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垬滲透美中情局淪為克格勃,企圖阻止美國政府滅共的妄想終成泡影

新聞來源:The Gateway Pundit《網絡觀察家》| 作者:拉里·約翰遜| 發佈時間:2021年1月18日

翻譯/簡評:helloworld | 校對:X-Wing飛得更高| 審核:萬人往| Page:拱卒

簡評:

情報部門的職責是全面、多角度、獨立於政治。本文從美國在越南戰場上的情報失真講起。由於擔心製造“政治炸彈”,前線的情報人員不得不在壓力下將不利情報雪藏。而在現在,中央情報部門因站隊官僚階層,對於川普政府的集體抵制,不惜將敵人的情報雪藏,也必須達成川普總統在現行規則下敗選的現實。

回看整個選舉,中共通過社交媒體的回音圈為川普總統設置了一個大局。主流媒體和社交媒體將左右派別的聲音隔離開來,並拼命宣傳川普總統通俄、有法西斯傾向。而這種觀點在深知政客的邪惡與黑暗、對於川普總統壯大的討伐聲勢愈發恐懼的職業政客看來更是如此。美國的遊戲規則是法治原則下的平衡政治。在川普總統獲得壓倒性選民投票時,其面對的是民主黨拼死抵抗、共和黨利益集團背叛,甚至大法官也放棄了對其團隊的支持。在他們看來,無論理由多麼正義,若真正獲得無限權力,一切結果均無法預測。

而對於正義和愛國旗號的川普政府,中共對所採取的滲透行為是讓他們感受到愈發強大的外部危險,也讓其背負愈發沉重的正義。這裡,中共只需要在任何的遊行以及強迫行動中摻入沙子,即很有可輕易激化矛盾,也讓對川普總統的指控坐實,從而進一步加劇社會的撕裂。而中共也可以製造證據,用打擊左派、獲得更大權力的機會誘惑和腐蝕川普政府放棄初心。

民主黨能夠在美國的規則下成為勝選方,不是由於其宣稱的自由、環保、反性別歧視,而是很大程度上喚起了利益集團對於川普有可能走獨裁道路的恐懼。畢竟無數的壞事,都是權力以正義的名義犯下。

而川普政府做了兩件普通人無法想像的事情。首先,與中共國有關,在重重阻撓下將中共國的種族滅絕昭告天下。其次,川普政府頂著無數壓力,選擇無我犧牲,從而使對於美國政治撕裂的終極魔咒不攻自破。

而對於中情局等令川普總統下台“有功”的部門,在川普總統壓力消失的現在,其過大權力將被其他政客忌憚和攻擊。美國的系統將消除和平衡這些過大權力,從而實現美國系統的平衡和民怨的軟著陸。

川普總統在任四年,爆料革命已經成為了一支插入中共內部的、成熟的情報力量。對於務實、利益至上的左派政府,川普總統快速退出留下的政治遺產一定會得到很好的利用,而爆料革命撬動利益滅共的方式很有可能會讓滅共目標更加順利的進行。

原文翻譯:

拉里·約翰遜(Larry Johnson):中情局已成為克格勃

我的頭銜可能不適合談論此事,但請聽我一言。曾幾何時,中情局儘管缺陷嚴重且做事草率,但無論屬於哪個政黨的總統還是可以依靠它得知真相。現已不再如此。它腐敗到了極點,現在應該被視為共和國的敵人。

據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的一份備忘錄描述,情報系統分析監察員最新的備忘錄令人極為震驚。中情局並未說出中共國干擾2020年總統大選的真相,而是選擇撤銷能夠證明唐納德·川普總統聲稱的,中共國不僅干擾2020年總統大選,而且裡應外合,將總統寶座交予喬·拜登的情報。

以下是國家情報總監備忘錄的重點:

情報系統(IC)的分析監察員發布了一份報告…其中包括有關中共國影響選舉的報告被政治化的不安啟示,以及施加給負責基於情報提供多樣化觀點的分析師的不當壓力…

分析標準B要求情報系統保持“獨立於政治考量”。在國家處於如監察員所述的“黨派高度分裂狀態”時,這一點尤其重要。但是,監察員認為:

