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稱中共國對維吾爾人的鎮壓是 “種族滅絕”—-紐約時報

川普政府的這一調查結果是相比任何國家政府對中共國行為的最強烈譴責,此前拜登在競選時也發表了同樣的聲明。

2019年的一個設施,被認為是新疆的一個再教育營。Greg Baker/法新社-蓋蒂圖片社

作者:Edward Wong and Chris Buckley
2021年1月19日美國東部時間下午12:49更新

華盛頓–美國國務院周二宣佈,中共國政府通過大規模鎮壓新疆西北部地區的維吾爾族和其他主要的穆斯林少數民族,包括使用拘留營和強迫絕育,正在犯下種族滅絕罪和反人類罪。

此舉認為是川普政府在任的最後完整一天對中共國採取的最後行動,也是關於如何懲罰被許多人認為的北京幾十年以來最嚴重的人權侵犯行為在幾年中的辯論高潮。兩國關系在過去四年中惡化,新的調查結果為一長串的緊張點增加了砝碼。美國各政治派別的外交政策官員和專家說,中共國將是任何執政府在未來幾年或幾十年的最大挑戰。

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在一份聲明中說:”我相信這場種族滅絕正在進行,我們正在目睹中共黨國摧毀維吾爾人的系統性企圖。”他還說,中共國官員 “參與了對一個脆弱的民族和宗教少數群體的強行同化和最終抹殺。”

對暴行的認定是美國國務院罕見的行動,可能導致美國在當選總統小拜登(Joseph R. Biden Jr.)的新政府下對中共國實施更多製裁。拜登去年通過發言人表示,北京的政策相當於 “種族滅絕”。其他國家或國際機構可能也會跟隨效仿,正式批評中共國對待其少數民族穆斯林的做法,並採取懲罰措施。這一認定也促使國務院內部進行某些審查。

這一結論是迄今為止比任何政府對中共國新疆政策最嚴厲的譴責。根據國際公約,滅絕種族罪是指 “意圖全部或部分消滅一個民族、人種、種族或宗教團體”。

蓬佩奧先生、國務院律師和其他官員已經為這一決定辯論了數月,但在川普政府的最後幾天,此事變得緊迫起來。與大多數中共國政策一樣,新疆問題長期以來使美國政府官員相互對立。蓬佩奧先生和其他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主張對北京採取強硬措施,而川普總統和高級經濟顧問則對這些關切表現軟弱。

中共國政府已經拒絕了此前對新疆種族滅絕和其他侵犯人權行為的指控。上周在北京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中共官員們譴責美國政客和團體提出這種指控。

“這種完全不著邊際的編造關於新疆的’種族滅絕’,是世紀大陰謀。”新疆宣傳部副部長徐貴祥在新聞發布會上說。”各族人民自主選擇安全、有效、適宜的節育措施。我區沒有出現過’強制絕育’這樣的問題。”

為了轉移美國官員的批評,中共國官員也採取了強調川普政府的一些巨大的治理失敗,包括冠狀病毒大流行造成的40多萬人死亡,以及川普先生煽動的暴徒對國會大廈的致命襲擊。

在華盛頓提出新的譴責之前,一個政府實體宣佈中共國在新疆的行動構成種族滅絕的最強烈聲明來自加拿大議會的一個小組委員會。去年10月,該小組委員會的結論是,中共對這一罪行負有罪責。

蓬佩奧先生和國務院高級官員在拜登先生上任前幾天做出了這一決定。這一決定可能會使他的政府與北京的交往復雜化,但它也提供了一個杠桿的來源。拜登先生提名的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計劃在周二下午的參議院確認聽證會上提及 “與中國、俄羅斯和其他專制國家日益加劇的競爭”,根據他的開場白副本。

熟悉辯論的美國官員說,在作出決定前的幾天,國務院官員曾就中共國在新疆的行動是否符合滅絕種族罪的標準,還是屬於危害人類罪的範疇爭論不休,後者的標準較低。蓬佩奧先生決定同時使用這兩種標準。

一位美國官員說,給中共國貼上種族滅絕標簽的最好理由,就是用強制絕育、節育和家庭分離來摧毀維吾爾人的身份。

幾位國務院官員表示,這一決定的根源在於試圖實現政策目標;他們說,希望此舉能刺激其他國家在這一問題和其他問題上對中國採取更強硬的公開立場。

一些反對這一行動的官員指出,盡管有強有力的證據表明緬甸政府對羅興亞族穆斯林實施了種族滅絕,但該部門從未對緬甸政府是否實施了種族滅絕作出認定。2017年,該部門稱緬甸實施了 “種族清洗”。

拜登先生在任內數十年來一直批評中共國的人權記錄,他曾用強硬的語言來描述中共國的鎮壓政策。8月,他發表聲明稱中共國的行動是 “種族滅絕”,並催促總統也這樣做。他堅持認為,川普先生 “也必須為縱容這種對維吾爾人的可怕待遇而道歉”。

