恥辱的大獎

撰稿人:閑雲野鶴

(圖片截自網路)

在自己的職業生涯中獲得世界級大獎,例如科學界的諾貝爾獎,影視界的奧斯卡獎,新聞界的普利策獎,國家地理全球攝影大獎等等,一直是世人夢寐以求的。

但有一個獎的獲獎得主卻高興不起來,這就是德國的“金鼻子剽竊獎”。這是德國反剽竊協會每年因仿冒產品而頒發的一種獎項,一個長著金色鼻子的黑色小矮人,它就是代表那些使用仿冒產品從而獲得高額利潤的廠家。每年的剽竊獎項頒獎活動都能夠引起世界的矚目,這不單單是看笑話,同時也是象徵著一個國家的榮辱!

1977年以來,德國反剽竊行動協會”Aktion Plagiarius”每年都會選出10件山寨產品,為他們的“傑出抄襲”成就頒獎。

強國製造商在這一獎項上的表現,遠比在世界其他獎項上閃亮,每一年都有斬獲。2016年前10名“金鼻子”獲得者裡有7家來自強國,2018年包攬了“金鼻子”的前三甲,2020年更是“風光無限”,一舉拿下大滿貫,也就是說,前十名獲獎名單被強國廠商包攬。

除了”金鼻子剽竊獎“,Aktion Plagiarius還準備了剽竊展覽(Original statt Fälschung),展出300多件產品,其中多半來自強國。

堂堂世界第二經濟強國的廠家,靠的是剽竊、偷盜他人智慧財產權來獲得高額利潤,這是驕傲嗎?不,這是恥辱!

打開某寶,鋪天蓋地山寨貨,從五金、工具、手機、小家電,到食品、成衣、玩具、球鞋、化妝品、飾品、辦公用品等,最吸引人眼球的就是“xxx同款”。不僅如此,山寨貨還一直延伸到智慧家電與所有3C產品領域(所謂“3C產品”就是電腦類、通信類和消費類電子產品三者的統稱,亦稱“資訊家電”。例如電腦、平板電腦、手機或數位音訊播放機等),甚至還有汽等高度複雜的工業產品,幾乎覆蓋所有的日用消費品領域。縱觀這些產品,就是六個字,仿製、劣質、低價。

那些假貨、劣質貨是怎樣從那些廠家最終到達消費者手裡的,一路上商貿、商檢、專利、工商、消費者保護協會等監管機構就沒有一個發現並阻止嗎?

能發現的。這些產品,雖然有著極其相似的外觀、包裝,功能體驗也與參考的知名對像極為相似,但只要用專業手段還是能很容易查出來的。

是什麼原因能發現而不發現,發現了也不去阻止?究其原因,就一個字:錢。時下最著名的論點就是:沒什麼事是用錢搞不定的,一摞不行就兩摞。生產廠家剽竊別人可以省錢(省研發費用、專利費用、市場推廣費用等),監管閉眼放行可以收錢(受賄),消費者明知是假貨依舊去買可以少花錢(低價)。當這個鏈條上的所有人眼中只有一個錢字的時候,什麼道德、法律都不再有生存空間。最終假貨盛行時,正牌產品就失去了市場,最終的結果就是劣幣驅逐良幣,正牌企業輕則損失慘重,重則破產關門。

遠的看,當年滿世界流行澳毛羊絨衫,按強國的銷售量,把澳洲羊的羊毛全剪光都不夠。近的看,奔富紅酒、A2奶粉、澳洲牛肉,哪個不是倒在假貨上?布里斯班牛肉出口公司的負責人Warwick Powell表示:目前在中國市面上出售的每10公斤澳洲牛肉,可能僅有1公斤為真正的澳洲牛肉。(新聞來源:7/11/2019 奧燁動態 )

正如前文所述,百年來“竊書不算偷”的觀念,從廟堂到草根,已經根植於心。特別是10年浩劫之後,整個社會道德崩塌,不再以偷竊為恥,體制和法律環境又沒有約束力,犯罪成本極低。強國人已經迷失在金錢物欲之中

人沒有羞恥心,人已非人。國沒有羞恥心,國將不國。

前文連結:竊書不算偷https://gnews.org/zh-hans/768669/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編輯:文遠Bruce

歡迎加入【澳喜農場】

【澳喜文章】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1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