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題】 6 點鐘的恐懼 -《港版國安法》濫捕(一) 以法之名,鏟除異己

蒐集:天滅中共

編撰:天滅中共

覆核:卡西歐

圖片合成:文粵

上傳:文粵

2020年6月30日深夜11點,港版國安法揭開畫皮,宣布即時生效,並同步公開條文。令全球譁然的是,這部「國安法」猶如聖上欽賜的尚方寶劍,權力無遠弗屆,內容包羅萬象。為追求民主定下四宗罪,還特設三大機構,可以國安之名,不受監管、不被限制、不必公開的任意抓捕,侵犯基本人權。無論何時、無論何地,無論種族、無論男女,無論是行為、言論、還是意識,只要忤逆中共,即屬犯罪。

圖片:【喜馬拉雅大使館-粵語組】合成

反共四宗罪

一、分裂國家罪

國安法第二十條:任何人組織、策劃、實施或者參與實施以下旨在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行為之一的,不論是否使用武力或者以武力相威脅,即屬犯罪。

(一)將香港特別行政區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任何部分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分離出去;

(二)非法改變香港特別行政區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任何部分的法律地位;

(三)將香港特別行政區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任何部分轉歸外國統治。

第二十一條:任何人煽動、協助、教唆、以金錢或者其他財物資助他人實施本法第二十條規定的犯罪的,即屬犯罪。

也就是說,無論一個人的行為是否實質上危害到了中共的領土完整,只要這個人組織、策劃、實施、參與其中,又或者煽動、協助、教唆、資助他人參與其中,都屬犯罪。

那麼如果判定一個人的行為是「旨在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的行為?

二、顛覆國家政權罪

國安法第二十二條:任何人組織、策劃、實施或者參與實施以下以武力、威脅使用武力或者其他非法手段旨在顛覆國家政權行為之一的,即屬犯罪:

(一)推翻、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所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製度;

(二)推翻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權機關或者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權機關;

(三)嚴重干擾、阻撓、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權機關或者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權機關依法履行職能;

(四)攻擊、破壞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權機關履職場所及其設施,致使其無法正常履行職能。

第二十三條:任何人煽動、協助、教唆、以金錢或者其他財物資助他人實施本法第二十二條規定的犯罪的,即屬犯罪。

與上一條分裂國家罪所不同的是,「其他非法手段」亦可能構成犯罪,那麼「其他」到底具體指哪些?

三、恐怖活動罪

國安法第二十四條:為脅迫中央人民政府、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或者國際組織或者威嚇公眾以圖實現政治主張,組織、策劃、實施、參與實施或者威脅實施以下造成或者意圖造成嚴重社會危害的恐怖活動之一的,即屬犯罪:

(一)針對人的嚴重暴力;

(二)爆炸、縱火或者投放毒害性、放射性、傳染病病原體等物質;

(三)破壞交通工具、交通設施、電力設備、燃氣設備或者其他易燃易爆設備;

(四)嚴重干擾、破壞水、電、燃氣、交通、通訊、網絡等公共服務和管理的電子控制系統;

(五)以其他危險方法嚴重危害公眾健康或者安全。

第二十五條:組織、領導恐怖活動組織的,即屬犯罪。

第二十六條:為恐怖活動組織、恐怖活動人員、恐怖活動實施提供培訓、武器、信息、資金、物資、勞務、運輸、技術或者場所等支持、協助、便利,或者製造、非法管有爆炸性、毒害性、放射性、傳染病病原體等物質以及以其他形式準備實施恐怖活動的,即屬犯罪。

第二十七條:宣揚恐怖主義、煽動實施恐怖活動的,即屬犯罪。

這條罪行是四宗罪中最包羅萬象的一條,尤其第二十六條,囊括所有商業領域,波及日常活動,還以「其他形式」兜底,以免漏網之魚。最為突出的是,上兩條罪行針對的是「行為」,恐怖活動罪恐怖到連言論、意識都可以因涉嫌「準備實施」而犯罪。

唯一沒有包括的,就是說明哪些活動不包括其中,否則,如果日後出現與政治主張無關,因勞資糾紛發起的罷工活動,豈非無法尋求豁免權?

四、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

國安法第二十九條:為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涉及國家安全的國家秘密或者情報的;請求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實施,與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串謀實施,或者直接或者間接接受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的指使、控制、資助或者其他形式的支援實施以下行為之一的,均屬犯罪:

(一)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發動戰爭,或者以武力或者武力相威脅,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造成嚴重危害;

(二)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或者中央人民政府制定和執行法律、政策進行嚴重阻撓並可能造成嚴重後果;

(三)對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進行操控、破壞並可能造成嚴重後果;

(四)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製裁、封鎖或者採取其他敵對行動;

(五)通過各種非法方式引發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對中央人民政府或者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憎恨並可能造成嚴重後果。

究竟什麼樣的信息算是「國家機密」?模糊的定義可以讓條文的應用範圍不斷延展。

一部可以實行的法律應當公開、普遍、穩定、明確、可預期、無矛盾、不溯及。

而法律條文應當明確且可預期,是法庭定罪的淵源,亦是民眾可以守法的基礎,倘若民眾連何種行為違法都不知曉,守法更是無從談起。

三大特權部門

中共按照國安法在香港設立「駐港國安署」、「國安委員會」,以及香港警察「國安處」。當中,以駐港國安署的地位最超然,只要聲稱是「依法辦理」國安法,不論用任何方式,港府或者港警均無權干涉。

不僅如此,國安委員會對其調查內容不必向公眾交代,也不受司法覆核挑戰。

至於港警新設的國安處,只要執行國安案件時,警權就得到進一步擴大,可任意搜查涉案人的處所和監聽電子設備,不受法庭監管,只受國安委員會的監督。

除了國安處,其餘兩特權部門的官員由中共直接指派。

中共用國安法褫奪了香港的行政權和司法權,把「駐港國安署」變成香港最高權力機關,而「國安委員會」成為了香港最高執法機關。只要拿出國安法,權力無遠弗屆。

當法律有許多灰色地帶,模凌兩可,含糊不清,當權者就有足夠空間任意釋法,為政治檢控正名。只要拿出尚方寶劍便有無上特權,嚴刑逼供是依法行事、先斬後奏是依法施政、侵犯人權亦有法可依。中共惡法,以法之名,鏟除異己。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

信息來源:『中共國安惡法』全文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