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17日文貴先生直播視頻聽寫

聽寫:喜馬拉雅大使館 :彩虹橋(文橋);Winner爲自由而戰(文祥);Embracer牙牙;
紐約香草山:GForever(文紫)
巴塞羅那喜悅 :笑笑;
華盛頓DC:文顧
紐約香草山:文兮(我❤戰友);shangshang;文官;
編輯:喜馬拉雅大使館 SCELF (文正))

1
尊敬的的戰友們好,今天是2021年1月17號,今天是個好日子、是個大日子。兄弟姐妹們,今天是個大日子、是個好日子。1月17號,今天真的很多方面都是個大日子。有些話我還真是因爲涉及到私人生活,就不說了,但是確實是個大日子、很高興。那麽今天兄弟姐妹們,剛才看了這個視頻以後,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你們什麽感受呢?什麽感受,兄弟姐妹們?

25000裏長征距離我們今天看視頻的人好像很遙遠,和今天美國總統大選有沒有異曲同工之妙?現在是多米尼盜取了美國的總統的權力,當年的25000裏長征、所謂的25000裏長征,8萬人剩6000人。這就是爲什麽當年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在西北四軍、當時的高崗等,當時他們厲害,當時跟回民馬家軍對抗,最後是他們把共産黨起死回生。他們那叫逃跑,用曾慶紅他媽的話說;那叫逃跑、逃竄,走到哪吃到哪、偷雞摸狗。有一次到一個地主家去偷人家的豬,結果地主帶著一幫長工把他們打的落花流水。根本不存在什麽盧溝橋什麽什麽之戰,全是用鄧小平的話說:我們需要戲劇性,也就是需要這個騙局。

共産黨當他要撒謊的時候、要詐騙的時候,那叫戲劇性。我們老百姓連貸款,他要說你是貸款的時候,他把錢放給你,你給他15%的利息,他說你是騙貸。這個世界上共産黨信奉的是:他拳頭硬就說了算,真理出在拳頭裏,真理出在槍杆子裏,從來沒改變過。中國人70年了有反抗嗎?從當時的25000裏長征到1949年、到今天2021年,中國人有反抗嗎?這個騙局比美國總統的騙局大不大?對人類的影響大不大?說美國盜取了總統權力,中國盜取了國家權力!盜了70年了,我們中國人都閉著眼睛、閉著嘴兒。而一次次的被他殺害家人、親人,有誰說話?戰友今天的憤怒和勇敢呢?如果一個美國人說:你好看看你們的國家政權被盜去多少年了?你怎麽不回去呢?你怎麽不解決呢?你咋不給他出招兒啊?所以說我們戰友們,千萬不要做口炮黨啊,兄弟姐妹們。

我任何時間、過去的30年怎麽過來的,兄弟姐妹們知道嗎?當我被眼前的物質生活、被任何東西所誘惑的時候,我就看兩樣東西,我就看看共産黨撒過的謊,特別是殺害200萬的地主,和共産黨當年一開始的時候、農村包圍城市之前,和井岡山還有到延安這一段時間和25000裏長征。殺了200萬的地主的共産黨,最後餓死了4000萬人——官方數據,實際上餓死1億人;最後是計劃生育,還給全世界說:我們給你們解決地球上的人口爆生的災難。沒有人想象過,他養不起呀!就像現在一個窮人家裏面要生10個孩子,你養不起呀。可摩門教美國人你生了孩子,給你獎勵呀!因爲人家養得起,因爲這個國家需要人民強大。共産黨把養不起,說成了人口控制、世界的貢獻,他叫人口計劃生育。

不要說別人,我的家人、我旁邊的人,我所經曆幾十年、經曆的計劃生育,在我的老家,我親自到現場看不多少次。每年搞計劃生育多少人被抓、被砍,多少人到現場把孩子從陰道裏面,從子宮裏面給掏出來,當場摔死,我親自見過多次。再看看當年被殺害的地主,後來共産黨把國民黨給引到所謂的抗日戰爭,又把國民黨的內部的這些傻貨們給騙回來,讓他們投了所謂的共産黨,包括北京城的傅作義。最後是什麽結局,兄弟姐妹們?共産黨比美國今天盜的大、騙的大,盜取了當年人類上三分之一的人民的權利,而且一盜就70年。

2
我們的祖宗、我們的爺爺、我們的父母、我們的兄弟姐妹們都知道,甚至我們也知道。我們選擇了忽視、看不見,找借口、不面對,苟且偷生。當今天我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在70年以後誕生的時候,在美國你看我們多少人在這裏每個人都指揮著美國總統,每個人都指揮著美國的國家權力,每個人都想罵幾句。我們要想一想兄弟姐妹們,美國到今天爲止,一個國家的最高權力被盜取,大家都知道。到現在爲止還沒有發生內亂,還沒有發生血腥的戰爭和利誘,這是多麽偉大的國家;還照常運作,而且面對著冠狀病毒這樣的威脅,這是多麽了不起的國家!

我們再看一看剛剛另外的視頻,兄弟姐妹們,你們有沒有看到在國內的疫情,國內的疫情現在是什麽樣?14億的同胞連門口、連公寓都走不出去,連村都走不出去,連花錢都花不出去,連銀行的錢都取不出來,14億同胞有人站出來嗎?有1400個人嗎?有1萬個人嗎?如果你假如說在國內,你有種站出來嗎?你又能做什麽呢?你敢說出病毒的真相嗎?14億中國人裏面爲什麽只出了一個李文亮呢?爲什麽能活著、只出來一個我們的闫博士呢?中國人做媒體那麽多人,爲什麽只有一個路德訪談?爲什麽只有一個G-TV、G-News呢?和14億人的比例,覺得這個比例合理嗎?僅僅是共産黨的洗腦和共産黨的統治導致的結果嗎?我們這個民族、我們這個國家,包括我們爆料革命的戰友們、還有新中國聯邦,兄弟姐妹們,我們做任何事情的時候,都要認真思考兩個核心的問題:你自己能做到什麽?你有沒有資格這麽說?

我的一生當中,面臨的背叛、否定、懷疑,我就是這樣長大的;我這一生當中面臨著多少的眼淚和感動,同時是眼淚和感動伴隨著的欺騙和偷盜,沒有比我再了解這個的。我小時候的老師、我老家的老師,我把他們全部帶到,當時我從看守所出來,我把他們帶到了鄭州。我們這個盤古、還有政泉、裕達這麽多同事,沒有一個背叛。第一個背叛我的就是我的小學時侯、還有初中的老師,這是中國的所謂精神和未來的可以說精神和文化知識和人才的培養者、制造者,第一個就是不忠誠。我們後來發現、還有我們經曆當中,很多都是來自你最相信和所謂最有良知的教育工作者。我人生最重要影響我的,教育我有勇敢、教育我有勇氣,教我面對生死存亡能徹底解脫的——我們的李祖原、佛教大師、建築大師。第一個,在上海海關就一下就跪下了,再也不給文貴聯系了。那不是川普總統面對一個所謂的彭斯,和這個那個的背叛。我的人生之中被背叛多了,我們在這幾年裏的戰友當中,背叛的少嗎?郭寶勝這個孫子、還有雞腿潘、莊烈宏,我們拿心對待他,他竟然這樣的對待我、和對我們爆料革命。少嗎?

3
剛剛發生的、還正在發生的,像歐洲的某個戰友,我跟他從不認識。這個戰友需要幫助的時候,我聯絡馬上當地政府,給了他幫助、身份、各種,每天感動的要死。當他聯絡了一個生意說要帶代理的時候,正在談著呢,突然提出來、給我發了個信息:郭先生,我需要你先支付我30000美元,作爲我這一段工作費用。你說七哥咋辦?他逃出來、落地、紮根、定居,找到他所要找到的人,然後就開始做業務,七哥的一切。七哥說根本不需要這個,就是想給他提供機會,他要需要3萬美元,你說七哥給不給?不給吧,七哥太小氣;給吧,這個讓人窩囊。這不是綁架嗎?這事多了去了,我見過無數次。當你真心…你剛剛准備要給他兩瓶水的時候,你正准備要給他一塊牛肉的時候,突然對方說“哎,我想要你身上那個錢”。你到底不知道是給他錢還是給他牛肉,這事情太多了。但是我從來沒有放棄過、從來沒有想過,說我對人不信任,或對人生失望、對正義失望,對善待他人失望,從來沒有過。因爲那不應該成爲我的借口——我善待別人、相信別人的借口,我也不會因爲那個戰友就和其他戰友不聯系、或者不幫助戰友,或者有充足的理由不去幫助應該幫助的人。我沒有。這個世界最容易做到的就是借口,包括滅共和正義。

當我們看到病毒侵襲、傷害和威脅全人類和我們的家人、我們每一個人的時候,大家多少人已經做到了真心的幫他人、真心的要找到真相,幾乎都是先保護自己、先保護家人;又有多少人敢站出來面對共産黨,向共産黨索要真相,象我們的科學家一樣、象路德訪談這些博士軍團一樣,一年來一直地追求著真相,冒著生死、被共産黨威脅全家的這種危險,又有多少人能做到?今天國內的病毒疫情到了什麽程度?我相信戰友們你們能看到一些,但我看到的絕對比你們多。

某個軍隊駐軍,一個部分的軍隊三分之一的人都死掉了。上面領導讓盡快處理,避免在處理當中的交叉感染,限時幾個小時,連燒都不可能,不能燒,對軍隊的處理不是拿去就火化的。給家人的通知:在這個執行軍事秘密任務當中犧牲;然後給你發一張紙、什麽這證那證的,結束了;給家裏邊兒三萬人民幣還不是美元,生命就結束了。當我們看到這個視頻的時候我們想想,疫情就在威脅你的生命,你覺得川普總統和拜登總統的選舉對你威脅大呢,還是病毒對你威脅大呢?全世界的每個人都知道,病毒對你的威脅最大。那你能做什麽呢?自己做不到的,眼前能做而不做的,卻要求別人去做。甚至要求上帝每個人給你一個天堂,因爲上帝答應了:你要啥給你啥,你就要自己要個天堂。現實嗎?