“中共國分析師不願將中共國的行動評估為不當影響或乾預。這些分析師似乎不願提出他們對中共國的分析,因為他們傾向於反對政府當局的政策。說實話,我不希望我們的情報信息被用於支持這些政策。這種行為將違反分析標準B:獨立於政治考量(情報改革與預防恐怖主義法(IRTPA)第1019節)。”…

“曾有很強的力量嘗試壓制八月的《國家情報委員會關於外國干擾選舉的評估》,以及相關的情報系統產品中的多樣性分析(AOA),這違反了諜報標準4(Tradecraft Standard 4)和情報改革與預防恐怖主義法(IRTPA)第1017節。

《國家情報委員會》(NIC)官員報告說,中央情報局官員拒絕了國家情報委員會的協調意見,並試圖在《情報委員會評估》的起草過程中淡化其負責部分中的多樣性分析。”

此外,監察員發現,中情局管理層採取了“督促(分析員)撤回其(有關中共國的多樣化分析)觀點,從而嘗試壓制這些觀點。這在國家情報官員(NIO)看來,就是政治化。”

“曾有很強的力量嘗試壓制八月的《國家情報委員會關於外國干擾選舉的評估》,以及相關的情報系統產品中的多樣性分析(AOA),這違反了諜報標準4(Tradecraft Standard 4)和情報改革與預防恐怖主義法(IRTPA)第1017節。

《國家情報委員會》(NIC)官員報告說,中央情報局官員拒絕了國家情報委員會的協調意見,並試圖在《情報委員會評估》的起草過程中淡化其負責部分中的多樣性分析。”

讓我們簡單總結一下:中央情報局不誠實地扭曲事實,因為他們不想提供能夠證明總統自大選以來所述屬實的證據。

這不是一個過失,這是最高級別的叛國罪。

這不是第一次中央情報局提供出政治化的情報,或者拒絕提供對立情報。但這是中央情報局第一次公然針對美國總統採取黨派立場,並與外國敵人站在一起。

中情局以前曾做過情報假賬。其過去最具破壞力的情報破壞行為之一,是製造了伊拉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欺詐行為。後來,2003年布什總統利用該情報對伊拉克發動了不必要也不合理的戰爭。但在那時,有幾名高級官員仍然秉持著專業精神,揭露了被作為伊拉克具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虛假評估的主要基礎的,如曲線球一般的謊言。

我曾在中央情報局擔任分析師,並親眼目睹政治是如何施壓分析師,以扭曲其分析的。對於我來說,這樣的事情發生於(我負責分析)中美洲的戰爭時期。1986年9月到1989年9月,我是洪都拉斯分析師。我經常為《總統每日簡報》(PDB)撰寫文章,平均一周會為總統(裡根和後來的布什總統)撰寫三份簡報。(備註:大多數分析師會為每兩週能夠撰寫一份簡報而感到幸運。)在開始工作之前,我很榮幸地得到了傳奇人物喬治·艾倫(George Allen)的培訓,成為一名新分析師。我所說的喬治艾倫不是橄欖球教練的那位,而是曾任職美國軍情部門和中央情報局30年的退伍軍人。

艾倫先生撰寫了《從未如此盲目:越南情報失利的個人觀點》(None So Blind: A Personal Account of the Intelligence Failure in Vietnam)一書。本書從他擔任中央情報局和陸軍情報部門首席官員的角度出發,特別揭示了美國領導人如何不願面對由情報源傳來的壞消息,並在很大程度上將情報排除於重要的政策審議之外,直到為時已晚…

