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 專欄] 武漢!武漢!第二章− 吹哨者們

作者:Jared Peacock

上一期:

2019年底,當中共國疾病控制中心公佈武漢出現“原因不明“的肺炎病例時,華南海鮮市場已被鎖定為病發地。從11月中旬到12月中旬出現的病例,以及未接觸過華南海鮮市場的患者,沒有得到詳實記錄。疫情突襲,前線醫務人員沒有防備,僅憑職業素養和人性本能奮力對抗,全然不知他們即將被捲入疫情中心,將面對個人安危和政治正確的雙重危險。

2019年12月16日,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接診一名高燒不退的病人,後送到呼吸科做纖維支氣管鏡取肺泡灌洗液,檢測結果是冠狀病毒1。其他醫院也紛紛傳出“肺部CT磨玻璃樣”等患者檢測結果。12月25日,武漢市第五醫院消化內科呂小紅主任聽說武漢兩家醫院有醫護人員疑似感染“原因不明”病毒性肺炎並被隔離,包括呼吸科的醫護人員。呂小紅主任感覺肺炎有人傳人的危險,及時向附近學校發出警報2。次日,廣州微遠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在武漢市中心醫院所送檢的樣本中檢測出未知病毒,與蝙蝠冠狀病毒相似度為87%,與SARS相似度為81% 3

臨近年底,求診的人數日益增加,跨醫院合作已頻繁出現。很多醫生懷疑這不是一般的肺炎,但沒有渠道匯總信息,無法比對病例。在中共國醫療體制內,SARS不僅是病毒名,更是敏感的政治話題。政府盡力抹掉社會對2002-2003年SARS期間政府向國際社會隱瞞疫情造成的疫情擴散,更無意揭秘真實的病毒來源和死亡人數。政府要讓人們記住的只有兩個方面:第一,病毒來自果子狸;第二,政府救疫功德無量。除此之外,凡提起SARS,就有觸及政治紅線的嫌疑。武漢前線醫生,即便懷疑“原因不明”肺炎類似SARS,也要承擔政治風險。體制中的醫務人員都知道這個話題潛在的風險,儘管如此,醫務前沿還是四處響起的“吹哨聲”。

2019年12月27日,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主任醫師張繼先告知中共衛生部門,這種疾病是由一種病毒引起的4。同期武漢市江漢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已接診過一家三口患者。醫療人員想到集聚性感染,但由於沒有全面信息,無法分辨傳染性病原體。多家醫院緊急調度跨科室會診。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召集呼吸科、院感辦、心血管、ICU、放射、藥學、臨床檢驗、感染、醫務部的10名專家,對病例逐一討論,決定直接向省、市衛健委疾控處報告4

多方“吹哨聲”響起數日,官方沒有對疫情表態,任憑2019年底的武漢醫療行業出現“後方緊吃”和“前方吃緊”的怪象。後方的醫療公司,在酒樓拉開2019-2020辭舊迎新聯歡會,員工表彰、領導致辭、文藝匯演、遊戲、抽獎,高潮迭起5。而前線醫院分秒必爭救護病患,金銀潭傳染病醫院最先接到通知,要接收成批病人,醫護人員採用最高級別防護,救護車每接送完病人要徹底消毒6

12月30日,武漢衛健委發布兩份文件,要求各醫療機構未經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對外發布救治信息,當日下午四點前清查統計近一周接診過的“原因不明”肺炎病人。所有科室都要求參加,培訓材料嚴格保密,通知上寫了拍照外傳造成嚴重後果的要追責。同日武漢市中心醫院收到北京博奧醫學檢驗所反饋該院所收治的患者檢測報告標註有“SARS冠狀病毒”字樣。急診部的艾芬醫生立即向醫院公共衛生科和院感部門“吹哨” 7。當晚,武漢醫學院2004級班級微信群中,眼科醫生李文亮發布這份檢測報告的截圖,提醒群內醫護及家人注意防範。“協和紅會神內”和“腫瘤中心”等微信群內的劉文、謝琳卡醫生亦有傳播相關消息。李文亮醫生並非直接從艾芬醫生獲得這份信息,如他稱,是通過“同事之間互相交流知道的”,他當晚也看到了武漢市衛健委員會發布的紅頭文件。次日凌晨一點半,李文亮醫生接到電話,去武漢衛健委開會,12月31日當天又被叫去醫院監察科,寫了一份《不實消息外傳的反思與自我批評》,並要接受院內處分8

