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共有我】被中共殘害致死的“新奶奶”

作者:文紙鶴

編輯:翼族

圖片來源:GNEWS

【前言:此文是作者根據長輩的回憶而寫。長輩今年已80歲高齡,站出來敘述家人的親身經歷,並不是抱怨,而是為了見證中共的邪惡行徑。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為滅共增添一根稻草,為爆料革命搖旗吶喊,我們期待正道主義的新中國聯邦光耀中華大地!】

我的叔祖父和叔祖母都生於晚清,他們兩個是同窗,青年時一同在漢口求學。和同時代的青年一樣,他們一起參與五四學運,同情勞工,支持工運。叔祖母在民國時期是當地文教界的知名人物,從小到大我們都稱她為“新奶奶”。

1948年中共進入鄖西,新奶奶經過政治審查和思想改造後被委以重任,是中共在學界的外圍人士。隨著陝南、川北相繼解放,軍政幹部學校停辦,中學正式恢復了招生,新奶奶在鄖西某中學擔任校長一職,建立了音樂教室和美術教室,一直到五七反右後。那時候中學裡還保留了“工農速成班”,為剛解放的區鄉培訓幹部。

有段時間學校教導處發現一到週六週日,縣委和縣政府的在職幹部就違反規定接速成班的學員出校,一直到熄燈鈴後才回校。教導處向新奶奶匯報說:這些學員有後台,管不了。新奶奶身為校長,治校嚴謹,她自己動筆寫告示:“察近來有本校學生……違犯校規……即日起予以警告(處分)……”這些參加速成班的人年齡較大,都是由黨團組織推薦,不用考試入校就讀,結業後由組織部門分配工作,在之後的各次政治運動中,許多人都是整人的積極份子。

文革開始後,首先被揪出批鬥的就是我家這位女校長,脖子上被掛個大牌子,上面寫著歪七扭八的大字:打倒反動權威,歷史反革命,漏網右派XXX。而領導運動和主持批鬥會的工作組成員,就是當年工農速成班的那幫人。他們學北京、武漢等大城市的紅衛兵整人,把被批鬥者兩臂朝後拉,再向上反背提起,叫“坐飛機”。被整被批的人只能彎腰低頭,在廣庭大眾面前被羞辱。

當時正值盛夏,七八月酷熱時節,被鬥者流著汗水、鼻涕、眼淚,動不動就被拳打腳踢,大多稍有惻隱之心的人,看著心裡都會難過。新奶奶年近七十,一場批鬥下來幾乎就爬不起了。台上主持批鬥會的,是她多年苦心培養的學生;台下聲嘶力竭吶喊助威呼口號打倒她的,是她學生的學生。長時間沒完沒了的批斗折磨,新奶奶身體已無法支撐,然而一切並沒有結束,有人給她剃了陰陽頭,一邊留著頭髮,另一邊剃光。一個文明使者遭受如此羞辱,新奶奶的精神已近崩潰。

而更令她始料不及的是,中共還動員她唯一的親人——小叔與她劃清界限,在會上批判發言,新奶奶終於徹底絕望。當天晚上,她逃離了關押她的牛棚,在附近的天主堂將衣服撕成布條做成繩索,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天主堂是解放前外國人修建的,座落在繞城天河與一小溪的交匯處,歐式穹頂建築,新奶奶選擇這裡也算是靈魂歸宿吧。官方先說校長失踪,後稱她“自絕於人民”。新奶奶的學生當中的桃李門生,有善良之人將新奶奶遺體抬過天河,靜靜安葬在“懸鼓觀”寺廟下面的半山腰處。後來,紅色年代要在那裡學大寨,要將墳頭平掉變成梯田,鄉人又把遺體骨骸拾到一起放在厚土地方,砌在石坎下面,並在石坎上留下方洞記號。

一位傑出的五四新女性、新文化運動傳播者,一位平凡而又偉大的母親,就這樣被中共殘害致死。然而自中共建政以來,被殘害的母親又何止新奶奶一人?2016年8月26日,楊改蘭女士因生活所迫殺死4個孩子後服毒自殺,這是中共萬惡統治下,一位母親用了最極致的手段表達了她對人生的絕望。天津國安部機要秘書彤寶國女士,因為看到中共所作惡行慘絕人寰,立志推翻中共選擇加入CIA,被出賣後一家三口慘遭滅門,同時被槍決的還有十幾天就生產的孕婦。

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都誕生於母親,母愛撫育著一代又一代的你和我,而泯滅人性的中共卻綁架親情和母愛,破壞中華文明中最根本的家庭倫理,殘害我們的母親。七哥發起爆料革命以來,海內外無數的女性勇敢地站在前列,參與現場遊行,參與揭發偽類,參與台前幕後,為喜馬拉雅、為新中國聯邦戰鬥,因為消滅中共是正義的必須,消滅邪惡的中共是保護母愛尊嚴,保護下一代自由健康成長的必須!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