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總統2021年1月6日《拯救美國》集會演講全文

下載演講全文PDF

《拯救美國》

唐納德·川普總統

2021年1月6日

華盛頓特區

川普總統:

媒體不會播放這浩大人群。甚至,今天當我打開(媒體)的時候,你看,我看到這裡有成千上萬的人。但是你不會看到你後面數十萬人,因為他們不想讓你看到。我們這裡有數十萬人。而我只想讓假媒體看看這場面。移一下你的攝像頭,展示一下現在這裡正發生的事情。這些人他們不會拍這場面,他們不會拍這個場面。來吧,請移一下你們的攝像頭。你會播放出來嗎?他們來自世界各地,實際上他們來自全國各地。我就想看看他們會做什麼,我就想看看他們是怎麼掩蓋的。我從沒見過這樣的事。但媒體能把我們掩蓋得這麼嚴實,真是太厲害了。目前為止,媒體是我擔憂的最大的問題,唯一最大的問題,假新聞和網絡巨頭。網絡巨頭的本事現在顯示出來了,我們在四年前打擊過他們。我們曾讓他們驚訝過,我們讓他們大吃一驚,而今年他們操縱這個選舉,他們操縱這次大選,好像他們從未操縱過一次大選一樣。順便說一下,昨晚,他們也沒有做一件壞事,如果你有關注的話。我很坦誠。我只是,再次,想要感謝你們。能站在這麼多人面前是莫大的榮幸。數十萬美國愛國者致力於我們選舉的誠信和我們光榮的共和國的公正。今天我們聚集在此是不想看到我們選舉的勝利被喪心病狂的激進左派民主黨竊取,這正是他們現在乾的,假媒體偷的,那就是他們以前做過和正在做的。我麼永不放棄。我們永不服輸,這不會發生。當有竊取總統大位發生時,你不會認輸的。

我們國家已經受夠了,我們不用繼續忍受,這是我們現在聚集在這裡的原因。用一句最近出現,大家喜歡的話:我們要阻止偷盜。今天我會列出一些證據證明我們贏得了這次選舉,而且我們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這不是一場勢均力敵的選舉。我有時說笑,但這不是笑話,我已經參加過兩次大選,兩次我都贏了,而且第二次比第一次取得了更大的勝利,將近七千五百萬人在這次選舉中投票給了我們,比我們國家歷史上所有在任總統都要多,比4年前多了一千兩百萬人。這是一位真實的民意調查員告訴我的,我們有真實的民意調查員。那時他們知道我們做得很好,而且我們會贏,當我被告知,如果我得到630萬張選票。4年前我們得到660萬張選票,我就不會輸。喔,我們不只是660萬,我們得到了740萬張選票。然後他們說我們輸了。我們沒輸。

那麼,有人相信拜登有8000萬張選票嗎?有人信嗎?他有8000萬張電腦選票。這是一個恥辱。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拿第三世界的國家舉例。就看一看,第三世界的國家。他們的選舉比我們國家現在這個更誠實。這是個恥辱,恥辱啊。甚至你回看昨晚,他們到處亂串就像雞被盒子砍掉了頭。沒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是從未有過的。我們不會讓他們阻止你們發聲。我們不會讓這些事發生,不會讓它發生。

群眾:

為川普而戰!為川普而戰!為川普而戰!

川普總統:

感謝大家。我想要,如果允許數十萬的人民的話,軍隊、特勤局,我們想要感謝大家,還有執法部門。太棒了。你們做得太棒了,但是我希望他們可以上來這裡跟我們[講話]。可以嗎?他們可以上來嗎?魯迪(Rudy),你做得太好了。他是有膽識的人。你知道嗎,他膽識過人,不像共和黨里的大多數人。他有膽識,他抗爭。他抗爭,我會告訴你們的。非常感謝你,約翰(John)。乾得好。我看到了。這兩位是很難超越的。約翰是這個國家最傑出的律師之一,當他看到這事時他說:「這絕對是恥辱,發生這樣違憲的事情。」他那時看著麥克·彭斯,我希望彭斯會做正確的事。

我希望如此。我確實希望如此,因為如果麥克·彭斯做出正確的選擇,我們就贏得大選,這就是他必需要做的事。這是從我們國家第一名或者說是絕對頂級的憲政律師口中說出的,他有絕對的權利來執行。我們應該保護我們的國家、支持我們的國家,支持我們的憲法、並保護我們的憲法。各州都想重選。各州都有欺詐。他們都得到了錯誤的信息。他們投了票。現在他們希望重新認證。希望它回來。彭斯副總統現在所要做的是把它發回各州重新認證,然後我做總統,你們就是最幸福的人民。

我剛剛跟彭斯說:「麥克,這不需要勇氣,什麼都不做才需要勇氣。那才需要勇氣。」後來我們被一位輸了大量選票的總統難住了。我們還要再忍四年,我們不能讓這種事發生。你們大多數人從全國各地匯聚到這裡,我要感謝你們非凡的愛戴。事實如此。從來沒有像這樣的運動,及對這個精彩的國家和這樣的精彩的運動無比的熱愛。感謝大家。

群眾:

我們愛川普!我們愛川普!我們愛川普!

順便說說,隊伍一直排到華盛頓紀念碑後面去了。你敢相信嗎?看看這。很不幸的事,他們把優先的座位都留給媒體。我忍受不了。不,但你看看那後面。我希望他們能把鏡頭都反過來,看看你們的背後,那是最棒的景象。如果他們犯錯了,你可以在電視上看到它。太棒了,太棒了,一直延伸到後面很遠。不用擔心,我們不會剔除華盛頓紀念碑上的名字。我們不會的。「消除文化」。他們想鏟除傑斐遜紀念館,無論是把它拿下來或者拿其它人的去替換他。我不認為這會發生。最好不要發生。然而在這屆政府管理下,如果它發生,就是它會發生,你會看到有些非常壞的事將會發生。他們會順便破壞林肯紀念館。他們快要把他的雕像推倒了,但那時我們簽了一份小小的法令。

你破壞我們的雕像,你毀壞我們的英雄,就要坐10年牢,然後任何破壞都停了。你發現了嗎?停了。全部停止了。他們可以讓魯迪回到紐約市並重用之。魯迪,他們可以使用你的城市變得像地獄一般。他們想要魯迪·朱利安尼回到紐約。我們會有一些年輕版的魯迪。可以嗎,魯迪?

