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已按下“大重啓”按鈕,留給人類的時間還有多少?

喜馬拉雅-國內新聞組:人民公敵 素材:α-Vega不取不舍/西林/ddm
封面圖:麥田76號 校對:文迹~見證神迹

近日,壹張手機拍攝的《新型冠狀病毒滅活疫苗接種知情同意書》(以下簡稱《知情同意書》)在網絡流傳。時值中共大張旗鼓推動民衆接種新冠病毒滅活疫苗之際,《知情同意書》的流出表明中共推行的該疫苗實際上正處于臨床人體試驗階段。

(圖片來自網絡)

就在不久前,中共國內曾掀起了壹陣接種新冠病毒滅活疫苗的浪潮,當然,站在台前咬喝的是中共政府相關職能部門和各大媒體,尤以央視和環球爲甚。央視對國內相當數量的民衆具有壹定的“權威性”,環球是衆所周知的大外宣。

疫情當前,如果真有壹款疫苗能夠預防新冠病毒的感染且接種後對自身健康有益而無害,恐怕民衆早已爭先恐後地自動接種了,還需要政府如此費力地宣傳甚至強制接種嗎?

事出反常,必有妖孽!網傳的《知情同意書》證實了這其中隱藏的“妖孽”。

  《知情同意書》坐實中共新冠病毒滅活疫苗正處于人體臨床期試驗階段

先來看環球網1月2日轉載的央視新聞客戶端的消息[1],下面以該消息中的圖片與《知情同意書》條款進行對比。

(圖片來自網絡)

此圖內容以不容商量與異議的口吻強制9類人群接種,接種對象年齡限制來自《知情同意書》裏的【接種禁忌】第1條“年齡<18歲或≥60歲”。

被強制接種的9類人群分別是:冷鏈物品檢驗檢疫人員、口岸裝卸運輸人員、交通運輸人員、出國工作學習人員、邊境口岸工作人員、醫療衛生人員、社區工作者。

(圖片來自網絡)

此圖內容來自《知情同意書》裏的【獲益】。

(图片来自网络)

此圖內容來自《知情同意書》裏的【不良反應】。

(图片来自网络)

此圖內容來自《知情同意書》裏的【安全性觀察】。

(圖片來自網絡)

此圖內容對應《知情同意書》裏的【接種禁忌】各條和【暫緩接種】第2條。

從中共媒體報道的內容來看,目前中共政府正在國內強推的新冠病毒滅活疫苗接種注意事項與上圖中的《知情同意書》內容是壹致的。

按照常理來說,人們接種達到常規標准上市的疫苗是不需要簽字《知情同意書》的,而任何的人體醫學研究試驗在做試驗前,都需要讓被試驗者知曉試驗的部分情況,同意參與試驗,並簽署知情同意書,這是世界醫學大會赫爾辛基宣言人體醫學研究的倫理原則(以下簡稱“人體醫學研究的倫理原則”)[2]。

從接種者需要簽字的《知情同意書》和中共媒體對接種新冠病毒疫苗的宣傳來看,目前中共政府正在強推9類人群接種的新冠病毒滅活疫苗仍然處于人體臨床Ⅲ期試驗階段,參與試驗的接種者有權知曉“人體醫學研究的倫理原則”中規定的受試者需要知情的部分。

那麽,壹份接種時需要簽字的《知情同意書》和中共媒體宣傳的接種注意事項是否表明該疫苗的研究者已經完全遵守了“人體醫學研究的倫理原則”呢?

  受中共操控的人體醫學研究的倫理原則

“人體醫學研究的倫理原則”第9條指出,“研究者必須知道所在國關于人體研究方面的倫理、法律和法規的要求,並且要符合國際的要求。任何國家的倫理、法律和法規都不允許減少或取消本宣言中對受試者所規定的保護。”

因此,中共正在強推的新冠病毒滅活疫苗的人體臨床試驗所應遵循的倫理原則盡在本文討論範疇內。

爲何說該款疫苗的“人體醫學研究的倫理原則”是受中共操控呢?