4
我們再看第三個,糧食、賴以生存的糧食,一年來我們說糧食。很多人說:哎呀,路德訪談讓我們這個存了美金,現在美金還能換;讓我們這了、那了、買了糧食了,現在還有糧食。戰友們有沒有想過,一年前的糧食多少錢?現在糧食多少錢?現在你還能買多了,還可以嗎?允許嗎?你能做到嗎?現在在國內你敢囤積一噸、兩噸糧食試試,糧食已經成了內部的所謂的叫戰略必需品、國家戰略物資。兄弟姐妹們,當你們看到這個視頻的時候,國內發生的這種連青菜,我真的是不懂這個糧食價格。頭一段時間說豬肉三十塊錢,我都嚇了一大跳,我說這豬肉我的印象這才十幾塊錢,怎麽這麽快就到三十塊錢了,有的地方現在達到四十塊錢。很多戰友給我發信息,在他們那個生存的地方糧食基本上,有戰友想買個一噸、兩噸糧食,立馬被警告:你買的糧食給你沒收,而且把你抓起來。

我們面臨著人類上最大的危機、生存的危機—共産黨病毒;我們又面臨著接下來十四億人生存下去必需的糧食的危機;而且我們曾經被共産黨到現在爲止,共産黨騙走的、我們中國人十四億人的國家權力,這三件事都是真實的吧,都和我們息息相關吧,比這個美國總統大選離我們遙遠吧。我們能做什麽?我們做了什麽?有勇氣做什麽?你又有能力做什麽?

昨天晚上我給我們秘密翻譯組、我給木蘭發信息,我說你把這幾個事情你給我整理一下,我明天要用。就是幾天來很多戰友給我發信息,我最多一天收到幾十萬條信息,大概的就是要叫川普總統做這個、要叫川普總統做那個。川普總統又不是我員工,我哪兒有資格讓人家做什麽去,我沒這能力。我們可以把一些准確的、重要的信息可以發給他,僅作爲參考。但是你讓人家做啥,甭說川普總統,今天旁邊現在就是你七嫂子,今天我們家是這個大事兒、這個過節似的,我想吃餃子。你嫂子說不吃餃子,我說爲啥?“不想吃,剛吃了。”我說那今天吃什麽?做那麽多好菜,主食是什麽?主食:米飯、烙餅。我都沒辦法說“你今天必須吃餃子”,她就不讓吃餃子。我看到廚房裏面那麽多廚師在做,就是沒餃子,我連給你七嫂說了都不算。戰友們如果你覺得我窩囊,扭頭對你旁邊的先生、對你太太說“我今天必須吃餃子”,看看誰說馬上給你包。我們不要把美國總統命令的,好像比你自己還管用,這是典型的大頭症。我們何能、何德、何智慧呀?然後美國總統趕快把那些人全抓起來,把國會山變成監獄。這話說出去我們就應該被抓起來,美國這個國家有法律的。還有我們不要幻想。從八九六四我就最大的一個教訓,就是當時八九六四太多人有幻想症了!幻想到了一種,上上街就能把共産黨給滅了。怎麽可能?最後被共産黨給弄那麽慘、殺那麽多人。八九六四從今天看,絕對不可能成功,絕對是個巨大的犧牲。不但犧牲那麽多人沒讓共産黨去想一想給中國人民主,他連想都不願意想。天真、幻想、無知,這比愚蠢還可怕!

當我們看到這兒的時候,兄弟姐妹們,這個世界上真的是這麽危險嗎?川普總統和美國大選的結果真的這麽危險嗎?我再先重申一遍:一定是川普贏!不到一月二十號舉手那刻,你都不要相信;舉完手以後,你也不要相信。這個過程是考驗每個人的對正義對邪惡的認知,和對自己對別人一個正確的看待方式。你怎麽看待贏?你怎麽看待輸?你怎麽看待正義和邪惡?到底兒你相信是邪惡終究能戰勝正義,還是正義終究戰勝邪惡?這個是絕對考驗每個人內心的世界。當然最後歸咎你對信仰,你是否有真正的信仰,是考驗最核心的東西。兄弟姐妹們,說到這兒我們要看一看,到底有多大影響人類?我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這真是個終極之戰。

用什麽話形容這一次的選舉對人類的影響都不爲過,任何你想不到的災難的事情都可能發生。但是對我們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郭文貴絕對不會犯八九六四和這七十年來中國人活在恐懼之下,精神上的巨人、行動上的侏儒這種災難性的錯誤。我們很客觀看待,對我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絕對是最佳的機會。一月六號到現在、包括十一月三號到現在,美國政府對中共的制裁,在從爆料革命這三年來,僅僅這些天的爆料和我們對美國政府所有的影響,僅僅對共産黨的企業制裁,我昨天專門晚上讓咱們秘密翻譯組進行了這個大概的估查了一下——總額四萬億人民幣,涉及到的制裁的企業總值是四萬億人民幣。按照共産黨的四萬億人民幣在國內最起碼他得給自己的金融杠杆,得做個十幾倍、二十倍,那就是幾十萬億人民幣。是過去七十年來共産黨在經濟上遭受最重大的打擊的時間,最短的時間對共産黨進行的最大的、最致命的現實的打擊。大家信不信?你承不承認都在那兒呢。沒有川普總統、沒有蓬佩奧國務卿、沒有班農、朱利安尼和皮特納瓦羅packinger等等,這一切的我們幕前、幕後的戰友們的努力,和新中國聯邦和爆料革命,和冠狀病毒我們作爲第一爆料人——路德訪談、我們的闫博士、郝海東兄弟、我們的葉钊穎妹妹,造成的這種巨大的影響的結果。你信不信他都在那兒呢,這就是事實。

5
七十年中國人有多少這樣的行動?是我們,但是這就是我們是唯一受益人。蓬佩奧國務卿每半小時、每一小時發這個推,這是在去年冠狀病毒開始的時候,我們最早給川普總統寫的報告。我本人的建議就是:我說你要跟共産黨除了打左勾拳右勾拳,給他玩兒太極之外,你還應該搞一個行動周或者行動月。什麽叫行動周、行動月?我當時告訴美國相關的咨詢者,我說你們每一小時發一個推,一個一個的決定發,直到共産黨給你打電話說:川普總統我要跟你談談,我們可以談。我說一個小時不行就半小時,半小時不行我說就十分鍾,最後一分鍾他一定會找來。我說他是紙老虎。

到最後這幾天,蓬佩奧國務卿采取了這個策略。共産黨不僅是完了,戰友們我可以告訴你,他會完的非常慘。全人類都在恐懼和擔憂的時候,全美國都在害怕的時候,甚至全人類都走向黑暗的時候,唯有新中國聯邦和爆料革命是最大受益者。終于在這個危機當中,我們抓到了最好的機、百分之百的機,創造了曆史上前所未有的對共産黨的最巨大的、直接的、不可逆轉的打擊。你去問問全世界人民,拜登總統上來誰上來、天登總統上來、黑登總統上來,他就能把對共産黨的政策能改變,我郭文貴承擔一切責任。全美國集體滅共的決心和行動它能改變,不管是黑登、白登還是暗燈,我承擔一切責任,你們可以用一切辦法來打擊我。如果誰能改變了美國、歐盟和全世界的國家對共産黨病毒追究責任、集體因此要滅共?三年來我一再說,未來對共産黨最大的審判是全世界的聯合。自從有病毒以後我告訴大家,即使大選完了、是拜登也好川普也好,不管任何人都無法改變,全球都會因爲病毒要找共産黨算賬、聯合滅共,不會有任何改變!

美國的大院校、企業、上市公司、基金投資,誰再敢投中共,我跟你說給他八個膽兒,把他肛門長到嘴上,他也不敢說這話。華爾街、好萊塢、還有社交媒體,他再貪婪、再跟共産黨勾兌,包括這個拜登政府、或者可能不管是哪個什麽政府,真的叫他長一臉鹹黃瓜,他也不敢去幹這事去。在這個問題上,不管哪個政府都是統一的。歐洲,我告訴大家,沒有默克爾的時代、沒有馬克龍的時代、沒有所謂的現在歐洲親中共的時代,即將到來。疫情之後,所有的歐洲一定是極右上線,所有的極右要想上台,就必須反共、滅共。病毒是讓所有的全人類聯合起來共同認識共産黨,所有在過去一年親共的都將被曆史淘汰。而戰友們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有多少人認真思考過?在這一年裏邊,全人類、全地球就一個群體在喊著:這是生化武器!會死多少人,全球最大威脅!只有我們新中國聯邦和爆料革命。

6
到今天全世界的政府,包括國務卿蓬佩奧剛剛的推出、包括美國國家的安全報告,都采用的我們的闫博士的兩份專家報告。全世界談病毒的時候,他不管任何人親共者、反共者、舔共者、還是滿臉鹹黃瓜的人、還是肛門長在嘴上的人,他們都得面對一個事實:他不能忘掉新中國聯邦和爆料革命,他不可能不知道闫麗夢博士。我們闫博士有時候著急的不得了,我說你著什麽急,闫博士?全世界每分每秒都在死人、都在傳染人。你著什麽急?消滅病毒、找到病毒真相,不是你我必須的責任,也不是我們的義務。我們做到的事情已經前所未有,你著什麽急?各國政府他有本事說,這都是假的、病毒不存在。“不存在”;病毒是這個穿山甲,“穿山甲”;說是王岐山撒尿不小心撒出來的,“王岐山灑尿灑出來的”,這行嗎?你說穿山甲,你說是猴子,你愛說啥說啥,都聽你的行嗎?你有種別死人,你有種別被傳染,你有種你在那站著繼續說。像川普總統那樣,“四月份這個病毒感冒沒了,不用戴口罩。”代價多大?你有種繼續說呀!我們著什麽急?有人在搶劫,嚇的都亂跑。我們敢喊警察,說這時候有人搶劫了。結果你在那塊兒捶胸頓足,你把自己給頭砍了,有用嗎?被搶劫的人一聲兒不吱,坐在旁邊吃西瓜,再這塊兒啃鮑魚。我們著什麽急呀?你著急只有兩種可能,我給科學家說:一、這事兒是你幹的;二,你這不是鹹吃蘿蔔淡操心了,你這是自己有毛病。

現在短短的一個月,現在科學家看到了:頭兩天有人說這個病毒是武漢實驗室非故意泄露。它非故意泄露、還是故意泄露都不重要,它都是實驗室出來的吧?只要是實驗室出來的,是不是人造的?只要是人造的,你故意、還是非故意,這已經不重要了。多快呀!短短的不到二十天人類上突然從來自自然,到現在百分之七十的人認爲這來自于實驗室,百分之七、百分之十的情報部門、政府部門認爲這是化學武器。這就像半年前、一年前大家來看那種總選舉一樣,哇塞,全世界都不聽我們的,全世界都不信我們的。最好不信,你有種別信啊。我昨天看到我們戰友群裏面說,我在法國、我在加拿大,我告訴人家羟氯喹,人家說我咋不知道啊?說這個政府說了嗎?“說政府沒說”。說政府爲啥不讓說?說“這個他們不想讓賣這個藥”。他說那我不相信。那就讓他不相信嘛!戰友們說失望,你失哪門子的望啊?所以說,很多人這個思考問題是很有毛病的。人家家著火,人家想死、想跳樓,結果你捶胸頓足,你捶什麽胸、頓什麽足啊?是你長了三足,還是你長了兩個胸啊?太多了,是不是?毀人不倦,這事兒不是好事;幫人過度積極,這也不是什麽好事。各有各的緣分,各有各的造化。這疫苗和疫情和病毒,接下來任何一個政治家他只要做錯一個決定,一切嗝屁。全世界政治家沒有一個好東西,沒有人去真正替老百姓解決病毒,或者也沒有能力解決病毒。那就讓他們倒黴在病毒前,讓他們通過病毒認清共産黨的邪惡,通過病毒消滅這些貪嗔癡慢疑長滿滿身的政客們,最終他會受到人民的審判。

7
共産黨一年前不是從那個海鮮市場,把全人類的連汽車、連隕石都給加上了,病毒來自,到現在汽車都給加上了。最後不得不默認石正麗、包括王岐山傳說中的女兒王延轶,都坐在了曾經拍攝貫君、劉呈傑的那個屋,把門布給拿掉了,還是那一盆花、還有綁架我們的曲國姣的那棵樹前,又錄了視頻了。才三百多天,著什麽急呀?就像今天川普總統和美國總統選舉,你著什麽急呀?爆料革命相信的是唯真不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如果你相信這個,你著的什麽急呀?

