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國無方、馭民有術——共産黨對中國人所犯滔天罪行之計劃生育

喜馬拉雅-國內新聞組 作者/素材:一碗蘭州(文遠)校對:加文gavin

當下中國面臨的諸多嚴峻社會問題,包括男女比例嚴重失衡、人口老齡化、養老問題、失獨老人等,根源是從1980年到2015年施行了35年之久的“一胎政策”,其惡果幾十年難以消除,而中共至今仍未全面放開“三胎”進行補救。爲何一個政黨在自己的國家實施如此長時間的極端政策?真的是爲了防止幾十年後可能出現的糧食短缺問題?如果全球真的面臨人口爆炸危機,爲何只有中共如此積極地提早開展自我消減工作?爲何非要“一胎”而不是更合理的“兩胎”?中共計劃生育一胎政策背後的成因究竟是什麽?

讓我們先回顧一下中共建政以來的人口政策。

1949年中共國建政之初,受戰爭經驗以及蘇聯觀念影響,中共高層認爲人口是國家發展建設的重要資源,同時國家也需要大量人口應對可能發生的戰爭,當時毛澤東認爲:“中國人口多是一件極大的好事”。中共甚至效仿蘇聯,稱生五個孩子以上的是“光榮媽媽”、生十個孩子以上的是“英雄媽媽”。

1950年4月20日,中共國中央人民政府衛生部和中央軍委衛生部聯合制定《機關部隊婦女幹部打胎限制的辦法》,規定禁止非法打胎;對打胎者要求極爲苛刻,需要丈夫同意、醫生證明、機關首長批准;未獲批准擅自打胎者將嚴厲處罰。

1952年12月31日,衛生部制定《限制節育及人工流産暫行辦法》,規定除醫學上的需要以外,已婚婦女年逾35歲,有親生子女6個以上,其中至少一個年逾10歲,如再生産將嚴重影響其健康以致危害其生命者方可施行絕育手術。

1953年1月12日,衛生部通知海關“避孕藥和用具與國家政策不符,應禁止進口”。

可以看出,從1949年至1953年期間,中共官方是支持人們無節制生育的,風向從1953年開始轉變。時任北大校長的馬寅初先生提議開展全國人口普查,結果顯示中國總人口達六億,較1949年增加5000萬,人口自然增長率超過20%。馬寅初隨即帶隊進行調查研究,並多次向中共中央提出進行“計劃生育”、“控制人口”,得到了劉少奇、周恩來等人的認可。

1953年8月,鄧小平對衛生部采取反對節育的政策提出質疑,對衛生部通知海關查禁避孕藥具進口表示反對,並敦促抓緊下發《避孕及人工流産辦法》。

1953年9月29日,周恩來在人口普查3個月後的一次報告中表示了對人口過多的擔憂。

1953年12月,劉少奇主持召開節育工作座談會並明確宣布“黨是贊成節育的”。

1955年2月,衛生部轉向提倡節育,在給中央的一份報告中檢討了過去草率反對節育的態度。

1956年1月26日,《人民日報》發表《1956年至1967年全國農業發展綱要草案》,規定:“除少數民族地區以外,在一切人口稠密的地方,宣傳和推廣節制生育,提倡有計劃地生育子女”。 這是官方首次提出“計劃生育”說法。同年9月,周恩來在“二五計劃”報告中重申“提倡節制生育”的方針。

1956年,毛澤東在不同場合稱“要有計劃的節育”。

1957年2月,馬寅初在最高國務會議上提出自己的計劃生育政策提案,獲得多數支持。同年6月的全國人大一屆四次會議上,馬寅初正式提出計劃生育提案,他的《新人口論》于7月5日發表在《人民日報》。

從1953年第一次人口普查結果公布後,一直到1957年,這期間提倡節育的聲音逐漸成爲主流。

需要注意的是,馬寅初提出的計劃生育政策與之後1980年實施的“一胎政策”有著巨大的不同。馬寅初認爲工業社會裏糧食産量不再是制約人口的主要問題,而人們的生育意願也會隨著經濟的發展而下降。他提倡避孕節育,反對人工流産,認爲墮胎是殺生行爲,剝奪了胎兒的生命權,而應采用宣傳、經濟等手段,破除封建思想,實行晚婚晚育,對生一、兩個孩子的進行獎勵,對生三個孩子以上的征稅。這與後來中共施行的屠殺式計劃生育運動有著天壤之別。

1957年起的“反右運動”使得馬寅初逐漸遭到批判,于1960年被迫辭去北大校長職務,後遭軟禁。

第二個五年計劃期間,大躍進、人民公社運動如火如荼地進行,生産的極速擴張需要大量的勞動力。“大躍進”開始後毛澤東改變了對計劃生育的態度。

1958年1月28日,最高國務會議上,毛澤東認爲“人多好”、“現在還是人少”。同年4月15日,毛澤東在《介紹一個合作社》中提出“人多力量大”的觀點。由于毛澤東態度的轉變,中共官僚體制內也失去了對計劃生育政策支持的聲音。

