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發展讓中共國更加專制

新聞來源:OTTAWA CITIZEN 《渥太華公民》| 作者:Margaret McCuaig-Johnston 瑪格麗特•麥凱格•約翰斯頓| 發佈時間:2021年1月18日

翻譯/簡評:wmorpho | 校對:SilverSpurs7 | 審核:萬人往| Page:小雨

簡評:

加拿大渥太華大學科學、社會與政策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瑪格麗特•麥凱格•約翰斯頓(Margaret McCuaig-Johnston)發表文章揭露中共國集權國家的本質,她說:“我們必須這樣稱呼中共國:一個新興的沒有人權的極權主義強權。西方民主國家一直在開會商討如何集體反擊中共國的極權行為。我們的政府現在必須認清真實的中共國而採取相應的國策與之相處,而不是像我們之前那樣想當然而失策。”她還說:“我們曾經認為經濟改革會給中國人民帶來自由和民主,但現今是習近平在加倍地壓制和控制中國人民。”

文中歷數了中共國人民被監視和被控制的不堪生活,尤其詳述了西藏和新疆幾近種族滅絕的真實生態。如此清醒的認知能夠喚醒更多有良知的學者來聲討中共國,進而來改變現今媒體對中共國無知或膽怯的失真的報導,讓西方民主國家的人民有更多的機會來了解真實的中共國,為全球滅共作好充足的輿論與心理準備。

原文翻譯:

麥凱格•約翰斯頓:我們曾經認為中共國可以變得相對民主。但恰恰相反,它正變得更加極權

我們曾經認為經濟改革會給中國人民帶來自由和民主。但現今是習近平在加倍地壓制和控制中國人民。

老大哥在看著你:戴著口罩的人群走在一個巨大的屏幕下,而屏幕上顯示的是中共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的新聞鏡頭。王廷書攝/路透社

中共國的政權被公認為專制政權。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共國更是名副其實。其最近的監控項目更是把極權國家的特徵突顯得淋漓盡致,那是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夢寐以求的技術。

這與人們曾預期的數十年的經濟改革將給中國人民帶來自由和民主的願望背道而馳,令人們震驚錯愕。習近平已經改變了他的國家的發展方向。在《經濟學人》的《 2019年民主指數》中,中共國的改嚮導致該排名在一年內下降了23位。目前,它在167個國家中的排名位於153,接近最低谷,低於伊朗。

極權國家的一大特點是一黨專政,不能容忍不同意見並控制公民的生活。中國共產黨就是這樣做的,它蠻橫地凌駕於司法之上。它的社會信用系統通過算法來監控所有微信和微博的交流,這些算法能識別出那些討論6月4日或5月35日的人(這寓意著天安門大屠殺),還有小熊維尼,小熊維尼的走路姿勢與習近平相似。亂倒垃圾、延遲償還貸款、違反交通法規或不遵守計劃生育,都會給你帶來很差的社會信用評分。中國人可能會因此失業或無權將其子女送進一所好學校。由於社會信用分數較低,數千萬的人不允許坐飛機或乘火車。可以理解,中共國公民因害怕被列入社會信用黑名單,不得不自我審查,這正是中共國政權想要的效果。

現在,企業社會信用體系開始實施於在中國境內運營的國內外公司和組織。如果他們不徹底地遵守每項法規,或者說一些違反中共國政府政策的話,那麼該公司將無權獲得撥款、採購合同、土地開發或低稅收的優惠。如果公司的僱員或供應商的信用分數很低,那該公司將受到牽連而得到懲罰。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兩種信用制度都將收緊,每家公司的黨委會都要確保公司的決策要加強黨的利益。

極權主義的另一個特點是指導思想。在中國,這就是習近平思想,這是一本三卷本的書,每個公民都必須在一個應用程序上學習,該應用程序可以監測到誰沒有認真閱讀而只是快速瀏覽。

極權主義政體對宗教的容忍度很低,我們看到中共國在西藏和新疆對當地人民的監禁、大規模絕育、語音模式電話監視和強迫勞動中體現到了這一點,這其中還牽涉到在當地製造產品的外國公司。返回家園的維吾爾人的家中會住進一個年輕的漢族人來監視他的全家,以確保他和他的孩子們講普通話而不從事他們的宗教活動。為了向1984模式致敬,這些年輕的漢族人被稱為“大哥哥”和“大姐姐”,並鼓勵這些年輕的漢族人與這個“家庭計劃”中的維吾爾族人結婚,以稀釋維吾爾族人的民族特性。

基督教教堂的十字架被損毀,習近平的照片和習近平思想在聖殿中佔據重要位置,而教會主教的任命要經由中國共產黨的批准。家庭教會被關閉,神職人員被監禁。

一些公民在言論自由、環境惡化和私產無補償徵用等問題上大聲疾呼,因而手腕和腳踝被綁在金屬的老虎椅上接受審訊, 通常是在冰凍的情況下。

數十萬個網站因不當內容而被關閉,特別是有關習近平和中國共產黨的內容的網站。防火牆正在擴大,VPN被禁止,所有的媒體被控制以確保老百姓感恩這種集權統治。那些可能對習近平的權力構成威脅的人以貪腐的罪名被關押。

香港的民主領導階層已被全體逮捕,最近,香港市民發現他們不再能瀏覽某些網站。根據《國家安全法》,中共國政府可以強迫網站刪除任何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的信息。香港的教科書正在被修改,香港教師的言行正在被規範。當香港政權利用其監視工具來壓制任何獨立思想時,香港人民可能會受到更大的鎮壓。

9月在香港舉行的反政府抗議活動中,中共防暴警察沿著街道大步向前。關國榮攝/ 蓋蒂圖片社

作為治外法權的最終措施,《國家安全法》規定,在世界任何地方反對中共國政權的人都可以被引渡到中共國並起訴。最近有兩名丹麥政治人物因幫助一名前香港立法委員在丹麥尋求政治庇護而被中共國點名要引渡他們到中共國治罪。幸運的是,丹麥與中共國沒有引渡協議,加拿大也沒有,但許多國家是有的。散居世界各地的華人在中共國的親人被中共國當成人質來威脅海外華人,以阻止他們批評中共國政權。

我們必須這樣稱呼中共國:一個新興的沒有人權的極權主義強權。西方民主國家一直在開會商討如何集體反擊中共國的極權行為。我們的政府現在必須認清真實的中共國而採取相應的國策與之相處,而不是像我們之前那樣想當然而失策。

瑪格麗特•麥凱格•約翰斯頓(Margaret McCuaig-Johnston)是渥太華大學科學、社會與政策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