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思想控制:自我價值的剝奪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加拿大小浣熊

校對 熊媽媽

圖片來自 awesomeprophecy.com

對於生活在中共國的我來說,從小就听到一句話:讓紅旗插遍世界,我們要解放全人類。我對這個共產主義理想一直嗤之以鼻,認為共產黨太狂,明明共產主義越來越被排斥,誰還會信他們這一套。所以我一直天真地以為這是共產黨的一種自我安慰和洗腦。然而,我錯了。直到2020年我意識到讓紅旗插滿世界不是隨便說說,在蘇共解體後。中共接過共產國際的大旗開始了一點點蠶食自由世界的計劃,時至今日共產主義的蔓延和它們製造的病毒一起侵蝕著全人類。這讓我開始思考,是什麼讓中共步步得手。

共產主義的實現是通過一次次暴力,上億人在暴力殞命,但圍牆內依舊能夠歲月靜好幾十年。是什麼讓中共制下的人如此的被奴役。想脫離中共給中國人帶來的陰影,我們必須思考是什麼樣的思想控制讓我們中國人被如此奴役。

中共可以奴役十幾億人最大的原因之一就是對思想的控制。人與人是不一樣,所以當一個政權想統一思想的時候,都必鬚麵對不同的聲音。如何削弱反對的聲音其實是中國歷史上所有極權帝王在努力做的事。在古代他們通過科舉制度大大地限制了人的思想。在這樣的一個歷史基礎上,中共把思想控制推向了極端。

簡單地講每個人都尋找讓自我感覺良好的心理狀態。從個人價值和個人概念來說,一個人越是有自我,越是自信,越是能夠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好,個人價值感就越高,個人自尊感就越強,當然這個人的自我感覺就越好。所以對於自由世界的人來說,鼓勵每個人尋找自我,敢於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為自己想要的生活努力,鼓勵每個人表達自己是主流文化。這樣文化下更容易培養出心理健康的獨立個體。但是這樣的社會思想是不統一的,從小事情的觀點到大的政治方針政策人人都會有自己的想法,當然執政黨就會根據大多數人的政治理念而不停更迭。這樣的社會下,權利也是被大幅度分散。作為以獨裁統一為絕對理念的共產主義,這種社會形態絕不允許,因此控制思想對於中共就是頭等大事。

其實中共的思想控制是建立在對人性的極度了解下。他們非常知道人是需要讓自我感覺良好的,但他們要的不是每個人因為自我價值的實現對自我感覺良好。在這個控制層面上,中共在人的靈魂深處使用偷梁換柱的邪惡手法。他們挖空心思剝奪了每個人的自我價值,讓每個人自己內心對自己的感受是虛空的。這種自我內心對自己感受的虛空會給個人帶來非常多的痛苦感。我們常聽到有人說我迷失了自己,我很痛苦就是這個原因。取而代之的是中共用他們營造出來的黨文化“價值”植入每個空洞的靈魂深處,讓黨價值代替個人本應該有的自我價值,從而營造自我內在感受好的心理狀態。同時,中共的教育也不許人思考,從進入學校的時刻就是死記硬背那些被老師告知的正確答案,以及在茫茫題海中機械地做題。從小,榮譽與自我感受良好來自黨的施予。從紅領巾,三好學生到團員等等,哪個值得孩子驕傲的榮譽不是被濃濃的黨文化裹挾著。沒有了思考,沒有了自我價值,一個個內心空空如也的人從哪裡獲得屬於你的內在自我價值?

這種控制之所以效果斐然,不僅僅是自我內在價值地剝奪,還包括對黨文化價值和恐懼感的輸入。從孩子們進入學校的那一天起,學校的課本內容就是為黨文化服務。學習教育我們愛黨愛國,讓孩子們為集體服務,不要考慮自我。我們把集體的榮譽嚴格地與每個孩子掛鉤。一個班級的總成績,課間操的表現,穿校服的情況,班級衛生等等內容,都是在評比打分。於是每個孩子的表現都關乎這個班級的榮譽。這種校園文化加上課本里對中共的宏偉描述,讓孩子們漸漸地認可不去顧及自己為集體服務是天經地義的。當然,孩子們的喜怒在這個過程中也被這樣的文化操控著。孩子們逐漸學會了因為集體有榮譽而高興,因為集體受損而自責反省。這樣的文化配合著中共傳統家族榮譽的文化,讓人在集體中逐漸地一個個失去自我。偶有幾個腦子清醒的人不是被當作異類,要么就被打擊的分文不值。在中共的文化里,想有獨立的思維,或者與黨文化相反的思想那一定是被集體打壓的對象。很大機率下,先不說黨收不收拾你,自家爹媽就夠你喝一壺。多少人因為思想獨立,從小開始在學校就被打壓,在家裡也會被父母指責。走入社會被朋友“好心”勸導,被領導批評。嚴重一點就是遭受政治打壓,威脅等。在這樣的環境下,能夠保持個體獨立的人都是孤獨的勇者。

很多人不能理解為什麼明明又假又煽情的正能量垃圾文化能讓牆內那麼多人自嗨。我們看看這些內心空空的人。人的精神能活著需要價值感,這個道理簡單的就像人餓了得吃飯。但是當一個人從生下來就幾乎被剝奪了自我價值感後,從哪裡填補自我內在價值?不就得靠著這些正能量的東西麼?這個就像吃飯,你條件好可以挑好的吃,你都快餓死了不就是給什麼吃什麼嗎?自己內心空的都不行了,管他這些正能量的內容合理不合理,先嗨了再說。加上牆內教育長期以來不允許人發展批判思維,營造對權威的盲從感,又有多少人去思考呢?更何況在黨文化的污染下,長期的恐懼感早就讓人不敢去思考了。思考真相對於牆內百姓而言,就是從靈魂深處會蔓延出來的恐懼。在恐懼感的籠罩下,受過黨文化污染的人早就學會了內心自我審查,什麼該想什麼不該想,根本不需要黨操心。即便很多人有足夠的學識可以看出來黨文化宣傳下的虛假,但是在這種壓抑的社會環境下,能有幾個人敢衝破中共營造的恐怖氣氛說點實話。偶有敢言者迅速消失,無論你曾經多麼輝煌。郝海東先生在牆內被快速消失的一切就說明了問題。

自從中共開始像海外輸出它們的文化,藍金黃里哪一點不是在利用人的劣根性剝奪人性光輝中脆弱的自我價值。自我價值,勇氣和信仰的的建立需要耐心毅力和時間,然後縱容人性之劣跪倒在藍金黃之下卻非常容易。它們現在開始像海外的世界人民伸出魔抓去試圖剝奪所有人的自我價值。大家看看推特里最近越來越多歌頌美國偉大的視頻宣傳,越來越多這些宣傳出自中共文化之手。在這些宣傳下面,大家看看那些為此自嗨的美國人,多麼像牆內的百姓?

當我們的心被中共拿走,我們的靈魂早已無處安放。讓自我迷失在霧霾瀰漫的黨文化里是中共的目的。只有這樣它們才能趁虛而入讓我們以黨的價值自嗨。我們每個人空虛的自我價值就是中共滋生的土壤。中共不是生活在那一片土地上,它是寄生在我們心裡。中共最怕的就是每個人的覺醒。滅共你也許不需要特別做什麼,從自己心裡清除共之毒,就是中共最怕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