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用生物學基本知識揭秘新冠疫苗的真相

作者:枳實

編輯:翼族

圖片來源:路透社

【前言:筆者曾經嘗試向很多朋友說明關於新冠疫​​苗的真相,卻發現大多數人因為對很多名詞和概念不熟悉,導致難以理解和接受。即使在筆者所在的臨床醫生的群組裡面,絕大多數醫生們也並不熟悉E蛋白,棘突蛋白等,更不要說RBD結構域,furin酶切位點,抗體依賴性增強作用(ADE)之類的專有名詞了。畢竟大多數人並沒有機會從2020年1月就開始從路德社那裡接受閆麗夢博士對於CCP病毒的知識普及教育。所以本文嘗試用生物學的基本知識談一談關於新冠疫​​苗的真相,盡量不用超過高中甚至初中生物學水平的名詞,希望能對那些沒時間學習病毒學專門名詞的讀者有所裨益。】

疫苗的發明和普及是現代醫學的偉大成就。全世界大多數國家的兒童免疫接種計劃裡面的疫苗無可否認都發揮了控制疾病流行,保護兒童健康的關鍵作用。比如麻疹,百日咳,白喉,破傷風,腦膜炎,小兒麻痺症,乙肝等等。最突出的例子是天花,天花並沒有特效治療方法,人類之所以能戰勝天花,就是依靠在全世界推廣天花疫苗。

然而是不是所有傳染病都能夠開發出疫苗呢?絕對不是。比如艾滋病,登革熱,丙型肝炎,埃博拉病毒,MERS冠狀病毒等這些沒有疫苗的傳染病名單比有疫苗的名單可要長得多。可以說,疫苗研發失敗或者疫苗效果不好的原因可以有千萬種,但是能不能開發出成功的疫苗,疫苗的免疫保護效果好壞都取決一個關鍵因素:抗原的穩定性。

為什麼這麼說呢?我們先來複習一下關於疫苗的基本原理。免疫接種實際上是用不致病的抗原刺激機體產生免疫的過程。例如人體接觸麻疹病毒,人體免疫系統對麻疹病毒的一個特定的抗原產生了抗體,從而調動免疫系統清除病毒。病癒後,這個抗體就能夠保護人體,終身不會再感染麻疹。而麻疹疫苗則是提取麻疹病毒的抗原成分,這個抗原不是完整病毒,不會導致麻疹病毒感染,卻同樣能調動免疫系統產生抗體,達到不用感染麻疹也能獲得終身免疫的效果。雖然麻疹病毒也會變異,但是麻疹病毒的這個抗原十分穩定,幾十年來麻疹疫苗都不需要改變,都一樣有效預防麻疹,防止麻疹疫情爆發。各國兒童免疫接種計劃裡面的病原體基本上都有這個特徵:抗原很穩定。道理很簡單,抗原和抗體就像鎖和鑰匙的關係,是配對的,如果抗原穩定,老老實實,那麼疫苗就很有效,所以兒童免疫接種計劃裡面的疫苗保護效果相當好,基本上不會看見打了疫苗還得麻疹百日咳腦膜炎之類的孩子。反之如果病毒很狡猾,抗原變來變去,抗體就會失效,疫苗當然也失效。下面我就再舉兩個抗原變化比較大的病毒的例子。

第一個例子是登革熱。登革熱是一種常見的熱帶虫媒傳染病。登革熱病毒也是變異比較多的RNA病毒,它變異出了4種亞型。人體感染了一種亞型病癒後會終身免疫,可是還是會感染其他亞型。法國賽諾菲藥業研發了一種四價疫苗,理論上同時防止四種亞型的感染,該疫苗經歷了完整的長達6年的三期臨床實驗,然後才大規模使用,但是依然導致了幾百名註射該疫苗的兒童的死亡,最後不得不叫停。賽諾菲經歷了20年的研製,花費了15億美元,最終該疫苗還是被菲律賓衛生部禁止,登革熱疫苗在菲律賓引起的恐慌導致民眾對所有疫苗失去信心,很多人連麻疹疫苗也不敢接種了,最終導致2019年菲律賓麻疹爆發。

第二個“狡猾”病毒的例子是流感。1933年科學家第一次分離出A型流感病毒。1945年流感疫苗正式上市。流感病毒極易變異,例如A型流感病毒理論上可以有198個亞型。所以流感疫苗年年都變,每年都要打。我們知道打過疫苗的人再得麻疹百日咳白喉等等是極為罕見的,可是打了流感疫苗後再得流感可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因為一種疫苗只針對一個亞型的流感,並不能預防其他亞型的流感。所以流感疫苗的預防效果比較一般。

