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認為武漢病毒研究所自2017年起就與軍方合作

圖片來自:bbc.com

據《華盛頓觀察家》(Washington Examiner)1月16日報道,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美國官員“有理由相信”,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在CCP新型冠狀病毒发展為大流行的幾個月前就发現了這種病毒。

蓬佩奧在周五晚上的聲明中說:“美國政府有理由相信,武漢病毒所有幾名研究人員在2019年秋天,也就是在第一例確診病例爆发之前就生病了,其癥狀與CCP COVID-19和常見季節性疾病都一致。” “這引发了人們對武漢病毒所高級研究員石正麗公開宣稱的武漢病毒所的員工和學生中‘零感染’SARS-CoV-2相關病毒的可信度產生疑問。”

蓬佩奧補充說:“盡管武漢病毒所將自己標榜為一個民間機構,但武漢病毒所已經與中共軍方在出版物和秘密項目上進行了合作。” “至少從2017年起,武漢病毒所就代表中共軍方從事機密研究,包括實驗室動物實驗。”

蓬佩奧宣稱,去年5月,美國官員就掌握了“大量證據”,表明疫情起源於中國的一個實驗室,盡管他本周承認,“我們不確定”它到底做了什麼”。中國官員在疫情爆发的最初幾個月暗示,病毒來自一個出售野生動物的“水產市場”,但北京的外交官們也发起了造謠行動,將責任歸咎於美國軍方,或暗示疫情始於其他國家。

在過去的一年里,對疫情的指責引发了重大的國際爭議——中共國和美國外交官之間的口水戰,北京還使用經濟限制來懲罰澳大利亞要求調查的呼籲。疫情引发了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意識形態對決,蓬佩奧指出,中國共產黨對早期警告進行審查,以削弱該政權的影響力,而中共官員則以他們對疫情的處理為例,吹噓他們的治理體系。

蓬佩奧去年指責中共國未能提供研究人員所看重的原始 “病毒樣本”。中共官員5月承認 “銷毀樣本”,此舉的理由為這是”暫時管理病原體”的一種方式。國務院官員特意強調,他們認為這次大流行可能是 “實驗室的意外 “造成的,而不是任何故意的惡意行為造成的。 “這種病毒可能是通過人類接觸受感染動物而自然出現的,其傳播模式與自然流行病一致,” 與國務院與蓬佩奧的聲明一起发布的一份簡報指出。“另一種情況是,如果最初接觸的僅少數人,並伴有無癥狀感染,實驗室事故可能類似於自然爆发。中共國的科學家已經在增加意外和潛在的不知不覺暴露風險的條件下研究了動物源性冠狀病毒。”

國務院指出,中共國研究人員一直在研究一種蝙蝠冠狀病毒,這種病毒與導致COVID-19的病毒 “相似度高達96.2%”。 蓬佩奧說:”自疫情爆发以來,武漢病毒所對RaTG13或其他類似病毒的研究工作既不透明也不一致,包括可能進行的‘功能增強’實驗,以提高傳染性或致命性。”

世界衛生組織的調查人員已於周四抵達中共國,試圖進入中共國並開始期待已久的調查,但他們仍處於隔離狀態。”我認為我們不應該在這里指手畫腳,”世衛組織派出的團隊成員瑪麗昂-庫普曼斯(Marion Koopmans)教授近日對中國官方媒體說。蓬佩奧對這個調查沒有信心,曾預測會是一場“完全粉飾性的調查”,他對剛剛抵達的調查人員施加了壓力。他說: “美國重申,必須不受限制地獲取病毒樣本、實驗室記錄和人員、目擊者和舉報人,以確保世衛組織最終報告的可信度。”“除非中國共產黨對武漢发生的事情作出全面、徹底的交代,否則中國再次发生疫情,給中國人民、給世界帶來災難,只是時間問題。”

評論:

今天美國政府发表的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活動的簡報,從三個方面闡明了觀點。 1.武漢病毒研究所內部員工在有記錄的CCP冠狀病毒患者在武漢出現之前,就有人得了相同的病。 2. 武漢病毒研究所曾发表過一份“功能增強”研究,以制造嵌合病毒的記錄。這句話是否暗示這個病毒有人工改造的可能性?3. 美國已經確定,武漢病毒研究所自2017年以來一直代表中國軍方從事機密研究,包括實驗室動物實驗。這句話跟生化武器搭上了關系?

由於缺少實地調查和第一手資料,很多問題不會有確切答案,這個報告只是揭開了CCP COVID-19中共國起源之謎的冰山一角。但是簡報最後認為,病毒的起源仍不確定。美國還需要盡一切可能對武漢病毒所進行徹底的調查,並對中國當局施壓。看來美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以了解CCP COVID-19 到底是怎麼回事。

原文链接

翻譯報道: Alton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