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為了銀行晚點死正在不遺餘力的消滅網絡支付平台

作者:不言

1月20日,中共央行發布《非銀行支付機構條例(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條例》)。按照業務實質將非銀行支付機構(以下簡稱支付機構)的支付業務重新劃分為儲值賬戶運營業務和支付交易處理業務兩類,分類確定業務監管要求。對支付機構按照“先證後照”原則,強化公司治理要求,實施全方位、全流程監管。強化支付領域反壟斷監管措施,明確界定相關市場範圍以及市場支配地位認定標準。

《條例》按照業務實質確定支付業務新的分類方式。即按照資金和信息兩方面,根據是否開立賬戶(提供預付價值)、是否具備存款類機構特徵,將支付業務重新劃分為儲值賬戶運營業務和支付交易處理業務兩類,分類確定業務監管要求。具體來說,從事儲值賬戶運營業務的非銀行支付機構不得向用戶支付與該用戶持有支付賬戶餘額或者預付價值餘額期限有關的利息等收益,不得通過代理機構為用戶開立支付賬戶並提供服務。從事支付交易處理業務的非銀行支付機構應當根據清算機構、銀行、從事儲值賬戶運營業務的非銀行支付機構認可的安全認證方式訪問賬戶,不得留存賬戶敏感信息等。

同時,對支付機構按照“先證後照”原則,強化公司治理要求,實施全方位、全流程監管。同時,通過正面清單加負面清單方式,明確成為支付機構股東、實際控制人和最終受益人的條件及禁止情形,加強對股東資質、實際控制人和最終受益人的監管。對比此前出台的規範支付行業發展的文件,《條例》一項重要的新增內容,就是強化支付領域反壟斷監管措施,明確界定相關市場範圍以及市場支配地位認定標準。

《條例》對市場支配地位的認定標準分為兩個層級,也就是中共直接針對支付寶、微信財付通等互聯網支付巨頭,在《反壟斷法》對市場界定作出原則性規定的基礎上,中共央行對支付領域的反壟斷明確具體而詳細的界定標準。一方面,對於存在一個支付機構在非銀行支付服務市場的市場份額達到三分之一、兩個非銀行支付機構在非銀行支付服務市場的市場份額合計達到二分之一、三個非銀行支付機構在非銀行支付服務市場的市場份額合計達到五分之三等上述三種情形之一的,央行可以商請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對其採取約談等措施進行預警。另一方面,對於存在一個非銀行支付機構在全國電子支付市場的市場份額達到二分之一、兩個非銀行支付機構在全國電子支付市場的市場份額合計達到三分之二、三個非銀行支付機構在全國電子支付市場的市場份額合計達到四分之三等上述三種情形之一的,中共央行可以商請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審查非銀行支付機構是否具有市場支配地位。此外,具有市場支配地位的支付機構若未遵循“安全”、“高效”、“誠信”和“公平競爭”原則,嚴重影響支付服務市場健康發展,中共央行可以向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建議採取停止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行為、停止實施集中、按照支付業務類型拆分非銀行支付機構等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兩類情況認定標準中,“分母”涵蓋的範圍並不相同,前一類是指非銀行支付服務市場,後一類是指全國電子支付市場,儘管《條例》未明示兩類市場的具體涵蓋範圍,但從字面意義看後者範圍大於前者。也就是說,即使支付寶、微信財付通可能會滿足前一類的預警界定門檻,但如果後一類的“全國電子支付市場”包含銀行體系的支付市場,互聯網支付巨頭是否滿足門檻標準則需要官方公佈更詳細的電子支付市場數據。毫無疑問中共正在全面對這些網絡支付平台進行打擊,打擊這些平台又是為了什麼呢!

19日中共央行公告稱,允許信用卡透支利率由發卡機構與持卡人自主協商確定,以及取消信用卡透支利率上限和下限管理。信用卡透支利率,指的是持卡人在刷卡消費後,未能在30-50天免息期內按時償還信用卡賬單所承擔的“逾期還款”利率。目前,多數銀行信用卡機構都是按0.05%/天作為透支利率(折合年化利率約為18.25%),也有極少信用卡機構在此基礎上打了8-9折。

互聯網消費金融平台的助貸產品對應的日利率普遍在0.035%-0.05%之間,其實與銀行信用卡機構此前設定的透支利率區間相差不多。這意味著他們若跟隨信用卡機構降低透支利率而調低助貸產品利率,可能導致這些網絡平台陷入無利可圖的窘境,反之則將流失不少用戶。

中共一是對按期還款的優質借款人調低消費貸款利率同時給予30-50天免息期,盡可能留住客戶資源;二是與場景方加強合作,包括推出貸款購物價格優惠等措施,從而吸引消費者優先使用他們的助貸產品。

此前小貸公司(助貸資金提供方)要求助貸產品年化利率不得超過4倍LPR(15.4%),導致相關產品利率缺乏“彈性”,助貸機構不得不“婉拒”不少借款人的貸款申請。近日,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就新民間借貸司法解釋適用範圍問題對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批复,明確了小額貸款公司、融資擔保公司、區域性股權市場、典當行、融資租賃公司等七類地方金融組織(受地方金融監管部門監管)屬於金融機構,不適用新民間借貸司法解釋(即最高年化利率不超過4倍LPR,15.4%)。

若信用卡機構將透支利率調低3-5個百分點,向分期業務利率靠攏,則將對他們助貸業務構成極大衝擊。也就是說,銀行可以通過較低的吸存成本,將個人消費貸款或信用卡分期業務利率壓低至年化10%-12%,但助貸機構資金提供方(小貸公司、信託公司或持牌消費金融)的資金獲取成本要比銀行高出約3%-4%,因此若助貸機構跟隨信用卡機構調低助貸產品利率3-5個百分點,那麼整個助貸業務在扣除壞賬、運營開支與資金獲取等成本後,幾乎無利可圖。也就是說互聯網消費金融平台將從這個國家慢慢消失。

中共如此大力度打壓互聯網消費金融平台,是因為經歷了十多年的“跑馬圈地”後,信用卡業務的增長在近年來放緩。 2019年信用卡發卡數量同比增長8.78%,相較於2017年發卡數量增長率回落17.04個百分點,而受疫情衝擊,2020年第一、二季度的信用卡發卡數量增長率更是不足百分之一。可見中共銀行的金融服務市場,正在被新興網絡支付等平台一步步蠶食之中。這種原本合理的時代層疊卻被中共看作了威脅,才有了今天這一系列的措施、法規打壓網絡支付平台。

中共這一生都在不遺餘力的打壓對它不利的一切事物,中國悠久的歷史和文化、質疑它的有識之士等等,都被共產黨這部絞肉機一一打壓、毀滅。這種獨斷、殘忍是中國人乃至全人類最大的威脅,只有消滅共產黨,人類才會得以安寧。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