹們,現在不要看任何人在臺上鬧得歡,最後上天、萬佛萬神壹定給他拉清單。正義必勝,是不是妳堅信的,人類是不是有主人,有沒有萬佛萬神,這是妳是不是妳堅信的?如果是妳堅信的,不要看這壹時壹點壹事,正義正在向我們走來,誰都擋不住!而且,它有助於我們滅共運動。這是文貴今天在2021年1月20號,文貴給戰友們分享的心得。滅共是意味著什麽? 壹切都是上天的禮物,謝謝大衛兄弟,謝謝所有的兄弟們。我們可以看壹看現場現在把畫面切過來。

17
大衛:謝謝七哥,感謝七哥,好,導播把畫面從現場切壹下。七哥我發現這個鏡頭啊,都給的是觀禮臺,並不敢給壹個觀眾,都是長鏡頭。

文貴先生: 這沒人啊,這沒人,對吧。他沒人啊,兄弟,這網絡怎麽這麽差,兄弟,今天,哪裏的網絡這是?

大衛:剛才我們也是,我們這邊測試是OK的,然後不知道是什麽原因。

文貴先生: 我這邊肯定沒有問題,因為我這邊是網絡線不是那個wifi。這樣老弟,我現在我馬上出去打個電話,我先下線啊好不好,謝謝了辛苦了。

大衛: 沒事,七哥先忙。

文貴先生:辛苦辛苦。

G-news編輯部
(Cathy r、蘭草(文泉)、YIMING(文鳴)、鷹(文言) 、文琪、文顧、文官、文兮(我❤戰友)、Naughty(文行)、<文V>、文顧、shangshang、SCELF (文正))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