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有探求真相的精神和勇氣

喜馬拉雅-國內新聞組 伍哥 圖片:山口君 編校:老頑童2017

2021年剛剛開始,我便有幸成爲一個准感染病毒的人,被居家隔離14+7天。

都說境由心生,但有時還是不能盡如心願。本來已經足夠小心防範的,生怕被感染盡可能地減少外出,豈料人算不如天算,確診人員一小時前到過的櫃台,我也去這個櫃台交費了,他們根據大數據就這樣被隔離了。

隔離,就意味著我存在感染病毒和攜帶病毒的危險,名義上是爲了我的健康,其實本質上是爲了不去傳染別人,是爲了保護他人而剝奪限制了我的自由。並且由我來承擔一切不利後果,唯一的福利就是免費測一次兩次的核酸。相比那些被集中隔離全部自費的人來說,我還是很幸福的,不用每天交住宿費、餐費、檢測費,好像自己賺了大便宜,從經濟上看,被隔離者不僅增加了超預算開支,同時也減少了收入,算是落難群體了,可是對我們這樣的困難群體怎麽沒見牆國政府給予點兒補貼,相反看到牆國向國外四處捐款援助免債,動辄上億美元,每天教育我們爹親娘親不如黨親的黨媽,讓我如何說服自己來愛你?

沒有人想也沒有人願意被隔離,一旦被隔離了,往往第一時間的反應就是對陽性病毒攜帶者的抱怨,埋怨他爲什麽哪都去?是不是他們不應該攜帶病毒出入哪裏呢?他們哪裏知道自己核酸呈陽性,何況還有無症狀之說,誰閑著沒事兒去花錢做核酸檢測,並且檢測費用相對很多人來說那是夠自己和家人吃幾頓飯的,怎麽可能花錢找病。勤儉節約的國人即便有病也不舍得花錢看醫生,再說了核酸檢測也並不是哪個醫院都能做的,簽約的家庭醫生都生活在統計局的數據庫裏,根本指望不上。他們不知道自己是病毒攜帶者,他們去哪裏那是他們的自由,我們沒有任何權力去責怪他們,他們也是無緣無故被感染的人。

思來想去,結果發現大家都是無辜的,我們都是受害者,那麽誰應該對此負責呢?如果這個病毒是有人公然違法國際法偷偷研制出來的,如果這個病毒是有人故意或過失泄露的,如果有人故意隱瞞或掩蓋事實真相,那麽這個人(或者團體)應該對我們包括全世界的受害者負責,追究他們的反人類罪行!唯一能夠做的是—我們需要有探求真相的精神和勇氣!

文章僅代表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