我們現在聚集在國會大廈的中心地帶,只為了一個非常非常根本和簡單的原因。大部分候選人到選舉當晚,當然這事情一直存在很久了,他們還不明白選票是什麼。我們還有一些國會議席在審議中,他們沒有辦法。他們已經完全失去了控制。他們用大瘟疫的方式來欺騙一場正當選舉中的人們。但是當你們看到這些,當你們看到正在發生的事情時,第一,他們都會說:「先生,我們不會讓它再次發生。」我說:「這當然好,但是8周以前呢?」他們試圖解釋,並讓你走。他們說:「先生,四年後,你就有保障了。」我說:「我現在對這個沒興趣。幫幫我,回到8周前。我想回到8周前。讓我們時光倒流8周吧。」我們想時光倒流,我們想撥亂反正,因為我們將會有一個不應該在那裡的人在那裡,我們的國家將會遭受破壞,我們無法忍受那樣。

多年來,民主黨選舉舞弊逍遙法外,共和黨很軟弱,這就是他們的真實面目。有太多軟弱的共和黨員,我們有一些傑出共和黨人,吉姆·喬丹,還有其它一些人,他們就在國會里抗爭。這些人在抗爭,不可思議,很多共和黨員,我幫他們入了國會,我幫他們當選了。我幫米奇(Mitch)當選了。我還能數出24位,我就不多說了,然後突然間情況變成現在這樣,就像:「天吶,也許我以後會和總統談談。」 不,這太令人驚訝了。這些軟弱的共和黨人,他們是可悲的共和黨人,事實就這樣。如果這發生在民主黨,整個國家都會變成地獄,整個國家都會變成地獄。但是要記住這點,你們會更堅強,你們會更機智,你們比其它任何人採取的行動要多。他們試圖貶低每位和我們相關的人,但是你們才是真正的人民。你們建設了這個國家。你們不是要拆毀我們國家的人。

懦弱的共和黨人們,事實如此。我確信。我要用這個術語:懦弱的共和黨人。曾經有很多共和黨人,有很多偉大的,也有很多懦弱的。就算民主黨頒布政策,削減了我們的工作、弱化我們的軍隊、敞開國界、並把美國放到最後,他們仍然視而不見。你知道拜登前幾天說:「我想把美國第一的政策剔除。」那是什麼意思,剔除……?你怎麼說「我想美國第一剔除掉?」就算你打算要這樣做,不要談論它。不可置信,我們要經歷什麼,我們要經歷什麼,而你要讓你們的人民去抗爭。如果他們不去抗爭,我們要把這些不爭氣的人趕走。你們初選他們。我們要讓大家知道他們是誰。我已經可以告訴你們了,坦白地說。

但是今年,利用中共病毒的幌子和郵寄選票騙局,民主黨圖謀了這場最明目張膽和最駭人的選舉盜竊。這是從未有過的,這是美國歷史上真正的盜竊,各位都知道,那場選舉,我們的大選在晚上10點就結束了。我們在賓夕法尼亞州、密西根州、喬治亞州領先數十萬票,然後在深夜或是說在凌晨,轟的一聲,這些垃圾突然爆發,就在一瞬間。所有事情都在一瞬間發生。

不要忘了羅姆尼(Romney)受到打擊。羅姆尼,我疑惑他昨晚是否享受他的飛行?但當羅姆尼受到打擊時,他站在那裡更特別。當然,我想要祝賀勝利者,勝利者。誰曾是那個勝利者呢,米特?我會送上我的祝賀。他們並不去看事實。現在我就不知道了。或許他已經被屠殺了,也許他狀況還好,也許這就這麼回事。不過我們看看事實。我們受到的教訓是這是這個國家歷史上最腐敗的,我們從未見過這樣的狀況。你們可以往回看,美國是全世界選舉的福地,他們都談論我們的選舉。你知道全世界現在是怎樣說我們嗎?他們說我們沒有自由公平的選舉,你知道還有什麼嗎?我們沒有自由公平的媒體。

我們的媒體並不自由,不公正。它們壓制了思想,它們打壓言論,它們變成了人民的敵人,它們變成了人民的敵人,這是這個國家現在面臨的最大問題。第三世界的國家也不會企圖去做我們抓到他們所做的事。幾分鐘後你就會知道了,共和黨持續進行抗爭,就像一個雙手被綁在後背的拳擊手,就像這種拳擊手,而我們還要表現得很友好,要尊重每一個人,包括壞人。我們要更努力地戰鬥,邁克·彭斯必須為我們挺身而出,如果他沒那樣做,對我們國家來說今天是悲傷的一天。因為你們發誓要維護我們的憲法。現在應該由國會來面對這種對我們民主惡劣的攻擊。自此之後,我們將會走下去,我會跟你們在一起。我們將會走下去。我們將會走向任何一個你們想去的地方,但在這裡,我們會走向國會大廈,我們將為我們勇敢的參議員、國會的先生和女士們歡呼。我們可能不會位他們中的一些人歡呼雀躍,因為你永遠不會用懦弱來奪回我們的國家。你要展示實力,你要強大起來。

我們聚集於此,要求國會做正確的事情,只計算那些合法的選民,必須是合法的。

我知道各位很快就會遊行去國會大廈,並和平而愛國地讓你們的聲音被聽到。今天,我們將看到共和黨人是否為有力地維護我們的選舉的公正,及他們是否堅強站在我們國家的一邊,這是我們的國家。 長期以來我們的國家一直飽受圍攻而且遠遠超過這四年的時間。但是我們已經很大程度上糾正了航線,很大程度 …… 我想再乾四年。我覺得這是輕而易舉的。

我們創造了有史以來最強的經濟。我們重建了我們的軍隊。我們給你們提供了歷史上最大成度的減稅。我們大量削減了監管法規。任何一位總統,不管他乾了四年,八年,還是更長的時間,從未有過像我這樣削減了這麼多的監管法規。以前修建一條高速公路需要20年才能獲得批准,現在只需要2年。儘管如此,我更想把它縮短到1年,但我們減到了2年。這可能因為環境或安全原因而被否決,但是我們安全的減下來了。我們創建了太空部隊。看看我們的成果。我們完全重建了軍隊。因此我們創建了太空部隊,這本身就是一個政府的重大成就。對我們來說,這只是其中很多不同的事情之一。

嘗試的權利。大家都知道嘗試的權利。我們完成了人們都覺得不可能的事情。我們照顧了我們的退伍軍人。我們的老兵。退伍軍人現在有著高達 91% 的支持率,從一開始就很難達到的最高評分。91% 的支持率,以前你們在電視上看到退伍軍人事務部,每天晚上,人們以可怕,可怕的方式生活。我們改變了它。我們完善了問責制。現在的退伍軍人事務部,你需要醫生時不再要等四周,六周,八周,甚至四個月。如果醫生不夠,你可以出去看醫生。他們將照顧你,而我們將支付醫療費給醫生。很多人的生活因此變得更美好。我們還節省了大量的錢,但我們的的確確節省了很多錢。

現在我們有權解雇退伍軍人事務部裡的壞人。有 9,000 人曾經沒有好好對待我們的退伍軍人。在黃金時間,他們不會表現出對退伍軍人的不好。但他們確實對退伍軍人不好。現在有了退伍軍人事務部問責法,問責制說,如果我們看到那裡的人不善待我們的老兵,或者他們偷、搶、做壞事,我們就會對他說,「喬(Joe),你被解雇了,滾出去。」以前無法解雇他。要是以前就解雇不了。

