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麗夢博士最新報告:呼籲世衛組織小組調查穿山甲冠狀病毒和RmYN02蝙蝠冠狀病毒

翻譯:康州盤古農場 – Feiyi /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 – Antsee-GTV
審核:康州盤古農場-Truemanman

========================================================
閆麗夢(醫學博士,博士),康舒(博士),關傑(博士)*,胡善昌(博士)

*法治社會與社會&;法治基金會,紐約,美國

聯絡:[email protected]

日期: January 19, 2020

如果世衛組織團隊真的正在調查SARS-CoV-2的起源,他們不能忽視的是穿山甲冠狀病毒1-4和RmYN02蝙蝠冠狀病毒。這是因為這些冠狀病毒與SARS-CoV-2的起源緊密相關:

•穿山甲冠狀病毒據報道含有與SARS-CoV-2高度壹致的受體結合域(RBD);

•四家獨立的中國實驗室報告了這類穿山甲冠狀病毒(四份手稿均在2020年2月份的12天內提交出版)1-4;

•與RaTG136所描述的不同,穿山甲冠狀病毒和RmYN02蝙蝠冠狀病毒的原始樣本顯然還沒有耗盡,可以由這些實驗室提供;

•在兩項研究中1,3,活體穿山甲冠狀病毒已成功分離,因此必須保存在這兩個研究實驗室;

•第二份嚴博士團隊報告通過強有力的證據和分析表明,穿山甲冠狀病毒和RmYN02蝙蝠冠狀病毒是偽造的,並協同發表7。世衛組織小組應:

  1. 從華南農業大學沈永義實驗室和軍事醫學科學院(AMMS)曹務春實驗室獲得穿山甲冠狀病毒分離毒株。
  2. 獲取中國實驗室用於測序和/或分離穿山甲冠狀病毒的組織樣本(肺、腸、鱗片、皮膚拭子、血液)。

3.獲取用於RmYN02蝙蝠冠狀病毒測序的原始樣本。

  1. 獲取所有與排序相關的原始文件。
  2. 對采集的組織樣本、活體病毒、測序文件等,由國外獨立的研究實驗室進行獨立分析和調查。
  3. 調查來自曹務春實驗室(與管毅實驗室合作)和楊瑞馥實驗室(與沈永義實驗室合作)的軍事醫學科學院的科學家們是如何參與研究的; 楊瑞馥的名字出現在最初的新聞發布會上,但在官方出版物7中被刪去,他參與了這些研究。軍事醫學科學院在每項研究中提供了哪些助力?哪些具體的實驗是由軍事醫學科學院的科學家們進行和完成的?
  4. 調查為什麽沈永義的團隊篡改測序原始數據,故意隱瞞他們在研究中使用了已公布數據8的事實1。

Reference

  1. Xiao, K. et al. 從馬來西亞穿山甲中分離出SARS-CoV-2相似的冠狀病毒. 《自然》, 10.1038/s41586-020-2313-x (2020).
  2. Zhang, T., Wu, Q. & Zhang, Z. 與COVID-19爆發相關的可能起源:穿山甲 SARS-CoV-2. 《當代生物學》 30, 1578 (2020).
  3. Lam, T.T. et al. 在馬拉西亞穿山甲中發現SARS-CoV-2相關冠狀病毒. 《自然》, 10.1038/s41586-020-2169-0 (2020).
  4. Liu, P. et al. 穿山甲是否是2019新冠病毒的中間宿主 (SARS-CoV-2)? 《公共科學病原體》 16, e1008421 (2020).
  5. Zhou, H. et al.與SARS-CoV-2密切相關的新型蝙蝠冠狀病毒在S蛋白S1/S2切位點包含天然插入. 《當代生物學》 30, 2196-2203 e3 (2020).
  6. Zhou, P. et al. 可能是蝙蝠起源的新型冠狀病毒相關的肺炎爆發. 《自然》 579, 270–273 (2020).
  7. Yan, L.-M., Kang, S., Guan, J. & Hu, S. SARS-CoV-2是壹種超限生物武器:壹個通過對大規模,有組織的科學欺詐揭露得出的真相. Zenodo.org (preprint), http://doi.org/10.5281/zenodo.4073131 (2020).
  8. Liu, P., Chen, W. & Chen, J.P. 病毒基因組學揭示馬來西亞穿山甲的仙臺病毒和冠狀病毒感染 (Manis javanica). 《病毒》 11, doi: 10.3390/v11110979 (2019)

============================================

原文報告源自閆麗夢博士推特: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