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破左派封鎖:喬什-霍利新書《大科技暴政》終將出版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Kent
校對 文錦
發稿 雲起時

圖片來源:reason.com

據《聯邦黨人》(the Federalist)1月18日報道,盡管鼠輩從中作梗, 喬什-霍利仍在努力嘗試出版關於Facebook、Twitter、 Google、Apple、Amazon 等科技巨頭大規模扼殺言論自由的書 ——《大科技暴政》。在西蒙和舒斯特公司取消發布該書後,勇敢的雷格納裏出版商迅速買下了該書版權。

當霍利在2020年12月底宣布將在參議院質疑拜登選票時,他說這將幫人們更深入了解 “Facebook和Twitter等科技巨頭如何殫精竭慮地支持喬-拜登並幹預這次選舉”。這些社交媒體公司禁止發布有關拜登家族與中共密謀的鐵證。研究表明,他們審查制度非常有效,這為拜登竊取大選保駕護航。

霍利畢業於斯坦福大學和耶魯大學法學院,曾在最高法院為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擔任助理。自2018年當選為美國參議員以來,霍利就大科技公司日益增長的權力對法律和憲法的影響發出了預警。他此前曾擔任密蘇裏州檢察長,調查了谷歌使用公民私人信息的情況。《大科技暴政 》將展示Facebook、Amazon、Google、Twitter和其他科技巨頭如何濫用其巨大的市場力量和政治影響力,以及如何打破他們對公民自由的控制。

今年1月7日,西蒙和舒斯特(Simon and Schuster)出版社因屈服於左派分子組織的施壓,取消出版該書,使得霍利這位密蘇裏州共和黨人成為取消文化最大的受害者之壹。西蒙和舒斯特公司此前並沒有向霍利表示,他們會因為霍利反對壹些州沒有 “遵守自己的選舉法 “而取消他的書。當各種民主黨人包括參議員芭芭拉-博克瑟(Barbara Boxer)在2004年和2016年反對之前的選舉團投票時,他們並沒有成為“抹殺文化”暴徒的受害者。事實上,他們受到了媒體和民主黨領導人的贊揚。
這家出版社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冤枉霍利是前壹天國會大廈入侵的同謀,因為他在2020年大選關於選舉公正問題的辯論中發揮了領導作用。

霍利立即譴責了這次攻擊,“西蒙和舒斯特正在取消我的合同,因為我代表選民,在參議院大廳領導了壹場關於選民誠信的辯論,他們現在將其定義為叛亂煽動”霍利回應說。

此後有報道稱,這起事件是有組織策劃的結果,而非媒體和左派活動人士最初所說的即興煽動。國會大廈遇襲後的第二天,西蒙和舒斯特公司宣布放棄霍利的書,該書原定於6月出版。在襲擊事件發生的前壹天,霍利的妻子和孩子在家中受到了左派暴徒的威脅,試圖再次以暴力威脅阻止他為正義發聲。

之後總部位於華盛頓的雷格納裏(Regnery)出版公司的總裁和出版商托馬斯-斯彭斯(Thomas Spence)迅速買下了該書版權,並計劃於今春發布。

斯彭斯對紐約壹些出版社的懦弱表示擔憂。”看到他們在’猖狂的暴徒’面前畏縮不前,就像霍利參議員所說的壹樣,令人氣餒。雷格納裏很自豪能和他壹起站在壹線。而他書中關於審查制度的警告顯然是再迫切不過了。”斯彭斯說。

近日,美國眾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民主黨主席表示,由於1月6日美國國會大廈遭到川普支持者襲擊時 “他們參與的行動”,他希望將霍利和德克薩斯州參議員特德-克魯茲列入聯邦 “禁飛 “名單(克魯茲和霍利沒有參與襲擊,兩人強烈譴責)。喬-拜登曾汙蔑這兩位參議員為納粹分子。

評:
科技公司早在十來年前對人們生活的“全面接管”就初現端倪,如2004年威爾史-密斯主演的科幻電影《我,機器人》中的“人機沖突”那樣,壹開始家家戶戶人手壹位機器人“管家”,無微不至照顧人們的生活,幫人們搬擡重物,做各種家務,甚至規劃生活; 後來機器人發現人類反復地做“錯誤”決定, 終於有壹天,機器人決定出手“拯救”人類,用暴力剝奪人類的自由,完全接管了人類所有的決定。

今天電影中的機器人已然遍布大家小巷家家戶戶,只是他們存在於無形,在人們的手表裏、手機裏以及電腦裏,人們對科技不加任何約束的依賴,甚至像吸毒壹樣成癮,終於在這2020年美國大選,看似美艷的花朵裏結出了苦果, 很多人可能沒有意識到失去言論自由意味著什麽,失去言論自由意味著人們終將失去獨立思考的能力,失去辨別是非的能力,對披荊斬棘的勇者加以惡言,卻為獨裁暴政者歌功頌德; 我們不希望推倒中共防火墻,卻進入另壹個更大的防火墻。滅共,沒妳不行!

原文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