所以說在過去這20天,我們更加看到了這個世界上所謂的宗教界、企業界,和你看到的人類上的精英和宗教。中國人從來沒像今天參與了世界上這麽大的、事關人類命運的事。共産黨壓根就沒有機會參與過,中國人更沒有機會參與過。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讓我們每個人都成爲世界和人類走向未來,事關人類命運的重大政治、經濟和災難事件當中,而我們是主角。這個你誰能否認的了?否認不了。爆料革命因爲疫情、因爲災難、因爲過去這一年共産黨的擀面杖子經濟,我們救了多少人?救活了多少人?我相信沒有任何組織可以跟我們媲美!我們對全人類發出的警告、我們做出的貢獻和奉獻,我相信全世界沒有任何人能做到!

8
這兩天,可能的拜登的政府的很多人、都是我過去的老朋友,都跟我聯系:郭先生、Miles郭,加入我們的隊伍吧,我們支持你爆料革命、支持你新中國聯邦,確實你們的很多信息很管用,GNews、G-TV要和我們一起來找到病毒的源頭,我們願意和你們一起合作。我原來我曾經說過,跟了拜登總統幾十年的一個人是我多年的朋友,在G-TV、G-News上登這個東西的時候還專門找過我,是不是?說是能不能拿下來呀?我說不能拿下來!一、不是我一個人決定的;二、G-TV、G-News是一個平台,誰都可以放,你也可以放啊。只要是合法的都可以放。昨天還找我呢:文貴,我們可以做爲很好的戰略盟友。我說你先滅共吧,你滅共再說。

歐洲的某軍事組織一直跟我們合作,上個星期二的時候告訴我說,我們正在采取一系列的行動,我們將做出前所未有的經濟上的獎勵,從中國內部找到更多的證人和知情人和參與人,而且說效果良好。在我們提供信息的情況下,他們找到了很多他們想要的人。一直待在歐洲這哥兒們最近找不著了,一看川普總統要嗝屁、不行了要輸,找不著了我,也不跟我聯系了,我真著急。這哥兒們還真偉大,去了歐洲不來美國,不相信美國、也不相信美國政府,說看看川普總統選舉完再說,甚至對川普總統都不相信。結果是他真對了。到現在找不著了,我這好長時間,因爲我主動聯系不上他,他必須主動聯系我,聯系方式還很奇怪,現在找不著了。但是不管從哪個角度,歐洲人他們並沒有在說:川普總統或者是可能的拜登總統選舉、當上任後,對他們滅共有任何影響。他們對滅共的決心,我看是每天都在不一樣的、嚴肅的對待這事情,而且更加願意跟新中國聯邦合作。

9
兄弟姐妹們,對待每個人的威脅,任何威脅都小于病毒、或者跟病毒沒法比。這就是我爲什麽告訴戰友們,你們要活著。你都沒了,新中國聯邦成了、明天沒有共産黨,跟你啥關系?不管你在哪你已經燒了,多少人到你坆前、骨灰前祈禱、送花,有意義嗎?兄弟姐妹們,對我們每個人的威脅,就是共産黨和共産黨的病毒。隨著人類付出巨大的、幾千萬人染上病毒、上百萬人的死亡,每分每秒都可能死人的情況下,沒有任何危險、沒有任何對我們的威脅大于病毒的,這個事上千萬別糊塗。更重要的要知道,兄弟姐妹們,我們爆料革命絕對不能成爲口炮黨,行動上的侏儒、精神上的巨人。七十年的共産黨綁架我們國家都沒管,人家美國總統選舉才不到一個、二個月,我們就弄得在那塊抓耳撓腮。著什麽急呀?你有能力嗎?你有資格嗎?我們中國人絕對沒有資格在任何人國家面前談勇氣、談正義、談信仰、談能力,沒有任何人、任何人,包括我。只要共産黨在一天,我們就沒有任何資格談尊嚴,沒有任何人談所謂的追求和信仰,這是我們這七十年來中國人的悲劇、悲哀。這是爲什麽上天讓我們有了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我相信上天的力量。

當我說到這裏的時候,我想告訴戰友們,沒有比我們滅共再重要的,沒有比我們滅共的決心和真實的行動再重要的,不論你做任何事情都不如你有一個小的行動。真的路德先生說的好,滅共沒你不行,一定要這麽想。一定要堅定的相信滅共,就是你滅的、就你能滅共。哪怕你在洗手間放屁的時候,你都念叨著我屁崩的是共産黨。如果全世界有五億人同時放屁,說我屁崩的共産黨,我相信中南坑這些老雜毛們都會突然死掉。我相信這種物理的力量,如果有五億人說我愛這個人,這個人一定會非常健康和美好。而且我相信人是生、死,靈魂是不死不滅的,我堅信的!

本來咱們戰友們要搞一個宗教節目,星期天、今天我是要上他的宗教節目、佛教界的,後來由于沒准備好,過一段時間我要再上。我要好好跟大家談談,我對宗教的理解、佛教的理解。我絕對相信人是不死不滅,有生有死,但是靈魂不死不滅。我活到今天最大的收獲,我認爲我的快樂就是不恐懼死亡。我相信人是不死不滅的——那是靈魂。靈魂如何?修到、做到、感悟、覺醒、破缺漏、大圓滿、找到歡喜、找到滿福,真正的要灌滿人生,唯一的就是正義,減少貪嗔癡慢疑。我們現在每個人都像在魚缸裏的魚、每個人,只要我們知道我們是魚缸裏的魚,我們就應該明白世界無窮無盡的大。我們每個人來到世界,都是由父親的精子和母親的卵子的結合。很簡單的問題,我遇到一個大師。爲什麽人類是五個手指頭,每個手咋不長六個手指頭,五個腳丫指頭爲啥不長六個?“人類在進化,這人類是猴子進化的。”我說猴子咋不進化了?猴子是哪來的呀?

10
我們在人類的地球上有兩個世界,一個無性繁殖、一個有性繁殖的世界。我們人類現在都是在餐桌吃的有性繁殖的肉類,實際上就是我們的同類;無性繁殖的植物,這兩個我們叫通吃。有的人吃素,只吃無性繁殖的植物。但是爲什麽人類現在不進化了呢?都長五個手指頭,五個腳趾頭呢?人類現在動物一萬年,我們上十億年都地球,這之前啥樣?在我們的母親和父親的精子裏、卵子裏竟然傳載的信息,連我們的祖輩上身體上的一點點小毛病都能傳過來。在我們每個人的身體上是多少個精子、卵子的體量啊?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是有銀河系、太陽系、宇宙系,數億個細胞組成的人類這個比例,跟一個宇宙系沒有任何兩樣。反過來又說了,太陽距離地球只要是遠一百公裏,我們地球就變成冰的了,就成了冰球了;如果近上一百公裏,地球就被燒烤完了;月亮要離地球增加上幾十公裏,地球就是山崩海嘯啥都沒了。是誰在控制著太陽和地球的距離?是誰在控制著月亮和地球的距離?我們再看全世界的宗教,死了上天堂、給你七十個處女,或者死了以後你幹了好事、交了宗教的這個agent費,你就不死不滅;還有我們佛教講的,每個人都是佛。但是你要覺醒、覺悟,我更信佛。

共産黨就是把世界上羅馬時代留下的宗教,和政教統一的人類上統治的結果和糟粕,把宗教統治給所謂世俗化,産生了今天的馬克思、列甯主義的邪教思想。他們從來不相信上帝,他們相信那個上帝是個故事。他們根本不相信地球之外、銀河系和月亮,因爲他們無知。他們不相信人是有生、滅,但是沒有絕死。死即是生,生即是死,人是不死不滅的靈魂,他不相信,所以只取決于當下,玩弄于當下,這才是邪惡、邪教的本質。不管他變了什麽臉,最後都是統治——統治的化身、掠奪的化身和虛假的化身。因爲他不相信未來,他不相信神,他沒有信仰,最後讓別人信他,這是統治的、欺騙的、騙局的、黑暗的結果。

我們新中國聯邦人第一個宣言當中,我們要要求信仰的自由。我們看透了這一切,我們站在了人類的曆史上、地球的十億年以上的高度,我們看到了世界上所謂的宗教崇拜、個人崇拜、利益崇拜和謊言的崇拜對人類的災難。我們的覺、我們的醒、我們的悟、我們的找到真相的空,看到這些人都是垃圾,看到這些事情都及爲的無知和幼稚。就像看到現在短暫的總統選舉這個醜聞,遠遠不能和病毒相比,因爲病毒才是真正的災難和黑暗。正義和邪惡之戰是這次美國選舉一個具體的體現,更重要的事情是病毒和對全人類的威脅,更重要的是共産主義思想和有信仰的西方世界的對決,這絕對是終極之戰。而且我堅信不移,不管發生任何事情,一定是光明戰勝黑暗,一定是正義戰勝邪惡,一定是共産主義被消失!共産黨一定完,它已經完了,馬上就完了。你可以信,你可以不信。全人類上有史以來只有爆料革命,沒讓你信任何事情、沒強迫你信任何事情、沒讓你因爲信付一分錢、沒讓你爲信付任何代價、沒讓你因爲信去冒任何風險,全人類沒有過。你給我找出任何一個過去的組織,什麽白求恩呐、紅十字會呀、共産主義呀、烏托邦啊、是吧?包括各種宗教,你給我找一個讓你不拿錢、讓你不付出、對你無約束、對你沒有規矩的,你給我找一個?只有爆料革命。只給予你而讓你無限的得到,而不要求你任何付出、對你沒有任何約束。這境界之高,我有時候自己真的到洗手間裏對著鏡子照著自己臉使勁親。確實越想新中國聯邦心情愉悅、春風蕩漾的感覺,想一想閉上眼睛就覺得好像在玉米地裏面,覺得那個風吹過來玉米地嘩嘩地聲音,在玉米地聞到玉米的芳香的味道、和玉米芯裏面那個小嫩嫩的黃穗子那種清香、那種自然,風吹過來的那種浪漫和感覺。

