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心聲】爆料革命就是我輩的“鬼滅之刃”

作者:紐約香草山寫作組   文錘

如果你沒看過《鬼滅之刃》,那你一定不是動漫愛好者;而如果你沒有聽過爆料革命,那你一定不是覺醒的先行者。倘若二者你都聽過看過,你必然會為他們所描述之世界的暴虐荒誕所震驚,為他們頑強抗爭和捨生取義的信念所震撼,所感動!

圖源網路

在日本平安時代(公元1000年左右),一戶中產家庭誕下一個嬰兒。這個嬰兒出生時幾乎沒有心跳和脈搏,家人認為這是一胎死嬰,要將其火葬。正要點火的時候嬰兒發出了微弱的啼鳴,這才得以活命。由於先天身體機能的殘疾,這個幼小的生命十分脆弱,在一位醫生常年悉心照料下,他才勉強長到將近20歲。隨著他的病情不斷惡化,眼看生命將要走到終點,醫生不得已嘗試給他用了一記未曾完善的猛藥。用藥之後,強烈的副作用使他覺得自己幾乎快要死掉,導致他認為醫生想加害於他,便殺死了醫生。但沒想到的是,醫生死後,他的天生頑疾竟然痊愈了。不但如此,他的身體還變得異常強大——任何傷口都能在極短時間內愈合。而這代價就是他開始懼怕陽光:因為陽光會將他灼燒成灰燼。並且他開始渴望吸食人的血肉:人肉能給他帶來大量的營養,塑造更快更強的身體。於是他吃掉了家人,逃入了暗無天日的山林,這就是最初的鬼王——鬼舞辻無慘。

圖源網路

後來的歲月中,無慘通過不斷吃人來增強身體的能力。他可以變換多種的形象:美艷少婦,帥氣的酷似麥克傑克遜的青年和乖巧的小孩。這都是他的軀殼,且這副軀體可以不老不死。他還利用自己的血,感染出千萬個吃人的鬼。當中挑選了怨念極深,性格扭曲和身世悲慘但能力強大人類,將他們強行變成跟他一樣不老不死的鬼,成為他的禁衛軍——十二鬼月。

圖源網路

1848年,共產黨發布了他凄厲的宣言,仿佛是那個無法見光的“無慘”飄蕩在歐洲的上空。面對已經結盟的歐洲舊勢力對其的圍剿,共產黨人發出了刺耳的獨白:“你們責備我們暴力,那我們共產黨就是要用暴力奪取政權。我們要煽動沒有財產的大多數窮人,所謂的無產階級,去搶你們有產階級的財產。如果你們反抗,就把你們乾掉,所謂消滅私有制。我們要把所有財富集中到我們掌權的國家的手裡。你們責備我們要消滅國家民族,我們就是要建立一個地球一個國家一個聲音一個命運體。你們責備我們用社會教育對青少年洗腦,破壞了家庭教育和父母子女的親密關系,難道你們資產階級不也是用資本主義的價值觀給青少年洗腦嗎? ……”

圖源網路

共產黨的這副無賴嘴臉,就是最初的邪惡內核。不講法制,不講人權,不講民主,不講秩序;沒有信仰,只有鬥爭奪權。他們的目標是消滅資產階級,將搶來的財富掌握在他們極少數人的手裡,其他大多數人都是不能有財產的無產階級。共產主義者簡單粗暴的將社會上產生的一切問題歸咎於私有制。他們將暴力鬥爭作為解決問題的唯一手段,植入每個人的心中。在之後的歲月中,共產黨將這個內核包裹在一個個道貌岸然的軀殼中,開始專門做殺人吃人,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勾當。

從平安到戰國時代,數百年間,無慘漸漸成長為無人能夠遏制的強大存在。雖然作惡無數,卻沒有人可以審判他。由產屋敷家族建立的人類殺鬼隊能力太弱,根本傷不到他。而被他血液感染後變成的鬼,也被他在血液里下了蠱:任何鬼說出他的名字,或者違反他的規矩,都會被身體里無慘的血液攻擊,全身血管爆裂或者腦子里的血管瘤破裂而亡。這使得無慘放心大膽、源源不斷的製造出大量的鬼卒——畢竟無需擔心被其他鬼類反噬。在此期間,無慘游歷四方,尋找一種叫藍色彼岸花的植物,用來製做能夠使他不用再懼怕陽光的藥物。從而使他剋服自身唯一的弱點,成為完美強大的生物。