看了這兩個狡猾的病毒之後人們會問:新冠病毒狡猾不狡猾呢?其實新冠病毒比流感病毒更加容易變異,更加狡猾。冠狀病毒和流感病毒一樣都是單鏈RNA病毒,單鏈RNA病毒變異速度比雙鏈DNA病毒快100萬倍。而所謂“變異”實質上就是病毒複製過程中出錯了,所以病毒基因組越大,變異發生概率越大,而新冠病毒基因組是流感的2-3倍,複製中更容易出錯,所以變異速度也超過流感病毒。變異速度快就意味著當人體免疫系統針對新冠病毒的抗原產生抗體時,病毒能更快發生變異改變抗原從而導致抗體失效,當然疫苗也就失效了。無怪乎新冠二次感染報導世界各國都相繼出現,新冠病毒本尊都不能誘發機體免疫防止下次感染,又何況疫苗呢?

我們比較一下登革熱,流感和新冠這三種容易變異,抗原不穩定的RNA病毒及其疫苗:登革熱疫苗研發20年,至今沒有能夠普及的登革熱疫苗。流感疫苗研究也有76年曆史,也從未全民接種,而新冠病毒的變異速度比流感更快,疫苗研發時間不足一年,現在世界各國竟然紛紛要全民接種,甚至強制接種,這真的合適嗎?

疫苗靠不靠譜還有另一個指標:抗體的穩定性。就是保護性抗體能在體內存在多久,這決定了免疫接種的療效維持時間。比如說,麻疹疫苗可以獲得終身免疫,而破傷風疫苗所誘導的抗體濃度經過十年就會下降一半,而流感疫苗的保護,可能不足90天。那麼新冠病毒的疫苗能維持多久的療效呢?一些研究發現,新冠康復者血清中的保護性抗體在康復數週後就可能消失,感染者尚且如此,那麼疫苗接種者呢?恐怕不會好多少,很可能最多僅能維持幾個月而已。流感是季節性的,90天的保護也夠了,新冠疫情可是沒有季節性的,難道要每3個月打一針嗎?

分析這幾種抗原不穩定的疫苗的研發歷史我們可以發現,對易變異的RNA病毒的疫苗研發是很困難的事,即是經過幾十年研究也不一定能有突破性成功。我們從易變異的RNA病毒疫苗的研發歷史來預測新冠病毒疫苗的前景,如果悲觀一點,或許如同登革熱疫苗,因為造成太多死亡,最終以爭議和失敗告終。如果超級樂觀的話,全世界幾個大藥廠不到一年的努力,能抵得上流感疫苗七十六年的的研究,研究出效果堪比流感疫苗的新冠疫苗,恐怕結果也是最多像流感疫苗一樣,並不能追上病毒的變異速度,無怪乎接種了新冠疫苗還是要一樣繼續戴口罩,這說明預防保護作用很有限,你聽說過打了麻疹疫苗還需要和麻疹病人隔離的嗎?

總之,新冠疫苗的前景是不容樂觀的。目前人們對新冠疫苗的樂觀情緒只是來源於對麻疹腦膜炎天花等疫苗的信心,把抗原穩定的疫苗(比如天花麻疹腦膜炎疫苗)和抗原狡猾多變的疫苗(比如流感,登革熱疫苗)混為一談了,其實疫苗和疫苗是不一樣的,很多人都忽視了這一點,對新冠疫苗抱以沒有根據的樂觀期待。目前的新聞已經看到很多注射新冠疫苗後死亡和嚴重副作用的報導。這些現像對一個研發不足一年就上市的疫苗來說,其實一點都不令人吃驚。歷史上快速研發的疫苗多以失敗收場的例子很多,最著名的恐怕就是1976年美國的豬流感疫苗的失敗,這段歷史與如今的新冠疫苗有三點相似之處:都是幾個月內快速完成研製批准投產一系列流程的疫苗,同樣是要進行全民接種,同樣是總統級官員率先接種。那時候的豬流感疫苗在兩個半月內完成了4000萬人的注射,接種者中發生了530例格林·巴利綜合症(格林·巴利綜合症是一種需要重症監護的嚴重神經系統疾病)。最終全民豬流感疫苗注射計劃不得不叫停,不僅全部疫苗庫存報廢,而且有4000多起疫苗副作用賠償的訴訟,這些全都需要美國納稅人而不是藥廠來承擔。我們只能希望新冠疫苗千萬不要像1976年豬流感疫苗一樣造成大規模的嚴重副作用。

以上論述,完全從抗原抗體的基本中學生物知識和疫苗研發的真實歷史出發,就已經能夠描繪出新冠疫苗的悲觀的前景。為了增加易讀性,本文迴避了一些更加專業的內容,希望進一步了解接種新冠疫苗的更加致命的風險的讀者,可以參見我的這篇文章《疫苗將引發更大的災難!》。