11
中,喝杯咖啡,說著說著進了玉米地了,說說進玉米地了、春風蕩漾去了。咱來點浪漫的吧,今天是G-Fashion新産品上線、新産品上線。我們要看一看這個視頻,大家都看到了,一會大概是咱們這裏的時間11點鍾左右,我們的G-Fashion 所有的東西幾乎都改了。就是G-Fashion如何讓戰友們體面的生活,G-Fashion是所有戰友的、所有戰友的。我是正在想今天新産品上線,怎麽讓大家能獲得點獎勵呢?這個今天肯定是又被擠爆了,怎麽讓大家獲得點獎勵呢?你像G-Club的這個1月20號之前買的有獎勵的,很多戰友現在著急呀!是呀,我能理解啊,你說那麽好的銀項鏈、還有戒指,那誰不想要哇,這很正常,這是應該得的,陽光的禮物,當然應該得了。

但是我們怎麽能讓戰友們……11點鍾,這裡的紐約時間11點,也就是在四五十分鍾以後新産品上線,接著就一批一批地上了,一批一批地上了啊。那麽這些上線以後,大家看到這次G-Fashion上線的原則是什麽?我們的設計團隊裏面要完成,最重要我們要做的:第一、必須是原創!必須是中國人在世界上不抄人家的品牌,必須是我們原創!唯真不破,大家去看去。另外一個,戰友上次那個料子,這個衣服好壞關鍵是料子。中國人…我給你講我們現在這個整個G-Fashion系列的總裁是個美國人,是美國一個大的公司、幾百億的公司,剛剛破産了啊。破産原因是什麽?他這個公司我不能說他名字啊,他原來是這個公司的高管,他老婆都穿他公司的衣服。當有一天他把所有的衣服生産線移到大陸的時候,他老婆不買了。他老婆讓他看,說你看看中國産的這個衣服,你聞這味道。後來他妻子就告訴他說,中國産的衣服不僅僅是質量,關鍵是材料的問題,它化學成份太多,就像中國現在這個食品添加劑一樣。中國的,我們未來啊,過去說G-Fashion是不在中國生産的,現在我們可能有一些是要在中國,初加工在中國做,然後也可能到外面來,但我們會注明,初加工地:Made in China。然後設計完成地在那洛杉矶啊,也可能在法國呀,也可能在意大利,也可能在日本。

比如說就國內的材料是絕對我們不能用的,就是很多材料,它是個絕對是添加劑。那我們堅持第二個原則,必須材料是世界上最安全最健康的材料。那麽另外一個,我們這次推出去,讓戰友得買得起。這就是很多戰友說,哎呦,我想買真買不起呀。這一次我們要把價格,大家要記住,我們像現在很多高檔品牌,它裏邊兒有幾個系列,它有這個最貴的,是最大家常用的,不同的。但我們的原則是什麽?G-Fashion是一場人類上的滅共運動誕生的品牌,這叫服裝文化革命,這叫服裝文化運動。我們如何把這個服裝文化的運動成爲所有參與爆料革命和滅共的戰友們一個大家都可以留下的記憶,或者說讓服裝能更加的讓你能找到滅共的感覺,並且讓你把滅共的這個事情牢牢地記在你的心理和你的身體融爲一體,所以我們叫滅共文化運動。

那麽所以說現在我們要做的這個事情啊,所以說兄弟姐妹們,今天的再一次,因爲咱們原來很緊,那一批上完了。現在是這一次新的一批,嚴格講過去那叫初營業,今天是正式營業。我知道很多戰友拿著卡的人都在等著買呢。說實話啊,最重要的讓戰友買的起。還有那個價格啊。這個價格啊,戰友們,真是個大的問題。兄弟姐妹們,這個價格啊,真的是太太關鍵,太太太太關鍵。所以說我們這一次的,戰友們你們會看到這個價格,完全是不一樣的價格戰略。一般的,比如說我們這個服裝,像我身上穿這西裝,它是一塊錢的料子它加上十五倍、十三倍、十二倍。然後呢,這裏邊包含了廣告費、員工費、管理費,所有的費用,他們最終服裝也就是十到十五的這個利潤,最多做到二十了。而我們現在呢,因爲我們沒有那麽高的這個成本開支,我們就直接成本就是料子價錢,我們只乘以二點七。這個裏邊就把設計師的費用,管理的費用,稅的費用,什麽辦公室的費用基本上能cover(覆蓋)掉,咱基本沒利潤。所有的大家看到這個衣服的時候,就是現在你拿卡買到的衣服,基本上你自己開了一個服裝公司,包含了一切。而且是你沒有任何成本的,你擁有了,這幾乎是服裝業是絕對不可能的。

12
這就是咱們戰友們要了解的G-Club的魅力,G-Club的魅力。G-Club讓我們每個人都擁有了一個,擁有很多設計師,很多生産線,很多管理者的那麽一個專爲你做衣飾的團隊,而且你不用付錢,你一張卡就做到了。因爲你買到了的東西,戰友們,每個人都想搞Fashion,當你真搞的時候你就知道它真不容易。每件衣服你想做,懵一下子,找什麽忽悠一下子,那廉價物品,抄很容易。當你真要設計的時候,找材料的時候,加工的時候,然後這個運輸的時候,稅費的時候,那可就難了去了。它是一整套活兒,牽扯到方方面面,那就沒那麽容易啦,特別你要做個真東西那太難啦。所以我這很早我就覺悟過來,我到任何餐廳吃飯,多貴的飯我都不嫌貴。因爲任何一個餐廳它的經營的稅率在,他的利潤在那兒擺著呢,只要不是假的,它貴它一定有它的道理。我穿買任何衣服我不嫌貴,因爲我知道要想做一個品牌,做一個貴衣服,它不是你想象的啊,我買一個T恤這兒十塊錢,我買一個大品牌的一千塊錢,我就上當啦,絕對不是。十塊錢和一千塊錢的材料不同,工不同,藝術性不同。還有這價不等于說,賣你一千塊錢的人說我就賺了你九百九十塊錢,絕對不是這個道理,不可能。他可能賣一件忽悠你,他不可能一直活下去的。所以說它一定有它的道理,所有價格的組成,除了坑、騙之外啊,正常的商業行動的價格組成,它必然有它的邏輯,它有它的科學性。它跟你的質量、標准和設計藝術性,它是有關系的。

那麽我們G-Fashion現在這一次的上線,我們這個大家今天看到了很多,包啊、鞋呀、女裝啊、男裝啊。這些都是根據我們整個現在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和未來和對世界時尚的理解。我們很多設計師都來自世界上大牌、品牌的來的。我們接下來要做的比如說,像軍服系列,牛仔系列,還有中國的旗袍系列,還有我們的整個的中國的曆史的系列,還有西藏的佛教的系列。那麽連布料都是我們自己做的,連布料都是自己做的。但是我們的原則就是讓戰友買得起穿得起,而且是絕對的是藝術品,不是工藝品。歐洲的大品牌現在全走上了工業之路,就是強調的是工藝,而沒有原創的這個藝術性和設計性,這是我們現在要做的。

所以兄弟姐妹們,我們要看一看這個視頻啊。(郭先生讓人開始准備放G-Fashion新上線的新款系列的展示視頻)哎呀,不孬,不孬,不孬。喲呵,木蘭給我發的照片兒,這照片是這樣,我不知道,因爲我看不見。(郭先生念戰友名字和留言)流年的冷暖戰友,北瓜瓜粉,君子蘭,阿信,mgbs。開始吧,俄首富,Music,哎我的媽呀,我看洛杉矶那邊兒啊。(放視頻)

13
回來啦,哎好好,哇!(郭先生給文班發語音信息)謝謝啦文班兄弟呀,太好啦,太好啦,太好啦,按時上線,太好啦,太好啦,哈哈。哎呦,不孬,不孬,不孬。

哇哦,哈哈,哇噻,兄弟姐妹們啊,剛才看了這個視頻了啊。大家一定要記住的,你們當你上網上你去看任何時裝的時候,大家你去想到,就是沒有…在人類曆史上就是這個品牌當中色彩、材料、色彩材料還有它的品牌的logo,幾乎是人類曆史上最大爭議的。在LV之前,路易威登之前,把LV這個品牌寫到衣服上去,幾乎被整個時裝界罵的簡直狗屎啊。因爲在這個法國之前,包括在英國,包括路易十三、十四時代,是不能有任何標志的,那就是老土啦,就像咱穿西裝戴品牌一樣。但是,就路易威登,它就把它自己的LV到處寫,它變成了設計的基因的一份子。當時大家都覺得穿LV 就是暴發戶,穿LV 就是土。後來大家發現,LV成爲了真正的時尚品牌。它的創始人,還有它的CEO我都認識。大家知道裕達當時是LV在中國最大的店之一,很多商品只有裕達有。現在被共産黨給搞關閉了,逼迫他們要關閉,現在裕達也快沒了。哈哈,這都是七哥曾經經曆的事情,LV。

在LV之外大家要看到世界上幾個有個性的品牌,幾乎你看看日本的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這個人就是天天罵這個歐洲品牌。他也是在歐洲學的,巴黎啊。那麽他就說,你這色彩太多,你這都是垃圾,我這才叫藝術,是原創。但是它的料子你買完以後啊,它的幾乎老款我都買,幾乎它的衣服我穿一次不穿第二次,或者最多穿兩次,這料子太差。歐洲的工藝達到了極致,大部分的錢和精力都用在料子的研發上。日本是給歐洲生産料子最大的國家,因爲它工藝性強,生産質量高。原創那就是歐洲設計。到了美國呢,美國這個國家呢,它就把服裝和手機這些東西呀變成了消費娛樂化啦。就是我要買到、擁有,啪,就扔掉啦。這就是美國成爲世界上三億多人的國家,成爲最大的消費國呀,它是消費是娛樂化。我們中國人的消費是什麽,是功能化。你需要喝,你餓了你才吃。外國人是嘗嘗味兒,扔啦。它這就是美國人,非常的糟糕,但是它就是這樣。