圖源網路

1919年, 基於全世界範圍內奪取政權的需要,列寧成立了共產國際,作為全世界共產黨的孵化器。共產國際大力傳播馬克思列寧主義、傳播鬥爭經驗,通過資金支持在各個國家建立的共產黨勢力。當時,德國、 荷蘭、 波蘭、 奧地利、 匈牙利等國家的共產黨組織先後成立,成為共產國際重要的骨乾組織。在共產國際成立之初,只有歐洲少數幾個共產黨, 黨員人數還不足40萬。但在1943年共產國際解散時,全世界已形成了68個共產黨組織,總黨員人數超過了400萬。在波羅的海三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共產國際扶植的共產黨在蘇聯的乾涉下,逐步掌握了政權,然後宣佈整個國家並入蘇聯。中國共產黨更是共產國際一手培養起來的巨嬰:從資金支持,到組織建設,理論指導。共產國際將這個魔頭培養起來,並通過抗日戰爭和國共內戰,將CCP一舉推上竊取中國政權的代理人之位。

圖源網路

縱使長夜漫漫,仍有破曉之時。鬼王無慘在無敵狀態下做惡幾百年,已然將自己視為“天災”的一部分。這種超越人類的傲慢,早已將別人生命視為草芥。然而很快,死亡之翼再次掠過他的生命:天才劍士繼國緣一走入歷史舞臺。繼國緣一從小具有一種特殊的能力——透視眼。這使得他眼中可以看到別人的肌肉運動,骨骼結構,內臟協調和呼吸方法。尤其,對於劍術格鬥中人體發力和呼吸所運用的原理,緣一無師自通。他在兒童時期僅憑旁觀劍士的比武就懂得瞭如何使用刀劍等武器。第一次跟成年人比武就輕松將對手打到在地。時逢惡鬼當道,繼國緣一因為身手不凡,在機緣巧合下加入了殺鬼隊。繼國緣一第一次遇到鬼王無慘時,已是而立之年。他一眼就看穿鬼王無慘已經進化出5個大腦、7個心臟。無論斬斷任何身體的部分,他都能夠快速復原。當然,無慘也根本沒把繼國緣一放在眼裡。在表達了對殺鬼隊的不屑一顧之後,無慘突然出手要取對方性命。繼國緣一運用自創的日之呼吸法揮舞著赫刀,在一招之內將無慘砍為五段,並且每一刀都切中要害。從未遇到對手的無慘沒想到,這位如太陽烈焰般的男人,一招就廢了他百年的修行。他驚恐到了極點——就在幾秒鐘以前他還將對方視為螻蟻。傲慢膨脹到無邊無際的無慘在一瞬間被壓制到無地自容。面對強大到摧枯拉朽的力量,無慘極強的求生欲選擇自爆。他的肉身被自爆成一千多個肉塊快速逃跑——只要有一塊肉沒有被再次斬殺他就能躲過此劫。繼國緣一奮力斬殺,但最終還是讓無慘逃掉了……

圖源網路

1991年12月25日,蘇聯解體,蘇共最後一任總書記戈爾巴喬夫簽署了蘇聯解體的文件。這個曾經不可一世又傲慢殘忍的體制崩潰了,猶如自爆的鬼王“無慘”。

共產體制,根本在於“黨在國上,人在黨上”。依靠暴力鬥爭和欺騙奪取的政權,必須建立在高度集中的權利體繫上才能維持穩定。而高度集中的權力體系下,就不可避免的要搞個人崇拜和獨裁。搞個人崇拜和獨裁就免不了要進行內部清洗、殺人如麻。這種殘暴能延伸到何種地步?