我們把事情做好了。我們完成了沒人敢想的事情。這也是很多人不喜歡我們的部分原因,因為我們做了太多的事情,而且又這麼快。我們原本會坐在家裡享受大勝。大家都看好我們的勝利。本該是一次偉大的勝利。然而現在我們為了捍衛勝利而聚集在這裡。我對別人說,我打算休息幾天,放鬆一下在選舉大勝後。當時十點鐘了,已經結束了。我正打算休息幾天。

可以說,自從選舉以來發生的事情就是一個災難。看到這些事情後我有這種感覺,他們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們很清楚發生了什麼。他們說,「哇,賓夕法尼亞州不可能翻轉了。哇,威斯康星州,看看我們在這兒的大領先優勢。」即使媒體說我們會以17分之差輸掉威斯康星,儘管媒體說俄亥俄州會很接近,但我們創造了記錄。佛羅里達會很接近,但我們也創造了記錄。德克薩斯很接近,德克薩斯州很接近,但我們創造了紀錄。我們創造了西班牙裔的和黑人社區的紀錄。我們創造所有人的了記錄。

今天,我們將會看到有大事發生。因為在那裡,就在那裡,我們將看到那件事就要發生了。而我將會看著,因為這將是一個歷史性的事件。我們將看到是否有偉大又勇敢的領導人,或者是否有領導人應該將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恥縱觀歷史。在永恆中,那將一直是可恥的。你知道嗎?如果他們做錯了事,我們應該永遠記住是他們做的。永不忘記。絕不忘記。只要贏了七個有問題的州中的三個,我們就贏得了美國總統的職位。

順便說一句,今天重要得多。比24小時前因為我跟 大衛·珀杜(David Perdue)談過了,他是個很好的人,還有凱莉·洛夫勒,兩位了不起的人,但那是個陷阱。我說:「我們已經沒有後防線了。」唯一的防線,唯一的分界線,我們剩下的唯一的防線是作為美國總統的否決權。所以這就是我們現在所做的,這是比兩天前重要得多的選舉。

我要感謝眾議院的140多名成員。他們都是勇士。他們就像您從未見過的一樣正在那邊工作,研究、討論,實際上一直回到後面。研究憲法的根基。因為他們知道我們有權反對壞的非法選票。他們給這些人一些壞的選擇,他們也為其投了票,因為他們知道什麼呢?然後幾周後真相浮現了 ……同樣,他們費了四年時間來設計這一切。而美國唯一不開心的人,最不開心的一個人,就是希拉里·克林頓因為她說:”為什麼四年前你們不為我這麼做?”為什麼四年前你們不為我這麼做?更改選票! 密歇根州10,000張選票。您可能已經改變了整個事情!」但是她不太開心。你們會發現你們不再見到她。發生了什麼? 希拉里在哪裡? 她在哪?

但我要感謝所有這些國會的男女議員們。我還要感謝美國參議院13位最勇敢的議員,參議員泰德·克魯茲,羅恩·約翰遜, 參議員瑟道拉絲, 拉凱利·洛夫勒(Kelly Loeffler)。我可以肯定地說,凱利·勒夫勒是非常偉大的一個人。她工作非常勤懇,所以讓我們給她和大衛一個特別的認可。因為有人用非法操縱選舉來對付他們。讓我們贊賞他們,贊賞 Kelly Loeffler、David Perdue。儘管他們在競選中表現出色,但是他們不可能當選。那些設備不應該被允許使用,我告訴這些人不要讓他們使用這些東西。瑪莎·布萊克本,了不起的人。還有來自印第安納州的 邁克·布勞恩。Disinvested,也是一個了不起的人。比爾·哈格蒂,約翰·肯尼迪,詹姆斯·蘭克福德,辛西婭·魯米斯。 教練湯米·圖維爾。以及羅傑·馬歇爾。我們要感謝他們,感謝那些挺身而出的參議員。我們要感謝他們。

我實際覺得不站出來事實上需要更大的勇氣。我想很多人都會發現,最好開始看看你的領導力,因為是領導力帶你走到這裡。「我們不想給人們2000美元。我們想給他們 600 美元。」哦,好啊。這個政治遊戲是怎麼玩的?好嗎?而這與政治無關。但這個政治遊戲到底是怎麼進行的?中國(共)摧毀了這些人,我們沒有摧毀。中國(共)摧毀了這些人,徹底的摧毀了他們。想給他們 600 美元,這對他們沒有多大幫助。我說:「給他們 2000 美元。我們將償還。 我們會盡快歸還。你們已經欠了 26 萬億了。給他們一些錢。讓他們能夠生活。給他們一些錢!」

在這裡有些人不同意我的看法。而我只是說,你看,你得讓人活下去。那怎麼辦呢?好吧,首先,這是做正確的事情。但是,如何玩政治?我認為這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之一,其他只是純粹的欺騙。這是最主要的原因。但你無法直接做。你得動動腦子。

如你們所知,媒體不斷宣稱沒有證據的令人發指的謊言廣泛的欺詐行為,「你看見過這些人了嗎?既然沒有證據表明存在欺詐行為 …… 」 哦,真的嗎?好吧,我給你讀幾頁。我希望你們聽著不會覺得無聊。保證?後面成千上萬的人們,聽著它別覺得無聊。請把它們向上移動。好。大家不要感到無聊。更不要對我發火,因為這多到讓人感到無聊。美國人不再相信那些腐敗的假新聞了。因為他們毀了自己的聲譽。

但以前他們會和我爭論,我就會反擊。於是我反擊,他們也反擊。我再反擊,他們再反擊。彭彭。你們相信我,你們相信他們。一些人站出來了,他們有他們的自己的觀點。我也有我的觀點。然後你就會看到爭論。現在他們要做的是保持沈默。這就是所謂的壓制。這是共產主義國家發生的事情。然而他們做了,他們壓制信息。他們不再和你爭論了,除非是對你不利的事。他們有關於我的一個小小的壞消息,就會十倍地放大它,使它成為頭條。但亨特·拜登(Hunter Biden),他們不會談及。亨特出了什麼事?亨特在哪裡? 亨特到底在哪裡?嘿不要談論他。

現在看來,紙終究包不住火。因為收視率太高了。收視率太好了。現在亨特在哪裡?還有為什麼喬( Joe)可以用十億美元的錢去免除烏克蘭的檢察官的職位?這怎麼可能發生?我也想問你這個問題。這怎麼可能發生?你能想象我做類似的事嗎?如果我也那樣做的話就完全不一樣了。還有亨特怎麼會從莫斯科市長夫人那裡得到三百五十萬美金,又怎麼會得到數十萬美金並成為能源公司的董事會的一員,儘管他承認自己對能源一竅不通,還有幾百萬美金的預付款,又怎麼會在進入中國後帶著幾十億美金管理費離開?「你以前管理過錢嗎?」「沒有,我沒有。」「哦,沒事。這兒大概30億。」