拜登先生指的是川普先生的前國家安全顧問約翰-R-博爾頓(John R. Bolton)的描述。在博爾頓的回憶錄中披露,總統在2019年的一次峰會上告訴中共國領導人習近平,要他繼續在新疆建設拘留營,”川普認為這是正確的事情”。博爾頓先生寫道,川普先生在2017年的中國之行中也曾發表過類似的言論。

博爾頓先生和其他助手說,川普先生一再無視他們對新疆實施製裁的建議,以避免危及與中共國的貿易談判。川普先生幾乎沒有表示過對人權的關註,在他任期的大部分時間里,他公開將習(近平)稱為朋友。

多年來,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國會議員一直敦促政府採取更積極的立場。國會-中國問題執行委員會周四發布的一份年度報告說,有證據表明,新疆 “正在發生危害人類罪–可能還有種族滅絕罪”。它強調,12月通過的預算立法要求美國政府在90天內確定中共國是否在該地區犯下暴行。

一些議員在最後時刻推動川普政府發布對中共國的決心。

2019年10月,川普政府將新疆的警察部門和幾家中共國公司列入黑名單。此後,它還發布了其他製裁措施,包括針對中共高級官員的製裁。周三,它宣佈禁止從該地區進口用棉花和西紅柿製成的產品。

國務院的認定進一步凸顯了新疆如何成為美國及其盟友的核心人權問題。

幾十年來,中共國一直對新疆少數民族實行高壓控制,這些少數民族占該地區2500萬人口的一半以上。對於最大的少數民族來說,他們的伊斯蘭教和突厥語及文化使他們與中國漢族的大多數人區別開來。

緊張局勢從2009年開始急劇惡化,當時參加民族暴亂的維吾爾人在該地區首府烏魯木齊殺害了約200名漢族人。此前的緊張局勢和暴力事件已經過去,中共國安全部隊便開始進行全面鎮壓。此後幾年,維吾爾族城鎮以及新疆以外的一些城市都發生了襲擊和更多的鎮壓事件。

自2017年以來,被習近平施壓的新疆領導人開始或加強了旨在將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和其他少數民族轉變為忠誠的、基本上是世俗的中國共產黨支持者的政策。國務院的認定說,自 “至少2017年3月 “以來,中共國政府已經犯下了 “反人類罪”。

安全部隊已將數十萬維吾爾族和哈薩克族人–據估計可能有100萬或更多–送到灌輸營,目的是灌輸對中國共產黨的忠誠,打破對伊斯蘭教的信奉。中共國政府為這些營地辯護,稱其為良性的職業培訓學校,並對囚犯人數的估計提出異議,但從未給出自己的估計。離開中共國的前囚犯及其家人描述了其中惡劣的生活條件、粗暴的灌輸和虐待性的看守。

不斷膨脹的難民營引起了越來越多的國際譴責,包括向聯合國以及美國和其他國家提供咨詢的人權專家的譴責。記者和學者在2017年開始撰寫關於新疆難民營和先進的高科技監控系統的文章,遠在外國政府開始討論這個問題之前。

然而,灌輸營只是中共大幅度改造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廣泛運動的一部分。其他措施包括勞動力轉移、學校教育和文化政策以及人口控制。

在習近平的領導下,新疆擴大並加強了長期以來的計劃,將維吾爾族和哈薩克族從農村地區轉移到工廠、城市和商業性農業中工作。中共國政府表示,這些工作轉移完全是自願的,給貧困民族帶來了繁榮。但是,有些項目為轉移工作的人數設定了指標,並限制被招募者選擇或離開工作崗位–這是強迫勞動的標志。

學校基本上放棄了維吾爾語課程,強迫學生用漢語學習。試圖保護和促進其文化的維吾爾族學者被逮捕,維吾爾語的出版也受到嚴重限制。官方強迫兒童進入寄宿學校,與父母分離。

專註於新疆問題的美國研究人員阿德里安-曾茲(Adrian Zenz)在去年的一份報告中說,對新疆的計劃還試圖通過強迫婦女接受永久性絕育或插入節育器來阻止維吾爾族人口的增長。中共國的研究人員對曾茲先生報告中的數字和結論提出了質疑,同時對政府想要降低維吾爾族人口增長的說法也提出異議。

中國駐華盛頓大使館本月在推特上說,維吾爾族婦女已經被 “解放”,”不再是製造嬰兒的機器”。推特後來刪除了這一評論,並告訴記者,該帖子違反了反對 “非人化 “的規則。

校對/發稿:寧靜致遠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香草山之聲!

聖經故事背景,哲學,生活,宗教,詩意,免費英語教學,美東時間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國志願者在美東山農場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塊和 chat-room與您相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