那麽到了美國的時尚,它就完全個性化。從過去穿牛仔褲不能穿西裝,它變成了時尚。穿牛仔穿西裝不能穿旅遊鞋成了時尚。穿西裝不能帶商標,哎,結果帶商標帶logo成了它的個性。然後呢,把褲衩子不能外穿,這褲衩子給套到褲子外邊。胸罩,那絕對不能套外面,那胸罩可以在外面。所有不可能都變成了時尚,所有的不好都變成了時尚,所有的生死之間的忌諱都變成了時尚,嘩衆取寵,但是它就是時尚的革命。時尚最後成了一個什麽?創新、文化,這就是美國還把它功能化,運動裝、休閑裝、休閑正裝、早正裝、午正裝、晚正裝、辦公室衣裳,它全給它功能化。就像美國,所有中國人來,都到美國的那個工具商店去買那些工具。我第一次到美國的時候也是,因爲它特別好,功能化、具體化,啥都…在美國你想買啥,商場都有。中國人都自己做,就是它得功能化。

時尚也是功能化了,那麽G-Fashion是一個什麽?是在美國時尚功能化和創新化和歐洲的標准化、質量化和日本的所謂的個性化基礎上,我們創出了個中國化。啥叫中國化?今天你看到這幾個。大家注意啊,我們大膽的把G-Forever這個logo寫在上面,因爲它將記載,任何人你活了三萬多天這個當中你買的衣服,你是有些衣服你是終生不會忘記的。像我小時候我娘給我縫的那紅褲衩子,我一輩子不會忘記的。那麽這個時候就是讓你記憶你,難忘的時刻:新中國聯邦,病毒時刻。還有每個這衣服穿出去代表了你的個性,我是誰?你真的是全世界你穿那個很大的品牌走在大街上,真的我非常同意這觀點,真的都是成了服裝的工具,沒人知道你是誰。哎!你很有錢啊,穿的不錯啊?穿的什麽Dolce&Gabbana、Prada、GUCCI、Loro Piana、Hermès、Chanel,是不是啊?Celine、Dior,看看這個,都會,有錢都買得起嘛。證明你有錢,啥也證明不了你。但你是誰,這個問題上做不到。我們G-Fashion會讓你做到,我是誰。我的跟你們不一樣,我能告訴你,我的不同。而且我穿出我的個性,穿出了我的文化和品味。你看剛才那幾個女孩子還有那個男模特,你看那種開心。那每個人都喜歡的不得了,太棒了,原創。

14
而且呢,(郭先生看到了留言,念留言)七哥頭發長了一點兒,有位戰友說,該修一下了啊,中,中,中,一會兒就理發啊,謝謝。所以說,哎,聊城小妹,還有俺聊城小妹,哈哈,聊城小妹啊,飄向北方。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大家記住G-Fashion未來,你看那個哨子啊,是純銀的。這個你改不了的,923號這個銀子是純的,你可以去查去核實,最高級的銀。給你用手工做出來一個信仰之星,然後吹哨子啊,這個太棒了,這個想法。因爲大家一想想這個哨子真的個去鬼呀,我覺得很多人買這個哨子在家裏邊兒吹兩下子,我覺得家裏邊兒鬼都沒啦。它非常的尖銳,讓我們想起兒時在學校的時候,卟…卟,召集令,滅鬼,還有一個我覺得滅共。信仰之星,信仰之星我認爲是有神力的,是有法力的。

所以說今天這個G-Fashion上有很多這些東西,隨著這些呢,哎呀,好多人已經開始下訂單了啊。(郭先生在發語音,商量抽獎的事情)咱怎麽商量一下,我說今天還有這未來一周、兩周下訂單的給點獎勵,我看看啊。怎麽按照下單號說個數字,說到這咱給個獎勵送個什麽東西咱想想啊。哇噻,這麽多人下單,天呐,七哥今天成了賣衣裳的了,哈哈。

(郭先生看留言)什麽意思?哈哈,戰友說得真好。哇噻,下單的這麽多人!戰友們,今天和這未來的一星期多下單啊,趕快下單啊,買完你們會覺得值不值。

(郭先生看留言)黑暗即將過去戰友,不管怎樣我是跟定七哥。七名觀衆,感恩遇見文貴,背叛七哥的靠幾個想發財的人是嗎,就像…我看看啊,這戰友的留言真是太棒了。有些戰友的留言太有智慧了,深深的影響著七哥。感恩七哥,火燒人民大會堂戰友,這個名好啊。魔王,哎,火燒人民大會堂會發生的,我相信會發生的。大碗煮大白菜,一周漲價三倍吃不了,我天呐,這真是太誇張了。這個郁金香戰友,文貴好啊,木偶奇遇記,青山綠水文明,十菊次郎,G-Service,天明,天明,撼地神牛,郭建國,七哥行的是大剩佛。

(郭先生看留言)頭一次聽見對六四深刻反思,是的,非常要反思,非常要反思。我就是一個最重要的,我親身經曆的事情和看到那裏邊被關押死亡。我從來沒給家人談過這個問題,我到現在都很納悶,爲啥我家人從來不問我在裏面我受了什麽罪。我家人也從來不去聽我在裏邊的事情,不敢面對家人啊。所以說有時候人是很孤獨的,就是七哥受過這麽大的罪,九死一生。沒有你最親的人跟你自己家人來問你這事情。當然了,你也不能到處吆喝去。所以說這就是人呐,當你幹一件事的時候,你在乎別人的看法或者說你要在乎什麽回報的時候,你一定會失望的,一定會失望的。

(郭先生看留言)黃四郎戰友,躺槍王,唯快不破,拆牆建築師。爆料革命闫麗夢博士一定會獲得諾貝爾獎,堅決不要!如果闫博士她要了諾貝爾和平獎的話,我永遠我不會再提她一個字兒。爆料革命這個事業上,滅共事業上,任何人主要是想去要個名啊,要不利呀,這個什麽狗屁諾貝爾獎,那簡直是太low了,太low了。所以當我看到什麽大師啊,講了半天在乎別人怎麽看自己呀,在乎自己所謂的榮譽呀,那都是扯,這樣的人你根本不用搭理他。一個狗屁你要了你說那個諾貝爾和平獎,你死的時候燒你的時候多燒倆小時?還挺疼的呢,多燒倆小時,有什麽意義呀,當飯吃,你能賣了他嗎?

(郭先生看留言)阿信,阿信刷屏了阿信。爲啥能刷屏,我每次發出只能十,什麽十秒鍾才能發一次啊,不能發呀。I love戰神,感恩七哥。昨天跟I love戰神叫文帆,我們昨天通話了,昨天挺好啊,昨天有Discord聊天。馬努吉諾比利,共産黨是真的完了。絕對完了啊,共産黨絕對完了。共産黨你玩球蛋啦!自由藍天啊,說到這兒的時候,我再給接下來說一些G系列啊,昨天很多戰友問我很多關于G系列的問題。

15
我想和大家先說一個最核心的問題,大家一定要想到人類到了什麽時候了?就是絕對誰也擋不住的,就像是滅共一樣,你不信你千萬不要去信,你絕對信了你才去參與,或者你聽我說這個話。人類現在到了一個最最根本的,可以說上萬年來的最大一個轉換,數字化時代。不能老說虛擬時代,這叫數字化時代。過去的所有的金融系統和人類的生存模式,從過去的易貨貿易到記賬貿易到最後的貨幣貿易。然後到了今天的數字化時代,人類(曆史)上的所有的生産力的交換,已經不可能被你所謂的貨幣系統徹底壟斷。貨幣未來絕對不僅僅是國家主權,貨幣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生存的根本性的,比過去的錢還重要。這個時候能讓人類,適合人類高效的生産力和生産率大迸發。從過去全球的幾億人口到七十幾億人口,這種巨大的生産力的交換和需要,只有數字才能滿足。這個時候需要低成本高效率,絕對安全,不可能被一個所謂的政府、政權壟斷。

也就是未來的人們的生産力的交換方式不僅限于貨幣,而且不可能被政府壟斷。而這個時代的到來不會像過去人那樣花幾百年,從金本位到石油美元,不可能了。未來的變化可能是論月、論年都有巨大的升級和變化。因爲七十幾億人的現代化的生産力和對事物的需要的更新是你過去三億多人,那個封建時代的生産力和速度更新,你去想想有多大變化。就像過去你來趟美國,你坐著船來你得坐幾個月。現在你坐著飛機十幾個小時就來,一模一樣的道理。如果你坐協和飛機,超音速飛機那就更快了。那你要打電話,你不用來就是你一按就到了,就這麽簡單,用那麽複雜嗎?說什麽科學家,教授掰哧掰哧講半天,扯淡的事。這麽簡單說的話,多容易啊?幾秒鍾就說完了。

七十幾億人的生産力和創造力和易貨貿易和貿易形式和交易形式,它必須是數字化。數字化的貨幣和數字化的金融的誕生,它是根本。比特幣,它的誕生之初,它是偉大的,了不起的,它是創始者。但是它的數量和它的技術和它的使用和它的設計局限了。就像當初的黃金和銀子一樣,金銀一樣,它的使用性和功能性是有限制的。現在爲什麽Facebook非要搞自己的虛擬貨幣呀,共産黨要搞自己的虛擬貨幣呀,爲啥美國自己不搞?美國一搞自己美元就搞沒了,共産黨要搞,是要把所有的,自己不被搞沒,要把別人搞沒。Libra就想作爲除了政府、國家權力統治之外的最大的老大,一統江湖。當然了它做不到,是吧。
新中國聯邦的,我們的貨幣,到目前爲止我再重申,沒有任何人設計這個結構,沒有任何人來做,我說的是G幣。未來的金融系統,你想想這個G-Fashion, G-Club, 今天G-Fashion 上線的事大家一定要看到,它不是fashion,你千萬別把它看成fashion。 Fashion 絕對不能走這個量,我們絕對不能像Zara、優衣庫靠大量的量,絕對不可以。我們只有不夠賣的産品,絕對不能有賣不完的産品,絕對不允許。任何一個戰友買完的東西,未來都會成爲收藏品。你不可能這個包,剛才看到的包多漂亮,太有個性了是吧?還有穿的那個鞋子,你不可能全大街上讓你都有,那不可能。我希望的是真正的這些東西都是戰友買了,因爲它的價值是文化,是唯一性。