他們不談這個。現在我們一個腐敗的媒體。他們沈默了。他們就像不存在了。我現在意識到 10 年前是多麼的美好。即使我不一定喜歡,我意識那時多麼好, 那就像一個淨化運動。但現在那樣的事不會發生了,媒體失去了公正。你得非常小心它對信息的壓制。他們不再享有曾經在這個國家享有的信譽。我們不會因威迫而接受過去幾周的騙局和謊言。我們已經積累了大量關於選舉舞弊的證據。這可是總統選舉。昨晚的情況稍微好一點,因為我們有很多的人在監視一個特別的州,但他們還是作弊了。

美國有一個最愚蠢的州長。我是應大衛·珀杜(David Perdue)的請求而支持他的,那時我並不認識他。大衛說:「我的一個朋友要競選州長。」「他叫什麼。」剩下的你都知道了。當時他排在第四名還是第五名,我不怎麼清楚。他 …… 他表現得很差。我支持了他。他就像坐上了火箭船,他贏了。然後我不得不擊敗斯泰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和布萊恩·坎普(Brian Kemp)。我必須得打敗斯泰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我必須得打敗奧普拉(Oprah),我曾經的一個朋友。我曾在她的最後一次節目中。在那最後一周,她選出了五個傑出的人。我覺得她現在的想法會不一樣了。自從我競選總統以來,我沒有注意奧普拉(Oprah)打來了如此多的電話。信不信由你,她以前很喜歡我。我可是五個傑出人物之一。

我發起了一個反對米歇爾・奧巴馬(Michelle Obama)和巴拉克・侯賽因・奧巴馬(Barack Hussein Obama)、斯泰西(Stacey)的運動。和我一起的有布萊恩·坎普(Brian Kemp)。他的體重是130磅。他說他在橄欖球界打過進攻線。我試圖弄清楚這一點。現在我還是想弄清楚這一點。他那天晚上說:「我曾是個進攻前鋒。」然後我說:「真的嗎?那一定是一個非常小的團隊。」隨後我看到發生了什麼。他原來是一個災難。災難發生了。

聽著,我對最高法院不滿意。他們喜歡和我作對。我提名了三個人。我拼盡全力為他們爭取,尤其是其中的某一個。他們都說:「先生,放棄吧,這太難了。」那些參議員,非常忠誠的參議員,他們都是非常忠誠的人。他們也說:「先生,放棄吧,這太難了。」當時我肯定已經爭取到了一半的參議員。我說:「不行,我不能這樣做。這對他不公平,對他的家人也不公平。他沒有做錯任何事情。那些故事是編造出來的。那些故事是編造出來的。他沒有做錯任何事情。」「先生,放棄他吧。」我說:「不,我絕不會這麼做。」我們讓他的提名通過了。可是你知道嗎?他們根本不在乎,他們根本不屑一顧。讓他們用正確的方式統治。可是看上去他們幾乎都是按自己的方式統治,這會傷害我們所有的人,這會傷害我們的國家。這會傷害我們的國家的。

最近我在一份報紙上讀到一個故事,它講述了我是如何控制最高法院的三位大法官的,他們受到我的控制,他們成了傀儡。我還讀到了關於比爾·巴爾(Bill Barr)的報道,報道說他是我的私人律師,會為我做任何事情。我說 「這[說法]真是天才啊」,他們做的絕不可能幫你勝利。你可能沒有注意到,突然間比爾·巴爾(Bill Barr)就變了。我喜歡他,可是他變了。因為他不想被說成是我的私人律師。而最高法院,他們對我的裁決非常不利。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事實是自從他們得到任命後,我還沒有和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任何一個談過話。但報紙上的故事卻把他們說成是我的傀儡。說他們是傀儡。而現在,他們唯一可以擺脫這一說法的辦法是 …… 因為他們厭惡那個說法,那對他們的社交圈不利。他們唯一可以擺脫這一說法的辦法是反川。所以,讓我們做出對川普不利的裁決。他們確實確實做到了。所以我在此「恭喜」他們。

這就是媒體的傑作。事實上,如果我是媒體,我也有可能這樣做。我不喜歡說這些,但我們得糾正他們。今天,為了我們的民主,為了我們的憲法,為了我們的孩子,我們提出這些事情,讓整個世界能夠聽到。你想聽嗎?

人群:

想!

川普總統:

在每一個搖擺州,在沒有得到州立法機構授權批准的情況下,地方官員、州官員、幾乎所有的民主黨人都對選舉程序做出的改變是非法的、違憲的,這些前所未有的改變為欺詐鋪平了道路。

簡而言之,沒有州立法機構的批准,是不能改變聯邦選舉的投票程序的。法官也不能這麼做。除了立法機構,沒有人有權這麼做。舉個例子,在賓夕法尼亞州或其他地方,立法機構是共和黨人的,市長以及各處的許多官員是民主黨人。他們去立法機構,立法機構嘲笑他們說:「我們不做。」他們說:「非常感謝。」然後他們就自己去修改。他們就做了。這完全是非法的。這絕對是非法的。你不能那樣做。

在賓夕法尼亞州,民主黨國務卿和民主黨州最高法管在選舉前僅11天非法廢除了簽名驗證要求。所以想想他們做了什麼。不再需要鑒定簽名。噢,那是可以的。順便說一下,我們要選民證。但不再要簽名驗證。在選舉日11天前!他們說,「我們不要求。」你明白為什麼他們不要求嗎?因為他們要作弊。那才是唯一的原因。誰竟然會那麼想?我們不需要鑒定簽名? 賓夕法尼亞州有多出205,000張選票,想想,你的票數高於你的選民人數。那說明你有200……它們從哪裡來的?你知道它們從哪裡來的嗎?是某人的想象出來的?任何他們想要的。

因此賓夕法尼亞州有超過你選民人數的205,00張選票,而且目前它的數量遠遠高於這個數字。那是一星期前的數據。這在數學上是不可能的,除非說數字都是偽造的。所以說,賓夕法尼亞州選民被欺騙了。

賓夕法尼亞州有超過8,000多張選票是由,姓名和出生日期與2020年大選前去世的人相匹配的人投的。想想。死人!許多去世的人,數千位。一些死者實際上還提出了申請。那讓我更加困惑。他們不僅投票,而且還申請了選票。其中有一位是29年前去世的。太不可思議了。

有超過14,000位外州人在賓州投了票。這些選民並不是賓州居民。順便提一下,這個數字是決定選舉結果的。意味著這些數字遠遠超過了……我只輸了一點點。這些數字是巨大的、巨量的。

超過10,000張賓州選票是違法被計算在內的,即使它們是在選舉日之後收到的。換言之,「它們是選舉日之後收到的,但無論如何它們還要被算進去。」

在許多情況下,他們所做的就是欺詐。他們動手腳把[收到選票的]日期往前移,所以它們不再是選舉日之後的日期。據報道,賓州收回了6萬多張選票。它們是在沒郵寄之前就被收到了。也就是說,他們在你收到你的選票之前就已收到你的投票。

