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共有我】投筆從戎為救國見證中共之邪惡

作者:文紙鶴

編輯:翼族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前言:此文是作者根據長輩的回憶而寫。長輩今年已80歲高齡,站出來敘述家人的親身經歷,並不是抱怨,而是為了見證中共的邪惡行徑。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為滅共增添一根稻草,為爆料革命搖旗吶喊,我們期待正道主義的新中國聯邦光耀中華大地!】

我的二伯父生於清末與民國交替年間,他青年時投考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畢業後留校任教。盧溝橋事變後,二伯父進入二十九軍宋哲元部,因為抗戰期間在華北立下赫赫戰功,赴南京授勳。

抗日戰爭勝利之後,人們歡天喜地,大街小巷鞭炮聲連連。二伯父帶著隨從一行回鄉祭祖敬孝,當時的地方官員和商賈鄉紳等頭面人物,齊到城外恭迎,還在老宅門前舉行了儀式,向眾人展示萬民傘和萬民旗。二伯父的隨從騎兵班,騎著戰馬給爺爺奶奶致軍禮,好是威風!

二伯父到南京受獎之後便尋思解甲歸田。他回部隊後在招待士官的坐談會上酒後吐真言:抗戰士兵都是戰時動員抽壯丁入伍的,大多都不願再打仗了。日本投降後,國軍普遍厭戰思家,士兵們懷念家鄉,思念老母妻兒,有的吵著鬧著回家娶媳婦,還有傳言“人家共軍打仗分土地,國軍怕沒有份兒哦。”

二伯父最後在長江以南,離南京不遠的一個小縣城裡歸隱下來,那裡有民眾好口碑,萬民傘和萬民旗就是部隊駐紮所在地所贈。二伯父選擇脫伍歸隱,估計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國共曾兩度合作,少不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聽說有人讓他帶部隊起義投共。二伯父說,“你我雖是朋友,把部隊帶走,對不起老長官傅作義將軍。留其人馬,鄙人卸甲走人吧!以免弟兄們送命,生靈塗炭!”

中共建政後曾請二伯父做政協委員。1966年文革開始後,中共污衊他是偽軍官、歷史反革命、國民黨潛伏特務,將他逮捕法辦關進了監獄。直到1974年中共為統戰港台,內部發文釋放原國民政府縣團級以上黨政軍人員,二伯父才從獄中走出。那時的二伯父年過花甲,拖著病弱身子,依靠拉板車維持一家生計。不久,二伯父就在貧病交加之中於世長辭了。

中共謊稱他們是抗日戰爭勝利的中流砥柱,然而許多人都知道事實並非如此。至於蔣公為什麼會敗走台灣,按照中共的說法是蔣在美帝國主義支持下發動內戰不得人心,他的黨政軍官員貪污腐敗,搜刮黃金,於是民眾起來推倒了蔣家王朝。好奇心是求真的一把鑰匙,由於多年來不停的政治運動,每次倒台中不乏國共雙方的黨政軍高官,這些人在經歷了你死我活的整治後也變得客觀實在起來,恢復了人性。當我向他們請教敏感問題時,大多總結性的回答是:“中共那些宣傳不要當真!”

2016年,大陸高調舉辦過兩個慶典活動,一是抗戰勝利七十週年大閱兵,二是紀念紅軍長征勝利八十週年。七八十年過去了,這兩件事放在一起談慶祝,實在是荒唐。現在的人大都知道,在中國反法西斯戰場上浴血奮戰、犧牲慘重並最終打敗日軍的是國軍,領導指揮這場衛國戰爭的是民國政府的最高統帥,中共卻稱自己是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這是文學語言和政治宣傳。毛澤東明確指示他的軍隊到敵人後方去建立根據地,壯大自己,減少損失,坐收漁翁之利。再說,抗戰勝利慶典的閱兵隊列裡,有國軍參戰將士嗎?邀請了散落在世界各地抗戰人員或他們的後輩嗎?依中共肚量根本不可能做到。中共建政之初已將滯留大陸的民國政府黨政軍人員,以殺、關、管政策對待,能存活下來的寥若晨星。二伯父曾經為抗日救國投筆從戎,率軍抗擊倭寇,立功授勳,然而中共連二伯父這樣沒有參加內戰的抗戰英雄也不放過,不但沒有任何嘉獎,反而遭受牢獄之災並以悲劇終結一生,這是中華民族的悲哀。

現今的神州大地依然籠罩在共產黨人的邪惡統治下,中共不但不允許談論民主憲政,不正視歷史,還有七不准講,箝制人民的言論自由。中共在中國的極權統治已發展為徹底的反人類暴行:無視人權、摧毀人性、踐踏民主、違背法治、撕毀合約、血洗香港、殺害藏民、輸出腐敗、危害全球,甚至喪心病狂地對全世界發動了生化超限戰,威脅全球人類生命。中共罪大惡極,天必滅之!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