16
通過這個G-Fashion 我達到一個最核心目的,戰友們。你買的是一雙鞋,實際上給你自己買了一個未來。爲啥我要這麽說呢?因爲G-Fashion 是第一個讓我們的G-Coin 成爲流通性貨幣的合法性,它的價值是合法性。就像你拿個鑰匙一樣,過去你那個鑰匙一開門,進去了比砸窗戶,比挖地道要簡單的多,然後這個房間裏邊有你想要的東西。可以讓你合法時候你用各種辦法進門,什麽辦法?拿鑰匙?砸窗砸門?結果你選擇一個挖地道,那就太慢了。你進去的方式,拿到你的信仰和理想。那麽我們找了個方式,我們不要鑰匙,覺得鑰匙太慢了。我們拿遙控器,現在的門是遙控器的,我老遠一按,“啪”就開了,我就把裏面的東西就拿到了。那麽如何我們這個G-Fashion 就是讓你合法拿到遙控器的權利。就是把我們未來戰友們自己,我們要培養的自己的G系列,金融系列,讓它的合法化。你買一個包就已經讓咱們G-Coin成爲合法的流通貨幣了,就這麽簡單。

嚴格講,每一個戰友你動一次手指頭,今天你下了單,就是給G-Coin、 GDollar未來下了一個合法性,這就是七哥的智慧。我不在乎G-Fashion 賣多少,G-Fashion賣一百件、賣一千件、一萬件,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所以G-Fashion 的投資者老跟我說:哎,郭先生,我們要這個,你們要給我們三年計劃、五年計劃。我當時告訴投資者,我說你可以不投啊。我不會給你這個計劃的,你讓我作爲一個創始人,你叫我作爲一個總發起人和總設計顧問,你按我的辦。G-Fashion 的作用,它必須是中國人的時裝界的一個新的標杆。不抄不copy,完全原始創造,要把中國人北魏之風重新拿回來。把西方的所有的抄了中國人的時裝藝術,叫它回東方。把時尚藝術回到東方去,這是我的個人和我們這個民族狹隘的追求,這必須的。第二個,它是未來G系列的一個跷板,你是我利用的是一個小橋,讓我通過這個小橋走到對面的彼岸去。我在此岸要走向彼岸,它是個通道,就像進門一樣,遙控器,我不用鑰匙我用遙控器,我能打開這個門。合法把數字化的金融變成國際合法化的強硬貨幣,金融系統 。

17
另外一個我不能賣量,我不想搞那麽多量。那麽愛量,你買別人去呗。我們最主要的就是供應有信仰有理想的滅共者。我要把它變成未來都成爲古董,文化用品珍藏。所以說,我們不會走量,我也不會給你proposal ,什麽三年五年計劃。但是未來,我們想不走量,我們戰友的新中國聯邦和滅共獲得成功,那這個量都是巨大的。

你想想十幾億的中國人獲得解放以後,說2021年,那天你們買了啥?說這個包是我買的,你想想是什麽概念?十幾億人不要說都想買,一億人想買,你曾經今天下了單的東西,說我買了一條內褲,這是我當年買的,你想想這個價值是多少?像這個LV一樣,現在這些跑車收藏家,大家都知道,我們收藏了,家族收藏很多好車。一個,隨便一個過去的車,像那個美國産的GT40跑車,它幾百萬美元,一個保時捷,一個奔馳幾千萬美元。我們未來的G-Fashion 就是這個意思。像那哨子,哔…是吧,純銀的,咱不說這個純銀的價值,你沒有賺任何一分,跟你買一塊銀子回去差不多,是吧?只有戰友G-Club 會員有這個權利,只有G-Club有這個權利。那未來這個哨子你說我們能生産多少啊?那不可能未來十幾億中國人,說有幾千萬在大街上,不可能。我們也就生産個幾萬個,最多賣個十萬個,十萬個哨子,未來你想想十年、二十年以後你說它有沒有收藏價值?它當然有收藏價值,那手鏈,是吧?現在是他們每天都罵我,說我你郭先生你不能在這亂說。今天警告我:你不要一開嘴要送這禮,送那禮的。因爲上次一送幾百萬美元沒了。所以說他們很不開心,但是戰友們真占了便宜了,後來我一想也是那麽回事。一個純銀的項鏈,純銀的戒子,那是幾千美金呀。你買個卡你可能,你想想你買個卡一萬美金,五萬美元,你這是白白地等于現金給你了,這個太了得了。而且你終身享受那卡的優惠,確實有點兒大了,但是我不後悔。

因爲沾便宜的是戰友啊,對吧?我說實話,戰友們等有一天你們變成有錢的時候,你們就知道七哥的感受。你最大的快樂絕對不是擁有,你最大的快樂,你是讓別人擁有,真是這樣的。我不能像馬雲,馬雲這個小子說,我不在乎錢,最近他最在乎錢了。聽說馬雲現在爲錢已經是…最在乎錢了。七哥在乎錢,但是我真的很在乎啊,因爲這個,就戰友們有錢以後,我就這種快樂我就特別好。特別被戰友,給了你們禮物以後,我比你們還高興。像今天的G-Fashion,它就那麽多件,下完單買完了以後,大家該用的用,用完以後千萬別扔了,留著,我認爲都有收藏價值,我認爲都有收藏價值。它就能生産那麽多件,是不是啊?不可能無限的生産,咱這麽多戰友呢。

另外一個我要跟大家說的事情,大家要記住G-Club,多少戰友,曾經有加拿大一個戰友彙了十幾次錢全部被退回去的。共産黨耍流氓,最後他還是買了,買上了。大家想要買,這麽難,買一個G-Club。很多人就沒問這個問題,我花錢咋就這麽難呢?我爲什麽我買個G-Club咋就那麽難呢,是不是難的事兒都有價值呢?據我所知,凡是難的事都是有價值的。你拿了五萬美元或你拿了一萬美元在加拿大,你要想在旁邊,你要旁邊買那些垃圾,進商場裏邊他們喊你爹都可能,是吧?那爲啥你買個G-Club咋這麽難呢?因爲它不是G-Club, 它不是一個卡,它是全人類現在唯一的一個文化的滅共運動。它的價值,它的意義不是五萬美元。因爲有人恐懼你花這五萬美元,因爲有人恐懼你將得到這個卡,這個卡它也不是無限的。戰友們想過沒有啊,另外一個問題,不讓你花錢買卡的人,他想不想擁有這個卡?每個人都比你還想擁有這個卡,大家又想像過沒有?如果這個卡你讓共産黨的高官,這些老雜毛們,讓他們的家人,你說我給你卡要不要,他能給你跪下來,舔你的腚他都要這個卡。

18
知難而退者,你就是loser, 我就這麽簡單。知難而退者一定是loser,爲什麽不去問問,爲啥我花個錢咋這麽難,爲什麽我買個卡那麽難?就像當初投G-TV一樣,爲啥不讓我投?花錢是你最基本的人權吧?全世界是沒有比私人財産不可侵犯,它阻止你花錢是不是侵犯了你的私人財産權,它爲啥要侵犯你私人財産權?這個答案不就來了嗎?所以很多戰友跟我說,我就不想回答。因爲戰友們把問題想得太簡單,如果你想做很容易的事,特別容易是不是啊?到你家的洗手間,蹲在馬桶上,是不是啊,你蹲一天也沒人管你。是不是啊?把你家水管擰開,是不是啊?放水,你在那塊吹個哨,吹一天也沒人管你。到你家菜地裏邊去,刨土挖坑,挖完坑自己坐在裏邊,在裏頭再撒泡尿沒人管你,特容易。幹嘛要投G-TV,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GClub那麽難啊,是不是?因爲它有意義,因爲它有價值。
想買個G哨子,G哨子真好,我還沒有呢,我著急。到現在都沒有,就是那個G哨子到現在也沒給我發過來。這個創意太牛了,他們也不給我發過來,這個哨子怎麽就不給我發過來一個,你們這個哨子,你看戰友們都在問我,你看我這都沒有。這個G-Fashion 的人也正在看我的這個直播。

Masha:上新啦,女裝超好看。買呀,光說不買。魔女說:G-Fashion一定大賣。光說也不花錢…我們的丹荷老師說:狗屁諾貝爾獎太low了。當然了,跟七哥談諾貝爾獎,給科學家,太low了吧,太low了吧?哎呀,太多戰友興奮了,喜歡啊。都在下單呢,現在我發現,戰友都在下單,爆棚了,又爆滿了。哎,我覺得戰友們大家出個主意啊,我都沒想到,咱別整太大發了啊,讓G-Fashion 別破産。怎麽讓大家今天買的或者下一星期能抽個獎呢,什麽方式?你們給我說說我看看。十九元人民幣的LV襯衫。不是,大家怎麽想想,有啥辦法,這按照什麽…

未來的旗袍系列絕對漂亮,絕對漂亮;還有軍裝系列,絕對漂亮;還有七哥的馬褂系列,長袍系列絕對漂亮。大家記住G-TV的設計的幾個基礎,大家記住G-Fashion 的所有衣服,你們拿到任何東西的時候,服裝界的第一個料子要軟,料子要輕,料子要有所有的伸縮性,料子必須是絕對的無化學,這是我們的核心。另外一個所有的G-Fashion 你買的,像哨子的東西100%的要記住那是純銀的,最高端的銀。932號好像是,這銀子我不太懂。你們記住那是純銀的,那不是鋁的,你們要記住,它有收藏價值,它有真實的價值,它有真實的稀有金屬的價值。

19
七哥是大乘佛法,度衆生無余依涅槃,七哥不敢當。

這回的價格如果按照第一次的價格的話,是你現在看到價格的2.5倍。就是你買現在是100美金的,現在就是250美金。你買500美金的,就可能是將近1000美金。像我那個穿的休閑褲子,原來就是這個所有的價格retail的價格,咱設計師叫Doni,你去查他的店,它是1800美金一條。那麽你現在咱們戰友買,打了五折你還900美金呢。我說這戰友也很貴呀。你讓他買四條褲子就是多少錢,就是打了五折以後,原來的將近8000美金的衣裳,打了五折還4500美金呢,也很貴嘛,是不是啊?那麽現在我們讓你花多少錢?你只需要花大概多少錢,你只需要,我不知道啊,我得問一下,別讓我胡說八道了。

價格好便宜,真的便宜啊,他們心都在流血。你給說一下咱們現在,就是我們的Doni褲子是多少錢一條?我沒看這價格。Retail的價格多少錢,五折的卡是多少錢啊?我們日本的百合最近沒有出現呢,真是。黑白都買,Masha這回聰明啊,Masha是只賺錢不花錢,今天開始花錢了。開玩笑啊,別當真!Masha老公有錢,都是他老公給她花錢。牆內如何公開穿?沒有問題呀,牆內爲啥不能公開穿啊?完全可以公開穿的,這個沒有問題的。我們的好多戰友,上次買的衣服,人家都開Party給我拍照片。他們都在穿啊,在上海、在廣東到處都是啊,這個他管不了啊。考慮玉米地系列,會的啊,我們會出玉米地系列。