列寧擁有了蘇共政權中至高無上的地位後,逐步被斯大林控制了黨的要害組織:任何人想見列寧都要被斯大林監控,甚至列寧的夫人見列寧都要被搜身。如此荒唐的事情其實藉口很簡單——要保證列寧同志的安全。斯大林最終通過篡改列寧的遺囑當上了黨的領導人。後續為了樹立威望,消滅異己,進行了一系列恐怖血腥的肅反運動:斯大林首先殺掉了昔日的戰友,並且讓他們死前統統電視認罪。忍受不了皮肉的折磨,這些曾經的開國創黨的骨乾精英全都選擇痛快認罪——不管什麼樣的罪名都是搶著認,只為死的舒服一點。列寧時代的政治局委員有11個,被斯大林槍斃了9個。列寧時代最後一次黨代表大會出席人數是1162個,被斯大林處決了1095個。列寧時代的州一級書記95%被殺害。軍隊里3個元帥,15個國防部官員大將,57個軍長,87個師長,121個旅長,全部被處決。蘇聯紅軍上校以上軍官被槍斃了80%,在肅反運動中被殺害的人在500萬左右。這致使二戰早期德軍在跟蘇軍的戰鬥中,蘇聯紅軍一潰千里。

圖源網路

反觀中國共產黨:蘇共這種反人類鬥爭的殘忍精神內核,在此得到了很好的傳承和發揚。毛澤東自1949年竊國到1976年死亡,期間,數千萬中國人被他一個接一個的鬥爭運動折磨致死,數億中國人活在他的淫威之下,活在恐懼之中。“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四清”、“工業學大慶”、“農業學大寨”、“文化大革命”、“反資產階級自由化”,各種運動不一而足。這些運動遍及經濟、工業、農業、文化、政治和軍事等各個領域,無所不在。“土改運動”中,大批“地主”人頭落地,人數在200萬到1000萬人之間。在同時期開展的“鎮壓反革命運動”中,幾百萬人被殺。“反右運動”將大批人打成“右派”,成為“階級敵人”,人數在55萬到300萬人之間,當中有4000多人非正常死亡。“四清運動”僅僅覆蓋了中國三分之一的城鄉地區,卻在短短的兩、三年裡就有500多萬人挨整,7萬7千多人被迫害致死。十年“文革”期間,受迫害的人更是不計其數,全中國五分之一的人都受到某種程度的株連。更不要說在三年大飢荒中活活餓死的3000萬到6000萬人。中共治下,中國人就是用血肉在滋養著這些獨裁的魔鬼,讓他們殺人取樂,作威作福。

圖源網路

繼國緣一活著的60年裡,鬼王無慘再也不敢出現。雖然那殘缺的肉塊又生長出一個完整的鬼王,但在他的細胞里已經深深留下了對繼國緣一恐懼的烙印。鬼王恢復後的身體,也留下了無法清除的刀疤。

繼國緣一死後,無慘開始逐步有計劃的殺掉繼承了繼國緣一呼吸法和劍術的劍士。他小心的偽裝成各種各樣的人型,韜光養晦的生活在都市當中。直到一次偶然遇到了平凡善良的竈門一家。無慘毫無憐憫地殺死了一家人——只有竈門家的長子炭治郎下山去賣炭,躲過一劫。等炭治郎第二天回到家中時,發現深愛的一家人都已經慘死,唯獨他的妹妹彌豆子還未斷氣。炭治郎抱著家人的屍體嚎啕不止、悲痛欲絕。他發誓要救回妹妹的生命,便背起妹妹向山下狂奔。然而,讓他萬沒想到的是,彌豆子感染了鬼王的血液也變成了鬼。在路上跌了一跤後,彌豆子醒來立刻要吃掉炭治郎。妹妹身體瞬間變得異常強壯,將炭治郎一把撲倒在地,張開獠牙就要咬他的脖子。命懸一線之際,一位滅鬼刀客正好路過。刀客抽刀上前要斬首此鬼。炭治郎用盡全身所有的力氣將妹妹推開了。刀客雖然沒有砍到彌豆子,卻也瞬間將她抓在手中。炭治郎跪倒在地,祈求刀客不要傷害他妹妹。刀客甚為不解的說,“此鬼剛才要吃掉你,你怎可替她求情?”炭治郎坦言,一家人剛被鬼殘害,唯一的妹妹還有生命的跡象,雖然他不知道為何會變成這樣,但仍然希望能救她妹妹的命。刀客蔑視炭治郎的愚昧,對他說,“一旦人變成了鬼就再不可能變回人類。鬼只能靠吃人為生,你不殺她,她一定會殺死更多的人。不能因為你的愚昧再傷無辜的性命。”言畢,便準備一刀了結了變成鬼的彌豆子。炭治郎此時不再理論,突然抓起一塊石塊扔向刀客,並趁機繞過一顆樹的後面,從另一個角度撲向刀客。刀客只消一刀柄就將沖過來的炭治郎擊倒在地。但一抬頭,一隻斧子從高空旋轉著砍過來。刀客輕輕一側頭,斧子砍在了後面的樹上。原來剛才炭治郎繞過樹的時候將斧子拋向空中,用身體沖過來做掩護,試圖用聲東擊西的辦法打敗對方。刀客覺得這少年在一瞬間有如此縝密的進攻思路,也是不可思議。正一愣神的功夫,彌豆子掙脫了他的控制,一腳將他踢開,用手護在了已經暈倒的炭治郎的身前。這讓刀客更加震驚:變成鬼的人類早已迷失了本性。她沒有吃掉炭治郎已經實屬不易,更不要說開始保護他。也許這對兄妹確實與眾不同。正當此時,彌豆子飛身沖過來再次攻擊刀客,刀客一掌將其擊暈,卻未傷其性命。刀客留下一封信件離開了。不多時,炭治郎醒過來,發現妹妹還活著,且身邊留有一封信件。打開一看,是刀客留下的。信上說道,“你要去找一位鱗龍師傅,他也許可以教你一些本事,讓你有機會為死去的家人報仇。你妹妹已經變成了鬼,你要為她的一切行為負責。如果她傷及無辜者的性命,你要立刻砍下她的頭,然後再切腹自盡。”炭治郎看畢,悲喜交加。埋葬了死去的家人後,炭治郎將她的妹妹裝入一個可以遮蔽陽光的竹籠里,背著妹妹開始了拜師、復仇、拯救之旅……

