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原中共投毒計劃的來龍去脈(之一)

五月花寫作組 | 生物醫藥部:北美教練陪練 | 編輯:人間世、jamie(文胤) | 美工、發稿:滅共小宇宙

CCP病毒全球大流行已接近一年。至今為止,美國CCP病毒確診病例已高達兩千多萬,死亡近38萬。美國前總統川普及其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先生也未能倖免。2020年12月29日,路易斯安那州新當選的共和黨眾議員盧克·萊特洛(Luke Letlow)因感染中共病毒死亡,年僅41歲。這是美國首個國會議員染疫死亡病例。他本應於2021年1月4日宣誓進入國會,卻於12月18日確診,自23日起一直在重症監護室接受治療,直至離世。相比美國眾多高官的先後染疫,中共國未見有關省部級以上高官確診的報導。

目前,全球範圍內,每一分鐘都有人死於CCP病毒,正如閆麗夢博士所說:“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即便部分民眾相信中共製造了病毒,但他們大多仍然認為大流行源於實驗室意外洩露,而非故意投毒,只有極少數人認為病毒是中共發動的生化超限戰。中共的殘忍、狡詐和毫無底線,超出了正常人的認知。生活在西方文明世界的民眾,更是無法想像中共政權的邪惡。

有鑑於此,本文將按時間順序,根據已公開的信息,嘗試理清中共投毒計劃的來龍去脈,幫助更多人看清中共的邪惡本質。

前期準備

早在2002年11月,中共國廣東省爆發了一場由冠狀病毒引起的非典型性肺炎(SARS)疫情,這場疫情迅速蔓延至全中國,半年之後,疫情才得到控制。疫爆發初期,中共假稱疫情由衣原體感染導致,但最終不得不承認源于冠狀病毒。中共最終控制住了殺傷力很大的冠狀病毒,而且還成功地讓世界相信,病毒來自野生動物果子狸。我們不禁要問,當年非典疫情的真相究竟是什麼?【1】

隨後,中共國前國防部長遲浩田於2005年發表了一次講話,標題為《戰爭離我們不遠,她是中華世紀的產婆》,內容談及生物武器。十幾年來,這篇講話稿一直見諸大陸的《新浪》、《騰訊》、《西陸》等門戶網站,然而令人倍感蹊蹺的是,大約從2019年5月起,這篇殺氣騰騰的講話悄然消失於大陸的網站(同年12月,武漢爆發冠狀病毒疫情)。目前,該文章依然可以在海外網站上查詢。【2】

遲浩田在講話中談到:“解決美國問題是解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只有用非常手段,把美國清場,才能把中國人民帶領到美國的土地。用什麼非常手段才能把美國清場呢?飛機大炮導彈軍艦之類的常規武器不行,核武器之類的高破壞性武器也不行,只有非破壞性的大規模殺人武器才能把美國完好地保留下來。現代生物科技發展突飛猛進,新的生物武器層出不窮。當然我們也沒有閒著,這些年來我們搶時間掌握了這類殺手鐧,我們已經有能力達到突然把美國清場的目的。”

少有人將遲浩田的講話與2002年中共非典肺炎以及生化武器聯繫起來。2002年的SARS基本傳染數不高(基本傳染數R0值為1.7-3.6,基本傳染數在流行病學上,指在沒有外力介入,同時所有人都沒有免疫力的情況下,一個傳染病人能夠傳染的人數的平均值),潛伏期短,毒性強,死亡率高,一旦流行起來,相對易於控制。SARS疫情過後,中共在科學層面投入大量資金,在世界範圍內搜尋各種病毒,例如,禽流感、豬流感、埃博拉、尼帕、MERS等【3】

為加強病毒研究能力2003年4月,中國科學院副院長陳竺率團訪問法國,就P4實驗室的建設與法國達成合作意向。2004年10月,法國總統希拉克訪華,中法簽署了援建P4實驗室的合作協議。其實,早在P4實驗室開工之前,中共已掌握了合成病毒的技術。2004年,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已經掌握了以SARS-CoV的S蛋白與腺病毒骨架合成疫苗的技術,並在同年5月申請了專利。疫苗的成分為毒性降低或毒性喪失的病毒,因此,如果能夠合成疫苗,就意味著能夠合成病毒。中山大學的這一技術可以認為是中共病毒合成技術的雛形。

2010年,石正麗等人已經展開了對冠狀病毒跨物種傳播的研究。由於自然界存在著天然的屏障,蝙蝠體內的冠狀病毒雖能在蝙蝠間傳染,但並不能跨物種傳播,尤其無法感染人類。而跨物種傳播研究的目的在於研究蝙蝠冠狀病毒感染其它物種的可能途徑,即如何讓蝙蝠冠狀病毒感染人類。2016年,中國軍事專家陳虎,曾在東南衛視《東南軍情》節目中公開地談到生物武器戰。【4】

經過若干年的努力,中共終於製造出一種以舟山蝙蝠病毒為骨架的生物武器SARS-CoV-2冠狀病毒,即CCP病毒。CCP病毒基本傳染數R0值高達5.7,【5】,潛伏期長達14天甚至更長,死亡率不高,一旦流行起來,難於控制。

(未完待續)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注波士頓五月花GTV官方號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