從壹項研究開展的程序來說,研究者在完成試驗的設計和實施方案後,需要將此方案提交給倫理審批委員會審核、評論、指導,壹定情況下還需委員會審核批准,委員會同意實施後,試驗才可正式實施。即研究者按照既定的試驗方案開展試驗。

“人體醫學研究的倫理原則”第13條規定,研究人員還應向委員會提交包括有關資金在內的其他資料以備審批。而對于此次試驗開展的資金來源問題,中共政府則表現出“隨機應變”的不確定性。

2020年12月31日,中共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相關負責人鄭忠偉和國家衛健委副主任曾益興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宣稱,疫苗在以成本作爲定價依據的基礎上,在“老百姓可接受的範圍內”免費提供,即受種者需要在繳納疫苗成本費用的前提下享受“免費”接種[3]。

當然,此番“免費”言論在民衆中引起了壹片嘩然。鑒于此,2021年1月9日,曾益興再次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上稱,所謂“免費”包括疫苗費用和接種費用;國家醫保局副局長李滔則稱,疫苗費用及接種服務費用等將由醫保基金滾存結余和財政資金共同承擔,個人將不負擔此費用[4]。

由此可以看出,中共政府在兩次新聞發布會上表現出的對于此次試驗開展的資金來源的“隨機應變”的反應,表明研究者既定的試驗方案裏的倫理原則是受中共隨意操控的。

  中共操控的新冠病毒滅活疫苗人體臨床期試驗倫理原則已喪失殆盡

“人體醫學研究的倫理原則”首要原則是受試者的知情同意,其第22條規定:“在任何人體研究中都應向每位受試候選者充分地告知研究的目的、方法、資金來源、可能的利益沖突、研究者所在的研究附屬機構、研究的預期的受益和潛在的風險以及可能出現的不適。

應告知受試者有權拒絕參加試驗或在任何時間退出試驗並且不會受到任何報複·······醫生應獲得受試者自願給出的知情同意書,以書面形式爲宜。如果不能得到書面的同意書,則必須正規記錄非書面同意的獲得過程並要有見證。”

上圖中的《知情同意書》全文並未明確告知受試者正在參與壹項人體臨床試驗,而是以“疫苗上市”、“接種”、“預防疾病”等概念代替“人體臨床試驗”的概念,誤導缺乏相關常識的受試者,使其認爲自己接種的是正規達標上市的疫苗而同意簽字。

此外,中共媒體配合衛健委等部門的“廣而告之”也並未提及人體臨床試驗,而是以中共獨裁統治的“威權”強制9類人群成爲受試候選者。

“人體醫學研究的倫理原則”第20條規定:“受試者必須是自願參加並且對研究項目有充分的了解。”

從《知情同意書》的偷換概念和中共媒體的“廣而告之”來看,此次臨床試驗的受試者是否自願參加試驗這壹點並不明確,有單位甚至以員工的“飯碗”相要挾,逼迫員工參與試驗。

(圖片來自網絡)

至于受試者必須知曉的研究目的、資金來源、研究者所在的研究附屬機構等信息,毫無告知。因此,中共政府目前正在強推的新冠病毒滅活疫苗接種完全是以精心設計的騙局和獨裁統治的“威權”強迫人們參與疫苗的人體臨床試驗。

更爲重要的是,《知情同意書》裏的【不良反應】已明確指出:“此外,既往在其他冠狀病毒疫苗的動物實驗研究中發現,接種滅活疫苗後再次感染同種冠狀病毒時,該病毒所致疾病出現加重現象。

雖然本疫苗已完成的大動物實驗及人體臨床試驗中尚未觀察到以上現象,但本疫苗是否存在上述安全性問題還要在疫苗上市後的實際應用中進壹步觀察。”

這段“不良反應”的描述恰好驗證了闫麗夢博士于去年疫情爆發之初對人們提出的警告:新冠病毒疫苗具有ADE效應,不要寄希望于疫苗。

ADE即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的縮寫,中文意思“抗體依賴的增強作用”,即“抗體不能中和病毒,反而當了‘特洛伊木馬’,讓病毒感染免疫細胞的能力更強,産生更多的子代病毒,造成更加嚴重的症狀”[5]。

從以上【不良反應】的表述可以看出,該疫苗研究者在動物實驗研究中發現此疫苗具有ADE效應時,不但沒有停止試驗,反而在更加大型的動物和人體臨床中進行再次試驗,這明顯違反了“人體醫學研究的倫理原則”。

“人體醫學研究的倫理原則”第17條規定,如果研究者發現風險超過可能的收益或已經得出陽性的結論和有利的結果時應停止研究。

可見,中共強推的新冠病毒滅活疫苗的研發之路從壹開始就完全摒棄了任何動物實驗和人體實驗所必須遵循的倫理原則。

  只手遮天的中共爲何要設計瞞天過海的騙局驅使民衆參與試驗接種疫苗?