從他所陳述的,美國三十多年來有關越南的決策過程中,有一個很有趣的消息,艾倫稱之為“美國官員不願意在越南面對現實”。艾倫為那些官員取了綽號。這些人包括1950年代和1960年代,三位派遣至南越的高級將軍約瑟夫·“閃電喬”·科林斯(Joseph “Lightning Joe” Collins),塞姆爾·T·“上吊山姆”·威廉(Samuel T. “Hanging Sam” Williams)和保羅·哈金斯(Paul Harkins);1964至1965年南越大使馬克斯維爾·泰勒(MaxwellTaylor);約翰遜政府重臣沃爾特·羅斯托(Walt Rostow),麥克喬治(McGeorge),威廉·邦迪(William Bundy)和羅伯特·麥克納馬拉(Robert S. McNamara)。

在新春攻勢(TET offensive)之前,喬治·艾倫(George Allen)負責對越南的分析。喬治和他的首席分析師一同警告約翰遜總統,越共比美國越南軍事指揮官,特別是威廉·威斯特摩蘭將軍(General William Westmoreland)所報告的要強大得多。喬治多次受到來自國防部長麥克納馬拉、國家安全顧問麥克喬治和邦迪甚至約翰遜總統的壓力,要求他們“以團隊為重”。換句話說,順其自然,支持那些越南正在美國很好掌控之中的開心話。但是,來自現場的情報卻講述著一個不同的故事。

在美軍撤出越南幾年後,美國民眾在威廉·威斯特摩蘭將軍對CBS集團提起的誹謗訴訟中得知了欺騙的真相。

威斯特摩蘭將軍下屬,情報部助理參謀長約瑟夫·麥克克里斯蒂安少將(Major General Joseph McChristian)在審判中作證說,他曾遞交了新的對敵人兵力的更高估計,而威斯特摩蘭將軍回應道,這些估計若發回華盛頓,將“製造一個政治的重磅炸彈”,並將“令我的總司令(約翰遜總統)蒙羞”[9]。麥克克里斯將軍作證說,決定撤回這些估計時,威斯特摩蘭“忠於總統,卻不忠於他的國家”。[10]

喬治警告我們有關政治壓力的現實,並呼籲我們堅決抵制這種壓力。他很坦率地說,當他面對這種壓力時,他缺乏回擊拒絕的勇氣。他有正在高中上學的子女,也沒有深厚的財力支持他承擔過於激烈反對導致失業的風險。

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里夫的報告與之不同,且更加令人不安。與其選擇反對總統制定的瘋狂政策,目前這批中情局領導人和一些分析人士同夥選擇撒謊欺騙。與其選擇曝光中共國及其顛覆行動的真相,他們合作阻撓了川普總統對於揭露中共國滲透和操縱美國大選的嘗試。

昨晚我與一位退休的中情局同事進行了交談。這位同事因最新的消息而傷心欲絕。直到昨天,他仍然懷有希望,認為中情局領導層中仍然有些“好蘋果”,無論其黨派傾向如何,都能將政治放在一邊,為共和國的利益服務。他告訴我:“我們這個老組織已經爛到根了。”

從某種意義上說,中央情報局現在已經轉變為過去最糟糕時候的克格勃。這兩個組織都充斥著不顧國家福祉、渴望為某一特定政黨服務的政治駭客。克格勃告訴蘇聯管理者他們想听到的話。你除非沆瀣一氣,否則無法在那樣的情報系統中晉升。對權力講真話在克格勃中不是美德。從這個意義上說,中情局已與過去它所對抗的宿敵(克格勃)別無二致。

這是美國歷史上的分水嶺,其作為一個標誌,未來像我們這樣的人很難在系統中存活。提供無關政治最佳分析的任務已被取代,覆蓋華盛頓的政治腐敗的惡臭現已完全籠罩了中情局。

情報分析,從根本上講,是藝術而不是科學。其答案通常不是非黑即白。這裡有著大量的灰色情報以及細微差別。一個誠實的分析過程需要分析師,以及分析師的上司,展現所有事實,包括好的和壞的。如果有不同意見,它們也需要不被壓制地完整展現。

情報系統的分析監察員非常清楚地表明,(中情局)向總統和國會隱瞞了情報。我們被告知了一個清白選舉的巨大謊言,但其實真相並非如此,這實在是骯髒透頂。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