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反間諜部門負責人警告拜登政府:中共國有害的外國影響是 “更大挑戰之壹”!

翻譯: 康州盤古農場 – Freeearth
校對: 康州盤古農場 – 煙波浩渺
編輯: 康州盤古農場 – Antsee-GTV

國家反情報與安全中心主任比爾·埃維尼那(Bill Evanina)表示,沒有哪個國家比中共國對美國構成“更廣泛,更嚴峻”的威脅,他告訴《福克斯新聞》(Fox News),對上任的拜登政府來說,針對美國的惡性外交影響將是美國面臨的 “更大挑戰”之壹。

在接受《福克斯新聞》獨家專訪時,埃維尼那概述了中共國對美國構成的威脅 -從大數據收集到經濟間諜活動,從外國影響力到供應鏈和關鍵基礎設施。

埃維尼那對《福克斯新聞》說:“從威脅的角度來看,俄羅斯是壹個重要的對手,特別是在網絡入侵,惡意影響和播種不民主方面。” “但是,沒有哪個國家比中共國對美國構成更廣泛,更嚴重的情報收集威脅。”

埃維尼那在聯邦政府工作了31年,其中有24年是在情報界內部的,曾在FBI,CIA和NCSC服務。 2014年,時任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的國家情報總監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任命埃維尼那擔任NCSC負責人,並被要求在川普政府期間繼續擔任這壹職務。 2018年,參議院將NCSC主任定為為參議院確認的職位,埃維尼那的職位在兩黨的廣泛支持下得到確認。

security

國家反情報與安全中心主任 比爾·埃維尼那

埃維尼那本周辭職,他對《福克斯新聞》表示,在過去的幾年中,情報界發現外國勢力的影響不斷惡化。

埃維尼那指出:“特別是在去年,關於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COVID,疫苗,選舉過程,我們看到包括中共國在內的外國對手都在努力地張顯和擴大他們在美國的聲音,致力於擴大來自中共國的社交媒體的影響力,為了繼續在美國煽風點火並散布言論”。

埃文尼那解釋說:“由於我們是民主國家,民主對中共國不利。” 他指出:“中共國繼續對美國進行極其復雜的外國影響力運動, 其做法包括賄賂,勒索,與企業秘密交易以及努力影響美國的政策和態度,使它們與中共國的全球利益保持壹致。”

埃維尼那警告說:“這不僅僅是政府問題,這是壹個社會問題。”

他解釋說:“我們必須教育美國人,讓他們知道什麽是惡性影響的味道,氣味,樣子,因此當他們看到時,就可以大聲疾呼。這將需要整個社會的行動,包括調用政府,情報界,執法機構,社交媒體,大型科技公司,才能說出這是什麽。”

埃維尼那告訴《福克斯新聞》,拜登政府 “很早就開始行動了”,接收總統的每日簡報,並分析情報流。

他說:“當拜登政府在第壹天介入時,他們將清楚地看到威脅的危害性和復雜性,不僅來自中共,而且還來自俄羅斯,伊朗和其他國家。他們應該嘗試找到正確的途徑來扭轉和理解威脅,以及找到減輕威脅的創新方法方面占得先機。”

埃維尼那繼續說道:“我認為,拜登政府面臨的挑戰將是在美國國內了解壹些中共國威脅的範圍和規模,以及戰勝這種威脅的最佳途徑。我有信心,他們到這裏後就能做到這壹點,因為在世界各地有數十名專業情報官員和執法人員將幫助他們找到解決方案。”

中共國的惡性外國影響力的壹部分集中在政客和民選官員身上。埃維尼那告訴《福克斯新聞》,這些影響已經“積極滲透”到州,地方和聯邦各級的民選官員甄選工作上,並重點關註那些既反華又親華的官員。

埃維尼那說:“那些支持中共國或支持貿易的人將在很長壹段時間內被促進和增強其候選人資格。” “這是外國政府的基本遊說活動,這是標準做法。”

上個月的壹份報告浮出水面,顯示涉嫌從事間諜活動的中共國人與包括加利福尼亞州眾議員埃裏克·斯沃韋爾在內的許多政客接近,聯邦調查局介入以打亂局面,甚至向民主黨國會議員提供了“防禦性簡報”。

埃維尼那沒有對該報告或斯沃韋爾發表評論,但表示這“沒有新意”。

埃維尼那解釋說:“最惡裂時,把官員逼到墻角,讓他們必須在當地做出艱難的經濟選擇,這對他們來說確實很難受。我認為中共在民選官員方面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是什麽新鮮事,它只是在美國的整個生態系統中普遍存在。”

大數據收集

與此同時,埃維尼那指出中共國對美國構成的其他威脅,包括大數據收集。

埃維尼那表示:“大多數美國人不知道中共國政府已經將收集醫療數據作為他們國家的優先事項。他們正在大規模收集美國人的健康和基因組數據。雖然有些數據是通過網絡攻擊竊取的,但大部分數據是通過投資或與美國機構合作,將基因測序外包給中共國而合法獲得的。”

他解釋說:“中共國可以將這些數據用於各種邪惡的目的,並且已經有了利用DNA進行社會控制和對其本國維吾爾族人口進行監視的重要記錄。”