它們應該被寄出,換句話說,你在寄出選票之前,選票就巳經被收到了,這在邏輯上和運輸上都是不可能的。想一想。你收到選票。然後你寄回選票。哦,它已經被寄出了。但是我們的選票在收到之前就巳經被寄回來了。我認為那不太妙。

賓州養老院居民申請了2.5萬張選票,都是大批量的,這不合法。表明存在著巨大的非法選票捕獵行為。你無權這樣做。這是違法的。選舉的前一天,賓州報告了缺席選票的發送數量。

然而,這個數字突然急劇增加了40萬人。它增加了。沒有人知道40萬票來自何處。選舉日後一天,它仍然完全無法被解釋。他們說:「哦,我們無法弄清楚。」 這個數字比我們推翻選舉結果所需要的票數多處好多、好多倍。就在選舉日之後,40萬張選票憑空出現。

順便說一句,賓州選民現在已經看到了所有這一切。他們不知道,因為它發生得如此之快。他們有選票,他們投了票,但是現在他們看到所有這些事情,這些事都真相大白了。他們希望重新認證他們的選票,他們要求重新認證。不會很快發生。但是唯一使其可能發生是邁克·彭斯(Mike Pence)同意讓選票返回重新認證。

邁克.彭斯必須同意將選票打回。國會中許多人都希望它們打回,接受你該做的事情。假設你不這樣做。有人會說:「 但是,我們必須遵守憲法。」 而你正在遵守憲法,你正在保護我們的國家,這在保護憲法,所以你會。但是想想會發生什麼。假設他們是頑固不化的人、愚蠢的人。他們會說:「但是,我們真的別無選擇。」

即使賓州和其它州希望重新計票,他們也希望看到具體數據。他們已經有數據了。趕快行動吧,他們想改變他們的立法,因為其中很多選票都是我所說的未經他們的立法機構批准的投票。那本身就是非法的,所以就有了騙局,這就是我們正在談論的所有事情。但是請考慮一下:如果你不這樣做,那就意味著接下四年里你將有一個美國總統和他的「很棒的兒子」[注:指亨特·拜登]。

您將擁有一個輸掉所有這些州的總統,或者您將有一個總統, 換句話說,該總統是被一群一無所有的蠢人所選的。您將擁有一個不具備合法性的總統,那將會是你將要得到的。

我們不能讓那種事發生。這些都是你不會從假新聞媒體中聽到的事實。這是努力壓制事實的一部分。他們不想談論它。他們絕對不想談論它。

事實上,當我開始談論這一點時,我向你保證很多電視機和很多攝影機都被切斷。這就是那裡為什麼有很多攝影機,但是其中很多都關著的。但是這些都是你從末聽說過的事情,您不會聽到您剛才所聽到的。我將再多講幾個州的情況,但你都不會從那些想要欺騙你,打擊你,控制你的人和大型科技公司和主流媒體那裡聽到這些。

那些被控制的民調說我們將輸掉威斯康星州17個百分點,然而我們贏得了威斯康星州。數據並不是那樣,因為他們只低了一點點。但是在選舉前一天《華盛頓郵報》、ABC民調讓我低了17個百分點。

我給一個真正的民意調查員打電話。我說:「那是什麼[民調]?」 「先生,那叫被控制的民調。我認為您將贏得威斯康星州,先生。」我說:「但是為什麼不是4到5個百分點呢?」因為那樣人們會投票給你。但是當您輸了17個百分點時,他們會說:’嘿,我不要浪費時間。我愛戴我的總統,但已無法輓回了。」

儘管如此,我們還是贏了威斯康星州,你會看到的。因為太多人,所以要壓制,當他們看到這一點時,就很有趣。這位民調員說:「先生,如果您落敗三、四或五個百分點時,人們還是會為你投票。當您落敗17個百分點時,他們會說:「親愛的,咱們別費勁了,咱們去吃晚飯吧,今晚我們就在電視上觀看總統競選失敗吧。」

就像激進左派試圖在社交媒體上將你列入黑名單一樣,每次我發一條推文時,即使它完全正確,絕對真實。我也得到一個標記。而且他們也會不讓你發出去。

在推特上,進入我的帳戶非常困難。發出信息很難。他們不讓信息以本應有的方式發出,但是我巳聽到很多人說:「我上不了您的推特。」 我不在乎推特。推特是個壞新聞。他們都是壞新聞。但是你知道嗎?如果您想發出信息。如果您想通過大型科技公司、社交媒體,如果您是保守派人士,如果您是共和黨人,如果您發言具有巨大的影響力,我猜測他們稱之為「影子審查」。他們封鎖你,這應該是非法的。我一直在告訴這些共和黨人要撤消《230條款》。

出於某種原因,米奇(Mitch)和團隊,他們不想把它放在[議案]里。他們沒有意識到這將是眾所周知的共和黨的盡頭,但這永遠不會是我們的終結,永遠不會。讓他們[共和黨議員]站出來,讓懦弱的[共和黨議員]站出來。這是需要力量的時刻。

他們還想在學校里灌輸你的孩子一些錯誤的想法。他們想給你的孩子洗腦。這是對我們的民主和美國人民的全面攻擊的一部分,美國人民終於站起來說不。這裡聚集的人群再次證明瞭這一點。我沒有做廣告。我什麼也沒做。你們確實有一些團體是大力支持者。我要感謝艾米和所有人,我們有一些令人難以置信的支持者,難以置信,但是我們什麼也沒做。就這麼發生了。

兩個月前,我們有龐大的人群來到華盛頓。我說:「他們為什麼在那裡?」 「先生,他們在那裡等您。」我們與此沒有任何關係。這些團體正在美國各地正在形成。

我們要記住,從現在算的一年後,您將開始在國會工作。而且我們必須摒棄那些無能的國會議員,那些一點都不好的議員,象 Liz Cheneys 那樣的議員,我們必須摒棄他們。我們必須摒棄他們。

她從沒考慮過要讓軍人回國。我使很多軍人回國。我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人喜歡我們的軍隊駐紮在國外。他們所在的國家連名字都沒人知道。沒有人知道他們在哪裡。他們每時每刻面對死亡。他們很棒,但他們每時每刻面對死亡。他們失去了胳膊、腿、臉。我把他們大部分人從阿富汗、伊拉克帶回家。

記得我以前曾經說過:「不要進駐伊拉克。但是,如果你進去,請得到它們的石油。」我們沒有獲得石油。如此愚蠢。這些人真蠢。伊拉克現在銀行中有數十億美元的存款。而我們得到了什麼?我們什麼也沒得到。我們從來都沒有得到什麼。

但實際上,我們在這裡擁有了自己的石油。我們做得很好。我們除掉了 ISIS 哈里發(伊斯蘭國)。我們除掉了大家都知道的許多事物,並在三年內重建了我們的軍隊,人們說不可能。裝備全部在美國製造。是世界上最好的裝備。

