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0121III:習王上臺後面對敵人和危機如何將危機化為機會

編輯整理

紐約香草山農場:貝貝、文官

法國巴黎七星農場:楓丹白露

篇首說明,郭文貴先生在2021年1月21日文貴直播:深刻總結爆料革命的成功與不足,今年重點發展G系列,壯大滅共經濟體系,與美新政府合作,聯合滅共直播中講到了十八大前後危險來臨前夜收到的預警,講到了對所有收到的預警的判斷,講到了意識到險境之後郭先生是如何應對兇險的,講到了習王上臺後開始動手後的各種較量,講到了爆料革命以來對共產黨造成了多麼嚴重的打擊,講到了開啟爆料革命以來犯了哪些錯誤,講到了如何改正那些爆料革命曾經犯過的錯誤,講到了郭先生怎麼看待他所面臨的兇險,講到了未來爆料革命的滅共戰略和計畫等九個方面的內容,本系列將根據內容逐上將這九方面的內容上傳。

以下為本系列第三部分:習王上臺後面對敵人和危機如何將危機化為機會——

2021年1月21日文貴直播:深刻總結爆料革命的成功與不足,今年重點發展G系列,壯大滅共經濟體系,與美新政府合作,聯合滅共時間點26:49——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當時我所面臨的處境,就是那天我說的,那真是冰凍的感覺,“Pia”一聲,就當時知道情況以後,我知道我多年、二十幾年的佈局瞬間被令計畫兒子的法拉利車禍、被法拉利給搞掉。

大家千萬別忘了,2012年習王上臺以後,我開始並購方正集團、海通證券,千萬別忘了,當時是全中國商界認為我是絕對是不是土埋了脖子上,就是人已經放在了死亡名單上直接掛牆上的人了。201220132014拿下方正集團、拿下海通證券,還有你們不知道的我在短短的兩年時間內,為家族和基金融資達600億,所涉及的金融、證券的購並達3000億,就是那時候幹的。

為什麼?當你有明確的敵人的時候和危機的時候,如何將危機化為真正你的機會,這不是吹牛的。這個世界上絕大多數人他只會說不會做,把這些所有的真正的人生戰略和人生的戰術當成了意淫、口淫和人生失敗的藉口,而不是行動的真正的一個辦法。就像從清豐看守所出來以後,所以人都會說:“出來以後重新做人”、如何如何的,從來沒有人把從看守所裡看到的、聽到的、學到的變諸為物理化的行動的結果。

我非常清楚,必須跟外國合作、必須團結國際力量、必須有巨大的財富,才能逐漸實現我的目標、才能接近我的目標。我做到了,我做到了。

當時盤古,在北京市新京報登出、北京市青年報,盤古拍賣,任志強、潘石屹等人和劉志華的女朋友王建瑞勾兌完,我在飛機上呢,這樓就給賣了,就沒人跟我聯繫,連個科長都沒跟我聯繫過,這樓就給你賣了,已經就成了北京市政府的了。兄弟姐妹們,你想想那是多可怕呀,你還在天上飛著,你家沒了,樓沒了。當時2003年,2004年那個最爛的爛人,那個嚴彬帶著幾個女當兵的穿著軍裝,然後胸大得把扣子都快撐斷了,然後到我的辦公室,我當時在那個北辰東路獨立的樓裡邊,旁邊有個我的私人茶館,茶館是見面的地方,去喝茶、見面,說:“你這完了。我剛剛跟百發打完這個牌”,然後這個北京市政府做出這樣那樣的決定,“你全完了,徹底完了,你趕快跑”,然後:“劉志華非要搞死你不行,成立了幾十個公安的隊伍,就跟著你,你進去洗個腳都把你抓了,甭說你去嫖雞了。你敢洗洗頭都把你給抓了”。

這當時在北京啊,那可不是開玩笑的,都知道這小子郭文貴旁邊幾十個員警跟著找他麻煩,喔噻,但是很快,他知道我也有好幾十個國安跟著我保護我,在查他們。

最後大家知道,盤古被公佈收走以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被共產黨搶劫了中國的權力之後,第一個,生出來的孩子又給送回到肚子裡邊又給重新生了一次,就是盤古,這是文貴相當驕傲的一件事。

