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聞】監警會前國際專家發表報告 港警無差別警暴致合法性崩潰

蒐集:文燕

編撰:文燕

審稿:卡西歐

上傳:風華絕代石榴姐

民主黨國際事務委員會1月16日邀請到監警會前國際專家小組成員 Clifford Stott 對談。 Stott 指2019 年國際專家小組來港時,曾與警方高層包括時任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開會,但會上鄧炳強發表長達45 分鐘演說,與專家小組談不上有討論,事後警方仍堅持以過時的群眾心理學理論,認為人們上街示威是由於受少數製造麻煩者操控。

Clifford Stott 指,2019 年 11 月國際專家小組來港一星期,期間曾與鄧炳強、多名負責反修例事件行動的高級指揮官開會。會上鄧炳強個人發表長達 45 分鐘的演說,與國際專家小組談不上有討論。鄧炳強亦多次在發言時用上「Mob(暴徒)」字眼,提及「Mob psychology」(暴民心理學)。他形容鄧炳強用上的理論非常過時。休息時間他主動向鄧炳強提出他和其他警員應了解專家小組關於緩和群眾衝突的理論。

翌日,國際專家小組獲安排提供 3 小時的講課,向監警會成員和高級行動指揮官講述如何重建警察的正當性。他認為,警方事後仍堅持以過時的群眾心理學理論,認為人們上街示威是由於受少數製造麻煩者操控,因此警方的方針是抽出那些「製造麻煩的人」。他們沒有考慮國際專家小組講述的理論和建議。

國際專家小組曾與示威者會面 監警會無納入報告

Stott 又指,國際專家小組來港期間,曾與示威者進行訪問,及會見支援被捕人士的法律團隊。就此事國際專家小組與監警會曾有爭執。示威者和法律團隊向國際專家小組表達出對被捕後人們身處羈留室的情況,包括是在新屋嶺扣留中心的待遇,小組認為議題令人擔憂,但監警會最終無在報告上加入相關資料。

他批評,國際專家小組曾計劃在離港前召開記者會,但監警會成員對此不高興,傾向要小組不要發布。

監警會國際專家組於 2019 年 12 月指,監警會缺乏調查權力,宣佈集體辭職,Clifford Stott 是 5 名成員之一。他之後另行發表報告,描述香港警方行動導致社會衝突升級,批評方嚴重依賴準軍事方式維持治安,做法過時,在運動當中亦暴露多次「戰略性失敗」。

點評:

理大圍城一周年過後,因不滿監警會不尊重專家意見而離職的前國際專家組成員 Clifford Stott 發表新警權報告,狠批監警會報告企圖製造「新真相」。報告亦批評黑警過度使用武力,並在白衣人事件中完全「no show」,令其合法性「完全崩壞」。

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簡稱監警會,(Independent Police Complaints Council)是香港的一個法定機構,全部成員均由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委任,是監察和覆檢香港警務處投訴及內部調查科所調查的個案。

監警會雖沒有獲授予法定的調查權力,只能向警方提供意見。但當時監警會本應扮演中立的角色,卻明顯扮演了「政治正確」的角色。國際專家小組曾計劃在離港前召開記者會,但監警會成員對此不高興,傾向要小組不要發布。這明顯就是偏袒、幫兇,試圖替黑警掩蓋確鑿犯罪的事實。

前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表示在他離港前,其實已與Clifford 進行了一次視像專訪,Clifford在專訪中早已指出612 中信事件、721 元朗恐襲中,已埋下警暴失控的伏線;而監警會的報告亦極為偏頗,完全沒有列出警方濫暴的內容。

羅冠聰指這份報告是 Clifford 聯同何家騏等多名警政學者合力撰寫,除了引用監警會及其他獨立機構數據外,亦訪問過 17 名抗爭手足。報告認為警方多次應對示威的方法,令整場運動不斷升溫,亦令人質疑黑警是否與中共勾結。 Clifford 在理大圍城一周年之際發佈這份報告,除了提供具權威性的資料,直接指控黑警的無法無天、暴虐行為。

Clifford在這份報告指出7.21 元朗襲擊,令警察添上一個關鍵的社會心理角色,就是「不作為」(inaction),又指港警在事件中無力監控和應對明顯的公眾秩序威脅,令民眾深切懷疑警察與受大陸影響的有組織罪案勢力勾結,兩者合謀成為控制社會的武器,「此時警察的合法性近乎完全崩潰,亦令示威者更趨激進。」報告引述一位示威者「HK3」認為,7.21 事件令他對警隊的印象、觀感和態度完全轉向,表示「他們的行為不應該在文明社會當中出現,因為他們沒做過任何事保護民眾」,由此警察對他而言就如「惡魔」,聲譽破產。

7月21日晚部分香港元朗白衣人團伙暴力攻擊他人。資料圖片 DR網絡圖片

資料來源:立場新聞, 立場新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