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早知冠狀病毒是人工改造,而且無抗體無疫苗!

撰稿:Runaway

(圖片來源網絡)

據臺灣新聞報導,視頻顯示在武漢宣佈第一批COVID-19病例數周前,—個世衛組織(WHO)的檢查員討論了正在武漢病毒研究所(WIV)進行的冠狀病毒改造對人體細胞和人源化小鼠的試驗。

在這份拍攝於2019年12月9日的視頻中,病毒學家Vincent Racaniello採訪了英國動物學家和生態健康聯盟主席Peter Daszak,就非營利組織如何保護世界免遭新疾病的攻擊並預測大流行。自2014年以來,Daszak的組織已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獲得數百萬美元的資金,並將其轉交給WIV進行蝙蝠冠狀病毒的研究。

在2014年至2019年的第一階段研究中,Daszak與WIV的蝙蝠女石正麗共同對整個中國的蝙蝠冠狀病毒進行了調查和分類。據NPR報導,生態健康聯盟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獲得了370萬美元的資金用於這項研究,其中10%用於WIV。

在2019年開始的第二個階段,涉及了更為危險的冠狀病毒與人源化小鼠的功能獲得(GoF)研究。參與這項研究的是北卡羅來納大學Ralph S.Baric實驗室。在大流行期間,NIH在特朗普政府領導下于4月27日撤回了該計畫的資金。

在視頻採訪的28:10處,Daszak說,研究人員發現SARS可能起源於蝙蝠,然後著手尋找更多與SARS相關的冠狀病毒,最終發現了100多種。他發現,其中一些冠狀病毒可以通過試驗進入人體細胞,還有一些可以在人性化的小鼠模型中引起SARS疾病。

他有些不安地警告說,這種冠狀病毒“不能用抗體來治療,亦不能通過疫苗實現免疫”。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他聲稱,他的團隊的目標是找到下一次可能導致大流行的“溢出事件”,而就在幾周後武漢開始報導出現COVID-19病例。

當Racaniello詢問在沒有疫苗或治療藥物的情況下該如何應對冠狀病毒時,達沙克(Daszak)似乎表明GoF實驗的目的,就是為了開發一種全冠狀病毒疫苗為多種不同類型的冠狀病毒提供免疫。

根據他的反應,很明顯,在冠狀病毒大流行開始之前,WIV(武漢病毒所)正在實驗室進行冠狀病毒的改造。 “您可以在實驗室中輕鬆地操作它們”。後來他所提及的都成為SARS-CoV-2的顯著特徵,重點是突刺蛋白:“突刺蛋白突刺讓冠狀病毒變得異同尋常,人畜無一倖免。”

Daszak提到了WIV與Baric的合作:“我們與北卡羅萊納大學UNC的Ralph Baric進行了合作。”正如支持者所建議的那樣,SARS-CoV-2是實驗室製造的一種嵌合體,他談到將刺突蛋白“插入另一種病毒的骨架”,然後進行“實驗室中的某些工作”。

他提供了疫苗產生嵌合體的證據,他說:“常規疫苗的開發是,如果您要開發SARS疫苗,你就要利用大流行性SARS。但我們嘗試插入其他相關疾病並獲得更好的疫苗。”

根據Daszak的說法,似乎在大流行開始之前,WIV正在對嵌合體使用GoF實驗,以嘗試製造疫苗。這些實驗似乎包括通過感染經過基因改造的小鼠,來模擬人體ACE2蛋白的反應。

在2015年大流行前四年發表的題為“評估冠狀病毒威脅”的演講中,Daszak指出,涉及人源化小鼠的實驗風險最高。為了展示他與WIV的緊密聯繫,他還在演講結束時將實驗室列為合作者。

有爭議的是,達薩克已被包括在世界衛生組織的專家小組中,該小組終於在一年後被北京允許調查COVID-19爆發的起源。 《每日新聞》報導,新澤西州羅格斯大學分子生物學家理查·埃布賴特(Richard Ebright)等科學家譴責達沙克的參與調查,“由於利益衝突他不具備參加Covid-19大流行病起源調查的資格”。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編輯:文遠Bruce

歡迎加入【澳喜農場】
【澳喜文章】

報導來源:

https://www.taiwannews.com.tw/en/news/4104828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1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