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所有爆料革命戰友的一封公開信

作者:小螞蟻

2021年1月20日,是一個偉大的日子,對爆料革命來說是喜憂參半。

喜的是經過爆料革命無數戰友三年多的努力和推動,在彭佩奧國務卿離任之前,正式發布報告確定中國共産黨在新疆地區犯下“種族滅絕罪”和“反人類罪”,並點名習近平要負責,這是爆料革命發展過程中裏程碑的時刻。從另一個角度解讀這條新聞,那就是美國政府已經認定中國共産黨已經不是合法政府。

縱觀曆史上被美國定爲反人類罪的,一如伊拉克前總統薩達姆(絞刑)、利比亞總統卡紮菲(亂槍打死)、柬埔寨前首相喬森潘(終身監禁),如今習近平靠著自己瘋狂作死的速度成功在這個榜單上占得一席之地,可喜可賀,滅共的事業更進一步。

另一件悲傷或者說令全球正義人士憤怒的事情就是美國第四十六任總統喬.拜登正式宣誓就職,前任總統唐納德.J.川普先生離任。

在幾個月之前,已經有證據表明現任總統喬.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跟中共有著很深的利益勾兌,喬.拜登的上台會給我們爆料革命的未來帶來非常大的不確定性,文貴先生也說1月20日是爆料革命最受挫敗的一天。

面對這樣的結果,戰友們的期待都變成了失望,文貴先生前幾天說的美國總統大選會像過山車一樣,這過山車把大家坐得五髒六腑都受不了,真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

但是,文貴先生說,大家爲什麽會是失望,因爲我們幻想太多了,總想著奇迹的發生,總想著世界的發展按照我們預定的策略和想法走,我們抱有太多的幻想,才導致了眼下的失望。

說實話,作爲一個爆料革命的老戰友,我也是很失望,所有的幻想都破滅了,一瞬間回到了現實,但是滅共的決心和希望從未改變。

當我們冷靜下來的時候,如果我們按照最基本的邏輯想一想,我們根本就不應該失望,相反,卻應該感恩。

首先,喬.拜登當了總統我們真的失去了很多嗎?

回想自己這三年多來跟隨爆料革命的征程,我發現我非但沒有失去什麽,還獲得了太多太多。如果僅就我跟人而言,我覺得無論是從思想上還是生活中,自由有了一個全面的升華,收獲了太多太多。

難道就因爲整個事情沒有按照戰友們預想的路子走下去,自己就是失望透頂,灰心喪氣,更有甚者想要放棄?絕對不能這樣。

我們回想一下,當我們在沒有接觸到爆料革命之前,我們戰友當中多少人見過國內的萬億級別的成功人士呢?別說見,就是找一個國內的超級富豪給我們免費講課都不可能。

但是跟隨爆料革命之後,我們幾乎每天都能跟一個世界上超級成功人士隔著屏幕聊天,無論是社會中的爲人處事,還是經商思維,上至天文地理,下到哲學宗教,這三年多來我們從文貴先生身上學到了太多太多的知識,這些知識難道還不夠我們受益終生嗎?這些知識和邏輯思維能力永遠定格在了我們腦海之中,這還不夠嗎?

現在再看美國總統的大選,雖然媒體上有無數拜登大選舞弊的證據,但是沒有得到國會和參衆兩院的認可,從規則的角度來說喬.拜登就是總統,而川普總統只是按照規則辦事罷了。他這麽做就是爲了維護美國的憲法和上百年來形成的規則。雖然在我們看來規則不公平,但是結果已經沒辦法改變。

戰友中的足球迷應該都知道足球比賽的規則,只要裁判判罰有效,那就不能更改。

回想一下1986年世界杯1/4決賽阿根廷對陣英格蘭時,馬拉多納的上帝之手進球,即便是後來馬拉多納自己承認那是一個手球,但是在當時的規則下,進球依然有效,英格蘭慘遭淘汰;

2008-09賽季,歐洲冠軍杯半決賽巴塞羅對陣切爾西,當時主裁判的判罰也是爭議巨大,最終幫助巴塞羅那淘汰切爾西進入決賽,並獲得那個賽季的歐冠冠軍,當時的主裁判罰至今爭論不休;

2010年世界杯淘汰賽,英格蘭對陣德國時,蘭帕德大力抽射越過球門線的門線懸案,通過視頻回放我們發現那個球是進了,但是當時沒有視頻回放,英格蘭只能被德國淘汰。雖然我們知道不公,但這就是當今社會的規則。

這次的美國選舉像極了一場足球比賽,我們明明知道對方弄虛作假,裁判吹黑哨,但是在現有規則的約束下,我們不得不承認場上的比分。賽後,我們可以通過各種途徑去申訴,去抗議,但是當時的結果已經不能更改。

眼下喬.拜登是美國法律框架下和規則內的總統,我們不得不承認這個結果,但是川普總統沒有認輸,他在離開白宮前也說了,自己還會回來的。

世界上有些東西不能因爲我們的意志改變而改變,我們當然是希望我們支持的球隊贏球,但是有時候不得不無奈的接受一些現實。

其次,拜登成爲美國的總統之後我們滅共就停止了嗎?當然不會!

我個人認爲爆料革命的曆程就是在攀登喜馬拉雅山,在拜登當選之前,我們根據當時的國際形勢和戰略研判,選擇了一條我們認爲最快、最安全的登頂之路,喜馬拉雅之巅似乎近在眼前。

但是,突然之間,原本晴好的天氣突發風暴,原本我們以爲平坦的道路出現了雪崩和落石,這突如其來的事件讓我們有些猝不及防。

此時,我們原來選擇的那條路已經走不通了,難道此時就放棄爬山了嗎?這時候很多人可能會選擇放棄,因爲如果選擇另一條路,非但路況不熟悉,很可能還有陡峭的懸崖峭壁,各種不確定性時刻威脅到我們的生命,我們真的要放棄從半山腰原地返回?就此放棄這麽長時間的努力嗎?

