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奇博士推動美國NIV資助與武漢實驗室有關的病毒研究, 包括增強功能實驗

編撰:文金; 審核:BLGM

美國國務院1月15日發表的關於確保徹查COVID19來源和武漢病毒學研究所(WIV)的兩份報告,是第一次由美國官方劍指WIV是隱藏COVID19來源真相的地點。 而報告內容中焦點—WIV里病毒功能增強的研究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安東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推動美國NIH通過的資助專案。

安東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在解釋有爭議的研究時說,生物醫學研究最終保護了公眾健康

據《新聞週刊》2020年4月28日的報導,Fauci博士領導的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推動下,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拿出總額共計740萬美元資助給與中國武漢實驗室有關的研究專案。 新聞週刊後更正為,武漢的實驗室收到了分配給病毒研究的數百萬美元中的一部分。

該研究專案兩部分組成。 第一部分是始於2014,計劃為期5年,收集和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專案,涉及蝙蝠冠狀病毒的監測,預算為370萬美元。 該專案資助武漢實驗室的病毒學家石正麗和其他研究人員對野生蝙蝠冠狀病毒進行調查和編目。 該部分專案已於2019年完成。

該專案的第二階段於2019年開始,承諾在6年內投入370萬美元用於研究,其中功能增強研究和額外的監測工作。 目的是瞭解蝙蝠冠狀病毒如何變異攻擊人類。 該專案由非營利性研究團體「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負責,由疾病生態學專家彼得-達斯紮克(Peter Daszak)主席指導。

福奇博士沒有回應《新聞週刊》的評論請求。 美國NIV發表聲明回應稱,部分內容如下。 “大多數新出現的人類病毒來自野生動物,這些病毒對美國和全球的公共衛生和生物安全構成了重大威脅,2002-03年的SARS疫情和目前的COVID-19大流行….,科學研究表明,沒有證據表明該病毒是在實驗室中產生的。”

據Politico報導,川普政府在2020 年 4 月 24 日取消了 NIH該專案的資金。 報導稱,該專案與中國武漢的實驗室有關,研究專案包括冠狀病毒如何從蝙蝠傳播到人。

Daszak沒有立即回應《新聞週刊》的置評請求。 這位彼得-達斯紮克(Peter Daszak),是閆麗夢博士揭露其通過郵件聯絡27位國際頂尖的科學家,討論如何”駁斥病毒來自實驗室”,並在2020年2月18日的柳葉刀雜誌上發表了為中共月臺的聯合聲明,也是WHO已抵達武漢的本次調查病毒來源的專家組成員之一。

《新聞週刊》指出,該專案建議書中寫道,「我們將利用S蛋白序列數據、感染性克隆技術、體外和體內感染實驗以及受體結合分析,來檢驗S蛋白序列中差異閾值%預測溢出潛力的假設。  “通俗地說,”溢出潛能 “指的是病毒從動物轉到人類的能力,這就要求病毒能夠附著在人類細胞的受體上。 例如SARS-CoV-2就善於與人類肺部和其他器官的ACE2受體結合。 換言之,這個項目建議使用重整病毒序列和增強功能的技術,從動物實驗擴展到人體實驗來檢測病毒的功能

許多科學家批評功能增強研究,即在實驗室中操縱病毒,以探索它們感染人類的潛力,因為它帶來了通過從實驗室意外洩露而製造大流行的風險。

據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的傳染病專家理查-埃布萊特(Richard Ebright)介紹,該專案描述指的是利用基因工程技術增強蝙蝠冠狀病毒感染人體細胞和實驗動物的能力的實驗。 在疫情發生后,這是一個值得注意的細節。

Fauci博士因其在1990年代對愛滋病毒/愛滋病危機的研究而聞名。 他出生於布魯克林,1966年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績從康奈爾大學醫學院畢業。 自1984年起,他作為NIAID的負責人,自羅納德-雷根以來,他一直擔任著每一位美國總統的顧問。

十年前,在對禽流感病毒的增強功能研究的爭論中,福奇博士在推動這項工作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他認為,這項研究是值得冒風險的,因為它能讓科學家們做出準備,比如調查可能的抗病毒藥物,如果發生大流行,這些藥物就會有用。