圖源網路

而1989年註定是暴虐復始的一年。文貴先生的八弟還不滿18歲,正是風華正茂的年紀。兩個喝醉了酒的惡警,因為所謂的商業糾紛要將當年也只有20歲的文貴先生抓捕。八弟要求惡警出示證件,惡警卻掏出了手槍:第一槍射向文貴先生抱著女兒的妻子慶芝女士。萬幸慶芝女士躲開,子彈沒有射中。惡警竟然開了第二槍,八弟挺身而出擋住了子彈,接著惡警又開了第三槍將八弟打倒在地。八弟被送到醫院後的26個小時里,惡警不許醫院救治,不許輸血搶救,直到八弟失血過多而死。什麼樣殘忍的人能首先向婦女兒童開槍?什麼樣冷血的人能不讓醫院救治瀕臨死亡的少年?只有鬼!只有被惡鬼附體後的行屍走肉才能這般視生命如草芥,狂妄且暴虐。惡警變成鬼其實很容易:只要他們披著共產紅魔發給他們的這身警皮,他們就可以立刻殘忍狂妄起來。當一個時代開始瘋狂,一個國家開始殘暴,這些苦難都只是億萬人在共產運動洪流中奔涌哀嚎的一滴水。隨後文貴先生家中財物、汽車、摩托等全被搜走,並把文貴先生關進了河南清風看守所。八九·六四的大悲劇像映射在了一塊被摔碎的鏡子裡面:每一塊碎片里都是鮮血、淚水、毆打和殺戮。苦難在中國大地上蔓延。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苦難的盡頭就是死亡;對於有些人來說,受難者也會變成施暴者。但更有一些人變成了覺醒者,變成了大徹大悟的拯救者!

圖源網路

炭治郎在鱗龍師傅的教導下鍛煉自己的身體,磨練自己的意志,精進學到的劍術,提升自己的悟性。他利用自己嗅覺很好的優勢,將對氣味敏感變化的感知能力,融入到格鬥和戰鬥當中。從水之呼吸到火之呼吸,使用不同的呼吸法,衍生出不同的劍式。在經歷了3年的磨練,經歷了千百次失敗的錘煉後,最終通過了鱗龍師傅的考核,也通過了殺鬼隊的選拔考核,成為了正式的隊員。然而這些努力和付出對於完成他的使命來說,只是剛剛開始。

