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熱點】新州和南澳支持《外國干預法》,應對中共間諜

原作者:Daniel Hurst  

譯者:文泓

校對/編輯:翼族

圖片來源:http://www.acbnews.com.au/

原文鏈接:https://www.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21/jan/22/nsw-and-south-australia-back-foreign-interference-laws-against-high-court-challenge

——被指控為中共服務的新南威爾士州政治工作職員,申辯認為《外國干預法》無效,因為它們違背了澳大利亞在政治交流上默認的自由。

約翰·張(John Zhang)正在尋求取消去年澳大利亞聯邦警察用來搜查他的財產的手令,理由是《外國干涉法》中的某些要素,由於影響到澳大利亞政治交流上默許的自由,所以是無效的。

新南威爾士州和南澳大利亞州介入了高等法院的一起訴訟,為澳大利亞的《外國干涉法》辯護,這個法律正在受到一位被指控為中共國行事的政治職員的質疑。

為新南威爾士州工黨議員肖奎特·莫賽爾曼(Shaoquett Moselmane)工作的約翰·張(John Zhang)正在尋求取消去年澳大利亞聯邦警察用來搜查他的財產的搜查令,他認為《外國干涉法》的內容是無效的,因為它們影響了澳大利亞默許的政治交流的自由。

但新南威爾士州和南澳州政府已經提交了意見書,支持馬爾科姆·譚保(Malcolm Turnbull)時代的這一法律的有效性(編者註:《外國干預法》是在譚保擔任澳大利亞首相期間通過的),認為這些法律規定是有合法的目的,促進了政治的透明度。

《外國干涉法》以及目前澳大利亞聯邦警察和間諜機構ASIO(編者註:ASIO即澳洲安全情報組織)的聯合調查,是中澳關係之間諸多摩擦的來源之一。

據提交給高等法院的文件顯示,澳大利亞當局正在調查莫塞爾曼的兼職工作人員張先生和其他未透露姓名的人員,是否利用“私人社交媒體聊天群和其他論壇”與這位議員一起,以推進中共國政府在​​澳大利亞的“利益和政策目標”。

法庭文件顯示,張和未透露姓名的其他人被指控“向莫塞曼先生隱瞞或沒有透露他們代表或協助中共國家和黨的機構,包括國家安全部和統戰部”。

張先生否認有不法行為。莫塞爾曼也否認有不法行為,他說他已被告知他不是嫌疑人。

張先生是1989年從中國移民到澳大利亞的澳大利亞公民,他認為搜查令無效,因為搜查令誤讀了《外國干涉法》的實質內容,而且對搜查令中所涉及的罪行也不夠準確。

在反對含糊不清的法律辭令的申辯中,張先生的法律團隊引用了一個不相關的案例,即高等法院撤銷了用於搜查新聞集團記者Annika Smethurst家的搜查令,當時澳大利亞聯邦警察正在尋找洩露對澳大利亞人增加間諜活動權力的計劃的機密材料的來源。張還辯稱,《外國干涉法》的兩項規定是無效的,理由是“不容許地阻礙了默許的政治交流自由”。

張先生從2018年10月開始在莫塞爾曼議員的辦公室工作,他說《外國干涉法》沒有要求證明這種(政治)影響是惡意的,或對澳大利亞的政治進程是有害的證據。

他說,防止任何潛在未公開或不透明的外國影響(即使沒有惡意或有害的影響)的目的是“與維護憲法規定的代議制和負責任的政府體制在多元民主中不相容的”。

張說:“這是因為它阻止了澳大利亞政治體系內的交流,從而無法推動有利於外國行為人的政策立場。”

新南威爾士州和南澳大利亞州的檢察長在聖誕節前向法院提交了他們自己的陳述,著重駁斥了張先生對於《外國干涉法》無效的論點。

新南威爾士州提交的文件說,只要不以秘密、欺騙或其它不正當的方式進行,有利於外國行為人的政策立場的就可以得到推進,並且只要向目標方披露與外國主體的聯繫即可。

新南威爾士州認為,該規定的目的是通過減少外國干預澳大利亞政治和政府程序的風險來保護澳大利亞的主權。

“全球範圍內外國干涉的趨勢日益凸顯了這一目的的重要性,其中包括當前前所未有的間諜活動和外國干涉活動對澳大利亞的利益……以及對澳大利亞的利益和政府體制的嚴重後果。”

新南威爾士州提交的意見書說,《外國干涉法》中的規定“不需要證明任何特定的惡意意圖,也不需要確定行為所造成的特定的有害影響”,因為它們反映了ASIO的立場,即外國干擾本身是對自身有害的。

新南威爾士州說,法律是在2017年向議會提出的,當時ASIO報告了間諜活動和外國干涉澳大利亞利益的“前所未有的規模”。

新南威爾士州提交的文件說:“《外國干涉法》可能會阻止某些政治交流,但這並不意味著其總體的目的是不合法的。”

南澳總檢察長說,防止外國不公開地干預澳大利亞的政治或政府程序,可以提高透明度,並“防止實際和可察覺的腐敗以及不當的影響”。

南澳提交的文件說,這種透明度還可以更好地保障選舉的選擇被公開,以及政府決策的公佈。

張先生將在2月5日前提交書面的答复。

外國干涉調查加劇了堪培拉與北京之間外交關係的緊張程度,這使中共當局對澳大利亞的出口部門採取了一系列的貿易行動。

九月份,中共國外交部對“惡意誹謗”進行了反擊,稱其在澳大利亞的領事官員可能參與了滲透國內政治。在此之前,澳洲廣播公司(ABC)的一份報告稱,調查人員可能已經檢查了張先生與中共國外交官和駐澳大利亞領事官員的來信,作為其調查的一部分。

同月,北京抱怨說,在莫里森政府出於安全考慮幫助澳大利亞記者離開中國後,澳大利亞當局此前曾突然搜查了幾名中共國的記者,這顯然與同一起調查有關。

在11月的另一起案件中,維多利亞州的華裔澳大利亞人士Di Sanh Duong成為第一個根據澳大利亞《外國干涉法》而被起訴的人,他宣布要對付指控。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