埃維尼那警告說,中共國收集的美國基因組數據正在助推其精密醫學和人工智能產業的發展,他說:“這對美國的生物技術產業和全世界的醫學構成了長期威脅。”

埃維尼那說:“我認為精密醫學是壹場新的全球工業革命,如果我們對如何實現這壹目標沒有戰略的話,從長遠來看,我們可能會失敗。”

關於DNA和生物技術,埃維尼那說,中共國在使用精密醫學時,可以針對妳是否有特定的疾病或疾病傾向性,通過妳的DNA就可以鎖定您。”

他說:“他們將能夠針對妳的疾病或疾病的藥物,他們認為他們可以幫助治療。我相信這將是未來的情況,它可能會傷害,並最終消除對美國的需求,包括 基礎工業,制藥,醫生和醫院的需求。”

經濟間諜

至於經濟間諜活動,埃維尼那稱這是壹個“重大問題”,他告訴《福克斯新聞》,中共盜竊知識產權已使美國人“每年損失多達5000億美元”。

埃維尼那說:“這相當於從每個美國四口之家的稅後收入中拿出4,000至6,000美元,這就是為什麽如此重要。這是壹個驚人的數字。”

埃維尼那告訴《福克斯新聞》,聯邦調查局(FBI)每隔10個小時就要審理壹次與中共國有關的新反間諜案件。

“沒有人吝惜壹個國家通過公平的市場競爭和國內創新來推動其全球市場的發展,但為了實現其國家目標,中共正在大規模竊取美國的知識產權,技術和創新,以進壹步實現其地緣政治和技術目標。 ” 埃維尼那指出了許多不同的領域。

埃維尼那說:“這些領域包括從航空航天到農業的校園,企業,醫療保健,技術等,中共國正在大規模竊取知識產權,以實現其在全球經濟排名第壹的目標。”

埃維尼那告訴《福克斯新聞》,中共國處於“不公平的競爭優勢”,並解釋說“作為美國人,我們很難理解,因為我們在政府,私營部門和犯罪分子之間顯然是分開的”。

他說:“在中共國的情況卻並非如此。在中共國,他們都共同努力。當妳與壹家中共國公司合作時,妳需要了解他們有義務與他們的情報服務部門共享妳的數據。”

埃維尼那告訴《福克斯新聞》,過去兩年來,美國情報界主要針對CEO和董事會,以確保他們了解“後果”及其“漏洞”。

他說:“我們要求他們睜大眼睛進入。” “走進去,去了解風險,買家要當心。我們並不是說不要這樣做,我們只是在說,要註意。”

埃維尼那轉移了話題,以“大技術”為例,並解釋了中美之間的“模式差異”。

埃維尼娜說:“假設,當中共和情報部門進入美國並進行網絡攻擊時,他們得到了數據,他們把那些數據拿回去,並可以迫使中共國公司對數據進行分析,然後將其提供給中共國情報部門采取行動,我們在美國無法做到這壹點。”

埃維尼那說,如果美國通過海外的間諜活動收集數據,情報部門就不能求助於大科技公司,要求他們幫助分析數據。

他說:“這種方式行不通,而且我認為,當涉及到不斷詭異的間諜活動,這也是不公平的競爭優勢。”

埃維尼那補充說,情報界將“繼續利用其自身的能力(包括技術和人員)來處理數據並對其進行分析”。

供應鏈和關鍵基礎設施

埃維尼那轉移了話題,對《福克斯新聞》表示,中共國繼續 “利用美國政府和產業供應鏈。”

他解釋說:“他們使用我們值得信賴的供應商來對付我們。”他補充說,“供應鏈攻擊是最陰險的,因為它們違反了供應商和消費者之間的基本信任。”

埃維尼那解釋說:“我們必須在教育美國方面做得更好。”

埃維尼那告訴《福克斯新聞》,近年來,中國的情報部門在其戰術和技術上邁出了“壹大步”。

他解釋說:“他們不是去各個公司,而是去雲服務提供商進行壹站式采購,這是我們將來必須做好的準備。”

他說:“妳可以為妳的公司構建最準確,最安全的網絡邊界,但是如果妳不恰當地審核為您提供IT服務和采購的供應商,那麽妳將讓他們進入妳的大門,妳甚至都不知道他們在那裏。”

埃維尼那說,雲數據 “從調查的角度以及從客戶服務的角度來看,使工作變得更加困難”。

埃維尼那解釋說:“想像壹下,壹家銀行要為大公司提供非常敏感的財務數據,他們想將這些數據存儲在雲服務提供商那裏 ,現在想象壹下,該公司被CCP黑客攻擊,或被CCP情報機構入侵,這些數據被竊取。”

他說:“我們該怪誰?我們是責怪我們的銀行還是違規的雲服務提供商? “我們有什麽權利?什麽是第三方數據共享協議?如果妳是企業或銀行,則正確的答案是在雲端匯總數據,但是雲端要對數百家他們所服務的銀行負責。”

他補充道:“我們需要有問責制。”

埃維尼那說:“拜登政府必須解決壹個非常復雜的問題。” “關於隱私和公民自由,同時保護數據。”

原文作者:布魯克·辛曼| 福克斯新聞

原文鏈接: https://www.foxnews.com/politics/us-counter-intel-chief-says-chinas-malign-foreign-influence-campaign-will-be-challenge-for-biden-admin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