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共,稍安勿躁

網路截圖

撰文:二號電梯 審稿編輯:Yumi

今天早上有人在群裡發了一條消息,原文是這樣寫的:
“我家這邊有三例新冠確診病例,無症狀者有13例。居民們已經全部居家不許外出。我本以為一週差不多了。現在看來確診數目一直增家中,可能一週是不夠的。得了病會死人,但是貧窮更是殺人。封門以來,不到十天,已經有自殺兩例了。一例跳樓面趴在雪地裡。一例是踩著箱子,吊死在樓下的健身器材上的。估計是半夜去的,因為家家戶戶都不出門,社區裡也沒有別人,天亮才被發現。太慘了。尤其是那個上吊的,都不選吊死在室內,估計怕影響鄰居和房主。選擇天寒地凍的-30度的室外去死。這樣的人活著肯定是個好人呢,就這麼死了。”
(消息的真偽,大家自辨)。

我看了這差點流下淚來。中共真的很邪惡,他們就是利用病毒名義,動不動整個的封閉社區,封閉樓道,還把門用電焊焊死。完全不在乎裡面的人是不是有足夠的糧食吃,也不在乎裡面的人是不是有病要吃藥或就醫。那2個自殺的人,要麼就是病痛得不到醫治,要麼就是餓得受不了,想想這樣的痛苦不知道何時是個盡頭,於是索性就尋了短見,一了百了自我了結了。不然,誰好端端的,願意去死呢?

因此當文貴先生說出:滅共或許再延後個3-4年的時候,我承認,我真的嚇傻了。
因為,按照我自己的想法,中共在接下去的日子裡,對牆內的百姓只會變本加厲。
總有一天,或許這一天會來得很快,我也會被要求打毒疫苗,不打疫苗就不讓去工作。就像有人給你一杯毒水,你是選擇喝了被毒死,還是選擇不喝被渴死?雖說,即使打了毒疫苗,也不是百分百會死人,可就算只有萬分之一,我也不想去冒這個險。
假如有一天我們社區也會被封起來,所幸我有存糧,可是我的親朋好友呢?如果真到了那種地步缺糧的時候,我要分吃的給他們嗎?要分了,自己可能不夠吃呢?。要不分,能眼看他們挨餓嗎?
文貴先生直播中提到,很多戰友失望,我相信,失望的戰友大部分是牆內的。因為牆內的戰友更加希望早早的滅共,越快越好。這樣,大家就不需要面對上述的兩個難題了。我並不否認,我和我的幾個朋友(戰友),聽文貴先生說還需要3-4年滅共,我們有點不知所措。
但是有個朋友卻說:“我們從一開始跟隨爆料革命滅共,並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我們的下一代能有好日子。如果不是為了我們自己,那早幾年晚幾年滅共又有什麼關係。至於打不打疫苗,文貴先生早說過,首要目標是活下去。如果工作掙錢必須接種疫苗,那就接種吧。如果要封閉社區,在保證自己夠吃的情況下,能幫就幫。”他還打個比喻:“爆料革命滅共,就像泥石流滾滾而下,而我們就是裡面攜帶的一顆小石頭,我們沒有能力去左右泥石流的方向和速度,所以泥石流去哪裡,我們也跟著去哪裡就行。滅共就交給文貴先生,只要我們還相信爆料革命,我們就繼續跟隨,傳播。但是,該工作工作,該養家養家。何時滅共,幾年滅共,我們就坐等吧。”
我們本來都有點迷茫,他的話,大家都覺得很有道理。
所以,我草草的寫出來,希望和戰友,特別是牆內的而且有點迷茫的戰友們共勉之,讓我們一起看清方向,一起加油。不管滅共的道路有多遠,我們都要堅持走到底。不是為自己,為了我們的孩子。


澳喜文章:https://gnews.org/zh-hans/author/aujenny/
歡迎加入澳喜農場:https://discord.com/channels/712986898376949760/713012519274283078/776438234401996840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1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