大家怎麽沒有建議呀?今天怎麽能把大家買的抽個獎,怎麽抽個獎啊?戰友們,這沒招啊。七哥今天這一身衣服特別好看。是啊,這身衣服如果做出來的成本,成本的話大概在4500美金。就是買料子給你做出來,就4500美金,你去想去吧。所以我在想,如何讓這個衣服在咱們G-Fashion裏面的戰友花一千美金能買到,我正在想辦法啊。所以歡迎更多戰友、有路子的啊,戰友們現在國內有成熟的生産系統、生産線、生産資源、初加工的、保證沒有化學物品的可以和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和G-Fashion,還有我們有一個喜馬拉雅聯discord咨服群來聯系,咨服群。還有一個做G-Fashion所有全球代理,G-Club代理,G-Coin、G-Droll代理的戰友們跟未來的喜馬拉雅聯咨服群來聯系,他們負責給大家解釋,和大家聯系。我們僅限于我們的戰友,不是戰友的一概不聯系、不回應、不搭理。

阿滴滴:吹哨子要啥頻率?你想吹啥,吹酒滅中共是吧?(唱: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你可以吹啊,吹這個哨子,是吧?滄海一聲笑,是吧?(唱:滄海一聲笑,哒哒哒哒哒)是吧,這不就是吹呗。那哨子,你跟你媳婦兒在臥室裏也可以吹呀。媳婦兒好!媳婦兒好!嘀嘀嘀、嘀嘀嘀。你可以吹呀,是吧?在家裏邊跟孩子,這不是這個病毒期間lockdown,帶著孩子,你在前面吹著,後面喊著:121、121,吹呗。把屋裏那病毒吹沒了,病菌都給吹沒了,是吧?那個哨子是純銀的。你說我這一輩子,從小就想要個哨子純銀的,就沒有。我這回自己弄出來了,我還沒得到呢。

兄弟姐妹們,怎麽抽下獎呢?沒人說呀,怎麽抽獎?(念戰友名:火燒人民大會堂)看來有戰友要行動啊!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怎麽抽下獎呀?今天是17號,咱們就這樣好不好?17號,一周加7天,24號。24號前我們下單買G-Fashion的戰友,我們這樣好不好?每100個裏面有幾個基數啊,我看看啊,咱怎麽能公平呢?咱這樣行不行戰友們,咱們每100個裏面的第7號,送一個哨子,行不行?就是下單的7號,比如說,100裏面第7號,送一個哨子。第200個裏面的207號,送一個哨子;307號送一個哨子。這個主意怎麽樣,兄弟姐妹們。行不行,戰友們覺得這個?戰友們,你們覺得這樣行不行?

台灣大牛來啦,台灣大牛!我這西裝穿著行,我就送給你,大牛!你穿我這個,我就送給你!我們的巴黎呢?你女朋友呢,漂亮的巴黎呢?我們的台灣巴黎呢?(念戰友名字……)兄弟姐妹們,這樣好不好?由我們現在喜馬拉雅大使館的咨服群裏邊一個G系列咨服群,由他們來核實一下。未來我們把今天上午上貨開始,到1月24號晚上12點以前,所有下單的戰友第7號單的戰友,大家要相信G-Fashion啊。然後呢,到時候給一個哨子,好不好?給一個哨子。不管是買一百塊,一萬塊都要有哨子,這個好,7號啊。(念戰友名字…)

20
咱們現在記住,共産黨最近發動了三撥力量,一撥兒是到各農場去,潛伏進去。打著我是投資者,然後我要退款什麽什麽什麽的,這些記住啊,這些人一定要想辦法收拾他。另外一個要注意呀,不要傷了自己的兄弟姐妹,是由于國內投資的還有一些戰友們是被共産黨威脅。上去所謂的要錄視頻,我被騙了,我要求退款,我要報案,這些戰友大家記住啊,想盡辦法和他本人或者家人聯系上。把他所有錄的視頻還有上線的東西都截留下來,由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各農場來做這個事情。各農場一定要做好這個事情,因爲這些會幫到戰友未來索賠,保護他的安全,包括申請各種到外國來的身份的幫助,這都是有用的。因爲他是被威脅的,大家一定要記住,幫助戰友們,留下證據,這特別重要!

第三撥人,大家要記住,現在派出的都是所謂的滅爆小組。英文好,個人形象特別好,絕對真心真意的參與到你爆料革命,加入你農場。但是是絕對的高級眼鏡蛇和高級的燕子。然後呢,跟你親近無比,能力巨強,非常討你喜歡。你想想那芳芳、燕子、蛇一類的都受過專業訓練的。戰友們務必小心,別被蛇給咬了,別被燕子給你幹掉了。千萬記住,兄弟姐妹們,不要有任何的在小錢面前和所謂的捧殺面前,把你給捧沒了。更不要在一點兒小利益面前失去了自己,千萬千萬記住了唯真不破,兄弟姐妹們。

好了,咱今天就麽定了啊,我們G系列咨服群的文隨、文真、文家、文嘯會負責登記,未來會跟G-Fashion聯系。如果G-Fashion不答應的話沒問題,我想辦法來出這個錢。就是每100個單子裏面的7號,會獎勵一個純銀的信仰之星的哨子。G-TV不會以廣告爲王的,G-TV的價值是它的唯一性和它的所有的代表性。未來它要做的是跟G系列聯合在一起,把整個G-TV的數據和平台價值金融化、數字貨幣化。未來G-TV會開展一系列的打賞,會打賞甚至信息買賣市場,這才是。

21
七叔太懂車了,GT-40現在天價是因爲它代表的價值。日新月異,沒錯。因爲G-40 啊,大家你們要去看一個電影,就是《福特和法拉利》這個電影,我超級喜歡,超級喜歡。那是真正的美國精神,真正的故事。法拉利和整個福特的故事,我超級喜歡那部電影,拍的特別好,特別好。我兒子超級喜歡,那個電影裏面美國人演的太好了。

22
好,兄弟姐妹們,咱今天的直播大概就到這兒了。一道微笑:人生的高境界,最高境界就是讓別人擁有。真的是,等有一天你自己沒擁有的時候,你是不會感受到的,你做不到的。你做到那是騙你自己,只有你自己你滿足了你所有的欲望之後。玉米地系列絕對爆款,一定會出的啊。現在G-Club能彙款能買嗎?彙款,G-Club新的賬號已經有了啊。而且可以同時收支票,各農場也可以收,各農場也可以收,授權的農場。

(念戰友名字…..)七哥不怕孤獨,有戰友們在呢。七哥,我享受所謂的孤獨。還有很多戰友就擔心呢,什麽萬一什麽什麽,七哥如何如何。戰友們我再說一遍,有點兒常識,七哥的安危什麽能不能被遣返,有點兒常識。美國二、三百年的曆史你看看常識,七哥的能力和實力,你有點兒常識!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在美國有點兒常識!不管是川普總統政府,還是所謂的拜登總統政府,拜登政府裏面的朋友比川普總統政府的朋友我多好幾倍。

大家耳熟能詳的支持爆料革命的,我們那些歐洲的戰友都是拜登的朋友。民主黨裏邊我的朋友絕對比共和黨多,共和黨裏邊想毀掉我們郭文貴的,多少人呢?我們告狀都是共和黨人,有點兒常識。說這個拜登記恨我們,美國7千5百萬人他都給滅掉嗎?到現在美國ONN還在做他兒子的這個醜聞的節目,他把人都抓起來都殺掉嗎?這不是中國共産黨,這不是中共國啊,有點兒常識。美國有法院,川普總統都沒讓法院想幹啥幹啥。美國國會議員也沒想能想幹啥幹啥。那南希佩洛西身邊的朋友很多都是我的朋友。還用說嗎?南希佩洛西給美國國土安全部打電話,國防部理都不理她。美國是一個最讓人類佩服的國家,就是政治的、法律的獨立性,三權鼎立,沒有一個人想幹啥幹啥。就像川普總統,他現在還不想離開白宮,他想幹啥能幹啥?那要按照中國人的想法,那把這些人都抓起來就完了呗。有點兒常識!不要真的待在井裏邊,你來告訴別人說天有多高,天有多大,雲有多白。做井底之蛙呀,真實井底之蛙。

很多家人、戰友們的關心我很感謝,但你有點兒常識,七哥最危險是到美國的時候。共産黨用盡一國之力幾十億、幾百億、上千億美元的誘惑。當時共和黨裏邊最有實力的大佬斯蒂文·溫,什麽Elliott Broidy呀,還一堆的人。美國十幾個大佬,還剛剛死的那個賭王艾迪森呢,是吧?那時候是最危險的,從任何角度最危險的。現在七哥有啥事兒,爆料革命戰友不答應,歐洲的戰略盟友不答應,美國的人民不答應,美國的軍方、國防部、FBI、國土安全部、所有的議員,包括反川普、支持川普的都不答應!這還用說嗎?冠狀病毒還沒搞明白呢,你七哥那多重要啊,爆料革命多重要啊!你想啥呢?話又說過來了,G-TV投資,多少美國人,多少外國人,投資者不答應!

23
想啥呢,兄弟姐妹們?還有你要相信上天,咱們在自由女神那塊,能把烏雲給驅散,上天給我們歡迎,送來了閃電,送來了及時雨。這難道是吹的嗎,七哥安排的嗎?所以說這個人呢,就怕早樂必早衰,早悲必早哀。這就是共産黨爲什麽在中國能有今天:一舉棒子,你就跪下了,是吧?一嚇唬你,你就脫褲子了。他不雙修你雙修誰呀?一嚇唬你就把褲子脫了,不雙修你雙修誰呀?一舉棒子你就跪下了,他不揍你揍誰呀?你比他那麽低,對不對?一跟你編個故事,你就信了,他不騙你騙誰呀?太好騙了嘛。一跟你描個大餅,你就張著嘴等著天上咔吱咔吱就吃去了。吃起來還沒完沒了,結果發現是空氣。

所以說這就是中國人,包括我的家人、朋友、同事都擔心我。你這個擔心說實在話,讓我哭笑不得。我活到這麽大了,郭文貴活到那麽大,我展示給你們五十年我的實力和能力,郭文貴從來不會做任何犯法的事兒。如果過去的四年沒讓戰友們相信一個,郭文貴真的是准備了滅共三十年和從來不做犯法的事兒,那你們就真的是浪費了你的時間,浪費了你的生命。我不做犯法的事兒,共産黨一萬多個警察傾其一國之力沒給我定上罪。最後給我定了一個全人類最荒唐的叫強迫交易罪。我強迫共産黨交易,還賣給了共産黨了,這王八蛋。我都從來不碰法律的事情,他有什麽權利把我遣返,把我傷害?我不殺人不放火,他憑啥陷害我?在美國如果能把一個沒罪的人給陷害的,包括郭文貴這號人,這個國家就不需要選總統了。

24
再一個我們戰友就這麽窩囊嗎,我們戰友這麽笨蛋嗎,這麽容易被人家陷害嗎?我們就沒有一分錢,沒有一個律師,沒有一個朋友站出來嗎?想想動動腦子。說這個拜登上來以後,因爲他兒子的事情報複,他報複的完嗎,他拿啥報複啊?他兒子的事情有一件事是假的嗎?社交媒體平台,他憑啥不讓啊?這麽多美國媒體說,他把我們能怎麽著啊?他把人都關起來呀?他想啊?你以爲是中國的派出所所長啊?