行文至此,完全沒有涉及新冠病毒起源的問題,之所以這樣寫,是因為很多人仍然不相信新冠病毒來源於實驗室。太多善良的人們難以相信一個政府可以這樣用比恐怖主義更加反人類的方式毒害本國的人民和全人類。雖然這是鐵證如山的事實,但我暫且不把它設為討論的前提條件,也就是說,哪怕新冠病毒來自於自然,也不要指望倉促完成的新冠疫苗能像天花疫苗那樣神奇地控制住疫情。

無論如何,正如應對所有新發傳染病一樣,追查新冠病毒的起源才是解決新冠疫情的真正關鍵。因為新冠病毒來自實驗室,所以中共從疫情之初就拒絕分享病毒信息包括毒株樣本,拒絕國外科學家進入疫區調查,到最近疫情爆發一年之後才允許親共的WHO的科學家進入中國做做樣子調查病毒起源,這些都為疫苗研發和藥品開發平添了很多致命障礙。更關鍵的是,閆麗夢博士早就警告,中共實驗室中必然還有其他新冠毒株乃至其他危險的致病微生物毒株,隨時準備作為生化武器投放。如果這次不追查到底,中共必然食髓知味,繼續生化武器攻擊。就算疫苗有效,疫苗的研發速度也絕不可能趕上生化武器投放的速度,中共完全可以選擇性投放疫苗無效的毒株,然後把責任推給新冠病毒的自然變異。所以要戰胜新冠疫情,當務之急是解決中共,把希望寄託在疫苗上只是不切實際的幻想。每一劑疫苗,包括每一例疫苗造成的巨額傷害賠償都是由納稅人支付的,並不是由疫苗生產企業支付。在這方面浪費的時間和資金,本來應該用來追查病毒的起源,向中共追責,幫助被疫情影響的人,但是現在卻全都浪費在希望渺茫的疫苗上。

疫苗的背後是龐大的製藥行業利益,是很多科學家的科研經費來源,所以很少有科學家敢冒著葬送職業前途的風險公開站出來對新冠疫苗潑涼水。但是病毒危及每一個人的生命,健康,工作,生意,甚至自由,就像閆博士所警告的,“留給世界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們每一個人的努力都很重要,我們都應該努力傳播關於新冠病毒尤其是起源的真相。就像佛陀說法,講究“善巧方便”, 要根據對方的接受程度來決定說出哪種程度的真相。疫苗是如今多數人都要面對的問題,本文的主要目的就是提供一個淺顯的角度來說明新冠疫苗的常識,這樣就有可能三言兩語講清道理,然後再給對方一份Zelenko醫生的新冠預防方案,這個方案裡面還包括了非處方藥鋅,槲皮素,維生素D和C的方案,可以把這部分用熒光筆標記一下,告訴他們不妨嘗試一下,這樣即使被主流媒體洗腦很深的人也能接受。從事關切身利益的事開始,逐步他們會一步步追尋被主流媒體巨頭掩蓋的真相。多一人知曉真相,就離解決中共,也就是解決疫情又近了一步。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參考資料鏈接

Zelenko醫生的新冠預防方案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i7C_6H1Yq0u8lrzmnzt5N1JHg-b5Hb0E3nLixedgwpQ/preview?pru=AAABdEFtqJ8*mqPEWUG390ekXBifWSnfUg

Vaccines against RNA Viruses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7564731/

Studies Report Rapid Loss of COVID-19 Antibodies

https://www.the-scientist.com/news-opinion/studies-report-rapid-loss-of-covid-19-antibodies-67650

Acting Prime Minister Michael McCormack has sought to allay concerns over the Pfizer vaccine following 13 deaths in elderly people being reported in Norway.

https://www.sbs.com.au/news/health-authorities-stress-coronavirus-vaccines-will-be-safe-in-australia-following-reports-of-elderly-deaths-in-norway

Doctor’s Death After Covid Vaccine Is Being Investigated

https ://www.nytimes.com/2021/01/12/health/covid-vaccine-death.html

疫苗將引發更大的災難!

https ://gnews.org/zh-hans/687817/

歷史解密:登革熱病毒的ADE效應

https://new.qq.com/omn/20201211/20201211A09NRG00.html

登瓦夏爭議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99%BB%E7%93%A6%E5%A4%8F%E7%88%AD%E8%AD%B0

史上最大疫苗事件留下的教訓

https://cn.nikkei.com/politicsaeconomy/politicsasociety/40992-2020-06-19-05-00-00.html?start=1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