1959年中蘇關系破裂,中共在全國開展“批修運動”並開始備戰,人口成了重要戰略資源,從1958年到1961年計劃生育政策幾乎停滯。


“大躍進”後,國家對計劃生育的態度再次發生改變,“計劃生育”由“提倡”轉變爲一項國家政策,從此開始持續推進。

1962年和1963年中國的人口自然增長率分別爲27%和33%,1964年的全國第二次人口普查顯示中國大陸人口達到六億九千萬,同年國務院成立了計劃生育委員會,各省、市級計劃生育機構也開始組建。

1968年計劃生育組織機構被撤銷,有關計劃生育工作由衛生部軍管會業務組管理。

1971年7月,“計劃生育”被確定爲國家人口政策。

1973年12月,“晚稀少”政策正式提出,“晚”指男25周歲、女23周歲才結婚;“稀”指拉長生育間隔,兩胎要間隔4年左右;“少”指只生兩個孩子。

1976年毛澤東去世,中國人口數量達到9.3億。

1978年底,鄧小平成爲中共最高領導人,馬寅初被平反。

1978年,全國五屆人大一次會議通過新《憲法》,明確把“國家提出和推行計劃生育”寫入憲法。同年中央下發69號文件,提出“提倡一對夫婦生育子女數最好一個,最多兩個,生育間隔三年以上。”

1980年,在鄧小平、陳雲、華國鋒、李先念等人推動下,獨生子女政策出台。

1981年,第五屆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成立國家計劃生育委員會,作爲國務院常設機構,負責全國的計劃生育工作。

1991年,全國開始實施“計劃生育一票否決制”。同年,山東省聊城市的冠縣、莘縣開展慘無人道的“百日無孩”運動,婦女無論第幾胎、胎兒無論大小,統統殺掉。短短100天內有數萬嬰兒被殺,屍體填滿深井,成群野狗叼食嬰兒屍體,仿佛人間煉獄。

1994年9月20日,中共王牌部隊北京衛戍區警衛三師副連長田明建妻子懷二胎七月,被地方政府強制引産導致母子雙亡,田明建遂持槍擊殺告發者團政委及其他數名軍隊幹部,後挾持一輛汽車打算前往天安門大開殺戒,總計造成75人死傷,釀成震驚中外的“9.20建國門事件”。

到這裏,關于計劃生育政策發展曆程的公開資料展示告一段落。可以看出,1980年制定的一胎政策及之後的強制執行和連帶處罰引發了巨大的社會矛盾和衝突,尤其1990年前後一胎政策執行最嚴格時期,邪惡的體制將每個關聯人變成惡魔,毫無人性的政策執行給無數家庭帶來沈重災難。

在這種人間慘劇發生三十余年後的今天,人口結構問題、男女比例失衡、老齡化問題、養老問題、失獨家庭問題等等後遺症開始顯現。

施行計劃生育的初衷,是對人口增長過快、未來大量人口導致資源匮乏的擔憂,就像是自然界某一物種過度繁殖最終耗盡資源一樣。但仔細想想,這種情況人類曆史上似乎從來沒有發生過。用現在的生産力和生育情況推測幾十年後可能出現的危機,本身就很不科學,科技和生産力在不斷進步,人們的生育意願也在發生變化。就算有所擔憂,也完全可以循序漸進的引導,大不必立即強制執行,扮演杞人憂天的上帝角色。

退一步講,即使真要控制人口增長,除了晚婚晚育外,起碼應該允許生兩胎而不是一胎,算上分娩失敗和成長過程中意外死亡的情況,每對夫婦平均生育2到3個孩子,才能保證未來人口的平穩以及性別平衡,這是很淺顯的道理。

再者,一胎政策強制實施,國家應該給予獨生子女家庭補償,負責獨生子女的父母養老。對所謂“超生”家庭,大家都是憑自己勞動養家糊口,除了沒拿國家一分錢還納稅促進經濟發展,爲社會提供勞動力,憑什麽被罰款呢?

有觀點稱西方發達國家生育率需要達到2.1才能夠保持人口不增不減,考慮到中國的醫療保障水平等因素,中國如果要控制人口數量保持穩定,生育率應達到2.3。

而統計顯示,中國自1989年後的幾十年時間裏實際生育率都低于1.65,2011年更是低至1.04。


(中國數據來源:人口普查和抽查;世界數據來源:《世界人口前景:2017年訂正本》)

那麽,爲什麽鄧小平、陳雲只允許老百姓生一個孩子呢?對國家或者共産黨而言有什麽好處呢?