在威斯康星州,腐敗的民主黨管轄的城市部署了500多個非法的無人值守、無安全保障的投票箱,這些投票箱至少收集了91,000張非法選票。我們以極小的票數輸的。可僅此一項[舞弊]就遠遠超過了我們要贏得選舉所需要的選票,不用說還有更多項[的舞弊]。

他們有一些上鎖的箱子,他們拿走了這些箱子,消失了兩天。人們問:「那些箱子在哪裡?」他們不見了。沒人知道它們到底哪裡去了。

此外,威斯康星州計入了超過170,000張的無有效性申請的缺席選票。沒有申請就進行了投票。這在威斯康星州是非法的。

意味著這些投票是公然地違反州法律的。他們100%來自民主黨地區,例如密爾沃基(Milwaukee)和麥迪遜(Madison)也是100%[來自民主黨地區]。在麥迪遜,17,000張選票被投入在所謂的人肉投票箱中。你知道那是什麼,對吧?作業人員將數千張無保護的選票塞進城市各處公園長椅上的行李袋中,完全無視州立法機關發出的禁止信。州立法機關說:「不要這樣做。」他們[州立法機關]是唯一可以准予的人。他們[人肉投票箱]提供了數萬張選票。

他們是裝在帆布包里的。他們到底是從哪裡來的?根據目擊者的證詞,威斯康星州的郵政服務人員得到指示非法把大約100,000張選票的日期改早。二威斯康星州的選票差距卻不到20,000張。這些事情中的每一項都能讓我們贏得了星州。非常棒的州,我們愛這個州,我們贏得了星州。

在佐治亞州,你們的州務卿,我簡直不敢相信這傢伙是共和黨人。他喜歡錄音電話交談。我個人認為這是一次很棒的對話,其他許多人也是如此……人們喜歡這樣的對話,因為它說明瞭發生了什麼。這些人是扭曲的。在我看來,他們百分之百是最腐敗的一類。你們的州長和州務卿就是。

現在,你又再次看到昨晚所發生的事了,看看發生了什麼,一團糟,民主黨工作人員達成了一項非法的、違憲的調解協議,該協議,極大地弱化了簽名驗證和其他選舉安全程序。

斯泰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她帶他們[指州長和州務卿]去吃午飯。兩年前,我們用了一個糟糕的候選人布萊恩·坎普(Brian Kemp)擊敗了她。但是民主黨人請共和黨共進午餐,因為州務卿根本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除非他知道[但裝不知道]。

這非常有趣。也許他和對方是一伙的。我們一直試圖覈實富爾頓縣的簽名。他們不讓我們這樣做。唯一原因是因為我們可以發現成千上萬的[有問題的]東西。他們為什麼不讓我們覈實簽名在富爾頓縣?眾所周知,他們非常腐敗。他們不會這樣麼做的。他們要去你們居住的其它縣。我說:「那些沒有問題。問題出在富爾頓縣。」 Stacey Abrams的地區。她做得很好。我恭喜她,但是我們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我們不會讓這樣的國家產生。結果,佐治亞州的缺席選票的拒票率比以前低了10倍以上,因為標準相差太大,佐治亞州的48個縣的成千上萬張選票的拒票率為零。沒有一張選票被拒。

換言之, 在這一年中,寄出的郵寄選票數量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多,並且有更多的人第一次通過郵寄投票,因此拒票率大大低於以往。唯一可以解釋的方法是,如果將成千上萬張非法選票添加到計票中,那是唯一可以解釋的方法。順便說一句,你們正在談論數以萬計的選票。

如果佐治亞州僅僅像往年一樣拒絕同樣數量的非法投票,那麼應該會有大約45,000份選票被否絕,遠遠超過我們要贏得選舉所需的11,000票。他們應當找到那些選票。他們絕對應該找到超過11,000投票,這就是我們所需要的。他們騙取了我們在佐治亞州的勝利,我們不會忘記這一點。民主黨人可能想要取消簽名匹配,反對選民身份證和停止公民身份確認的原因只有一個。「你是公民嗎?」「您不允許問這個問題。」因為他們想竊取選舉。激進的左派很清楚他們在做什麼。他們冷酷無情,是時候有人來做點什麼了。邁克·彭斯(Mike Pence),希望你為我們的憲法和國家的利益挺身而出。如果你不願意,我會對你非常失望。我現在告訴你。我沒有聽到什麼好消息。在富爾頓縣,共和黨大選觀察員在某些情況下被拒之門外,在一個水管爆裂的謊言下從房間里被趕出來。

水管可能會爆裂,大家回家吧。我們知道這是一個巨大的謊言。民主黨的選舉工作人員從桌子下面拉出裝滿選票的手提箱、箱子。你們在電視上都看到了,完全是欺詐。並且在沒人監督情況下非法地掃描了近二個小時。神秘的10萬張選票全部都是投給拜登的,沒一張是川普的。哦,那個聽起來是「公平」的。那是在凌晨1點34分。喬治亞州務卿和懦弱的州長…… 儘管他說我是一位偉大的總統。某種程度上,也許我應該改變。他前天說:「我和總統意見不同,但他是一位偉大的總統。」 哦,好,謝謝。非常感謝你。因為他和其他人。布萊恩·坎普,請把他選下去。

他的得票率太低了,他現在的認可度創了新低。他們已經否決了在福頓縣獨立全面審查簽名的5個上訴。即使沒有審查,整個州我們已經確認的假選票的數目大到驚人。喬治亞州1.03萬張選票的選民在2020年去世,選舉日前去世。有2500張選票是監獄里的囚犯投的,這些人是不允許投票的。4500多張非法選票的選民不在他們自己的選舉人花名冊上。1.8萬多張非法選票的選民的登記地址郵局信息顯示是空白的。喬治亞州至少8.8萬多張選票選民的登記日期非法提前了。

這幾種[作弊選票]中的每一種都遠遠超出我們所需要勝選的票數。佐治亞州有66,000票是在合法投票年齡以下的人投的。 在11月3日大選之前搬家離開該州的人至少投票了15,000張選票。 他們說他們又搬回來了,搬回來了。 哦,他們搬了出去,又搬回來了。 好的。 他們非常想念喬治亞州。我也是,我愛佐治亞州。但這是一個腐敗的體系。儘管如此,佐治亞州的[兩個候選人的]票數差別僅為11,779票。 這些[作弊]問題中的每一項都足以使我們在喬治亞州取得勝利,這是偉大而完美的勝利。 沒錯,這個選舉被從您、我和整個國家手中偷走了。 而且,沒有一個搖擺州進行了全面的審核以剔除非法選票,這件事絕對應該在每個選舉州結果被認證之前來做的。

在亞利桑那州,3.6萬多張選票非法地由非居民投的。2000張選票因為沒有地址被打回。2.2萬多張選票在寄出前就被打回。還沒寄出前就被退回了。1.16萬多張選票計數比實際投票人數還要多。你看到了嗎?票數比實際的投票人數還要多。