當時的王歧山在非典之後回到北京當市長,和劉志華倆人搞了一個叫“廉潔奧運”,因為郭文貴和盤古改成了叫“綠色奧運“。那個反復、那個得意、那個危險、那個起伏,未經歷者你是永遠不知道的。

我昨天我才知道河南裕達國貿被掛到了京東去拍賣去了,就頭兩天大家看到的,因為路德先生搞什麼天線寶寶懲罰我,把裕達所謂大連專案組開始拍賣。我們那個裕達樓裡邊每個開關都記錄在案都包含在內,光傢俱當時就花了兩個多億,我們1995年到96年就花了26億,直接花錢,要加上利息,我們當時花了36億。到今天將近30年了,包含盆盆碗碗罐罐,這幾年中間還投入了將近8個億的現金。在京東掛牌價多少錢,知道嗎戰友們?16萬平方米掛牌12億人民幣,平均將近八九千塊錢,比當年建設時間還打了折,建設時間還不含那麼多軟體和傢俱,在30年後,中國房地產漲了50倍的時候,裕達國貿拍賣價是原來成本的80%,還又是在京東拍賣。

我沒有跟裕達任何人有聯繫,是一個我們基金的律師事務所給我說的時候,我說是嗎?12億呀?我說12億是有點荒唐,他說有點太荒唐了,我說不荒唐,共產黨還給你標了一個價兒不錯了,當年地主直接連老婆孩子、連閨女給你睡了、老婆給你睡了,這是毛澤東說的,直接把你給殺了。

12億,我說12億便宜你了。後來我們很多員工通過律師給我發資訊,說很難過。我告訴他,我說你轉告所有的裕達的員工,如果是裕達的真員工,真相信郭文貴的話,就不要痛苦也不要難過。因為裕達,你要相信有一天一定會回到我們手裡面。如果你相信能回到我們手裡面,你就不應該難過;如果你不相信的話,你難過也沒有什麼意義。所有裕達的員工應該無條件的絕對配合所謂的專案組,把酒店交給他們,如果你們願意在那工作,你可以在那繼續工作,不願意工作,你可以離開。我們一定會再見!裕達一定是我們的!就這麼簡單。他搶奪走的這個財富,他會百倍的償還。所有參與搶奪財富的包括河南的這家所謂的拍賣公司,都將付出百倍千倍的代價。永遠,只要他活在這個世界上,永遠跟他沒完。就像當年我告訴收走當時的摩根中心和今天的盤古的人一樣,我說你記住郭文貴永遠不會讓你們把盤古搶走,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你的家人我也跟你沒完,不信就試試!

說到這兒的時候,當時盤古被劫走、被搶走,後來又還回,我看到了多少人哪,中央的、地方的、各省的所有人哪,見郭文貴那真是要跟見總書記一樣,排著隊要約見我。都知道郭文貴得到了胡錦濤、令計畫、中央政府中紀委吳官正等人的背後的備台支持,文貴打贏了,能把摩根拿回來。哇塞,那要見我的人是多少?你都不能想像,郭文貴那個火,盤古在一年內又建起來,然後盤古建起來又奧運會到來,奧運會上我獨樹一幟,進奧運會連個車都開不進去,文貴那塊車牌子、特牌一大堆。習總書記幾乎每週兩到三次要到那兒去,所有中央領導常委到那兒去那跟玩兒似的,沒人搭理都。政治局委員上那兒去太正常了,天天去呀,是吧?短短的不到幾百天,人生之顛覆,人生之起伏,到我坐在盤古七星酒店,面對著只有我一個人有這個權利,坐在那兒、還有我的龍頭辦公室,對著火炬的20多天,看著那一直燃燒的火炬和全世界來的精英聚集在地球一個點兒上,和全世界的有錢的人、有名的人,沒有人不想去盤古的。當時的班農跟上海城建合作,他進盤古都進不了,是吧,他記憶猶新哪。

所以說2003到2006到2008,文貴之輝煌,我認為是我一生中最最輝煌的。

接上文——

郭先生0121I:十八大前確定習王上臺後郭先生收到的預警資訊

郭先生0121II:所有向郭先生發出預警的人他們的判斷都是錯的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