家庭是中國社會最基本、最重要的組成單元,與西方以個人爲中心的觀念不同,中國人的家庭觀念極重,家族、宗親對個體和社會的意義重大。中國傳統社會屬于“家國同構”模式,皇權向來以“家天下”思維統治天下,治“家”與治“國”在理念上相似,國家層面上注重宗法禮教,如同以孝道對待宗族至親一樣以忠孝理論治理國家。

地方勢力多以家族兄弟、宗親爲基礎建立,所謂“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重男輕女思想在傳統中國的實際意義就是家族力量的強大,男子多的家族在當地就沒人敢欺負,既是農業生産上的強壯勞動力,也是傳統社會中家庭安全的保障力量。

古代戰爭時國家征兵也是從每戶抽調男丁,這才有了《木蘭詩》中的“阿爺無大二,木蘭無長兄,願爲市鞍馬,從此替爺征”,可見男丁對家庭、國家的重要作用。

這裏不是說男孩比女孩重要,而是基于客觀存在的事實,說明男性和女性各有其獨特的社會、家庭價值,互相不可替代。沒有女性哪來男性呢,很多工作女性天生比男性出色。而男性作爲農業社會中的主要勞動力和戰鬥力,對于一個國家的穩固至關重要,尤其是在政權動蕩更叠時期。

中共爲了維持其威權統治,建立了遍及全國各個角落的基層黨組織,打著“共産主義”的虛僞旗號行盜取國家人民財産之實,顛覆中國傳統的家族宗親觀念與人倫道德,轉而讓人們相信假醜惡的共産主義,一切都聽從共産黨的領導和安排,共産黨與人們的利益實際上是嚴重衝突的。這種情況下,地方家族勢力對他們來說是一大威脅,而除去這一威脅的最好辦法就是破壞每個“家庭”的穩定,弱化家庭的力量。

以國家名義高舉“爲了民族國家的未來”等高大口號,義正言辭地實施荒謬殘酷的一胎政策,消滅大家族。只有一個孩子的家庭對共産黨來說更“和諧”,社會最基本的單位——家庭力量被徹底摧毀,人民被“沙化”,失去了最後的保障——家庭的保護。

社會風氣在共産黨的引導下越來越冷淡,通過懲罰好人放縱壞人助長歪風邪氣,把人們變成“自掃門前雪”、毫無公益心和正義感的一盤散沙,共産黨的政權才會穩固,他們的貪腐和惡行才沒有人敢揭露。

當人們遇到不公對待,利益被嚴重侵犯時,沒有公正的司法系統去解決問題,得不到社會團體的幫助,也沒有兄弟姐妹等親人的支持,下場只能是任由共産黨宰割。

短短七十余年,共産黨在中華大地上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難書,“計劃生育一胎政策”或是影響範圍最廣、贻害時間最長的惡政之一,實施至今數十年,要不要向獨生子女家庭兌現養老承諾?要不要對強制流産家庭進行賠償?“多生”、“超生”的罰款要不要返還?共産黨應該給老百姓一個說法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獨裁專權就是在民衆一次次受打壓後的忍讓中愈發變本加厲的,共産黨對中國人犯下的罪行一定要他們償還!

文章僅代表個人觀點。

信息來源:
中國人口政策與人口數量的變遷 http://fdjpkc.fudan.edu.cn/zggk2015/2015/0407/c1567a1806/page.htm

毛澤東的“人口觀”:只要有人 就有奇迹 https://history.sohu.com/20150312/n409707125.shtml

我生完了誰來養 RFA專題 https://www.rfa.org/mandarin/duomeiti/tebiejiemu/zy-09112018183116.html

1979年馬寅初對胡耀邦說:你們不要再誤事了 http://news.sohu.com/20140415/n398238381.shtml

馬寅初與毛澤東人口問題的一場論爭 http://cul.sina.com.cn/y/2005-04-27/1409124041.html

馬寅初 https://zh.m.wikipedia.org/zh-hans/%E9%A9%AC%E5%AF%85%E5%88%9D

我國生育政策在實踐中逐漸完善 http://www.gov.cn/jrzg/2013-12/28/content_2556489.htm

“一胎化”的政治學:理念、利益、制度 https://ww2.usc.cuhk.edu.hk/PaperCollection/Details.aspx?id=9508

鄧小平、陳雲、李先念在強制計生一胎化問題上的表態 http://womenjia.org/z/201505/169.html
中國人口政策與人口數量的變遷
中國人口政策及數量變遷(1949-2010)關鍵詞時間軸相關曆史事件人口4億余人19491949年9月21日,毛澤東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上說:“我們的極好條件是有四萬萬七千五百萬的人口和九百五十九萬七千平方公裏的國土。”禁止打胎19501950年4月20日,中央人民政府衛生部和中央軍委衛生部聯合制定《機關部隊婦女幹部打胎限制的辦法》。規定,禁止非法打胎;對打胎者的要求極爲苛刻,需丈夫同意,醫生證明,機關首長批准;未獲批准而擅自打胎者,將嚴厲處分。限制節育19521952年12月31日,衛生
毛澤東的“人口觀”:只要有人 就有奇迹-搜狐
導語:1982年3月13日中共中央將計劃生育定爲一項基本國策。30年來,多數人的印象是開始于上世紀80年代初。其實,出于對
Radio Free Asia
我生完了誰來養?| 專題
計劃生育的滿地血腥還沒收拾幹淨,“國家來養老”的畫餅還沒吃到嘴裏,中國政府又開始催生二胎了。

1979年馬寅初對胡耀邦說:你們不要再誤事了-搜狐新聞
本文摘自《今參考》2007年第4期作者:楊勤民原題爲:馬寅初:你們不要再誤事了2005年1月6日,中國人口達到13億(不包括港澳台約3000萬),占世界總人口6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