所以說這種無知的想法它很荒唐,很可笑。就只能讓人看到,中國人活得真是豬狗不如,一個起碼的正常思維都沒有啦。能革命嗎,能成功嗎?買G-Fashion你覺得吃虧,買G-Club你害怕,投資G-TV你害怕。一個半跪著的人,你永遠不可能有站起來的機會。你享受那半跪著的人,你永遠不可能有飛翔的機會,你永遠體會不到飛翔的快樂。只有跑起來的人,迅速的跑起來的人,才有可能享受到可能飛起來。你永遠享受那半蹲著半跪著的人和中國人吃飯叫“咕叽著”,我一看中國人蹲著叫“咕叽著”吃,哎喲,我就受不了了。外國人接受不了,我也接受不了。幹嘛一個人非要“咕叽著”在旁邊呢?中國男人和中國人這個蹲在旁邊那個“咕叽著”吃飯,我認爲這是個把徹底的靈魂、精神、肉體給奴隸化的一個最具體化的表征。是大清朝把男人紮辮子,女人裹小腳的一個真的肉體、心靈上的這種奴役化的一個最終的結果和共産黨欺騙人民,奴役化中國人民最終的表現。“咕叽著,咕叽著”蹲在那兒端著飯,惡心死了。這樣的人是永遠不會體會到飛翔的快樂,他不知道什麽叫勇氣,他不知道什麽叫愛,他不知道人生三萬多天的這個本質。他永遠不會體會到穿上這種西裝和穿上這種襯衣和領帶的快樂。他永遠不會在乎自己一個袖扣或者一個徽章是來自多不容易,會真心的去愛這個徽章,是多少人打造出來的快樂和美感。你把它物化、量化的時候什麽東西都沒意義啦。你只有尊重它、享受它,你才會擁有它。就像現在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拿著你井底之蛙的心衡量這些,那我們爆料革命遇到的危險,七哥遇到的事情,這過去幾年你不知道的多了去了。

25
我哪天有時間我跟你們好好講講,你從來不知道這幾年七哥遇到的事情。所有關心我的人我感謝你們,你們對我最好的關心就是對我郭文貴有信心!最好對文貴,我的品德、我的守法、我的能力和我受上天所庇佑的自然超然的力量,對我有信心!如果你們愛文貴,信文貴,就要對我有信心。對我的守法、我的能力、我的爲人、我滅共的決心和我過去根據我這幾十年經曆的一切事情。像賀老說的一樣,我在鋼絲繩上走了幾十年。從清豐看守所,從我小時候賣糖葫蘆,賣冰棍到我開我山東古城包子鋪,到倒賣摩托車,到八九六四,到清豐看守所,到河南裕達國貿,到北京盤古,到金泉廣場,到方正證券,到海通證券,到世界金融集團,到今天的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G系列。對我文貴的能力,對我文貴的人品和守法,對我的行動力,對我滅共的決心,用我的曆史來驗證我值不值得你們信任。只有對文貴有信心,你才說你支持爆料革命。如果有半點懷疑請遠離,請遠離,請遠離。謝謝你們的關心,不要用你們的所謂的打著關心的名義,事實上是掩蓋著你們對我的懷疑。我這一輩子在懷疑和否定中長大的和打擊中長大的,少給我點懷疑吧。不要用包著懷疑的幌子的所謂的擔心來問候文貴,拜托了!拜托了!真拜托了,兄弟姐妹們。

文貴會讓你看到,會讓你很快的看到你今天在這,你打破你腦袋都不敢想的一個滅共的一個重大成就。我再告訴大家,不到1月20號舉手那一刻你都不要做決定。而最後再告訴大家,一定是川普總統贏。正義,一定會贏;真,一定會贏。我再告訴大家,你們一定會跟文貴相聚在北京盤古,北京盤古、政泉還有裕達一定會最終回到郭文貴的家族的手裏,誰都拿不走,咱不信走著瞧。像當年盤古不被劉志華拿走了麽,不被王岐山拿走了麽?我被拿走東西已經不是一回了,咱們走著看,還是那句話,莘縣陽谷縣搭縣,咱走走看。所有這些都是我生存的動力。我再沒有跟萬佛萬神證明郭文貴能滅共之前,我相信我的人生,我人生的旅程不會結束,滅共之後文貴消失于山林。什麽時候結束聽從萬佛萬神指點,文貴已經沒有任何眷戀。

兄弟姐妹們,今天2021年1月17號度過了一個G-Fashion新産品上線和一個不可思議的美好的日子。文貴我今天再次呼籲大家好好想想,七十年共産黨對中國的兩萬五千裏長征這個謊言欺騙了中國,遠遠大于今天所謂的美國總統造假大選。我們面臨的糧食危機和病毒危機,遠遠大于所謂的川普總統給你帶來的擔憂。根據以上,我們更應該感覺到要活著,而且一定要滅共,而且滅共沒你不行。更重要的事情我們要知道,我們沒有任何資格批評美國和美國任何人和其他國家,因爲我們沒有做到。另外一個兄弟姐妹們,我再次請大家記住新中國聯邦和爆料革命在這次滅共運動和人類上,一場正義與邪惡的終極之戰和超限之戰當中我們是主角。無論是香港還是中國的經濟制裁和共産黨在世界上把它不等于中國人民和中國人民分開,我們作出的卓越貢獻,以及創造在世界上對華人形象的保護和安全的保護和創造了G系列的金融,不是跪著求民主,不是伸著手要自由,更不會低下頭來向任何人索要自己的安全。而我們是站著,仰起頭,享受著追求我們自由、尊嚴和未來。讓我們子孫,讓我們的所有家人都體面、安全、沒有恐懼,沒有共産主義的信仰自由的獨立的法治民主的生活。

我們有多少戰友,你們根本不知道,在國內體制內等待著我們,他們深信新中國聯邦一定成功。讓我最感動的是國內的內部的戰友這些天來,說,文貴遇到美國這樣的事情,我們更加堅信爆料革命一定會成功,新中國聯邦一定很快回到中國,代表十四億人民。讓我看到的事情天地之差,越是活在自由世界的人反而沒信心,不堅定。凡是在國內、牆內的戰友們這麽堅定,這麽有信心。G-Club卡大家就看到了,從每天買G-Club卡的人每天是直線上升,絕大多數來自國內。大量要求參與借項目投資,大量的機構一投都是要幾億、幾十億美元,都是來自國內。讓我更加堅定共匪必滅,共匪已滅,很快你會看到結果,物理化的結果。不要聽任何人說,要看他們做了什麽。同樣的事情,爆料革命的兄弟姐妹們,在今天這個病毒威脅全人類的生存,你能做什麽呢?除了支持爆料革命,跟隨新中國聯邦,你能做什麽?

26
有些人說我在西方活得很好,我不需要參加(爆料革命)。很好,你好好活著,好好在你的西方活著,你不要參與。當你有任何一個好的選擇的時候,千萬不要參與爆料革命。當任何人因爲支持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影響你私人的生活、安全的時候你千萬不要做,這就是文貴的建議。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會用實力證明給你看,我們能做什麽,我們會做到什麽。我得摟住,不摟住我這又說出去了。

騎著蝸牛等天明。我天,這戰友這名起的。有個戰友在那袁鵬飛老師下面叫風吹雞雞蛋逍遙,那個名起得夠大。風吹雞雞蛋逍遙,呵呵。這會騎著蝸牛等明天,你這個名起得夠可愛的。

27
開始,咱們一起爲全世界75億人民,新中國聯邦,14億中國人民,西藏同胞,台灣同胞,香港同胞,我每次一說到香港心裏就一咯噔,香港是我們的聖城。香港的手足是我們永遠學習的榜樣,只要能幫香港手足的,請一定伸出雙手,香港的手足們如果你們聽文貴的,就像幾個月前很多戰友看到都去了台灣,是我們爆料革命給幫助的,我們提供了經濟支持,這一點現在可以公開說。我們救了這麽多人去台灣,這麽多人去日本,這是很多人說:郭叔啊,感謝你啊,把我們救出來了。當初還說,我不離開,我說你神經病,你活著才能滅共,馬上離開。我再次在這塊懇請所有香港的手足們,真心滅共者不要和它直接對抗,趕快離開,保留實力。共産黨一定會被滅,但是你沒必要死亡。兄弟姐妹們永遠牢記,我們這是一場智慧滅共,不是魯莽滅共,不是犧牲滅共。我們還要發財,還要體面的生活,還要堅定的、快速的、幹淨的滅共,你要不信咱走走看。

阿彌陀佛。

28
唉,我突然發現,今天祈福的時候這個力量很大,一直抖啊感覺。很多戰友們給我發信息說一直堅持打坐,打完坐以後感覺特別不一樣。我們楊丹荷老師說打得現在心中有一團火,Masha打完坐以後就找老公要雙修,還有日本的男戰友說打完坐以後就找老婆雙修。老婆都說怎麽最近你變了,年輕了一、二十歲啊。管用,絕對管用啊。一定要相信,太陽、銀河系,我們的靈魂和我們的心腦子和這個精子、卵子之間這個比例,你就想到每個人就是個宇宙。我爲啥相信佛?每個人都是佛,你就找到你自己了,你就成佛了。你解決了你的生死觀念和恐懼之後,你就解脫。解、脫,解開,只要看到真相,脫的扔掉,就是你自己,就叫覺醒,這就是人生。

人絕對是有生、有死是物理。人嚴格講在境界上、靈魂上是不生不滅,我深信不疑。當這時你打坐,你才真正地知道不需要豪華的教堂,也不需要所謂的代表佛,代表神的Agent,那都是騙人的。而且你不要相信那些,你自己就可以解脫,可以解決,可以覺醒,可以覺悟。正道主義未來咱好好聊聊宗教的事,好好聊聊宗教的事。兄弟姐妹們,一切都已經開始。還有七十幾個小時就一月二十號了,走著看吧。兄弟姐妹們,再見,我去關機去了。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