文貴先生進了清風看守所。期間經歷的痛苦,是一般人幾輩子都遇不到的。這讓那時候的文貴先生看清了共產黨的本質,看清了人生的無常,從而成就了今天的文貴先生。

20公斤的死刑犯手銬腳鐐鎖在文貴先生身上,後來又換成了30公斤的。路都走不動,還要進行日常的活動。手腕腳踝長期被鋼筋磨的皮膚骨頭全是傷,時常還要被拉出去打罵。六四關進來的人很多:一個號子里關六十多個人。擁擠到一次只能十個人睡覺,其他人就都得站著。監獄里關著牧師、教師、佛教徒、哲學家、廣播主持人,甚至警察的孩子。隔一段時間就拉出去槍斃幾個:一個從未碰過女人的少年,隨便安個強姦幼女的罪名就斃了——凡是六四上街抗議過的,給個隨意的罪名就處決了。文貴先生22個月的監禁中,同監的人幾乎都斃了。看守所斃人的牆角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蒼蠅,全都訓練有素,人一死馬上就撲到屍體上去,多的讓人惡心。屍體上蓋個草簾,就等著車過來拉走……

文貴先生最終從看守所里活著出來了。如同從地獄里爬出來,是上天的眷顧,也是上天的歷練。文貴先生對著八弟的骨灰發誓:要滅掉共產黨這個魔鬼!滅掉共產黨既要瞭解共產黨,也要有實力。從前的文貴先生已經死了。活著出來的,是一個從地獄中復活的發誓要復仇的戰神!是一個背負滅共使命的神選之子!

大正時代1912到1926年,產屋敷家族的新一代主公產屋敷耀哉感覺到了變革的新風徐徐吹來。他冥冥中預感到滅鬼大業將在他這一代終成正果。事實上,產屋敷家族由於與鬼舞辻無慘有著血緣關系,在千年之前無慘成為鬼之後,整個家族就受到了詛咒:生下的孩子(特別是男性)全都體弱多病,活不多久就會夭折。為了不讓血脈斷絕,產屋敷一族聽從了神主的建議,代代都與神官一族的女孩結為聯理。雖然以這樣的方式延續了後代的性命,但仍然沒有人能成功活到30歲。就連產屋敷耀哉自己,也是臉部以上嚴重毀容,雙目失明。年輕時的耀哉面容俊朗,但隨著病情加重,他逐漸毀容。同時,因為疾病導致其天生身體羸弱,甚至連揮劍十次都做不到。但耀哉心胸寬廣,重視人才,說話沉穩溫和,待人很有禮貌。他的聲音、動作節奏能夠讓其他人心情愉快,給予別人堅定的信心和十足的勇氣。他能夠化解眾人的分歧,並使得大家心服口服,具有天生的領袖氣質。他帶領的滅鬼隊人才濟濟,很多能人都願意跟隨他完成滅鬼的使命。岩柱·悲鳴嶼行冥,音柱·宇髄天元,風柱·不死川實彌,花柱·蝴蝶香奈惠,霞柱·時透無一郎,戀柱·甘露寺蜜璃——所謂“柱”,就是滅鬼隊里實力最強的核心層成員。他們是抗衡鬼王十二鬼月的中流砥柱。不同的柱就是不同呼吸法所衍生出來的各種進攻方式。炭治郎就是在前任水柱·鱗龍師傅的教導下成為了水之呼吸的傳承者。

圖源網路

產屋敷耀哉敏銳的感受到,炭治郎偶遇鬼王無慘,炭治郎的妹妹彌豆子雖然變成鬼,卻可以控制住鬼的本性,不吃人、不嗜血,最後竟然能不怕陽光,這樣的體質是鬼王都夢寐以求的。鬼殺隊中以炭治郎為代表的後備年輕人迅速成長起來,使得鬼殺隊力量生機勃勃、逐漸壯大。在與12鬼月的幾次戰鬥中重創了下弦鬼月。這一切微妙的變化都是前所未有的。產屋敷耀哉預感到未來的終極之戰已經從迷霧中展露出端倪,並且漸行漸近……

圖源網路

2016年6月23日,英國脫歐公投成功通過,詭異的是,此前所有的主流媒體都在嘲笑英國不可能脫歐。2016年11月8日,川普擊敗希拉里當選美國總統,而先前的各種民調,幾乎一邊倒的預測希拉里會當選。2017年4月19日,石破天驚的VOA斷播,橫空出世一個爆料者郭文貴,讓大腦還處於粉紅偏粉的吃瓜群眾被晴空霹靂劈的外焦里嫩。

