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穹頂(二十五)——妳愛國麽?

作者: Tito
校對/發稿人: Ting Guo

我不記得那是哪壹年了,我只記得那是抗日氣氛非常濃烈的壹年。傳聞中,那壹年,打砸日本車的余溫猶在,全民抗日情緒高漲。

我記得,當時在電視上,處處可以看見抗日戰爭的電視劇。在網絡上,中國百姓對南京大屠殺的行為異常憤概。網絡評論區,高呼叫罵聲不絕於耳。任誰是講了幾分理,都會被廣大的網民口水淹沒。

沒錯,日本是犯下了滔天的罪行。可是更關鍵的是,國人該考慮如何自強,而不是沿街叫罵。眼看日本的準航母紛紛下海,咱們的三公消費高居不下,我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與這些中國網民倫理。

不得不說,中國這洗腦教育著實厲害。配合網絡的宣傳帶風向,讓壹群網絡粉紅熱血噴張,恨不得劃著皮筏艇進攻釣魚島。那個時候,我對於網絡水軍已經了解的很多了,對於這種激發民族仇恨的行為是深惡痛絕的。如果中國人真有強國心,自己能造出個SONY松下級別的企業,國人不用仰人鼻息也就是了。可偏偏就是口號天下第壹,產業集體扯皮。

有時候覺得,共產黨確實是了不得,尤其是不要臉。抗日戰爭很少露臉,日本投降也沒啥共產黨的事情,可是這幫東西永遠能站在道德制高點發聲,還偏偏有人聽它的。那個時候我對愛國的定義,已經有了自己的認知。奈何在網絡那片地方,只有大聲叫囂才是真理,只有不講理才是能耐,似乎這樣就可以壹雪國恥了。那段時間,我對這種風向很擔憂,害怕再發生壹次砸日本車的行為。仔細想想,這事兒夠缺德的,砸的都是百姓買完的車子,不去砸賣車的店和造車的廠子。

可是偶然的壹次小事情,我便放寬了心。

我記得,那段時間在上海,開了壹次性文化節。那段時間這事情挺火熱的,網絡也是頭條。點進性文化節的頭條,看見日本幾位女優參與活動。我唉聲嘆氣了。心想,這次評論區又要罵戰再起了。壹幫脫衣服的女人賺的皮肉錢,比官員撈的黑心錢幹凈多了,挺不容易的。來了中國參與活動,要是挨了愛國者的罵,多尷尬啊。可當我點進去評論區壹看,我了個去,那個言語曖昧啊,肉麻的我都沒法看,白瞎了我這憐香惜玉的心了。這中國網友對日本女優的友愛,遠遠超出了我的想象,壹個個壹本正經的噓寒問暖,集體追捧,隔著電腦屏幕都感覺到中國男人們的狂熱。我也是二,還賤賤的好奇的問了句:“妳們咋不喊愛國了呢?”這個時候,中國網友的本性集體暴露了,紛紛高昂的說到:“這個時候誰還愛國!”我當時壹個人在風中淩亂。

我原來壹直不明白為什麽要掃黃。經歷過這次的事件後漸漸明白,或許,這也是我們頭上黑暗穹頂的壹部分。人對性的向往,能讓人知道自己想要什麽。聽習近平新聞聯播半個小時的講話,遠沒有去找個身材火辣風情萬種的女人,聊五分鐘來的快樂。所以就掃黃了,讓妳沒的地方尋找這種快樂,逼著妳去聽習主席的敦敦教導。

妳說習近平和日本女優掉水裏了,我會救誰?肯定是日本女優了。如果有人選了習近平,我敢這麽說,這個人要不是女的,要不就是不喜歡女人的男人,要不就是想要通過習近平的關系得到更多的女優。從本性上讓壹個男人去救習近平,感覺挺二的。

現在想想,這個年代太瘋狂了。老是各種擺拍。壹群百姓,啥樣人都有,爭先恐後的往習近平身邊蹭。每次看這種畫面,我都感覺挺惡心的。尤其是壹幫大老爺們兒看著習近平咧嘴傻笑。這個時候,我的思想總會開小差,想起動物世界的壹個片段,還有趙忠祥老師那經典的配音:“又到了動物交配的季節。”只不過現實中映入眼簾的片段,是壹群雄性圍著另壹只雄性蹭來蹭去。

我琢磨著:“啥時候這些人連畜生都不如了?”

文章僅代表戰友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请使用官方DISCORD链接 : https://discord.gg/77fCxw5mFv 官方联络邮箱: [email protected] 1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