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特權文化 頻頻上演黨比法大 「大連盧書記 」 事件 惹眾怒

作者:小妍說

1月14日,“大連盧書記”突然火了,因為壹通電話。13日晚,大連金州區,壹女子在進入小區時,不服從防疫規定,拒不登記身份證號,還打電話給小區所在康樂社區的盧書記“協調”,並讓邊上的誌願者接聽。誌願者卻生氣地回懟電話另壹端:” 那以後我們是不是都簡單登記壹下就行了 “” 我管她誰呢?”據了解,涉事的華夏金城小區所在的大連市金普新區友誼街道康樂社區,屬於中風險區。為了配合防疫,小區門口設立了防疫崗,並且安排了誌願者值班。按照防疫要求,進入小區內部需要配合測溫並登記電話以及身份證號碼。很快,網友扒出了該女子的身份:大連友誼街道副主任王琛明。而她口中的“盧書記”,則是友誼街道康樂社區書記盧憲寶。2021年1月14日,王琛明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免職處理,盧憲寶受到黨內警告處分。

說實話,不按“規矩”辦事,在中共國太普遍了,在找關系的領域裏,咱們誰也別說誰,這個主任做得當然不對,但她也只是疫情形勢下被抓的壹個典型而已,如果不是被媒體爆料出來,這事可能連個浪花都掀不起來。畢竟在中共國這種事在妳我周圍到處都是,天天有,時時有。這件事情完全反應出了中共國的國情,特權心理,早以深入到每壹個中國人的骨髓,並不是這個主任特有的。不妨想壹想我們身邊的人,每個人都壹樣,醫院認識個大夫,就想能越過別人掛到號;認識壹個食堂打飯的阿姨,打菜時就想讓他多給點;認識個交警,就想讓他給抹掉個違章;單位認識壹個領導,就想讓他給安排壹個好崗位;諸如此類走後門的事件太多了。中國人遇到困難第壹個想的就是找關系。別人辦不到的事,當我能通過關系、背景、手段……辦到時,就會給很多人壹種“我的力量如此強大!”的錯覺,對基層和實權部門來說尤其如此。於是在品嘗過特權的“蜜糖”之後,很多人就喜歡不分場合的尋求這種快感。在中共國,只有普通老百姓才會按規定辦,有點官職特權的都想繞過去,這早已經形成慣性思維。

再來看看中共官方對這兩個人的處罰,王琛明,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免職;盧憲寶,受到黨內警告處分;受黨內警告處分的當年,參加年度考核,不得確定為優秀等次;“黨內嚴重警告”:黨員受到嚴重警告處分壹年半內,不得在黨內提升職務和向黨外組織推薦擔任高於其原任職務的黨外職務。“免職”:意味被免職人不再擔任原職務,壹般不具有懲罰性,所以公職人員正常的職務調動會用到此詞。總結而言就是:王琛明:壹年半不升職,年底不評優,換個崗位幹活。盧憲寶:壹年內不允許升職,年底不評優。這就是為什麽所有人都擠破腦袋要進體制內的原因,因為有問題,工資還可以繼續拿,想壹想這要是非體制內的人這樣,被曝光,後果就不知道會怎樣了。

中共国的许多阴暗的文化都是和中共所挂钩的,这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在中共国所有人做梦都想成为“人上人”,为什么?因为所有人都清楚,中共国虽然明面上实行宣称依法治国,但是在中共国,谁都知道,党比法大,党章就是宪法,党和政府的文件比宪法和法律管用,党委比政府权力大。就是这样一个越是强调权威的社会,潜规则就越是重要,而在这样一个独裁的人治组织中只有成为人上人,百姓才有权利活下去,虽然所有人知道这样是很龌龊的,但是生活在这样一个中共治下的极权国家,百姓早以别无选择。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GNEWS之前文章:

外卖员讨要工资却无门 自焚抗议 https://gnews.org/zh-hans/750818/

13岁女生月考第一遭老师质疑后溺亡https://gnews.org/zh-hans/747529/

拼多多员工猝死后再有员工跳楼自杀 https://gnews.org/zh-hans/740821/

新聞鏈接:http://www.xinhuanet.com/local/2021-01/14/c_1126984184.htm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hang

1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