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題】 6 點鐘的恐懼 -《港版國安法》濫捕(五) 頂住啊!香港人!

蒐集:天滅中共

編撰:天滅中共

覆核:卡西歐

上傳:文粵

一位深諳法律的資深律師,尚且不知自己到底觸犯了哪條法律,而遭到拘捕,何況其他缺乏法律專業知識的尋常市民。

中國古語有雲:「刑不可知,威不可測,則民畏上也」,秘而不宣較之公開明示,更能恫嚇人心。

圖片:2020年04月09日 英文大紀元《美國思想領袖》節目專訪黃國桐。 (大紀元製圖)

2021年1月14日清晨6點,警方國安處再次出動,拘捕區議員兼律師黃國桐、前學聯副秘書長何潔泓的母親、音樂人蕭朗齊等合共有 11 人。

警方在當日傍晚向公眾證實:國安處經深入調查後,在全港多區拘捕 8 男 3 女,年齡介乎 18 至 72 歲,被捕者因12港人案,而涉嫌「協助罪犯」。

被扣押42個小時後,黃國桐、蕭朗齊等11人陸續被獲准保釋。面對記者,黃國桐形容自己仍是「百思不得其解」,作為一名專做刑事的律師,從業資歷超過30年,卻不知道自己因甚麼理由被拘捕。

圖片:『立場新聞』

一位深諳法律的資深律師,尚且不知自己到底觸犯了哪條法律而遭到拘捕,何況其他缺乏法律專業知識的尋常市民。

12港人案指的是2020年8月23日凌晨,12名香港青年相約西貢布袋澳碼頭,為躲避中共政治檢控準備潛逃台灣,期間遭中共公安截獲扣押。最終,深圳市鹽田區人民檢察院在12月30日,以閉門聆訊的方式,分別判處2人組織他人偷越邊境罪,以及8人偷越邊境罪罪成。另外2名被告因案發時屬未成年人,判決當日移交給香港警方還押。

圖片:『立場新聞』

按照國安法的規定,警方國安處的職權範圍是調查涉嫌違反國安法的案件,而國安法列明的四宗罪中並不包括偷越邊境罪。這可能就是令黃國桐律師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國安處上門拘捕他,但指控的罪名卻與國安法無關。

黃國桐律師在反送中運動期間經常往返於各區警署,義助被捕的年輕人,不僅如此,還參與發起「保護傘行動」,在台灣開設「保護傘」餐廳及二手店,幫助流亡台灣的抗爭者解決生計。

中聯辦喉舌《文匯報》去年10月就在報道中指出,「若黃國桐有份資助或協助的人之中,有違反《港版國安法》的,黃國桐亦可能因協助或教唆他人實施分裂國家、顛覆政權而違反國安法」。可見中共政權是在藉報道暗示警方用國安法拘捕他。

最終,警方明知無法以國安法的罪名控告黃國桐律師,卻仍然出動國安處上門拘捕,一來是為了向中共交代,二來是為了製造寒蟬效應。

中國古語有雲:「刑不可知,威不可測,則民畏上也」,秘而不宣較之公開明示,更能恫嚇人心。

中共學者李海東在犯罪論基礎中這樣寫道:「一個國家對付犯罪並不需要刑事法律,這並不妨礙國家對犯罪的有效打擊和鎮壓,沒有立法的犯罪打擊可能是更加靈活、有效、及時與便利的。」

按中共的這套法學倫理,國安法裡面陳列的條文實際是多餘的,條文只是在營造中共政權是依法治國的假象,而在實際運用中,一切應以不束縛打擊效率為大前提。

圖片:『蘋果日報』

所以國安法下的香港,被蒙上一層恐怖的陰影,每個人都擔心下一秒被國安處上門拘捕會不會是自己,也許不能保釋而未審先坐牢,也許保釋了過兩天又再被還押。到底什麼樣的行爲會被判有罪,甚麼樣的情況不能保釋,律師沒有辦法解答,連法官都做不了主。

黃國桐律師被押至議辦搜查時,曾經疾呼「民主、自由、法治,唔好放棄(譯:不要放棄)」

當他走出警局時,許多到場支持的市民亦大呼「頂住啊!香港人!」

面對中共暴政,堅持不放棄是港人僅有的抵抗,是微弱的力量,也是莫大的勇氣。

圖片:『立場新聞』黃國桐律師被警方押返他在九龍城的議員辦事處調查。 (圖片:立場新聞)

【香港專題】 6 點鐘的恐懼 -《港版國安法》濫捕

【香港專題】6 點鐘的恐懼 -《港版國安法》濫捕(一) 以法之名,鏟除異己

【香港專題】6 點鐘的恐懼 -《港版國安法》濫捕(二)秀才遇到兵 有理說不「聽」

【香港專題】6 點鐘的恐懼 -《港版國安法》濫捕(三)「天馬行空狂想曲」

【香港專題】6 點鐘的恐懼 -《港版國安法》濫捕(四)「政治上新冠病毒」&「功能性滅絕泛民」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

信息來源:黃國桐被押至議員辦公室搜查現場黃國桐律師獲釋現場12港人案報道

全篇(完)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