有些人或許會放棄,但是放棄的人裏面絕對沒有我。因爲當初我下定了攀登喜馬拉雅之巅的決心,不達目的,決不罷休。更何況我們有著世界上最好、經驗最豐富的領航員,我們有什麽好畏懼的呢?領航員的目的也是要珠峰登頂,他都沒有說放棄,我們跟隨者就輕言放棄,曾經說好的不離不棄呢?我們曾經信誓旦旦的信任和決心呢?

滅共哪有那麽容易,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人做過這件事。當初我們選擇跟隨爆料革命的時候,就已經證明了我們的勇敢,這就像爬山一樣,世界上從來沒有人攀登過這座山峰,我們已經是先行者。如果滅共沒有困難,都是按照我們腦海裏的幻想來進行,這個世界不早就亂套了嗎?

更何況,我們現在已經攀登到半山腰了,就像滅共一樣,美國政府已經把中共定爲了反人類罪,我們通過三年的努力已經做到了,難道真的要打退堂鼓,半途而廢嗎?

不管怎麽樣,至少我是不會放棄,我堅信自己的判斷和選擇,還是那句話,選擇很容易,最困難的是堅守自己選擇之後的責任,勇于面對我們行走在這條路上所遇到的困難,就這麽簡單。

如果生活中遇到困難怎麽辦?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硬著頭皮頂上去,才能解決困難,一味的退縮,只會滋生越來越多的困難。

現在還在網絡上嘤嘤怨怨,帶風向的人從來就不是我們的戰友,這些人就是一種典型的看客思維。他們永遠是抱著一種看熱鬧的心態,來看待、诋毀甚至是傷害爆料革命的戰友。

這就像我們爬山的時候,底下有很多人在圍觀一樣。當我們成功登頂一座小山峰的時候,他們有些高興,對我們啧啧稱贊,圍在我們身邊讓我們講講山頂的美麗風景,他們無償享受我們冒著生命危險得來的喜悅。

當我們一不留神踩空摔跤的時候,下面這幫人立馬噓聲一片,假惺惺地說道,“看吧,我說不行吧?當初就告訴你們不可能成功,你們偏要爬,這下受傷了吧。不聽好人言,吃虧在眼前。”更有甚者還會落井下石,拽著我們的後腿,企圖傷害我們,一如網絡上的那些僞類和五毛。

五毛和僞類的時間是用來浪費的,而我們戰友的生命是用來珍惜和滅共的,千萬要記住。

什麽是真正的戰友,真戰友不是在我們成功時爲我們歡呼的人,而是在我們遇到困難時跟我們並肩戰鬥,不離不棄的人。

雖然我們在這段時間遇到了挫折,但是我堅信我們還會勇敢的站起來,拍拍身上的泥土,繼續踏上攀登的路程,只不過是換了一條危險性更大的路罷了。

我不知道別人會怎麽想,但是就我自己而言,既然選擇了,就絕不後悔,遇到的困難只會讓我更加堅定不移的走下去。

最後,越是在挫折面前我們越要團結一致。

作爲牆內的戰友,牆外的戰友們永遠無法體會我們每天的心情,我們真的是對你們羨慕不已,羨慕你們的自由。在牆內,我們不能發推,甚至連在路德先生的節目中留個言都會被喝茶。

現實生活中的我是一個上有老下有小的最基層的老百姓,每個月的工資僅僅維持家裏的基本開支,每天睜開眼就是面對無窮無盡的費用,但是從沒有放棄過滅共的理想。

三年多跟隨爆料革命的經曆,我學到了之前幾十年都沒學過的東西,讓我受用終生。我更多的是感謝,感謝文貴先生和無數戰友的無私和付出,感謝路德先生以及諸位嘉賓的節目,讓我們在牆內更好的保護了自己。

我從來沒有奢望過能跟文貴先生聯系,因爲我知道他太忙太忙了,不想去對他有一絲一毫的打擾,只是默默地支持爆料革命和各位戰友。

我雖然窮困,但是給法治基金捐過款,後來因爲安全原因只得暫停;

我曾經收到過GTV私募時候的邀約,但是迫于經濟條件限制和個人安全,只能感謝戰友們的邀請;

我雖然在推特上沒有發表過任何一條推特,但是我關注著幾百個戰友,每時每刻追隨著爆料革命。

文貴先生曾經說過,我們每一個追隨爆料革命的戰友都是有使命的,在各行各業幾乎都有我們的戰友,我們只希望通過自己最擅長的方法,來支持爆料革命,支持戰友。

眼下遇到的挫折不算什麽,希望戰友們不要動不動就指責其他人。當你指責其他人的時候先想一下,自己曾經做過什麽。

爆料革命就是一場無我、無私、團結的人生修行,我們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就應該堅信自己的判斷,不要妄自菲薄,更不要動不動就放棄,動不動就退出。

如果我們連自己選擇的路都不相信,我們還相信什麽呢?

我一直堅信,真戰友從未離開過,只不過是換了一種方式追隨爆料革命而已。

滅共,沒你不行。

借用文貴先生前兩天直播的時候說的兩句話,跟各位戰友們共勉,希望我們大家不要氣餒,更加團結地走下去,一起實現我們喜馬拉雅的目標和新中國聯邦的誓言。

郭文貴先生說,如果沒有輸過,你怎麽會明白贏的意義呢?如果沒有輸過,你怎麽體會贏的價值呢?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lettergu
3 月 前

🙏🙏🙏🙏🙏🙏🙏🌹🌹🌹🌹🌹🌹🌹

0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