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世紀騙局之「醫保篇」——醫療產業化改革

喜馬拉雅-國內新聞組:α-Vega 快慢機

看病難、看病貴,醫院腐敗…醫療改革經費不僅越改越少,責任也從政府轉嫁到醫院和個人。公務員專項、軍隊專項、省/市類、新農合類、靈活就業類等種數繁多的不同醫保類型編織了壹張中共精心策劃的醫改騙局。我們不禁要問,老百姓上的稅越來越多,享受的福利越來越少,交的錢去哪了?

“醫保”壹詞源自中共的“國營醫療保險制度”,其整體與中共特有的戶籍制度深度關聯。普通城鎮居民戶口與農村戶口分別對應普通城鎮醫保和新農合醫保,二者區別對待,更有“淩駕”於醫保之上的高幹醫療。世界上幾乎所有國家都是全民同等享受醫療保障,醫保制度在於減小貧富差距增進社會平等。而中共卻反其道而行,把人分成三六九等,讓社會更加不公平,各階層等級化愈加嚴重。

中共的醫療產業改革普遍認為是始發於2005年左右,截止到2012年的數據統計,城鎮職工基礎醫保占比17.7%、城鎮居民基本醫保占比14.5%、新農合占比62.4%、其他特殊單位公費醫療占比2%、剩余占比3.4%的人口則不在醫保範圍之內。而中共的數據壹向水分頗多,新農合醫保2006年度,官方公布的參合農民數為4.1億人,參加人數占80.70%。而有報告表明,經過抽樣調查,實際只有40.10%的人參加了新農合醫保。 中共所展開的醫療改革,壹方面將原有部分公共醫療衛生領域變相轉為私有化;另壹方面則假借提升參保用戶的基礎醫療報銷比例,暗中變相大幅擡升就醫成本。

醫院市場化改革後,曾經的白衣天使變成了斂財的工具,醫患關系更加緊張。其實,這不怪醫生,是醫療行業”商業化、市場化”的改革導向使然。本來,醫療行業屬於嚴格的公益事業,至少公立醫院醫生的工資、基本建設費用應該由政府投入,但中共轉嫁了自己的責任,將醫療事業全面推向市場。結果是醫院完全失控,大肆在患者身上賺錢,致使醫藥費用節節攀升,最後受損害最大的群體還是老百姓。

舉個簡單的例子,在農村醫改之前,農民可以擇醫擇藥。據新農合醫保研究報告指出,壹個疝氣手術,村中診所需要600元,縣裏醫院需要1400元。醫改之後,壹位農民去醫保指定的鎮醫院做疝氣手術,花費近3000元,自己承擔了1500元。中共的醫改看似提高了報銷比例,實際老百姓的看病費用卻不減反增。更加可悲的是,很多進口藥品和特殊疾病不予報銷。

這樣的霸王條款引得百姓的壹片怨聲載道,參保用戶大量流失,中共於2018年啟動成立了“國家醫療保障管理局”作為國務院直屬機構全權負責機關。同時,為提高醫保資金的征管效率,將基本醫療保險費、生育保險費交由稅務部門統壹征收。 而我們看到的是,國家醫療保障管理局制定的2020年醫保計劃,伴隨著更多的貓膩,讓政府可挪走的醫保資金更多,報銷藥品遞減,能到老百姓手裏的福利越來越少。

相信不少的朋友都看過徐崢的《我不是藥神》這部影片,它讓我們看到在中共統治下的普通民眾所面對的醫療困局。因為進口藥高昂的價格,普通人因病而貧,貧窮與疾病成為壹個惡性循環最終把人帶入死亡。貧困人口因為藥物價格而放棄治療的可能性很高。因此,多數國家對藥品免征或少征增值稅。但中共並沒有,增值稅、關稅壹樣不落。歐洲平均藥物增值稅率為8.8%左右,美國為0%,中共按照17%滿額征收藥品增值稅,如果是進口藥在加上3%的關稅。也就是說,進口藥高昂的價格,其中20%是中共加在老百姓身上的。而中共對廉價卻高效的仿制藥更是熟視無睹,這是中共與大藥企之間利益勾兌的結果,最終高昂的藥價轉嫁到老百姓身上導致家破人亡。

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開始啟動的“國企改制”計劃,直接導致全境範圍內的絕大部分國營企業被變相破產重組或倒閉變賣,在致使巨額國有資產非法流失同時,還伴隨著海量原國企產業工人的集體下崗失業潮,這些不再享有先前諸多國資背景所特有的社會及醫療保障的失業群體,至此便開啟了獨立承擔生存與醫療等多項高額支出成本。更加不幸的是,這類人群卻幾乎毫無例外的無力面對生病就醫所產生的高額醫療支出費用。

中共所設計的醫保騙局實際包含兩部分,普通參保民眾每月所按期上繳的基礎保費25%部分劃入“個人賬戶”,另外75%則劃入“統籌賬戶”。個人賬戶僅局限於醫療相關專項專用。統籌賬戶就比較特別了,所有醫保報銷資金即來自於這個賬戶。老百姓繳費是最多的,但實際報銷比例卻是靠後的,因為需要供養國家公職人員專項群體。 出於維穩和特權的需要,軍隊及公務員等專項醫保是首當其沖的優先保障群體,他們享受幾乎100%的報銷比例,更加享受最高級的醫療資源,高幹病房壹住就是幾個月還不用花錢。而普通居民或者靈活就業參保群體,則幾乎最高能達70%左右就不錯了,普遍報銷比例基本徘徊在40%-60%之間,想找個床位還需要托關系。

普通民眾每月上繳的醫保參保基費,除了支付全民就醫費用,以及供養龐大的公費醫療,剩下資金又都去了哪裏呢? 我們知道,每月上繳的“五險壹金”並不是由政府存在壹個指定的賬戶不動,等妳需要的時候再從中支取。政府是將每月的資金轉入基金管理,而基金可以參與金融交易。中共從來不講“法治”,向來是“人治”,這些老百姓上繳的資金被轉入社保基金,而其中涉及的灰色交易不言而喻,感興趣的讀者,可以查詢社保基金所涉及的投資就能略知壹二。 而整個醫保資金則是由46個之多的社保基金負責管理。截止至2016年,全境範圍內已知竟有13個統計地區的養老保險基金不足以支撐1年,以及其他五項社保基金連續五年超額支出虧空嚴重。

我們不難想象,這些老百姓的血汗錢經過壹系列的金融交易,最後進了某幾個人的腰包,老百姓本應享受的福利待遇,悄無聲息的被盜國賊偷走。 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自主創業,這壹群體大多數選擇更加靈活的商業醫療保險,致使原本虧空嚴重的醫保騙局更加雪上加霜。由於壹胎政策,大陸已經步入老齡化社會,汙染嚴重導致各類惡性疾病層出不窮,致使醫保環節壓力空前暴增。十個鍋九個蓋,終究有露餡的壹天,中共醫保的旁氏騙局還能維持多久?

參考資料: 中國醫療改革史 https://zh.wikipedia.org/zh-cn/中華人民共和國醫療體制改革 “新農村合作醫療”發展研究報告 http://iolaw.org.cn/showNews.aspx?id=22842 對藥收重稅害死多少中國病人 https://3g.163.com/view/article/BJM932D0000159OQ.html 王勇:組建國家醫療保障局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8lh/2018-03/13/c/_137035600.htm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快慢机

开着自己最喜欢的车;带着自己最喜欢的人;去到一个自己最喜欢的地方;没有其它的原因……做件自己最想做的事而已! 1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