據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網絡研究組織“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2020年3月3日公佈的一份調查報告指出,2019年12月,騰訊及歡聚時代等網絡公司,已經收到“如何管理武漢不明肺炎內容”的官方指導文件。李文亮等八名吹哨人在社媒上警告中共肺炎病毒後,中國歡聚時代公司的影片網站“YY”立即於2019年12月31日,添加了45個審查關鍵詞,包括“武漢不明肺炎”及“武漢海鮮市場”等。隨後,如“病毒”、“李文亮”、“中央政府”及“流行病”詞也陸續被封鎖9

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傳染病研究中心世界衛生組織P3病毒實驗室的研究員閆麗夢博士,是2019年12月底全球最早研究武漢疫情的科學家。中共官方通報武漢出現類似SARS肺炎後,拒絕讓包括香港在內的海外專家赴內地調查。閆博士的上司、世界衛生組織顧問潘列文博士請她秘密調查武漢疫情。閆博士曾在內陸獲得醫學博士和行醫執照,雖在香港大學做病毒研究,但在內陸醫療界關係甚廣。閆博士發現醫療行業全線靜音,轉向中國疾控中心的科學家朋友幫忙獲取更多資訊。通過分析中國不同醫院醫生內部對話群組信息,她了解到醫生們已普遍認為這場肺炎和SARS病毒不無關聯,但鑑於政治壓力,很多醫生回答“我們不能討論,但我們都需要戴口罩” 。閆博士根據其他科學家的微信群組對話紀錄得知,武漢當地已出現家庭群聚感染,相信病毒早已出現人傳人現象,從臨床醫學和病毒學的雙重角度分析疫情發展的嚴重性,必須及時向世衛組織預警。但當她向潘列文匯報時,潘列文告誡她不要再報告,當心不要觸及“紅線”,否則可能“被消失” 10

兩岸三地華人,在2019年末最後一天全然不同的經歷,將他們送上不同的命運之路。內陸同胞對武漢疫情全然不知,偶爾有人詢問,會被當成造謠者譏笑。武漢市衛健委發布關於肺炎疫情的第一份公告,把病例數量控制在27例,並表示“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而多家醫院截至當日接收的病例,已遠超這個數字,卻無處講真話。千里之外的香港,抗爭者們在年末之夜連成數公里長“武大訴求,缺一不可”人牆,在“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吶喊中迎接2020年的到來。港警在旺角彌敦道用高壓水、瓦斯和橡皮子彈驅除人群11。18個國家致公開信要求港首和平解決抗爭者的訴求。海峽另一端,台灣防疫部門發郵件給世界衛生組織,特別提及中國武漢出現“非典型肺炎”、“病患已進行隔離治療”的信息,台灣正式依據有“人傳人”可能性的處理程序,啟動邊境檢疫強化措施,並針對從武漢入境班機派員進行登機檢疫12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

1.發哨子的人,人物雜誌, Mar 14, 2020

2.鐘南山發話前,武漢這位醫生向附近學校發出疫情警報,中國青年報, Jan 28, 2020

3. Identification of a novel coronavirus causing severe pneumonia in human: a descriptive study, Chinese Medical Journal , Feb 11, 2020

4.最早判斷出疫情並上報的醫生張繼先:這次把一生的淚流光了,長江日報, Feb 07, 2020

5.陽邏穩健醫療舉行年度總結表彰暨2020年迎新年會,陽邏在線, Dec 31, 2019

6. “重組”金銀潭:疫情暴風眼的秘密,南方周末, Mar 5, 2020

7.親歷者講述:武漢市中心醫院醫護人員被感染始末,中國新聞周刊, Feb 17, 2020

8.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財經網, Feb 26, 2020

9. Censored Contagion How Information on the Coronavirus is Managed on Chinese Social Media, The Citizen Lab , Mar 3, 2020

10.香港科學家閆麗夢在福克斯新聞爆料中國政府早期掩蓋新冠疫情, Chinese Radio Seattle , Jul 10, 2020

11. Hong Kong kicks off 2020 with fresh protests, BBCNews , Jan 01, 2020 12. Taiwan releases December email to WHO showing unheeded warning about coronavirus, NEWEUROPE , Apr 15, 2020

英語版 (English Version):

法語版(Version Française):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