衆所周知,中共這個獨裁統治政權在國內只手遮天、爲所欲爲。只要中共壹聲令下,即使老百姓即將被驅趕進“屠宰場”,也沒人敢吭壹聲,因爲手無寸鐵的老百姓與手握國家機器的中共政權實力太爲懸殊。

既然中共在國內有如此通天權力,爲何不直接下令強制民衆參與試驗接種疫苗,而是處心積慮地設計以上騙局和媒體打“組合拳”,在騙局和獨裁統治的“威權”雙重驅力下誘騙民衆參與試驗呢?這與中共的疫苗戰略計劃有關。

2014年1月3日,時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藥化監管司司長李國慶在回答記者問時提到,中共多年來“把疫苗産業作爲壹個戰略産業”,有其疫苗發展規劃,並計劃通過世衛組織讓國産疫苗流通到國際市場[6]。

中共的國産疫苗多年來壹直問題不斷,卻企圖讓國産疫苗流通到國際市場,其難度可想而知。那麽,中共的疫苗戰略如何實現呢?

喪心病狂的中共爲了在疫苗産業領域獨步江湖,竟然投放新冠病毒這種生化武器使全球陷于疫情爆發之困境,再利用自己掌握的病毒原始毒株研發疫苗以挾“天下”。

盡管已有研究表明疫苗具有ADE效應,所謂的“疫苗”並不能解決疫情的蔓延,但無知且狂妄至極的中共早已決定壹條道走到底。

那麽,中共的國産疫苗要進入國際市場,就要依據現有的國際准則行事。即使世衛組織早已被中共的藍金黃滲透,但遮人耳目的程序還是需要壹步步走完。

“人體醫學研究的倫理原則”第27條:作者和出版商都要承擔倫理責任。在發表研究結果時,研究者有責任保證結果的准確性。此條中的細則明確說明:“與本宣言中公布的原則不符的研究報告不能被接受與發表。”

世界醫學大會赫爾辛基宣言是國際醫學界對每個進入國際視野的醫學研究者的准入門檻,因此,中共想要推銷其生産的疫苗進入國際市場,就得遵守世界醫學大會赫爾辛基宣言人體醫學研究的倫理原則。

鑒于“人體醫學研究的倫理原則”對研究者和出版商有明確的追責約束,即便中共可以在國內明目張膽地弄虛作假,但發表論文的國際平台也沒膽量發表如此明顯作假的論文。

所以,中共政府裹脅媒體,合力唱了壹出看似對受試候選者“廣而告之”的“知情了解”,實則對受試者采用了隱瞞、欺騙、脅迫等手段使其參與試驗的“大戲”。

如此壹來,即便國際發表平台知道該研究違反了倫理原則,但也可以假裝不知規避責任。

中共已按下世界大重啓按鈕,留給人類的時間還有多少?

根據爆料革命路德社透露的消息,世界黑暗勢力欲在掌握全球氣候變暖、全球大流行病、AI大數據這三方面的話語權時,全面啓動世界“大重啓”計劃,利用被其收買的各專業領域大佬“權威”混淆視聽,從而阻斷真相傳播,誤導民衆,以達到非可視化奴役全人類的目的。[7]

中共裹脅媒體、利用獨裁權力操縱疫苗研究的倫理,以“廣而告之”的“障眼法”瞞天過海,蒙騙、脅迫民衆爲其開展新冠病毒疫苗的人體臨床試驗做“小白鼠”,並企圖占得毫無應用價值的“疫苗”先機,以此要挾深受其病毒之害的世界各國。

這表明,中共已經在國內按下了世界“大重啓”的按鈕,全球距離“啓動”完畢還有多少時間可以反轉?

參考鏈接:
[1]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87772889899474822&wfr=spider&for=pc
[2]https://xycme.csu.edu.cn/info/1076/1594.htm
[3]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87566347173372715&wfr=spider&for=pc
[4]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88457402421007634&wfr=spider&for=pc
[5]https://gwiki.net/wiki/ADE%E6%95%88%E5%BA%94
[6]http://www.nhc.gov.cn/jkj/s3582/201312/399f93b86a3041e2b4791231f61ab6b0.shtml
[7]https://youtu.be/gIbwSbLkxU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