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原中共投毒計劃的來龍去脈(之二)

五月花寫作組 | 生物醫藥部:北美教練陪練 | 編輯:人間世、jamie(文胤) | 美工、發稿:滅共小宇宙

首次投毒:疑似武漢世界軍人運動會期間(20191018-20191027日)

2020年6月18日,中共國外交部長王毅,在一次答記者問中公然威脅美國“不要逼我們打開潘朵拉盒子。” 【1】

那時,香港民眾的抗議活動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中美貿易戰激戰正酣。隨後,中共進行了多次有關冠狀病毒大爆發的演習。2019年9月1日,武漢海關組織開展有關輸入性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的應急處置演練;2019年9月18日,武漢天河機場開展了實戰形式的應急處置演習,模擬了機場口岸通道發現一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處置全過程(請注意,新型冠狀病毒這個名詞的正式使用是在武漢冠狀病毒大爆發後,而中共在早先的演習中就是用了這個稱謂):涉及流行病學調查、醫學排查、臨時檢疫區域設置、隔離留驗、病例轉送和衛生處理等多個環節。該次演習舉行的時間距離武漢世界軍人運動會整整30天。【2】【3】

2019年10月18日,中共黨魁習近平宣布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7th CISM Military World Games)在武漢隆重開幕。【4】

美軍第一批運動員17人於2019年10月15日凌晨到達武漢,隨後又有155名運動員陸續抵達。軍運會期間,可能為了方便運動員進出運動場館,整個武漢市幾乎被清空。中共媒體曾報導,有五名美國運動員因身患輸入性傳染病——“瘧疾”被送往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接受救治。該院立即啟動傳染病應急預案,對五名患者展開隔離治療,有效地控制了疫情擴散。

美軍自行車選手瑪佳·波娜熹(Maatje Benassi)是所謂身患’瘧疾’的病人之一。波娜熹曾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盟軍最高共同司令員的貴賓司機,她的丈夫在位於馬里蘭州Fort Detrick的生物實驗室工作,兄弟在美國中央情報局工作。【5】

多年來,中共通過網絡黑客,大量盜取美國民眾個人信息,當然包括參賽的美軍運動員。波娜熹看起來是最完美的嫁禍美軍的對象,這也為中共日後的胡攪蠻纏,顛倒黑白埋下了伏筆。美國的網絡調查作家George Webb在其發布的YouTube視頻中指出,波娜熹是COVID-19病毒流行的0號病人。她回到美國後在當地醫院就診,病毒檢測呈陽性,中共順勢攪渾水、藉機賊喊捉賊地將COVID-19病毒甩鍋美國。可憐的波娜熹收到大量網絡威脅,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6】

2020年3月16日,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在推特發文稱,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表示,五外籍運動員因患瘧疾入院並得到了妥善安置,與冠狀病毒無關。瘧疾是一種寄生蟲病,通過蚊子叮咬傳播,不會人傳人。除了靠近緬甸的雲南地區外,中國其他地區瘧疾病例很少,而瘧疾在美國也極為罕見。瘧疾的潛伏期為12到30天,即使是輸血感染,也需要7天左右才會發病。波娜熹居住在美國弗吉尼亞,不可能在去武漢前就感染瘧疾。而在武漢竟然突然出現了五名美軍士兵扎堆感染瘧疾的情況,這不禁令人生疑。張定宇很可能在撒謊。如果如此,張定宇為什麼要謊稱美軍士兵感染瘧疾而不是其他疾病呢?一種可能的解釋是,中共早已得知治療新冠病毒的最有效的藥物,是一種治療瘧疾的老藥——羥氯奎。給與美國軍人一定量的羥氯奎治療,一是讓病人暫時不發病或回國發病,以免洩露投毒的秘密。二是,驗證羥氯奎的治療效果。如果治療效果顯著,則可順勢聲稱5名美軍運動員所患的就是瘧疾,中方給與有效治療,避免打草驚蛇。

(未完待續)

往期鏈接:

還原中共投毒計劃的來龍去脈(之一)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注波士頓五月花GTV官方號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