註冊截止日期後,還有15萬人在瑪雅杯縣(Maya Copa County)註冊。 該縣發送了103,000張選票並沒有共和黨觀察員參加的電子裁決。 在內華達州的克拉克縣(Clark County, Nevada),他們故意將簽名驗證機的準確性降低,然後再用它來計數超過13萬張的選票。 如果您將自己的名字簽名為「聖誕老人」,它會通過的。 在內華達州有超過42,000張的重復選票。 超過15萬人因發生的事情而受到了重重的傷害。 有1,500張選票,其姓名和出生日期與2020年11月3日大選之前去世的內華達州居民相符。沒有住址,也可能沒有住在那裡的人投了8,000多張選票。 內華達州的選票差距非常小。 改正上面這些欺詐中的任何一項我們都會勝出。 我們本來會贏。

改正這些事情中的任何一項都會改變這種情況。 我們也會贏得內華達州的。 我們走過的每一步,我們都贏了。在密歇根州,國務卿是一位真正的偉大國務卿,直接發送給每個人的不請自來的郵寄選票申請淹沒了該州,直接違反了州法律。密歇根州超過17,000選票是由其姓名和出生日期與已故者相匹配的個人進行的。在韋恩縣(Wayne County),那真是個好地方。那是底特律。17.4萬張選票是並沒有實際註冊的選民。沒有人知道他們來自哪裡。同樣在韋恩縣,計票觀察員觀察到計票人一次又一次地重新掃描一批又一批的選票,最多進行三、四、五次掃描。 在底特律,投票率為登記選民的139%。想想看。因此,底特律有139%的人投票。這是在密歇根州,密歇根州的底特律。

在底特律市,底特律的一名職業僱員在作偽證要受到懲罰的宣誓下作了證,說她目睹城市工作人員指導選民們只能給民主黨投票,同時在選民身邊觀看他們是投誰的投票。當共和黨人進來時,他們不會和他說話。該工作人員還要求不要跟任何選民索要證件,如果他們是民主黨人也不要試圖驗證任何簽名。她還被非法地告知,截止日期後收到的選票要改成截止日期前的日期,據報告成千上萬的選票被地不正當地改了日期。 那是密歇根州。 四名證人在作偽證要受到懲罰的宣誓下作證,在底特律的官員宣佈對最後一票進行了計算之後,數以萬計的額外選票在沒有信封的情況下到達。 每張票都是選的民主黨。沒有選我的。

投票結束後的凌晨6時31分,密歇根州突然出來了147,000選票。 令人震驚的是,94%投給了在地下室進行了「出色」的競選活動的喬·拜登。只有幾個百分點投給了川普。這種巨大而單方面的傾倒式的投票僅出現在少數幾個搖擺州而且在有必要時才出現。您知道,有趣的是,奧巴馬總統在搖擺州之外的每個州的選票都超過了拜登,而在搖擺州則拜登超過了奧巴馬。但是只有搖擺州才算數。總是有剛剛夠用的票數勉強讓喬·拜登領先。 我們先是遙遙領先,但在短短的幾個小時內就變成了我們落後一點點。

另外,多貓膩(Dominion)投票系統還存在非常讓人擔憂的事情。 僅在密歇根州的一個縣,就有6,000票從川普手中被切換給了拜登,在美國大多數州都使用了同一個投票系統。 佐治亞州參議院司法小組委員會主席、偉大的紳士、在選舉中備受尊敬的威廉·利貢參議員,他寫了一封信,描述了他對多貓膩投票系統在佐治亞州的憂慮。

他寫道,我來引用:「富爾頓縣使用的多貓膩投票機的錯誤率高達93.67%,這是驚人的天文數字。」 僅僅93%的時候犯錯! 「掃描選票時,在總共113,000個選票中,有106,000多張選票需要一個審查小組來裁定或確定選民的取向。」 想一想,您進去投票,然後他們告訴人們您應該投票給誰。 他們想乾啥就乾啥。 甚至沒人聽說到過。 他們決定你的投票。 他們說:「嗯,我們認為川普不想投票給川普。 我們認為他想投票給拜登。 把選票給拜登吧。」 全國平均錯誤率遠遠低於1%,而您的錯誤率則為93%。 「必須確定這個天文數字錯誤率的來源,以確定這些機器是這麼設置的還是被毀這樣的,允許第三方無視註冊選民實際投給了誰。」

這封信繼續說道:「有明顯的證據表明,在佐治亞州的幾個縣,成千上萬的川普總統選票被換成了選前副總統拜登。 例如,在比伯縣(Bibb County),據報道,川普總統在美國東部時間晚上9:11時獲得29,391票。 同時,據報道,副總統喬·拜登有17,213票。 幾分鐘後,只要幾分鐘,在下一次更新中,這些投票數字切換,川普總統降至17,000,拜登票數至29,391。」 切換的非常快,12,000的選票就到了拜登先生的的名下。

所以,我的意思是,我可以繼續講述每個州發生的這種欺詐行為,而且所有這些立法機關都希望要回這個。 我不想對你們這樣做,因為我愛你們,這裡已經很冷了,但我可以永遠繼續說下去。 我可以告訴你…

群眾:

我們愛您!我們愛您!我們愛您!我們愛您!我們愛您!我們愛您!我們愛您!我們愛您!

川普總統:

因此,當您聽到,當您聽到「沒有證據證明有任何[選舉]不當行為時」,這是最欺詐的事情……這是犯罪活動。 這是一個犯罪活動,新聞界會說,我確信他們不會說任何東西,因為那不好,你看到沒有?「儘管沒有證據支持川普總統的主張」,我可以再花一個小時向您閱讀並告訴您有關內容。 從來沒有像這樣的東西。 想想看,底特律的票數多於選民。 賓夕法尼亞州多出205,000票,但您不必要去任何……在那之間,我認為這幾乎比死者投票要好,如果您認為,是吧? 票數超過了他們的選民,其它許多州也是如此。

美利堅合眾國數以千萬計的人即使沒有出示身份證明也可以投票,那是一種恥辱。在任何州,都不會問任何問題或有任何努力去覈實所投票者的身份、公民身份、居民或投票資格。共和黨人必須變得更加強硬。如果你不變得更強硬,共和黨就不復存在。他們那麼直接,他們想要這麼做,「先生,是的,美國憲法不允許我將他們送回美國。」好吧,我說,「是的,因為憲法規定您必須保護我們的國家,並且必須保護我們的憲法,並且您不能欺詐投票。」 欺詐行為破壞了一切,不是嗎?當您發現某人在欺詐時,可以按照截然不同的規則去處理。因此,我希望邁克有勇氣去做自己必須做的事情,希望他不要聽名義上的共和黨(RINO)和他正在聽的愚蠢人的話。這也廣為人知。投票人中塞滿了非公民、重罪犯和遷出本州的人,以及原本沒有資格投票的人,但民主黨人反對一切清理其選民登記冊的努力,他們不想清理他們,因為是他們把這些人放在這裡。當成千上萬的選票被寄出去,這裡有多少人知道別人一個人收到了三、四、五、六張選票,我就聽說有一個人收到了七張選票。然後他們說:「先生,您沒贏。」我們贏了。我們以壓倒性優勢獲勝。這是一個大勝。

