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半數美國人對媒體失去了信任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Revelation119熙攘
校對 發稿 雲起時

圖片來源:media.istockphoto.com

據《國家脈搏》1月22日報道,美國社會對媒體的信任度已降至歷史最低點,許多新聞專業人士決心為此做出努力以改善這種危險的情況。

這種對媒體的超低信任度是非常危險的。其原因在於,對社會重要機構的信任,尤其是對政府和媒體的信任,是社會凝聚在壹起的粘合劑。然而,這種信任關系在十年前就已經開始消融;如今,對於億萬美國人來說,這種對社會公共機構(特別是傳統媒體)的信任已不復存在。

根據調查機構愛德曼(Edelman)與新聞網站Axios獨家共享的年度信任度調查報告的數據,有史以來第壹次,只有不到壹半的美國人信任傳統媒體。而對社交媒體的信任度則達到27%的歷史最低點。

56%的美國人認為,新聞記者故意掩蓋事實,報道假消息,或嚴重誇大其詞,蓄意誤導公眾。

58%的美國人認為,大多數新聞機構在報道中刻意支持特定意識形態或政治立場,而不是以報道事實為準則。

愛德曼在2020年總統大選之後再次對美國社會進行的調查發現,這些數字在進壹步惡化中:有57%的民主黨人相信媒體;而在共和黨中,這個數字只有可憐的18%。

評:
在民主社會,新聞媒體被稱為在立法權、司法權、行政權之後的“第四大權力”。它肩負著向社會傳遞事實真相,和在此基礎上凝聚社會大眾的作用。它是立法、司法、行政能夠得到有效執行的催化劑,是推動社會文明進步的重要力量。

可是隨著資本對媒體,特別是對滲透力更強的社交媒體的控制,以及這些資本力量與政客的勾結,新聞媒體距離它們向社會傳遞真相的初衷越來越遠,而為了支持特定意識形態和政治立場無所顧忌地報道各種有利它們自己的假消息。

特別是在之前的四年與2020年總統選舉中,絕大多數傳統主流媒體和掌握話語權的各大社交媒體,憑借230條款的“庇佑”,大肆傳播假消息,或者忽略有利於與其勾結政客的政治對手的好消息。最終,億萬大眾對大選結果的質疑,沒有得到嚴肅調查。我想,這就是本文所描述的大多數美國人對媒體信任度降到歷史最低的原因。

很高興地看到越來越多的人們已經覺悟到,這些假新聞(媒體)是人民的敵人。

原文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