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佛羅裏達醫生接種輝瑞中共病毒疫苗後死亡

翻譯/簡評:加拿大草原三省戰友之家 文萊

校對/發稿 文錦           

圖片來源:BBC

據《生活場所新聞》(Life Site News)1月14日報道,美國佛羅裏達州衛生局和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正在調查一名該州醫生格雷戈裏·邁克爾(Gregory Michael)的死亡情況,該醫生於去年12月21日接種了輝瑞的中共病毒疫苗,三天後患上了罕見的自身免疫性疾病,而後於今年1月3日死亡,前後總過程僅15天。

而《衛報》(The Defender)上周的報道披露出,格雷戈裏·邁克爾醫生的妻子海蒂·內克爾曼(Heidi Neckelmann)說:“56歲丈夫的死亡100%與疫苗有關,因為邁克爾在接種疫苗前‘完全健康’,但在接種的三天後,他的皮膚出現點狀物也就表明了有內出血。”現在,至少有一位醫生公開表示他也相信這種疫苗導致了邁克爾醫生急性特發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簡稱ITP)的自身免疫性疾病,最終這種病奪去了他寶貴的生命。

據《紐約時報》報道,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血液疾病專家傑裏·斯皮瓦克(Jerry L. Spivak)並未參與邁克爾博士的護理工作,但他說:“據內克爾曼女士的描述,我認為在醫學上可以肯定,此悲劇與疫苗息息相關。這是非常罕見的,不過還有可能再發生。”

斯皮瓦克表示,他的推理基於一個事實,即邁克爾的不適是在註射疫苗後迅速發作,並且嚴重到使他的血小板計數下降。斯皮瓦克還提出了另外兩個理論來支持他的觀點,首先,邁克爾比大多數發展慢性特發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的人更年輕、更健康。第二,約70%的該病患者為女性。

而斯皮瓦克告訴《紐約時報》:“一個人的突然發病,尤其是一個相對年輕、健康的人,則預示著有近期的誘因。”

輝瑞公司表示也在調查邁克爾的死因,盡管該制藥商告訴多家新聞媒體“目前沒有證據表明此悲劇與疫苗有任何直接聯系。”在第一波有關邁克爾的死因的報道浮出水面不久,輝瑞就對《今日美國》(USA Today)表示:“無論是大型臨床試驗,還是政府上個月批準使用該疫苗的人,都沒有跡象表明它與血小板減少癥有關。”

兒童健康防禦(CHD)總裁,註冊護士、護理科學碩士琳·雷德伍德(Lyn Redwood)上周則表示,輝瑞的聲明與事實不符-因為與疫苗接種相關的特發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不良事件是眾所周知的。雷德伍德說:“特發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中最常涉及的疫苗是麻疹-腮腺炎-風疹(MMR)疫苗,這種疾病每25,000至40,000劑疫苗中大約發生 1種。特發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還與甲型和乙型肝炎病毒(HBV),人乳頭瘤病毒(HPV),水痘帶狀皰疹,白喉破傷風百日咳(DTap),脊髓灰質炎肺炎球菌疫苗相關。”

據雷德伍德稱,一項比較流感疫苗接種後不良反應的研究發現,特發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是第三大最常見的自身免疫疾病(僅次於吉蘭·巴雷綜合征(Guillain Barre)和類風濕性關節炎)。雷德伍德還指出,特發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是因使用含有有聚乙二醇(PEG)的藥物後發生, 而聚乙二醇則是輝瑞和Moderna疫苗中使用的一種化合物。

雷德伍德說:“考慮到根據美國聯邦法院的要求,特發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案件已在國家疫苗傷害賠償計劃(NVICP)中得到賠償, 疫苗制造商否認這種風險是完全不明智的。”

邁阿密戴德醫學檢查員辦公室的一位官員於1月11日告訴媒體 ,邁克爾的死因正“等待醫學檢查員和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完成研究”。

評:

中共病毒目前已造成200多萬人死亡,病毒的真相依舊無法被主流媒體曝光,在全世界被中共超限生化病毒攻擊了一年後,世界衛生組織才再次“被迫”前往武漢進行“徹查”。而路德社早在2020年1月19日就已經警示了世界,隨著爆料革命的推動以及閆麗夢博士的爆料,這些真相正在保護著世界中的正義之士。閆博士一再告誡,在未徹查病毒真相之前,疫苗可預防中共病毒是無稽之談。但是現實則是政府大力推廣疫苗意圖斂財和收買民心,而現在最高效有用的良藥—硫酸羥氯喹(HCQ)卻被西方社會裁定為處方藥。如果真相曝光的那天來臨,政府是否還能抵擋得住民眾了解真相後的怒火?

原文鏈接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