這項功能增強研究,即把野生病毒通過活體動物,直到它們變異成一種可能構成大流行病威脅的形式。 科學家們用它把一種在人類中傳播性差的病毒,變成一種高度傳播性的病毒–這是一種大流行病毒的標誌。 這項工作是通過感染一系列雪貂,讓病毒發生變異,直到一隻沒有被刻意感染的雪貂感染上這種疾病。

這項工作所帶來的風險甚至讓經驗豐富的研究人員感到擔憂。 200多名科學家呼籲停止這項工作。 他們說,問題在於它增加了通過實驗室事故發生大流行病的可能性。

福奇博士為這項工作辯護,他和兩位合著者2011年12月30日在《華盛頓郵報》上寫道,”確定這些病毒的分子致命弱點可以使科學家們確定新的抗病毒藥物靶標,這些靶標可用於預防高危人群的感染或更好地治療被感染的人群。  ”  幾十年的經驗告訴我們,將通過生物醫學研究獲得的信息傳播給合法的科學家和衛生官員,為產生適當的應對措施,並最終保護公眾健康提供了重要基礎。 “

儘管如此,2014年,在歐巴馬政府的壓力下,美國NIH對這項工作實施了暫停,暫停了21項研究。

不過2017年12月,美國NIH暫停了該計劃,而開始了 NIAID 專案的第二階段,其中包括功能增強研究。 美國NIH建立了一個框架來決定研究如何進行:科學家們必須得到一個專家小組的批准,由他們來決定風險是否合理。 通過項目的審查是秘密進行的,為此,NIH招致了批評。

2019年初,《科學》雜誌的記者發現美國NIH批准了兩個使用功能增強方法的流感研究專案后,反對這種研究的科學家在《華盛頓郵報》的一篇社論中對美國NIH進行了譴責。

“我們對是否應該進行這些實驗產生了嚴重的懷疑,「約翰-霍普金斯大學(Hopkins University)的湯姆-英格爾斯比(Tom Inglesby)和哈佛大學(Harvard)馬克-利普西奇(Marc Lipsitch)寫道,「由於審查工作的秘密性,我們都沒有機會瞭解政府是如何得出這些決定的, 也沒有機會判斷這一審查過程的嚴謹性和完整性。 “

在這場全球死亡人數超過2000多萬的大疫情中,大多數主流媒體選擇了緘默甚至抨擊”COVID-19來源實驗室”是陰謀論,大科技公司則瘋狂封殺揭露疫情真相的帳號和資訊。  15日國務院強有力的報告讓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成為COVID-19起源的焦點,隨著病毒來源相關信息的發酵,將會浮出更多與中共同流合汙的科學界、大科技公司的沼澤地。

不容小覷的是,國務院在WIV的情況說明書裡提供了一個重要的線索,就是WIV高級研究員石正麗試圖掩蓋WIV內部人員在2019年秋季(疫情發生之前)就已疑似感染COVID-19或同類型疾病。 結合該說明書裡指出,WIV有公開記錄已成功進行了重組病毒及功能性增強的研究,由此可以推斷2019年秋季WIV員工的染病極有可能是使用人體實驗出現了不可控的風險。

福奇博士等人如何推動美國NIV支援中共開展從動物到人體的增強功能實驗,其所到之處必留下痕跡,這些痕跡與閆麗夢博士發現中共在整個實驗中掩蓋數據和真相的證據形成閉合鏈,中共掩蓋病毒真相給全世界造成的損失一定會遭到全球各國的追責。

福奇博士就像「科學界的基辛格」,為了在所謂以大流行病,氣候變化和大科技為中心的「新秩序」中佔有一席之地,選擇與魔鬼中共做交易。 在人類陷入危機的時刻仍然為了維護自身的利益和權力,不惜將全世界拖入無盡的黑暗之中。

參考連結:

https://www.newsweek.com/dr-fauci-backed-controversial-wuhan-lab-millions-us-dollars-risky-coronavirus-research-1500741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