他們說:「質疑選舉的這種做法是非美國的。」 這是歷史上也許是世界上最腐敗的選舉。 您知道,您可以去第三世界國家,但我認為他們沒有成千上萬的選票,也沒有選民為他們投票。 我的意思是,無論您去哪裡,都沒人會這樣想。 實際上,它是如此過分,如此嚴重,以至於很多人甚至都不相信它是真的。 太瘋狂了,人們甚至都不敢相信。 不可能是真的,所以他們不相信。 這不僅是國內政治問題,也是國家安全問題。 因此,今天,除了挑戰選舉認證之外,我還呼籲國會和州立法機關迅速通過全面的選舉改革,最好在我們的國家還存在的時候進行這項工作。 今天不是結束。 這僅僅是個開始。

在過去的四年中,在你們的幫助下,我們建立了我國歷史上最偉大的政治運動,沒有人對此提出挑戰。 我一遍又一遍地說,我從來沒有受到假新聞的挑戰,他們幾乎挑戰了我們所說的一切。 但是,我們與大型捐助者、大型媒體、大型科技公司和其它機構的鬥爭才剛剛開始。 這是歷史上最偉大的。 從來沒有像這樣的運動。 您回頭一直看到華盛頓紀念碑。 很難相信。 我們必須停止他們的偷盜,然後我們必須確保這種令人發指的選舉欺詐行為再也不會發生,也永遠不允許它再次發生,但是我們正在向前看。我們會搞定未來的。 我們也得搞定以前的。 不要讓他們說:「好吧,我們保證,」 有很多人說:「先生,四年來您佔96%。」 我說:「我現在不感興趣。 我對那裡感興趣(國會)。

在您們的幫助下,我們最終將通過強大的選民身分認證要求。您需要一個證件來兌現支票。您需要有證件才能去銀行、買酒、開車。每個人都需要出示證件才能投出您至關重要的一票。為了在美國大選中投票,我們還需要證明您的美國公民身份。實際上,我們在法庭上取得了很好的勝利。我們將禁止收割選票行為,並禁止使用無安全保證的投遞箱進行猖狂的欺詐。這些投遞箱是欺詐性的。在那裡,他們得到了……他們先消失了,然後又突然出現了。這是欺詐行為。我們將停止普遍性的,未經請求的郵寄投票。我們將清理選民名冊,以確保進行投票的每個人都是我國公民,是投票所在州的居民,並且其投票以合法和誠實的方式進行的。我們將在選舉日恢復當面投票的這個重要選舉傳統,以便選民在做出選擇時能夠充分瞭解情況。我們最終將對大科技公司問責,如果這些人有勇氣和膽量,他們會擺脫第230條款,世界上的其它公司,美國其他人都沒有230。

所有這些技術壟斷公司都濫用權力來干擾我們的選舉,必須制止這種現象,共和黨必須變得更加強硬,民主黨也應如此。 應在法律的最大範圍內對他們進行監管、調查並繩之以法。 他們完全地違反了法律。 我們將共同努力,清除華盛頓的沼澤,並清理我們國家首都的腐敗。 我們已經做了很多的工作,但是您以為這很容易嗎,但這是骯臟的買賣。 這是骯臟的買賣。 那裡有很多壞人。 儘管我們經歷了所有艱難險阻,但是放眼看去,整個國家有那麼多那麼棒的群眾,儘管我認為這是,我想我們又創造了極度。 我覺得我們有250,000人。 250,000人。

看著今天這裡所有令人贊嘆的愛國者們,我對我們國家的未來從未有如此的信心。 好吧,我不得不說我們必須說話謹慎點。 這個說法不錯,但我們必須說話謹慎。 如果我們允許那群人非法接管我們的國家,說他們非法是因為投票非法,他們獲勝的方式非法,當提供給投票各州的信息是虛假和欺詐的時候。 我們是地球上最偉大的國家,我們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 您知道,牆已經建成,我們在建牆中創造了很多記錄。 現在,他們想拆除這牆。 讓每個人都進來。 讓每個人都來。

我們在建牆方面做得很好。 還記得那牆嗎? 他們說永遠不可能完成。這是國家史上最大的基礎設施項目之一,它已經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我們不再[跟非法移民]玩捉了放的遊戲,我們擺脫了以前我們必須忍受的所有東西。 但是現在那些大篷車[里的非法移民],他們認為拜登上台了,他們就又開始集結。 他們想再次闖入並奪走我們的國家。 不能讓這件事發生。 正如我們這個龐大的群眾所展示的那樣,我們是站在真理和正義的一邊。 我們心中對美國懷有深厚而持久的愛。 我們愛我們的國家。 我們對這個偉大的國家感到無比自豪,它在我們的靈魂深處。 我們決心共同捍衛和維護這個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

最燦爛的日子已經擺在我們面前,最偉大的成就仍在等待著我們。 我認為我們將來的一項偉大會是選舉安全,因為直到我出現之前,沒人知道我們的選舉有多腐敗。 再說一次,大多數人會在晚上9:00站在那兒,說:「我非常感謝你」,然後他們又過起了另外一種生活,但我說:「這裡有些事不對頭。 確實有問題。 不能讓它發生。」 我們戰鬥。 我們要誓死戰鬥,如果您不誓死戰鬥,國將不國。

我們激動人心的冒險和最勇敢的努力還尚未開始。 同胞們,為了我們的運動,為了我們的孩子,為了我們摯愛的國家而奮鬥。我說,儘管發生了這一切,但最美好的時刻還沒有到來。

所以我們要走在賓夕法尼亞大道,我愛賓夕法尼亞大道,然後我們去國會大廈,然後嘗試給……民主黨人是沒希望了。 他們從不投贊成票,甚至一票都沒有。 但是我們將嘗試給那些軟弱的共和黨人幫幫忙,因為堅強的共和黨人是不需要我們幫助的,我們將嘗試給他們帶來那種他們需要的,收回我們國家的驕傲和膽量。

因此,讓我們沿著賓夕法尼亞大道走。 我要謝謝大家。上帝保佑你,上帝保佑美國。 謝謝大家在這裡,這真是不可思議。 非常感謝你。 謝謝。

【全文完】

翻譯 & 校對:V%、文靈、AmCree、JennyL、rainbow、Isaiah4031

編輯:Isaiah4031

喜馬拉雅玫瑰園小隊出品

以上翻譯整理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GNEWS或其他方立場。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Rose Garden Team

“but those who hope in the Lord will renew their strength. They will soar on wings like eagles; they will run and not grow weary, they will walk and not be faint” 【Isaiah 40:31】 1月 17日