變革的號角已經吹響,越來越多的人正在覺醒,真相如天雷滾滾般為做惡的體制敲響喪鐘。郭文貴先生引領的爆料革命已經接近第四個年頭。在這四年中多少顆響雷在空中炸裂:王健之死,海航覆滅,中美貿易戰,香港運動,中共病毒大流行,中共操縱美國大選,大重啟。每一個大事件後面都有一萬個小事件在不停的運作,每一個小事件後面又有千萬個戰友在每天的努力:傳播真相,翻譯文章,策劃節目,製作海報,製作視頻,分享經驗,互相鼓勵,撰寫文章,上街游行。戰友的每一個點贊,每一個轉發,每次一打字,每一封舉報,每一首滅共歌曲,都是射向中共紅魔的子彈,砍向共產幽靈的利刃。

產屋敷耀哉的身體越來越虛弱,纏繞在家族血脈中的詛咒讓他無法活過三十歲。他的面部已經完全腐爛,身體無法站立。但他終於等來了那一天:他故意放出自己所在的位置,讓無慘得到消息。無慘當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上門來解決掉這個千年的宿敵。等他吃掉彌豆子這個不懼怕陽光的身體,讓彌豆子的細胞結合自己的細胞,最終使他演變成完美的生物。只要跨過這條門檻,鬼舞辻無慘將成為不老不死無所畏懼的超人。

一切看上去是那麼的平靜,時間如潺潺的溪水靜靜的流淌,此時此刻正如彼時彼刻,離1月20日還有72個小時。

無慘見到了耀哉,開口說道:“已經一千年了,這樣的爭鬥有什麼意義?我的生命是永恆的,而你的生命如此短暫。我越來越強大,而你越來越脆弱。不如讓我把你也變成鬼,這樣你就可以不再懼怕死亡。”耀哉淡淡的回答到:“你所認為的永恆,不過是連陽光也不敢觸碰的腐朽軀殼。在裡麵包裹的無非是貪、嗔、痴、慢、疑。你也許不知道,真正的永恆是人的信念!是唯真不破的信念!是邪不壓正的信念!我將這種信念傳遞給周圍的人,就像把一把種子撒向田野。此後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無論多少年,我的信念都會生生不息。而你,只要一死,你的鬼族都會銷聲匿跡。最終,你的一切都將化為塵土和灰燼。” 無慘被這一席話刺痛到惱羞成怒,卻無法反駁。他一個箭步上前,準備結束掉這個虛弱的生命。然而他卻看到耀哉露出了狡潔的笑容,耀哉喃喃說到:“你聽過荊棘鳥的故事嗎?在我之後,再無黑暗。” 隨即引爆了埋在身下炸藥。

在巨大的爆炸中,無慘的身體被前所未有損毀,他褪去了所有的偽裝變回了本體的樣子——一個醜陋的巨嬰。

圖源網路

散佈在其他地方的鬼殺隊成員聽到巨響後紛紛快速奔向耀哉的府邸。在眾人的合力攻擊下,無慘倉皇逃進了無限城中(一個由城市幻象拼湊的迷宮),企圖拖延時間恢復身體。但這次的他沒能再次躲過嗅覺靈敏的炭治郎。實力飛速成長的炭治郎和身體受到重創的無慘扭打在一起僵持不下,誰也無法動彈。隨後黎明的曙光終於到來,陽光灼燒無慘的身體,無慘頓時開始最後的掙扎:他發狂般的一口吞下炭治郎。無慘用盡身體所有的細胞去侵入炭治郎的身體,他要跟炭治郎融為一體。這樣即便世界上沒有了無慘,炭治郎也將會變成下一個鬼王。然而,炭治郎內心沒有貪、嗔、痴、慢、疑,他心裡滿滿裝著對父母的眷戀,對弟弟妹妹的關愛,對彌豆子的保護,對鱗龍師傅的感恩,對產屋敷耀哉的敬重,和那嫉惡如、邪不壓正的信念。炭治郎意識開始迷離,但所有在戰鬥中死去的師友都在用靈魂托住他的身體,讓他不墜入到黑暗的深淵。無慘的意識在不斷的祈求炭治郎不要拋棄他,但他也許領悟不了,假、醜、惡,永遠永遠都不可能走入滅共者的心。

圖源網路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滅共跟我走!160年前,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上空游蕩;2021年,我們將在全球人民面前砍下他們的頭顱,將其暴曬在真相的陽光之下。爆料革命就是我輩的“鬼滅之刃”!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聖經故事背景,哲學,生活,宗教,詩意,免費英語教學,美東時間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國志願者在美東山農場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塊和 chat-room與您相約!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