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人性

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老槍6 | 編輯:文合 | 美工、發稿:滅共小宇宙

在中共國生活過而又上了一定年齡的人,尤其是經歷過中共歷次重大政治運動的人,只要你還心存一點點善念,就不會忘記文化大革命那荒唐、殘忍、痛苦的蹉跎歲月。

2019年9月,這是我回國的時間,每年差不多都是這時候回一趟中國,主要目的是看望我年邁的母親,順便見見同學、朋友、過去一塊兒工作過的同事。

但這次回國最讓我覺得意外的是,我的同學告我,他們終於找到了幾十年完全沒有音訊的老校長,並且約好了大家見見面。當我得知這位老校長還活著、還健在的消息後,實在讓我無法抑制住自己內心的激動,瞬間讓我腦海裡浮現出了文革時期,我們許多同學與老校長“鬥爭”的畫面,那是一個多麼“特殊”、讓人難忘的年代啊!

1966年,我剛上小學三年級,還沒上幾天課,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便轟轟烈烈開始了。對於一個乳臭未乾根本不懂世事的小屁孩來說,停課鬧革命,張貼大字報,到處都可以看到打倒牛鬼蛇神的漫畫,簡直就像進入了另一個奇妙的世界。

所有的孩子就像被關在籠子裡的鴨子,當籠門打開那一剎那,拼了命的往外衝,撒著歡無拘無束自由地亂蹦亂跳,我們小小的年紀也可以參加革資產階級的命了,這是件多麼神聖和光榮的事兒啊!那時候就覺得很好玩,特別是不用上課了,可以任意把教室裡的桌椅堆成一個個陣地。

同學們頭戴綠軍帽,身穿綠軍裝,左胸口佩戴著毛主席像章,右手臂上套著印有“紅小兵”三個字的紅袖套,你守一個碉堡,我守一個城池,在教室裡這個特殊的戰場上用自製的彈弓槍打得不亦樂乎,誰都說自己才是革命的陣地,寸土必爭。就這樣,我們在教室裡的戰鬥很快就延伸到了教室外面,繼而擴展到了整個學校。

終於我和同學們在個別老師的帶領下,響應黨的號召,揪出了我們學校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反動學術權威——老校長。一場大批鬥運動在每一個年級輪番開始了。

記得輪到我們這個班時,我和幾個要好的同學,用書桌搭了個批鬥台,我們幾個小屁孩身著鬧革命標誌性的綠軍裝,雄赳赳氣昂昂地坐在桌子的一邊,另一邊是一根接一根抽著煙準備接受批判氣得臉發白的老校長。

現在想起來,那時候無論我們的言詞是多麼的幼稚、無知、天真、不符合邏輯,但是完全代表著一種神聖的不可侵犯的“政治正確”。老校長只有心不甘、情不願老老實實坐在那一動不動地聽著我們的質問:“你是不是走資本主義的當權派?你是不是反動權威?你是不是在用資本主義的思想毒害我們下一代?”

校長不回答,低著頭繼續一根接一根地抽著煙,煙霧從他鼻孔裡噴出來繚繞著他的面頰飄向空中,不一會兒,整個教室裡就佈滿了煙霧,而我們卻被那青色的煙霧籠罩著。

“你承認不承認!你不說就是在與革命小將作對,就是死不回改的當權派。打倒校長!打倒校長!”我們幾個同學猛地站了起來,高舉著拳頭衝著老校長大聲地吼叫。

後來游鬥開始了,老校長被帶到學校每一個班級進行批鬥,任憑幾乎瘋狂的學生們對他侮辱漫罵,朝他身上潑墨水,吐口水……於是乎,這個“可恥”的走資本主義的當權派被徹底打倒了。

聚會時,老校長真的來了。有同學在被應邀的來賓中認出了曾經在文革中九死一生的老校長,但我卻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他老了,已有八十好幾,滿頭稀疏的白髮,背有點弓,步履蹣跚,臉上刻著深深的皺紋,那可是滄桑歲月的痕跡。由於我出國時間太長,加上與校長最後一次見面到現在差不多有四十幾年沒再見過,實在是變化太大了。如果真的在馬路上碰到了,說不定也無法認出來。

想想校長能夠躲過那個年代的浩劫,心裡真的為校長能平平安安的活著而慶​​幸,同時又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愧疚感。所以在見到老校長的那一刻,我心裡想說的話實在太多了,但我卻一句也說不出來,鼻子一酸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淚,並與同學們一起給老校長深深地鞠了一躬!

文化大革命那個年代,我們親眼目睹了共產黨那種最虛偽、最殘暴的猙獰面目。為了整治一個人,可以任意編造謊言,羅列罪名,把人瞬間能打入十八層地獄。而且人整人一丁點兒都不會手軟,那時的人們就像中了邪一樣,六親不認,只要意見不合,觀點不一致,支持的人不同,就能大打出手,武鬥天天都在發生,打死一個人就像捏死一隻雞一樣。

同事、朋友之間、師生之間相互出賣,往往把你害得最慘的就是離你最近的人。當你被關進了牛棚和監獄時才恍然大悟!當共產黨把你送上了斷頭台,才知道是誰背叛了你而讓你後悔莫及!更有甚者,由於政治觀點不同,兒女可以毫不留情地向黨組織揭發自己的親生父母,為了所謂的革命理想,可以與父母斷絕親情關係,夫妻之間可能因為政治觀點不同反目成仇,婚姻破碎!

共產黨最擅長的就是挑撥離間,煽動群眾鬥群眾,造成人與人之間失去了最基本的信任和人性,甚至對生命的褻瀆,這就是共產黨對人性的泯滅。而這些殘酷的現實,就在我們這塊有著五千年文明史的土地上發生過!多麼的悲哀!

文革的記憶對我來說是刻骨銘心的,而那一幕幕不堪回首的畫面不停地浮現在我的腦海裡。其實,文革這場共產黨發動的自我鬥爭,不僅給社會造成了破壞,同樣給人民的心理也造成了嚴重的影響和傷害,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得到完全癒合!我們認真想想,一場十年浩劫,讓這個社會人與人之間那種最基本的誠信、彼此尊重和法治觀念,損毀得還剩下多少呢?

由於我很少回國的緣故,被同學們安排坐在了校長的旁邊……現在我們都老了,不同程度都帶著那個時代的烙印。但是,我們沒有忘記過去,我們是歷史的見證人!通過這麼多年的不斷反思,讓我們更加看清了共產黨給這個國家、社會和人民帶來了多麼沉重的人道災難!

雖然文革已經過去了幾十年,歷史漸漸被人們淡忘,但是文革那些反人類的做法還沒有消失,還在繼續重複著,影響著人類。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我們看到如今的美國,剛剛上演了一出人性扭曲的事件:一個叫海倫娜·杜克的18歲女學生在網上紅了,原因是她披露了她的親生母親在1月6日DC挺川大遊行時,被警察打的滿臉流血的視頻。她非旦沒有同情自己的媽媽,反而在網上發文譴責母親支持川普總統的行為。據悉海倫娜·杜克堅決支持黑命貴,與母親的政見完全相反,最後她作出了與母親斷絕母女關係的決定。她的這一舉動立即得到了412萬次點贊。幾天后,在她的募捐網上就收到了一萬多美元的讚助。

這就是如今美國出現的怪現象,人性正在扭曲,多麼類似文革時期紅衛兵冷酷無情的行為。共產黨社會主義那一套邪惡的東西正在挑戰著美國的價值觀,不過我堅信,正義一定會戰勝邪惡!光明一定會驅散黑暗!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注波士頓五月花GTV官方號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